「天人炁功」與「祈禱」之科學與宗教觀

從天人關係探討「原靈合體」

「天人炁功」與「祈禱」之科學與宗教觀

 

劉通敏(正炁)

天帝教天人炁功院研究員

 

 

摘 要

    在「天人炁功」的調理過程與其前後準備工作中,「禱告」為重要的的一環,且「禱告」的功效在全世界已愈來愈受重視;然而,爾我多半僅閱讀或聽聞此一事實,卻鮮有文獻探索其理,此為本文主題動機之一。「天人炁功」源自宗教,愛因斯坦說過:「沒有科學的宗教是盲目的,而沒有宗教的科學則是跛腳的。」是以,本文將同時從宗教和科學的觀點來論述主題。

文中首先分別彙整「祈禱」與「天人炁功」的定義、介紹有關「祈禱」的民意調查結果及健康與宗教信仰之間的關係,然後進行「祈禱」的『科學探索』論述:包括「祈禱」對細菌和病人的影響、「祈禱」經由另一物質(水、紗布等)對人類的「間接治療」、「遠距祈禱」、「祈禱」配和「接觸性療癒」(如灌炁等)、「幽靈樹葉效應」與「東方的靈療」、「細胞的記憶能力」和「小和子」、「第100隻猴子症候群與集體意識效應:SARS例證」以及「群體祈禱意識如何增益療癒力」;其次介紹:「炁」和「氣」與性靈和子的意識訊息相互作用的「次元空間」差異以及其與「祈禱」的關係、科學家的「炁(氣)功」調理模型及其與「天人炁功」原理的比較、「天人炁功」療效的「宗教、醫理、科學觀」,最後論及「診靈療體」或「診體療靈」兩者孰先,以及「祈禱、天人炁功」與「宗教親和修持」。

本文分析結果顯示:「祈禱」的日愈受重視,反映了「心物和合一元二用論」將自然成為人類思想的主要脈絡與療癒觀;科學家為求真理,已不避諱將類似天帝教第三神論中的「與無形宇宙高次元空間的能量與先知交流」要素,納入其「炁(氣)功」調理科學模式中;「祈禱」與「天人炁功」之要素非互相獨立,都是基於「親和」原理,兩者之療癒能力可以「誠(熱準)」一以貫之!眾志(意識)成城,「群集祈禱」增益療癒能力,亦即「一生一祥,芸生凝祥」!


「天人炁功」與「祈禱」之科學與宗教觀

 

劉通敏(正炁)

 

 

壹、前言

教育部國語辭典對「祈禱」的定義為:(1).禱告求福;(2).宗教中向神請求、告白,或讚美神、感謝神等儀式。英語辭典對「祈禱」的定義為:(a).向神或信奉、敬仰、崇拜的對象虔誠的請願;(b).經由奉獻、懺悔、告解、讚美或感恩的方式與神或信奉、敬仰、崇拜的對象息息相通。天帝教祈禱親和歌:「…祈禱親和者 息息昭明堂…」,從天帝教的觀點,「祈禱」為「親和」的方式之一1。人類生存於世間,不可避免的會發生人與人的親和,人與天的親和,而「親和力」者,異性相引之電力作用也。蓋人類之思想,即為一種電力之放射。此種思想如任其散亂放出,即投向四方而歸於虛無。若專心集注凝向一點,則久而久之,即能引起其所集注對象之電力的反應,兩電相交,乃有和力之發生。是故由甲之思想所射出者,若為陰電,即屬一種「親力」。此種親力凝向其對象,其對象中之陽電即與之相引「異引」而產生「和力」。「親和」在科學上的名稱,就是「感應」,是故心理感應之說,自古有之,天帝教及基督教之「祈禱」,儒家之「祭祀」(祭如在,祭神如神在),道教佛家之「誦經持咒」,皆以此也。然親和力之形成,必須以「至誠之心」為之。蓋惟有虔誠祈禱,精神貫注,念念集中,其電力方能達到一定之熱準而發射放出,即所謂「誠則靈」是也。否則即歸無效,非神不靈,不誠故也。天地之大,惟誠為貴。親和力之產生,「誠」之物理的結果而已1

前述宗教視「祈禱」為「親和」的方式之一,而近二十年來已有愈來愈多的科學家、醫師及靈療師等紛紛投入「祈禱」的科學研究。依據天帝教教義《新境界》1,「天人炁功」也列屬於「親和」的方式之一,它的功效涉及「人與人之親和力」加「人與神之親和力」的作用而成。圖一為「天人炁功」施治前,施治者與求診者之間的「鍼心親和」例,其之詳細說明請參考“天人炁功「鍼心」過程之「親和」及「炁氣交流」探討”一文2,然該文並未特別著墨於「天人炁功」和「祈禱」的關係,而根據「天人炁功感應錄」的報導,通常在施行天人炁功之前後,施治者如能為求診者虔誠禱告,調理效果更佳。是以,本文擬從宗教與科學的角度,探討同樣牽涉到「親和力」的「祈禱」與「天人炁功」的內涵與作用。

圖一:親和力的電學原理(以「天人炁功」施治前之人類「鍼心親和」為例):來求我們的人他放出的電是陰電,而我們發同情心想來改善他的病痛,我們放出電的是陽電,陰電和陽電要達到適切配合的熱準,達到熱準後病才能見效果。若對方放出陰電,但是我們沒有誠心替他治病,則也發出陰電,兩個陰電就對抗掉了,沒有用了。

 

一、       祈禱

一般人在遭遇嚴重的身體疾病、精神挫折或重大事件時,總會祈禱 上帝或神明保佑早日恢復健康或事情順利,祈禱真的有效嗎?祈禱真的能幫助健康(有療效)嗎?目前已有具體的科學證據來回答說:是的!

 

有關『祈禱』的民意調查

依據蓋洛普機構在1994年所做的一項調查(1994 Gallup Poll) 94% 的美國人相信宇宙裡存在有 上帝(造物主)或高次元空間的超能力(God or a higher power, 75% 的受訪病患認為他們的醫師應該在治療中談及性靈的問題(spiritual issues, 40% 的病人冀望醫師能主動和他們討論到相關的宗教問題(religious issues, 近乎50% 的病人希望醫師能為他們禱告而且最好是一起祈禱;調查中也發現有43% 的醫師私下為他們的病人祈禱,這個趨勢還在不斷上升中。 這是1995年美國醫學協會期刊中一篇名為〝醫生們應為其病患開出「祈禱」的處方嗎?〞的專業論文3,所報導的調查趨勢,由於論文係刊登於素負盛名的醫學專業期刊,似乎暗示靈性(spirituality)和保健(health care)之間的爭議性圍籬正在瓦解中.

 

『健康』與『宗教』

科學研究顯示: 有宗教信仰的民眾通常身體比較健康,壽命也較長4。例如,這些人的身體方面 : 血壓較低,羅患中風和心臟疾病的機率相形較低;精神健康方面: 較不易傾向沮喪抑鬱(depression) 焦慮(anxiety)、易上癮物質像酒精及麻醉品的過度使用(substance abuse)及自殺。有組織的宗教能經由各式各樣的社交機制來促進信徒的健康,例如: 提供環境規勸勿沉溺於酒精與毒品的濫用、抽菸及高危險性的性交等不健康的行為,同時提供社交支持,讓教徒有歸屬感。

 

『祈禱』的『科學探索』

2.1「祈禱」對細菌的影響

Daniel Benor博士5在回顧了眾多有關「祈禱」或「靈療」(spiritual healing)的文獻後,發現在131個案例中有77案顯現具統計意義的效果。例如: 這些受測者 (未具特異功能的正常義工) 能在遠距離經由有意識的意圖(conscious intent或意志) 影響真菌 fungus, 黴(molds, 酵母(yeast 細菌 bacteria 的成長。這些研究顯示「祈禱」有能力抵抗傳染病 (infections),進一步的實驗發現受測者經由深刻地祈禱能改變細菌的基因突變率。科學家這下子大感興趣了!因為,如果細菌的基因能被變化,那麼人的基因或許也可以被改變,這種推論是可想像的和可理解的。果真如此,人就不再受限於為遺傳基因所命定了 born-with genetic destiny)。事實上,Gregg Braden 6 的研究就發現人的情緒(human emotion)會影響人體遺傳基因DNA的排列。

 

2.2「祈禱」對病人的影響

而「似祈禱般的意識」(prayer-like consciousness)也已被顯示能抑制癌細胞的成長、保護紅血球、改變血液的化學特性及增加血紅素的攜氧能力。另一研究為心臟病學家(cardiologist Randolph Byrd 所做的雙盲實驗(double-blind studies7:近乎400名心臟病患被隨機分配入禱告組與控制組,換言之,在這樣的實驗中,病患和醫師都不知道誰正接受祈禱,結果發現接受祈禱的病人健康較佳,包括需要比較少量的抗生素與較低機率的肺水腫(pulmonary edema)發生。「祈禱」研究學者(prayer researcherJack Stucki 也進行了雙盲實驗來評估「遠端祈禱」(distant prayer)對於人體電磁場的影響8:在離美國加州約1,000哩遠的科羅拉多州實驗室裡他量測了受試者的腦部和體表的電性(electrical activity), 而自願受測者係接受遠在加州的一群祈禱人員隨機向或不向他們施行祈禱,結果發現所量測得的被祈禱組的電性和控制組的電性大不相同。

 

2.3、「祈禱」的「間接治療」:『水、紗布』或『甘露水、黃表紙』

靈療師(spiritual healers)已被發現能經由物質 (例如: 水或外科醫生用的紗布) 來間接展現其靈療能力8: 將靈療師禱告過的水用光譜儀來分析,結果該水的分子結構發生能量遷移 (an energy-induced shift),而且該能量遷移能維持至少兩年之久。這些發現或可說明聖物 (sacred objects), 像基督教的聖水(holy water)、佛教的大悲水及天帝教的廿字甘露水、黃表紙等, 確實擁有療效或力量(power)

值得注意的是,水、紗布、黃表紙的結構都是比較多空隙;以水為例,其分子結構呈環狀中空結構(參圖二9),且是電偶極(molecular dipole)像磁鐵一樣(magnet-like),所以水是很好的溶劑,能溶解許多物質。顯然,科學家開始意識到水的包容性也許不限於有形物質,或許其亦能儲存無形意識訊息能量!先天一炁流意子云:「宇宙的形成,有炁而無固態物質,而炁之轉動才產生各種元素,最簡單的初期元素就是今日我們所稱「氫」的元素,氫又受「炁」的作用而有了「氧」,氫氧化合的結果有了「水」,由此水而生現象、物質世界的萬物。」10,以人體為例,百分之七十都是水構成,細胞裡也是百分之七十的質量為水,無怪乎,虔誠禱告過的水對人體具有療效。日本的江本勝(Masaru Emoto)博士在其所著《生命的答案水知道》(The Hidden Messages in Water)一書11中敘述道:水會閱讀,還會聽音樂、記憶並傳遞意識訊息。他曾經進行了意念方面的實驗,五百位國際波動學會的學員在約定的時間,同步從日本各地發出良性的意念到江本勝等人辦公桌上裝有東京自來水(散亂而不成形的結晶)的杯子裡,結果這些良性的意念使原本醜陋的自來水結晶形成了完整又漂亮的六角形結晶!這本書從1994年發表後飽受爭議,到現在已經成為百萬本世界暢銷作品,並翻譯成多國語言。

 

圖二、水分子的環狀中空結構與電雙極磁石特性(化學鍵角108度、鍵長呈黃金比例0.618)9

2.4、「遠距祈禱」Distant Prayer:「物我合一」、「第五力場」

前述的雙盲實驗即為「遠距祈禱」案例,Larry Dossey 《療癒語錄》(Healing Words12Lynne McTaggart的療癒場(The Field13二書中也曾報導未具特異功能的被實驗者從遠處(non-local)能影響隨機物理事件的結果(the outcome of random physical events)。 這方面的實驗主要在筆者的母校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裡進行,實驗方法採用隨機事件或亂數產生器(random event or number generators REGs or RNGs)), 這些REGs RNGs產生龐大的0 1數據組庫,如果是隨機事件就像擲錢幣(flipping a coin)只要擲的次數夠多,正反面次數會相同各佔百分之五十,用數學語言就是只要時間夠長就會達到平均數或取得平衡(average out); 然而,當受測者進行「遠距祈禱」後這些REGs RNGs所產生的數據即被改變,不再隨機(no longer random)即不再各佔百分之五十。當這些有影響力的受測者接受訪問時,指出唯有達到「物我合一」(a bonding or “becoming one” with the machine)的情境時,「遠距祈禱」的影響力達到最大。

為了協助說明一些不能解釋的現象,包括「遠距祈禱」效能,許多科學家相信除了重力位能、電磁能、強作用及弱作用核能的已知四種能量形式之外,宇宙中尚存在著運作機制不同的第五種形式的能量(a fifth form of energy),或許醫學上或靈療上時常所稱的「生命力能」(the life-force energy)即屬於這種第五力場形式的能量,許多研究人員稱其為神妙精微的能量subtle-energy8,14,是否這種能量就是印度和西藏所謂的「prana」、玻裏尼西亞人(the Polynesians)的「mana, 猶太人(the Jewish Kabalistic tradition)的「Yesad, 東方醫學的「氣(qi)」或基督教的「聖靈」 the Christian Holy Spirit? 則待探討。

 

2.5、「生命增益頻率」『接觸性療癒』、『天人炁功之灌炁』

科學家認為「電磁能」代表一種機制可讓「祈禱」轉換成療癒力量(healing power)。 雖然所有的人都能產生電磁能14, 例如一般人的雙手會輻射電磁波,其頻率值因人而異,然而靈療師卻能穩定的輻射7.8-赫茲(hertz 的電磁波15,或許因為此一頻率恰為本系星地球的共振頻率(earth’s resonant frequency)而有著特別的療癒意義;例如, 靈療師能療癒老鼠身上的癌症,而此一老鼠身上癌病的成因則為研究人員對其施以一較為低頻的電磁波所誘導出來的。科學家因此認為某些頻帶的電磁波頻率能增益生命(life enhancing)而有些頻帶的電磁波頻率功效則恰相反,研究人員已發現接觸性療癒師(touch healers)能將此所謂的「生命增益頻率」(life-enhancing frequency7.8-hertz 經由其手與病患的接觸並配合「似祈禱般的意識」傳至患者身上進行療癒。還記得天帝教的「天人炁功『灌炁』」嗎16?如對象為:(1). 年老氣虛的受診者,(2). 病中或手術後元氣虛弱者,(3). 受無形干擾元氣耗損者,可先施予灌炁再施行天人炁功;方法:施診者雙手交叉,以左手虎口對受診者左手虎口握住,右手亦然,雙手食指按在脈搏處,默唸廿字真言三、五、七、九…..遍灌炁。如對象為:小兒發高燒引起昏迷抽筋的現象,或一般成人突發休克現象時;方法:施診者雙手交叉,以左手掌托住受診者的左腳跟,右手掌亦然,大拇指與食指掐住後腳筋,然後默唸廿字箴言三、五、七、九….遍灌炁。 那麼,天人炁功之『灌炁』過程,是否亦牽涉到前述之「生命增益頻率」7.8-hertz的傳輸呢?顯然是一值得探討的課題。

前面談到電磁波的頻率,那電位(electrical potential)大小呢? 科學家發現靈療師的雙手可以發出超過 200 伏特的電壓,而非靈療師僅能發出不超過4伏特的電壓,由於靈療師雙手所發出的電壓值約為十億倍的凡人腦波電壓和一億倍的心電壓8 是以療癒電壓對人體的可能影響不可謂不大。

 

http://www.health-science-spirit.com/aura.jpg

圖三: “幽靈樹葉效應”:一片樹葉在被切除其右邊局部區域後的克林照相(Kirlian Photograph照片中暗淡模糊的右邊被切除部分的輪廓仍然依稀可見)17

2.6、「幽靈樹葉效應」與「東方的靈療」

環繞人體的近場有氣鞘(auric sheaths)或光輪(halos)的能量場存在14,科學家常以經典的幽靈樹葉效應phantom leaf effect)實驗(雖然仍有爭議性)來說明此能量場的存在:當一片樹葉的一部份被切掉和毀滅以後,如以克林照相術(Kirlian photography)拍攝其能量場時,結果整片樹葉的影像仍然完整如初(圖三)17。克林照相術的推廣,使許多人相信環繞人體的氣鞘至少由七層組成,而和人體相交的是七個像龍捲風式的能量中心(seven tornado-like energy centers)稱之「恰克拉」 chakras)或「脈輪」(圖四)18,19 東方的靈療傳統思想認為這些「恰克拉」能從宇宙能場吸取先天能量,然後轉換為人體可利用的能量, 脊椎神經之前有一所謂動力柱(a power column or pranic tube)從 「恰克拉」接收生命力能,隨後沿著垂直動力柱傳輸至全身。人體如有任何能量不平衡或阻塞終將引起疾病 (註:基本上,這也是「針灸」(acupuncture 的理論基礎) 而在身體病發前此一能量不平衡可以被量測得出,並予與診斷。例如,印度醫師Ramesh Chouhan使用一種先進型的克林照相術在患者病兆彰顯之前的數月就能確認出不同疾病的獨特信息8

 

圖四、人體的七個能量中心(脈輪或恰克拉)18,19

依據芭芭拉布瑞南療癒學校(the Barbara Brennan School of Healing 的教師Sherry Pae的認知8:如果脊椎神經受傷將大大地影響生命能量流的流經全身,因為脊椎神經鄰近力量柱,海底脈輪(base chakra 或稱第一脈輪)和位於臍下的薦骨脈輪(sacral chakra 或稱第二脈輪)所吸取的宇宙先天能量將大為減少;受傷的效應會被儲存於最靠近人體的能量層—〝以色場〞(etheric field),〝以色場〞內含人體肉身每一細胞與組織的模板或藍圖(template or blueprint),這樣負責肉身的發育和修護,如果〝以色場〞因故被扭曲時,肉身也隨之發生病變。負面而傷身的情緒記憶被儲存在細胞的能量場內,如能透過似祈禱意識的靈療將其移除,身體很快的就會康復。各類的動物研究結果傾向於支持前述的能量場擁有身體藍圖的理論。例如,蠑螈(salamanders傳說中生活在火中的火蜥蜴,參圖五20)能再生被切斷的四肢,包括含有脊椎神經的尾巴。在截斷其肢體的一部份後,研究人員在截肢部位附近可以量到電壓,而且發現當電壓超過一臨界值時,再生現像即發生。其實,一般兒童亦有新生能力,如果經過悉心醫療,被截肢的指尖包括指紋能再新生。

圖五、具再生能力的蠑螈(salamanders火蜥蜴) 20

2.7、「細胞的記憶能力」和「小和子」

療癒師相信強烈的情緒是被貯存於人體的能量層內,人體經由心輪來接通這些情緒, Paul Pearsall博士 21 在對多位接受心臟移植的病患進行調查後,發現這些患者承接了器官捐贈者的個人癖性,包括音樂喜愛、食物偏好、性慾及字彙的運用等,Pearsall博士進一步推論除了腦部之外,人類全身的75兆細胞都具有某種記憶能力 (註:還記得《新境界》所提到的小和子嗎?小和子遍及全身上下每個細胞之原子電核,小和子之原素乃來自於和子之四原素,而和子之X原素擁有記憶功能,所以小和子理當也有記憶功能,這解釋了為何每個細胞都有記憶功能14。先天一炁玄靈子上聖於聖訓14,22開示:「電子體之微妙性,乃在於和子釋放一能量於該物性粒子中,此能量之轉化構成電子體生命活性之動力來源,然此釋放部分能量之和力能源稱謂以 小和子 或 末和子 代替之…」,換言之,小和子實為和子能量的一部份,此部分能量釋放給電子做為其生命活性之動力和記憶來源。)其中心輪的細胞記憶潛能特具意義,因為心臟是能量產生器,輸送血液(或營養能量)至全身,它的數以百萬細胞呈現和諧一致的節奏性收縮、舒張。Pearsall博士引述實驗,顯示處於同一房間內的獨立個體們的心輪能同時同步交換能量,並認為心輪的記憶和同步交換能量潛能(亦即心輪的交換息能力)或許可說明為甚麼祈禱可以影響另一人。 Jack Stucki8一位生物回饋與祈禱研究學者,他的實驗暗示遠距祈禱可以改變心輪部位的電性。

2.8、第100隻猴子症候群與集體意識效應:SARS例證

從前述心輪的同步交換訊息能力,Pearsall博士推想這項能力或許提供了獲得集體意識(group or collective consciousness)的一個機制。 他引述了一則稱為100隻猴子症候群The Hundredth Monkey Syndrome 的著名集體意識實驗例23:在日本的離島中,有一隻猴子學了一項新技能,隨後牠把這項新技能傳授給島上的其他猴子,當學會此一新技能的猴子數目達到臨界值100隻之後,突然間其牠所有未學過的猴子,甚至包括其他鄰近島嶼上的猴子,也都會運用這項新技能。類似的症候群也發生在人類,例如:當年雖然許多人民深深地哀悼黛安那王妃(Princess Diane)之死,這些人民覺得他們那時的悲痛程度遠超過在她生前時他們對她的情感,專家們推理認為這是集體悲傷意識的自我催化結果。就這一點而論,專家門相信如果集體意識展現的是一種負面的情緒,那麼它對社會的影響將是負面的;譬如:假使群體意識是基於害怕會被病毒感染,將導致一場流行性感冒的傳染被加重化。記憶猶新,爾爾我我應該不會忘記那曾令全世界人民大為恐慌的2003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病毒,在負面群體意識的作祟下是如何推波助瀾的向全世界擴散肆虐!從宗教的觀點分析,因為人類錯誤思想行為所累積的群體共業,無形行劫行運至「春劫」,其象徵意義的「百毒齊發」,悄悄地以SARS病毒播散運作的方式,走進了人類的生命之中,魔考人類。另一方面,假使群體意識彰顯的是正面的情緒,例如愛或同情,結果將是人性面的增益。天帝教天人炁功施治前的親和鍼心以及施治時的三角親和,即是在建立正面的意識或群體意識訊息交流。

 

2.9、「意識--能量--物質(真實)」與「群體祈禱意識—增大療癒力」

精要而言,愛因斯坦向世人顯示「質量」只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能量」(Mass is just another form of energy.),而「意識」本身即是「能量」 Consciousness, itself, is energy.8,循此邏輯,「意識」能創生出物理事實(實現或實際存在的事物或物性),特別是當意識被「群集放大」時(It follows then that consciousness can create our physical reality, especially when collectively amplified.)。如將此邏輯用於「祈禱」,則「群集意識」容易達成「效力大的療癒」 powerful healing)。 英國物理學家和神學家(theologianJohn Polinhorne博士把「群集祈禱」比擬為所有光波同步同調性(coherence)極高的「雷射光」8 (註:還記得 《天人親和真經》曰:「否親無定,否得其親」嗎?)。根據. Walter Weston博士的分析24,同調能量場可產生巨大的成冪次方(指數的)增益的功效。舉例說明:兩個人同時祈禱的力量會是單獨一人祈禱力量的四倍(即22 =2x2 = 4, 十個人同時祈禱的力量則是單獨一人祈禱力量的100倍(即102 =10x10 = 100),一個1,000會眾的盛大宗教集會會禱所產生的力量將是單獨一人祈禱的 1百萬倍 (即10002 =1000x1000 = 106)。 想一想天帝教的「集體虔誦皇誥」、「會禱會坐」、法會集體為病患誦經持咒(宇宙總咒:廿字真言)迴向等,這些正面的集體意識協調一致的朝向特定目標,其累積功效之理於茲明焉!涵靜老人於19839月率領同奮到日本富士山舉行祈禱大會化延日本行劫,即為一事證(李玉階先生年譜長編)25。《天人日誦大同真經》26云:「一生一祥,芸生凝祥,維於四極,繼於宇宙,無志之氣不生,劫亂焉萌,是斯者,可云清寧,可進大同。」斯之謂也。又云:「大觀際宇 咸為漠漠 是相是士 即祥即戾 以斯而積 別為陰陽 別為怨喜止心則氣祥 慾潔而氣臻 凝於太空 是分平善劫惡是謂云。」則為正負面「群集意識」在氣場上的表徵。

 

貳、天人炁功

先破題,何謂「炁」與「氣」?

3.1、「炁」可與「各次元空間」性靈和子的意識訊息相互作用

在「一元天界」中存在有先天能量粒子,這些粒子因為「一元」的本質,而無所謂靈性粒子與物性粒子之區分,又因其含藏完整的「鐳質粒性與宇宙意識訊息」,故也可稱為「鐳質粒子」。當這些粒子彼此之間經抱合激盪作用後(註:還記得《新境界》所說的「萬有動力論」嗎?),會產生某種運化特性,以「炁」、「炁能」稱之22,而鐳質粒子亦被稱為「炁粒子22,所以「炁」是先天能量的表現型態之一。由於先天能量粒子含藏完整的鐳質粒性與宇宙意識訊息,因此當化成「炁」時,該「炁」便極具多樣性,可投射到其想要到的次元空間並且隨後形成能適應該次元空間的「新粒子」,幻化出諸多可以被該次元空間之能量所接收、轉化的妙用,甚至發揮出可與各性靈和子的意識訊息相互作用的妙用22

 

3.2、「氣」可與「較低次元空間」性靈和子的意識訊息相互作用

  先天能量炁粒子經層層消耗與不斷退化,使得其內所含藏的鐳質粒性與宇宙意識訊息大部分被封鎖住,而無法表現出完整的本體特性,這些能量炁粒子處在「二元天界」中,故已有靈性粒子與物性粒子之區分,其與先天能量炁粒子相比,粒性較大,質地亦粗。當這一類能量粒子(氣粒子)彼此之間經抱合激盪作用後,也會產生某種運化特性,以「氣」、「氣能」稱之22,所以「氣」是後天能量的表現型態之一。由於這一類後天能量氣粒子,已無法表現出完整的本體特性,因此當化成「氣」時,遠不如先天「炁」具豐富的多樣性,故無法靈活地往高次元空間自由穿梭,但在二用天界中,仍能藉由改變原有粒性大小或質地精粗的方式,在不同次元空間形成新粒子,而與空間能量相互融合、轉化(註:還記得默運祖炁中的「浩然元炁自法華妙天而降,經過太虛大空之際,混合陽陰之氣…」嗎?),甚至發揮出可與各性靈和子的意識訊息相互作用的妙用22 (註:還記得默運祖炁中的「…混合陽陰之氣,繚繚繞繞而下,直達天門…」嗎?)

本文第一部份談及之「祈禱」,涉及後天意識的投射,科學家認為「電磁波」代表一種機制可讓「祈禱」轉換成療癒力量,《新境界》一書指出人的起心、動念、意識皆為一種電力放射,稱為「親力」。這些內容似乎與前段文字所敘述的:「『氣』是後天能量的表現型態之一,且具有可與較低次元空間性靈和子的意識訊息相互作用的妙用。」存在著一定程度的關係。事實上,從閱讀感應錄中亦可發現,在施行天人炁功之前後,施治者如能「為求診者虔誠禱告」,功效通常更好。

 

3.3科學家的「炁()功」調理模型

科學家從實驗當中發現我們每個人能經由自身的生物場放射(Biofield Emissions)和其所攜帶的訊息(Information)或稱能量/意識(Eneregy/Consciousness)放射而影響其周遭的事物。例如物質的性質,像無機物水的溫度、結晶、酸鹼(pH)值及導電性,能被改變;19861227日著名的中國氣功師(the gigong master)嚴新(Yan Xin 接受遠距氣功實驗,他從住處發氣投射至7公里遠的雷射拉曼光譜實驗室(laser Raman spectroscopy laboratory)桌上的兩杯自來水測試樣品,隨後以雷射拉曼光譜儀進行分析這兩瓶水,其結果如圖六所示27

圖六、水樣品接受嚴新遠距(7公里)氣功發放前後之雷射拉曼光譜a.氣功發放前;b.氣功發放後30分鐘;c.氣功發放後75分鐘;d. 氣功發放後2小時(橫座標為光譜能量強度,縱座標為空間波數,亦即能量波長(公分cm)的的倒數)27


氣功發放後30分鐘的拉曼光譜能量峰值強度(曲線b)約為發放前(曲線b)的18倍,氣能效應隨時間增長逐漸減弱,兩小時候後效應完全消失。又例如生物體內生化酵素的活性能被影響,進而生化反應的快慢亦受影響,其結果可能導致生物體生長速度的快慢或特定功能的變化;甚至連電子裝置的功能也可被改變:人的特定意念可透過靜坐或冥想印記(Imprinted)到電子設備,此被印記的電子儀器隨後能產生類同人類特定念力的作用功能(還記得2.3、「祈禱」的「間接治療」一節的甘露水、黃表紙嗎?),前史丹佛大學材料系主任William A. Tiller博士稱這樣的裝置為特定意念印記裝置IIED (An Intention Imprinted Electrical Device), 可以替代人產生特定意念28。以天人炁功為例, Tiller博士利用前述被印記特定意念的電子儀器IIED,從一系列的實驗中,於2005年歸納建構出圖七之模型來嘗試解釋其機制28

 

圖七、科學家的「炁(氣)功調理」基本原理示意圖28

 

圖中當施治者對求診者進行炁調理時,實驗歸納的情形為:

1)如果施治者本身生物場能量很高,高到其專注(Focused Intention )時足以將施治空間的熱準提升至能引入無形宇宙高次元空間的能量,便可以疏通求診者阻塞或停滯的氣 (註:中醫的經絡氣流Chinese meridian Qi flows 瑜珈Yoga氣輪流chakra-nadi pranic flows) 通道。

2)有時則為施治者的愛心、慈悲心及奉獻服務精神念力引來無形宇宙的先知協助提升施治空間的熱準並進行治療。

3)第三種情形則為普通氣功師以其各人所練之氣對求診者遂行治療。

 

3.4科學與宗教應結合

愈來愈多的科學家相信科學和靈性之學是相輔相成的,而非兩個不相容的世界觀。愛因斯坦就曾經說過:沒有宗教的科學彷彿跛腳般,而沒有科學的宗教則如瞎盲一般“Science without religion is lame. Religion without science is blind.”29。這就是為甚麼涵靜老人與維生先生要倡議天人實學,要說宗教是“與時俱進的”。

科學應與宗教結合,正信的宗教透過天人親和(有形世界與無形世界交流)所獲得的資訊(聖訓)往往領先當代系星地球科技數十至數千年,科學家和工程師應懷抱著謙卑與求知的態度,正面大膽接觸、小心分析及設法實證這些聖訓,從而加速提升系星地球的物質與精神文明,化延或消減浩劫的降臨並開發食物與潔淨能源,這中間需要毅力與時間,需要跨領域的團隊合作,需要科學家與宗教信仰者懷著「敬其所異、愛其所同」的胸襟達成充分交流。

天帝教的天人炁功傳下的時間大約在民國十三年(1924)左右30,也就是Tiller博士提出圖七模型的六十一年前,那時稱為「精神治療」,是雲龍至聖和天德教主蕭昌明在大陸湘西深山窮谷經由天人會談歷經五、六年而提出:金針、金光、靈丹妙藥的精神療理方法,其宗旨為濟世救人,診心淨靈,而非專可治癒棘手之疑難雜症。天人教主李極初(涵靜老人)曾經提到:「天上傳下此一炁功,是要天人合力來搶救三期末劫(本系星地球爆發大規模核子戰爭)及宏揚 上帝真道…我們知道基督教主當年在世的時候,他也給人看病,但是只能他自己看,不能透過他的弟子,不能傳給他的弟子,弟子再去看病…」,時空、氣運不同,當今救劫的急迫,精神療理方法由蕭教主傳給涵靜老人(天人教主),再由涵靜老人傳授給天帝教同奮,天帝教同奮只要生活規律,每日自我反省是否「為學日益 為道日損」、是否「確實遵守廿字真言人生守則」、是否「勤參法華靜坐直養浩然正氣」,肯執行 上帝的權柄,就能看病,就能看的好30

 

3.5天帝教的兩誠相感「天人炁功」對照「炁()功調理科學模式」

朱熹夫子言:「不能感人,皆誠之未至。」

大學云:「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

可見「誠」的重要性,天帝教教義以「誠」為熱準,親力發射,相應和力,形成親和力關係。

「誠則靈」誠以「熱準」來橫量──圖八說明天帝教天人炁功的原理,摘自民國三十一年(1942)完成之天帝教教義「新境界」(原名「新宗教哲學思想體系」)一書1

圖八、天帝教天人炁功原理示意圖1

在正常情況下,求診者接受炁療前必須先坦誠的向施治者說明病情,以方便施治者向無形宇宙的天醫(金闕御醫)稟報求診者病情,求診者需誠心冀望施治者的療理,科學家已證實人類的思想為一電力放射,求診者的「誠心冀望接受療理動念」即形成如圖中所標註的「哀求之陰電放射」(天帝教稱之「親力」),電射至施治者,施治者如果也能誠心樂意執行 上帝的權柄、發揮 上帝的慈悲心為求診者進行療理,此一「慈悲療理念頭」天帝教稱之「和力」,隨即產生如圖中所標註的「慈悲之陽電放射」,電射回求診者,親力、合力此陰、陽兩性電力作用因而『異引』成「親和力」,親和力的「熱準」高低端視施治者與求診者誠心的程度,要達到有效的療理親和力「熱準」,就像天帝教與基督教之「祈禱」、儒家之「祭祀」、道家和佛家之「誦經持咒」一樣,必須以「至誠之心」為之,蓋惟有虔誠祈禱,精神貫注,念念集中,親力、合力兩性電力方能達到一定之熱準而發放出去,即所謂「誠則靈」是也,否則即歸無效。

Tiller博士曾經進行一項實驗28,可用來說明施治者與求診者互相親和時,必須精神貫注,念念集中:實驗中,兩位受測者AB頭部都被貼上感測器以便用腦波儀(EEG)量取腦波信號,第一次AB分別被安排在兩間不同的房間內,實驗人員以光刺激A的眼皮,EEG上隨即顯現A的腦波產生明顯的反應,但是EEG上看不到B的腦波有類似的反應;然而,第二次當AB先被要求相鄰而坐,並一起冥想約10分鐘後,再各自回到原先的房間重複前述第一次的實驗,結果發現EEGB的腦波有類同A的腦波反應,亦即一起冥想的過程使得AB在無形氣場中的熱準(參本文圖七、圖八示)提升而彼此有了某種程度的藕合(Coupling)

在施行天人炁功前,除了上述的要求,施治者並須以其慈悲、奉獻、耐心、正確的觀念與求診者交流 (Tiller博士實驗模型的第二例也證明了此一必要性),以真誠正面的臉部表情與積極的言語,經由求診者的視覺和聽覺神經傳至大腦皮層,進而影響求診者的心性系統(位於大腦皮層上、下方空間處的靈魂意識交集引合網路的熱準中心內),而達到診心與初步淨靈的目的。天人炁功原理的第一部份就是圖七與圖八中人與人的「至誠親和鍼心」,誠以「熱準」來橫量,【新境界】1定義所謂熱準者,善之誠心也。人與人之親和熱準需誠意、誠敬、真心、信心:求診者之誠心、虛心、懺悔心和施治者之愛心、耐心、恆心等。熱準一足,加上虔誠祈禱、精神貫注、念念集中,立刻發生天人間的療理默契,而達人與高次元空間神(天醫/御醫)之親和。所以天帝教之天人炁功其精神內涵實乃「人與人之親和力」(圖一)加 「人與神之親和力」(圖七與圖八):兩誠相感的炁療技術(心法)也22

施治者要扮好優良「炁導體」的角色,通常先調受診者「靈」再調「肉體」──天人炁功的施治者是一個轉接傳導的角色(Tiller模型中的第一和第二例),而一般氣功的施治者是以己氣補求診者之氣(Tiller模型中的第三例)。天人炁功或一般氣功基本上都不離能量的運化,但前者接引的是先天能量,可用「炁」來表示,後者用的是後天能量,通常以「氣」表示之,先天炁取之不盡,後天氣則有限。施治者要成為高次元先天炁層層轉化到三次元空間後的優良導體,除了需有信心,就必須如前述每日作息正常、反省、恪守人生守則及靜坐,如此施治者的氣身(一般稱為靈()體,天帝教則稱為「和子體」)原素才能將所承接的先天炁進行「炁氣轉運」成符合求診者病情的「炁療能量」,然後以前述圖八中左手掌下虛線所示之金光和右手中間三指虛線所示的金針傳導到求診者體內,或者也可配合以靈丹妙藥甘露水等方式讓求診者服入體內。由於先天炁的粒性質地均較精微,容易先與求診者的靈體契合,達到「以炁補靈」的效果,情況良好時,會在大腦皮層與來自「生化系統(心肝脾肺腎)」的能量契合,透過炁氣轉運帶動「以氣補氣」達到調整臟腑的效果。因此,當求診者被炁療完畢後,療效的顯現首先是從求診者於靈識、意識方面轉向清明,逐而擴大至身、心上的安適變化,情況良好時,當可逐一達到肉體病癒的效果22

3.6「炁療體驗」與「療效的宗教、醫理、科學觀」

炁療體驗

  筆者身為天人炁功的施治者,承接無形宇宙先天炁的個人體驗是:有時明顯的感受到至陽的熱流在我身上旋流,全身發熱且冒熱汗,身心不可言喻的舒適,有時這種感覺則輕微甚至無感覺。其次,手掌心發熱,掌心與指尖感覺有氣發出,炁療能量傳導至求診者後,由於每個求診者的病情不同以及其自身靈體體外氣化系統、靈魂意識交集引合網路、大腦皮層所所形成的自行性過濾轉化機制作用,這些炁療能量傳送關卡以及病灶依序回彈不同的信息至施治者手掌,有時掌心感覺如輕微蟻咬針刺,有時感到輕微冷風(冷風甚至會旋轉),有時感覺求診者在吸取炁療能量,有時…,套一句俗語「如人飲水,冷暖自知」31

療效的宗教觀

天帝教的天人炁功的原理簡單講是一種親和力達成熱準自然產生的感應作用,也可以說是一種宗教精神力量的顯化,完全不需要有形的針、藥,由此凸顯其特殊療效,但求診者求治時必須十分誠心,而由施治者虔誠禱告,兩誠相感,發揮精神力量的效用,達到治療效果。天帝教的天人炁功施治有很多顯化,有興趣的讀者,可參閱天帝教出版的《感應錄》與《炁功奇譚》31。身為施治者宜本著「社會服務」的精神、本著求診者不中斷現代中西醫醫療情況下,施以調理。

療效的醫理「鍼心」觀

我國醫理或養生之道上,一般人以為人身乃由精、氣、神三寶而形生,而氣又為精、氣、神之中心,所以醫書內經*有記載:「百病生於氣」,從而主張人乃秉受天地之氣而生,得其正者則治,失去其正就得病了,至於氣正與不正的根本原因,還是在於心的作用,心正則氣得其正而無病,心偏則氣亦失其正而病,因此治病根本之道,必須從治心著手。有關天人炁功「鍼心」方面之論述,請參考拙作“ 天人炁功「鍼心」過程之「親和」及「炁氣交流」探討”一文*。前述2.7節中,Pearsall博士引述實驗,也認為心輪的記憶和同步交換能量潛能(亦即心輪的交換意識息能力)或許可說明為甚麼祈禱可以影響另一人。

療效的科學觀

從現代科學的觀察,人體的神經系統即為一個電流系統*,由於正、負電的作用,而於人體自成一個電磁場,此一說法在天帝教教義《新境界》稱之為親力(陰電放射)與和力(陽電放射),小至細胞內的活動,大而至整個生理、心理的活動,均屬此一現象之作用,而所謂親和力者,異性(親力為陰性,和力為陽性)相引之電力作用也。一旦電流系統運作失去平衡,產生偏差,隨即影響了生理、心理之活動而產生生病的癥候,解除之道亦在於兩人之親和力加上人與神之親和力作用而達到熱準(可視之為一種適切的臨界變化狀態),恢復前述電流系統之正常運作而生效也16,32

  實證掛帥的科學家感興趣的是炁療能量在施治者與求診者的靈體和肉身內作用的機制,以及如何量化炁療的效果。這的確是一門大學問,早期的研究始於1970年代蘇聯的科學家實驗19,28,他們量測中醫人體經絡左右對稱針灸穴道上的電阻RlR2,健康的人R1=R2,病人則R=R1-R20,結果發現:(1)求診者接受炁療前的R絕對值很大,而施治者的R幾乎為0;(2)立即炁療後病人的所有部位的R絕對值都減小,但是施治者的R絕對值卻反而增加;這樣,他們推論如果施治者的R回復到0的時間 RT(Relaxation Time)不夠快,則因炁療已結束,施治者將缺乏無形宇宙的炁療能量來阻擋求診者的病氣回流至施治者,為避免此不良現像發生,所以如前所述施治者需要將自身鍛煉成一優良導體縮短RT並且藉由靜坐直養浩然正氣。

1980年代之後科學家則開始利用紅外線熱像儀或克利安照相術研究分析施治者和求診者的生物場,主因為Tiller博士提到有些炁功施治者特別是在炁療過程中能感知求診者的體內和身體周遭近場充滿豐富的能量色彩(請參考2.6),炁療前後這些人體能量色彩明顯不同,科學家於是想到利用這些能量色彩來量化炁療效果和瞭解炁療機制。例如,有些科學家利用克利安照相術拍得的色輪形狀和顏色(violet、藍blue、綠green、黃yellow、橘orange、暗紅dark red、玫瑰rose) 經由瑜珈氣輪流(Chakra Pranic Flows)模型來試圖解釋無形宇宙的炁能如何在人體氣輪間流動、如何傳導至神經叢、如何活化病灶器官,有興趣的讀者可參閱S.Karagulla and D.van Gelder Kunz的著作33。筆者企盼國內炁療研究者,亦能盡快展開能量色彩於中華文化中之中醫經絡氣流(Chinese meridian Qi flows) 炁療機制研究和人體氣鞘/(Auric Shields/Field)變化之炁療效果定量化研究,以達本文拋磚引玉之效。

圖九、金針、金光二股能量在求診者大腦內之松果體處交集並反覆在「熱準中心」與「松果體」二處(二者雖看似重疊但仍為虛、實與有、無間的關係)來回共振刺激其內元神能量的活絡運作達到調靈調體的應有效果

3.7「診靈療體」或「診體療靈」?

宗教哲學的內容常涉及與靈性世界的交流資訊,是以往往領先當代科技。譬如,Tiller博士的科學模式(圖七)並未能告知「炁()功」的療效是先肉身後靈體或先靈體後肉身,而宗教利用天人親和的方式,則可提前提供此一方面的訊息,並等待科學進步後的後續驗證與運用,方免流於虛幻空談。

一般而言,當施治者經由三角親和關係的建立,向無形天醫默禱求診者的病情時,來自先天之「炁」會層層轉化到三次元空間,當施治者在為求診者進行「天人炁功」的療理過程中,先天炁能乃先經由施治者大腦中Χ原素之炁氣轉運(圖九),將其轉換成適合求診者當下病情的炁療能量,然後經由施治者的雙手為傳導,打入求診者之天門與性竅處,只要這二股能量,能夠在求診者大腦內之松果體處交集,並形成能量上的加乘與共振反應,其後,這股交集後的能量,將會反覆在「熱準中心」與「松果體」二處(二者雖看似重疊,但仍為虛、實與有、無間的關係)來回作用,並藉著這種振盪作用,刺激其內元神能量的活絡運作,達到調靈的應有效果,一旦靈體獲得適時的能量調節,將有助於體內陽質能量不斷增長,加速肉體陰氣(濁氣)、病氣的排除。這種療理過程,即為「靈體醫學」中針對有形人類在「診靈療體」時之重要寰節22

倘若求診者之最大病源並非來自於內在凡靈的失調,而是起自於求診者機體病變所引起的肉體疾病,此時,這股炁療能量,只要能夠順利地進入求診者之肉體病源處,多少均能夠產生活絡、活化該處肉體機能的運作力量,達到療理身、心的應有效果,一旦身心獲得適時改善,靈體帶動肉體的負擔立刻減輕,亦即「大腦皮層」有助靈體的修補功效。這種療理過程,即為「靈體醫學」中針對有形人類在「診體療靈」時之重要寰節22

二、       「祈禱、天人炁功」與「宗教親和修持」

科學家對「祈禱」與「炁(氣)功」的探索,正方興未艾,然除了「群體祈禱、群集意識」以外,尚未論及如何透過個人的修持來提升功效。「祈禱」與「天人炁功」之要素非互相獨立,而都是基於「親和」原理,天帝教有兩本經典《天人親和真經》34與《天人親和北斗徵祥真經》35教人如何經由「修持」來提升「親和力」。前者勉勵芸生以「超業淨質」為條件之心靈鍛煉過程和「天人親和」為基礎的個體修持觀、後者則以「祈於天辰、移星換斗」為條件之心靈鍛煉過程和「祈於天辰降福解厄」為基礎的個體修持觀,來提昇個人的「有感斯應能力」。

《天人親和真經》經文中有關『親和修持的引證過程』值得在此摘述之,經云34:「天有其四時。迎環無休。地有其四維。奠定無流。是以人得其正。合其時維以生。有成於上。其應必長。是以親其寂寂常照者。是為赫赫常臨人(圖十)。譬云。芸生門人。能誠念親和呼號。天人親和。月渝其年。年渝其歲。歲不無時。是心住神往。發純其至柔之剛之銳。達其神注之儿。沖突蕩擊於大空之際。關於神儿。恆其誠歲。動行其大神媒。以介其誠之所發。得孚其念。是大神媒。是即  上帝事。主持無喻旋界。以為大神媒。是即親其親。必孚其和。若其五教。無不云是親和。吾今實其所云。而為芸生說。」是的,於人間奮鬥有成就者其感應力必然增長,是以親力當達於寂然常照時(例如,勤參法華),所應呼於人的福光會顯著地臨耀在人身之中。譬如,芸生能一心誠念「天人親和呼號」,並藉此呼號與天相親和,此種天人親和的修持過程,自然隨著日日月月的累積,年復其年地增長,使得修持之人會因念念專注而進入心住神往的境界,此時,所發射的清純親力之至剛至銳的威能,當然可達到神媒加持的熱準,且能突破大空中之層層藩籬,而與高次元空間之神媒息息相通,有感斯應,五教之「祈禱、祭祀、誦經、持咒等」,其實質內容皆為「親和」也,而其重點在「恆心、累積」及「誠(熱準)」以貫之!

「天人親和北斗徵祥真經」經文亦云35:「惟福之臨。覆配之謂。克得天心。天之所覆。是名福德。善繼正氣。以引聖凡。以合天人。」芸生祈福,「福」的來臨,可說是來自於無形的加被,修持之人,一旦「誠念不斷」必能感格天心,得到無形中賜福之力量,即謂之「福德」。修持之人,能善加持續此種正氣力量(誠)以引來無形中神媒的護持,或引入高次元空間的性靈和子與之親和、合體奮鬥者,即可應合天心,以合天人(芸生)之祈求。感格天心之後,「恆心、累積」的觀念之所以重要,再次見於經文35:「不墮天心。祿必落焉。能為善積。天必介壽。是積善因。是籌天壽。誠中發外。以引祿壽。自積積至。以籌天壽。」又云:「是有芸生。一生冥神。常持不渝。如電之赴。如氣之昇。一念如是。當聚萬念。當有萬應。苟患一方。福際十方。以及萬方兆方。」這不就正是「群體祈禱、群集意識」的力量!

圖十36、親其寂寂常照者 是為赫赫常臨人

參、結論

時代的巨輪不停的轉動,在僅把人體視為各器官之單純組合的現代主流西方醫學圍籬裡,治療的根據乃為古典牛頓物理所定義的唯物科學,在這裡靈性(意識能量)不扮演任何角色;然而本文顯示,〝醫生們應為其病患開出「祈禱」的處方嗎?〞一問題的民意調查趨勢充分挑戰了這個藩籬,病患漸從「唯物論」的冷漠中甦醒過來而渴望「身心()合一的治療」,愈來愈多的醫師也認同靈性的存在,而願意私下為病患虔誠「禱告」。這種趨勢在愛因斯坦的「意識即能量、能量與物質可以互換」理論以及「科學與宗教相輔」觀念下,無疑更加被催化,於是整體性全方位(holistic, not particulate)之身(body)、心(mind))、靈(spirit)、情緒(emotions) 和諧的療癒與保健方法,例如另類療法(alternative medicine)、身心療法、能量療法、生物療法等,逐漸蔚為風潮,咸信:「各器官心物(有形與無形)的和合遠大於各器官的唯物組合加總。」,此一趨勢和以「心物和合一元二用論之自然宇宙觀」為其思想脈絡的 天帝教教義《新境界》內涵實屬一道同風! 天帝教的天人炁功傳下的時間大約在Tiller博士提出「炁(氣)功」調理科學模型的六十年前,顯示正信的宗教透過天人親和(有形世界與無形世界交流)所獲得的資訊往往領先當代系星地球科技數十(甚至數千)年,而Tiller博士的科學模式內容並不避談「與無形宇宙高次元空間的能量與先知的交流」,可說一下子拉近了人、神間之距離,而為「第三神論」1所涵蓋,此亦驗證了《新境界》緒論所點出的:「天(神)人之間的距離是隨著時代巨輪在不斷的推進而縮短,世間凡有不能由理智(科學)解決之事理,希望今後或可由天人交通之新途徑來求出真理。如何運用智慧使「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的精神科學與現代自然科學長期合流發展,如何配以有形軀體與無形靈界媒介貫通,促使「形而上者謂之道與形而下者謂之器」互相協調,亦惟在善能把握科學與哲學之相配原理與自身之修持功夫。」,這裡的「修持功夫」包括「靜參」,可成就Tiller博士科學模式裡所求的「優良導體」。又,Tiller博士的科學模式,強調施治者應具備「專注、愛心、慈悲心及奉獻精神」,此皆與天帝教的「天人炁功」施治條件符合,是以,本文所論「祈禱」與「天人炁功」之原理與特性並非互相獨立,兩者之療癒能力可以「誠(熱準)」一以貫之!而「群集祈禱」匯集「群集意識之誠(熱準)」,其增益療效的原理亦如 天帝教經典《大同真經》所云:「一生一祥,芸生凝祥,維於四極,繼於宇宙,無志之氣不生,劫亂焉萌,是斯者,可云清寧,可進大同。」斯之謂也!

 


【參考文獻】

1 李極初,《天帝教教義──新境界》, 帝教出版社,三版,1997.

2劉通敏,“天人炁功「鍼心」過程之「親和」及「炁氣交流」探討,”旋和季刊,41-42期,頁130-140.

3 C. Marwick, May 1995, “Should Physicians Prescribe Prayer for Health?”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JAMA), Vol. 273, No.20, pp.1560-1561.

4 H. G., Koenig, 1997, Is Religion Good for Your Health- the Effects of Religion on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The Haworth Press, Inc.

5 D. Benor., 1990 Survey of spiritual healing research, Complementary Medical Research (retitled Complementary Therapies in Medicine), Vol.4, No.3, pp. 9-33.

6 G. Braden, 1997,Walking Between the Worlds: the Science of Compassion, Sacred Spaces Ancient Wisdom (Publisher:), 1 edition.

7R. Byrd, July 1988, “Positive Therapeutic Effects of Intercessory Prayer in a Coronary Care Unit Population,” Southern Medical Journal, Vol. 81, Issue 7

8J. S., Laurance, March, May & June , 1999, “Prayer and Healing,” Paraplegia News www.pn-magazine.com

9逢甲大學奈米中心提供,2004.

10《天人文化聖訓輯錄》,天帝教天人研究總院出版,1996.

11江本勝,《生命的答案水知道》,譯者:長安靜美,出版社:如何,2002.

12 L. Dossey, 1993,Healing Words, HarperOne Pub.

13 L. McTaggart, 2002,The Field, HarperOne Pub.

14劉通敏,”「天人親和」電力放射的科學觀”,旋和季刊,46-47期,頁25-32,天帝教天人研究總院出版,2008.

15W. Weston, 1998,How Prayer Heals: A Scientific Approach, Hampton Roads Pub.

16《天人炁功基本教材》,天帝教天人研究總院出版,2007。

17 http://www.health-science-spirit.com/bioenergies.html

18 http://www.crystalinks.com/chakras.html

19W.A., Tiller, 1997, Science and Human Transformation: Subtle Energies, Intensionality and Consciouness, Pavior Pub.

20 http://www.freelantzsolutions.com/plethodon/salamanders.jpg

21 P. Pearsall, 1999, The Heart’s Code: Tapping the Wisdom and Power of Our Heart Energy :The New Findings About Cellular Memories and Their Role in, Bantam Dell Pub Group.

22第二期傳道傳教使者訓練班聖訓錄,帝教出版社,2003.

23 http://blogspinner.blogspot.com/2005/09/100th-monkey-syndrome-or-why-we-all.html

24 L. Dossey, 1997,Prayer Is Good Medicine: How to Reap the Healing Benefits of Prayer, HarperOne Pub.

25劉文星,《李玉階先生年譜長編》,帝教出版社,2001.

26《天人日誦大同真經》,天帝教始院頒行,台北,1998.

27W.A. Tiller, W.E. Dibble Jr. and C.T. Crebs, 2004,“Instrumental Response to Advanced Kinesiology Treatment in a Conditioned Space,”Subtle En. & En. Med. 13, pp.91-108.

28W.A., Tiller, W.E., Dibble and J.G., Fandel , 2005, Some Science Adventures with Real Magic,  Pavior Pub.

29 A. Einstein,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30《天人學本》,天帝教極院恭印,1999.

31《炁功其譚》,天帝教天極行宮,2008.

32天帝教天人研究總院出版,2007。李極初審定,《天帝教答客問》, 帝教出版社,修正一版,1994.

33S.Karagulla and D.van Gelder Kunz, 1989,The Chakras and Human Energy Fields, Quest Books, The Theosophical Publishing House, Wheaton, IL.

34《天人親和真經》,天帝教始院頒行,台北,1998.

35《天人親和北斗徵祥真經》,天帝教始院頒行,台北,1997.

36http://hi.baidu.com/hzay/blog/item/3962be0afd63833ab0351dc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