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靜老人思想與淨明道之比較

涵靜老人思想與淨明道之比較

 

李光光

天帝教高雄市掌院掌教

 

 


  今年三月隨同道教學者丁煌教授於雲南大學,四川大學講學,途中丁教授囑我『淨明道與民間宗教有關,應好好研究』,在昆明偶得古本《淨明忠孝全書》後敘《許真君七寶如意丹》,返台後查閱道藏、道藏輯要、藏外均不見著錄,始知為孤本,對淨明道益感興趣,後蒙丁教授贈秋月觀映所著”淨明道研究”,乃得門徑。日前天人研究學會邀稿,匆匆整理讀書心得,所見尚不成熟,祈同奮們指教,不佞感激。

 

亂世-緣起之時代背景

 

  在研究淨明道的過程中,知道淨明道與許遜崇拜均掘起於亂世人民塗炭之際。東漢末年黃巾之亂後,各地軍閥豪強勢力割據混戰,長期分裂戰亂,經過三國鼎立與西晉短期統一,東晉十六國的動亂,以及南北朝分裂對峙,直到隋的統一全國,中國歷經四百年的動亂,連接不斷的大飢荒、疫病流行、水患,百姓渴望宗教能解脫他們的苦難。

  《神仙傳》記載許遜在蜀郡為旌陽縣令時,”連歲值飢,民困於賦稅,多所流亡,君悉其力救之…自是蜀人祠而祀之”。在《仙鑑》許遜傳中,”屬歲大疫,死者十七八,真君以神方拯治…無不痊者,傳聞他郡,病民相繼而至,日且千計…”。吳猛、許遜誅蛟治水患,濟世渡人的事蹟,斑斑可考,”蜀民感其德化…有隨至其宅,願服役而不返者,乃於宅東之隙地,結茭以居,狀如營壘,多改氏族以從真君之姓”(註一)。許遜信仰自此開啟。

  靖康之難(1126),北宋滅亡以後十年聞混亂期,漢民族在北方契丹,女真壓迫下,有退無進,南宋高宗1227在南京即位,華北淪於金的勢力下,楚、齊等傀儡政權先後被扶植起來,政情不安定,百姓連遭戰禍和飢饉,出現了人吃人的慘況。這時候西山玉隆萬壽宮道士何守証,為了拯救苦難民眾,祈請教主許真君,受淨明經典,”清禳厄會、民賴以安”,所創西山許遜教團,即後來的淨明道。

  清末以還,中國積弱、政府腐敗、外侮強陵、百姓在戰火下顛沛塗炭,迄今國共對峙,兩岸關係緊張。涵靜老人踵武蕭公昌明,呼籲世人,從根自救,生存合作,袪除侵略鬥爭凶暴心理,遇向精神重建,道德重整,化延核戰浩劫,確保台灣復興基地,以期和平統一中國。淨明道興起的背景何嘗不如是。

 

改過遷善-自然登真之門

 

  淨明道與涵靜老人的思想,有許多地方是不謀而合的。如”所謂真人者,非謂吐納、按摩、休糧、辟谷而成真,只是懲忿窒慾,改過遷善,明理復性,配天地而為三極,無愧人道,謂之真人”(註二)。

涵靜老人告訴我們”道家數千年來重要的修持功夫,可分超凡、入聖、登真幾個階段。也就是說,凡夫要以學做聖賢為起步功夫,先完成聖賢修養,達成聖賢境界,再談修道,進入最後的真人境界,以完成人生最高境界。以本教而言,就是先從超凡下手,先盡人道,把人做好,力行四門功課,為大多數人打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自然登真”(註三)。涵靜老人把修養最高的人稱為真人、至人、聖人、賢人,真人是道家的傳統說法,至、聖、賢則為儒家所尊崇。

懲忿窒慾,來源於《周易》的《經》和《傳》,懲忿窒慾,改過遷善為儒家道德修養的方法之一。如何整頓自己的心?涵靜老人要弟子每天切實的反省檢討,懺悔改過,以無違良心,培養正氣。

 

日書功過求精進

 

  《太上靈寶淨明宗教錄》《入道品》云:”如欲降未來之愆,即當置一小冊,日錄所為,其有欺心,自不可形於紙者也,日有似此,即速改之”。天帝教的功課中,是非常重視反省懺悔的,以人生守則「廿字真言」來省照內心,拭擦心鏡污染,期能日進於善,變化氣質。把私慾、私心打掃乾淨,恢復赤子之心,使身心和諧,可以上溯天心,以合天帝真道。也透過每天的反省懺悔,檢約思想行為,填記奮鬥卡,以真履實踐,才能落實向自己奮鬥。

  現存最早的功過格是道藏的《太微仙君功過格》,成書於金大定十一年(1171),作者西山會真堂無憂軒又玄子,日本道教學者秋月觀映認為,該書確與淨明道教團有關,它產生於淨明道的前身許遜教團中(註四)。又玄子在序中云:”夢遊紫府,朝禮太微仙君,得受功過之格,令傳信心之士(中略)付修真之士,明書日月,自記功過
,一月一小比,一年一大比,自知功過多寡,與上天真考校之數,昭然相契,悉無異焉,大凡一日之終,書功下筆乃易,書過下筆的難,即使聰明之士,明然頓悟罪福因緣,善惡門戶,知之減半,慎之全無。依此行持,遠惡遷善,誠為真誡,去仙不遠矣”
(註五)。

  天帝教同奮日常四門基本功課之一是填記奮鬥卡,涵靜老人認為”每一個人的價值要靠自己去創造,命運也要靠自己去創造”,”向自己奮鬥,就是造命”。因此訂定教徒同奮多目標奮鬥記錄卡,由同奮們忠實檢討自己每日奮鬥中項目,據實逐項填記,月初呈殿考核,以明心跡,而求精進。希望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奮鬥卡上有涵靜老人給教徒同奮的座右銘:凡我同奮:一、去私心,存天理。二、正己化人,與人為善,早晚切實反省,認錯改過。三、大家心連心,為確保台灣復興基地而奮鬥。

 

拒收酬報
以防藉道法斂財色

 

  《太微功過格》的〈救濟門〉中有一條規定:”以符法、針藥救重疾一人為十功,小疾一人為五功,如受病家賄賂則無功,治邪一同
。凡行治一度為一功,施藥一服為一功,傳一符、一法、一方、一術,令人積行救人,每一術為十功,如受賄而傳,或令人受賄,則並無功”

  傳道的人,為信眾所尊重,一般人對他們的道德標準也有所要求,神職人員被信眾所信賴,若無濟世的情操,就好似披著羊皮的狼,很容易假藉道法來歛財歛色。

  天帝教有天人功為人治病,其原理在於施診者感於求診者誠心求治的親力,以慈悲心應之以和力,向仙佛祈祝,達熱準而產生感應作用。目的是藉功治療宣揚廿字,導正人心。如果施診者無宗教濟民熱誠,與求診者間基於功利關係,根本無法達到熱準,所以在傳授天人功之前,  師尊會再三告誡同奮,絕對不以收取金錢、物質的報酬,否則功立刻失效。惟有不收任何酬報,才能接受仙佛親和力的加持護佑(註六)。天帝教與淨明道的符法方術,強調「受病家賄賂無功」的基本原則,本於宗教救世精神之純然義舉善行,其精神是一致的。

 

一字奉行、道道貫通

 

  淨明道有所謂”垂世八寶”,即忠、孝、廉、謹、寬、裕、容、忍。「忠則不欺,孝則不悖,廉而罔貪,謹而無失,修身如此可以成德;寬則得眾,裕然有餘,容而翕受,忍則安舒,接人以怨咎滌除」(註七)。

  天帝道統五十四代教主蕭昌明首傳「忠孝仁慈」四字,並以之為戒律(註八),後以宗教大同合五教為一,定「忠、孝、仁、慈、德、廉、忍、公、覺、讓」十字為則,五教共守(註九),最後集合五教精蘊,括以廿字「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忍、公、博、孝、仁、慈、覺、節、儉、真、禮、和」為人生守則,廿字中任何一字能切實奉行,即能入手,其餘十九字自然一以貫通,上合天心。淨明道信仰的核心是忠孝,涵靜老人在註解「教約」時認為:人必忠於國家,遵守國法,顧全國體,保全國本,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不可逆亂社會倫常,謹守孝悌之道,由親親而仁民而愛護萬生萬物,如此方配稱萬物之靈(註十)。

 

發心濟世、名列仙班

 

  淨明道以”世人學道修真,可隨其功行深淺,昇列仙班,署職天曹”,學道昇仙的條件是:”不危其身,不忤其親,所善濟於人”(註十一),”十善具足,全茲五福,生為陸地仙,死入黃金屋…魂在朱陵受煉停蓄,履茲玉虛神仙為屬”(註十二)。天帝教奮鬥的方式有二:犧牲奉獻與真修實煉,其結果亦有二:(一)肯犧牲奉獻但未能及時真修實煉者,將來可以進入清虛宮下院繼續煉靈。(二)肯犧牲奉獻又能真修實煉者,如果能借假修真,以身許道,為教奮鬥者,生前即可獲天爵,位列人仙;如修煉未完成,因其己有功德與基礎,到天上後繼續修煉較快,便可獲神職(註十三)。

 

修道修心、心即是道場

 

  在《淨明忠孝全書》中云:”上士非必入山,絕人事去妻子,入閒曠,捨榮華而謂之服鍊,當服煉其心性,心明性達,孝悌不虧,與山澤之劬童者異矣。忠孝之道非必長生,而長生之性存,死而不昧,列於仙班謂之長生”(註十四)。涵靜老人則認為:”肉體要長生不死,根本是不可能,只有精神可以不死...不為自己打算,不求個人福報,為時代使命奮鬥,做好四門基本功課,靜坐修道,鍛煉精氣神,可以創造新生命,常侍 上帝左右”(註十五),”人的肉體生命總是有限,唯有經過修煉而成的精神生命,才能永生不死”(註十六),”立功德於世,逝後即為自由神”(註十七)。

  淨明派主張,入道學神仙長生不必潛居山林,隔絕人事,拋妻棄子,認為這樣刻意求道,違背本來具有的忠孝心性,非但不得神仙長生,而且令自身傾危。所以入道學仙要從治身事親開始,治身事親的根基則是自明忠孝心性,如說:「淨明之妙,不外人心忠孝,出忠入孝,即是修身之徑;存誠居敬,乃為入道之門。」因為人安身立命離不開國和家,如果入教的人不忠不孝,不維護國和家的穩定秩序,則自身無所寄託,又何以得道成仙?所以四規明鑑經說:「後世央道之士,不忠不孝,以亂其國家;國家敗亂,無所容身,乃入山以學道,是猶捨廈屋而入炎火也。」「忠孝為本,立本以成仙,則天下仙舉可數矣,未有不忠不孝奉宸極也。」(註十八)。

涵靜老人主張修道從人道入手,不鼓勵弟子拋棄妻子,潛居山林,從他自己修道歷程可以看到,既使他上華山大上方這麼艱險的地方,也是全家在一起。「復興先天天帝教緣起」中他說:「面對危機四伏的時代,世界兩極對抗已瀕臨最後決戰的今天,宗教上所稱的末劫之來,已是無可避免;劫由人造,必須人化,造劫化劫,端在革心。」,一方面精神重建道德重整,一方面則祈求上帝寬恕。如果核戰爆發,人類將面臨同歸於盡,因此他要同奮們「不為自己打算、不求個人福報,修道的目的,不是自私自了,個人、家庭、社會、國家、民族,以至於全人類,實際是宛如一體,息息相關,缺一環而不可,為別人就是為自己。要想上天,必先愛生存的台灣土地,先要支持政府,才有信仰自由,因為覆巢之下無完卵。」(註十九)。

 

性命雙修

 

  修煉的關鍵在「排陰激濁」、「去陰升陽」、「輕清而在上,所用者陽」、「重濁而在下,所用者陰」、「陰盡陽純,自可超凡入聖」(註二十)。修道主要在排除身上的陰濁,涵靜老人認為「人需要向自己奮鬥,培養正氣,鍜煉身心,善本身精氣神混合化煉,按時靜坐,運行氣血,電精交流,持久不輟便能排除陰氣,疏通瘀濁,使之清者上昇,濁者下降。」,「是故精氣的運行,在排除人身中的至陰之電渣(陰氣)。」(註二十一)。這裡他使用了一個專有名詞「至陰電渣」來形容陰濁之氣,疑是自創新詞。

  在《淨明忠孝全書》中有:”學道者必先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明理之士自己心天光明洞徹,自是昧言行,自然不犯於理,絲毫礙理之事,斷斷不肯為,只為心明也,心明則知本性下落矣,既知本性,復造命源,當是時污習悉除,陰滓普消,升入無上清虛之境…”(註二十二),要排除陰氣,仍得從心上下手,心地正大光明,自然無陰,書中用了一個傳統丹書不見詞「陰滓」,與涵靜老人所用不謀而合。但這裡的「陰滓」係指內心深處陰霾的惡念或不自在遺憾的心理因素,與「至陰電滓」之意義是不盡相同的。

 

平等心即是道

 

  淨明道有一大特色,就是「不尚神奇變化」。淨明忠孝全書中說:”大道無名、無形、無情,所以曰平常心是道,又曰萬般祥瑞不如無,平常安穩卻合道。學者但當行持,能淨、能明、能忠、能孝,久久至於真淨、真明、真忠、真孝,感格霄穹,自有成就。成變化,行鬼神,雖舉皆如然,而終不失正念,其道莫大焉,世俗所謂神怪之事,實非所尚也”(註二十三)。

  涵靜老人則云:”本教對外不談神通、靈異,而以挽救世道人心,正己化人為出發點。不講神通與靈異,是破除迷信,要講人道,如何做人,就是行人道。人生守則廿字真言,不但可以救心,也可以救病、救命,豈非人人具有的絕對大神通?”(註二十四),”如果人都做不好,一切所謂神通都是假的,不鼓勵專修靈通,只教大家依廿字做人處事,如果做到,就能通天徹地,達到真正的神通,而超凡入聖”(註二十五)。今天社會上崇尚小術小道,怪力亂神,淨明道以忠孝行持,不尚神怪,實為宗教史上的清流。把人做好,自能感格天心,是千古不易的真理。

 

各教教壇風格特色

 

  天帝教不崇拜偶像,在各教壇光殿,不見有任何神像之供奉,教綱《教壇設儀》中記載:教壇者,迺  昊天誥命之壇,為神媒雲集之軒,其神益穆,瞻之巍巍生威,即之嚴嚴若溫,摒除塵俗,淨明端莊,疏潔簡樸…其置清華,其色肅然,不紊不紛…惟形莊嚴,惟設簡樸(註二十六)。

  傳統佛道寺廟外觀金碧輝煌,殿內奉祀雕塑神態各異,栩栩如生的仙佛,在昏暗的光線下,氣氛帶肅穆森然。涵靜老人衍承天德傳統,與前者巡異,教壇佈置簡樸清幽,予人風格獨特的感覺。

  其實道教初始並無神像,傳為張道陵所作的《老子想爾注》稱:”道至尊,微而隱,無狀貌形像也!”,唐釋法琳《辯正論》卷六自注:”考梁、陳、齊、魏之前,唯以瓠盧盛經,本無天尊形像”,《佛祖歷代通載》卷十五:”本道無形,形之於魏”,陶隱居內傳云:”在茅山中立佛道二堂,隔日朝禮,佛堂有像,道堂無像”,王淳《三教論》云:”近世道士取活無方,欲人歸信,乃學佛家製作形像,假號天尊,及左右二真人,置之道堂,以憑衣食”(註二十七)。

 

許遜教團與天師道

 

  最初的修道場所是靖室,也稱靖廬。(靖通靜,涵靜老人故宅門前匾曰”靜園”偶合)。陸修靜在《道門科略》云:”奉道之家,靖室是致誠之所,其外別絕,不連他屋,其中清虛,不雜餘物,開閉門戶,不妄觸突,灑掃清肅,常若神居,唯置香爐、香燈、章案、書刀四物而已,必其素淨”

  《雲笈七箴》說天師”依其度數開立二十四治,十九靜廬”,其後陸修靜《道門科略》稱有三十六靖廬。靖廬不領教民,僅供自家修道無區域可言;以師宅為教務活動中心的治,有地域劃分。初期的治所很簡潔,無造像、無大型固定宮觀,但已有嚴密的教團組織(註二十八)。

  許遜嘗立府靖七十餘所(註二十九),唐末杜光庭的《洞天福地嶽瀆名山記》三十六靖廬,其中丹陵廬在洪州西山鍾君宅(鍾離嘉);子真廬在洪州西山梅福壇;騰空廬在洪州遊帷觀(許遜飛昇處);尋玄廬在江西吳猛觀;宗華廬在洪州宗華觀彭君宅(彭抗);黃堂廬在江西洪州(吳許於黃堂訪諶姆後建祠宇以黃堂名之崇道觀);迎真廬在江西洪州;招隱廬在江西洪州;祈仙廬在洪州黃真君宅(黃仁覽);貞陽廬在洪州曾真君宅(曾亨)(註三十)。三十六靖廬中有十處與許遜教團有關。

  《後漢書》卷七十一《皇甫嵩傳》:初巨鹿人張角自稱”大賢良師”,奉事黃老道,畜養弟子,跪拜首過,符水咒說以療疾病,病者頗愈,百姓信向之,因遣弟子使四方,以善道教化天下,轉相誑惑,十餘年間,眾徒數十萬,連結郡國,自青、徐、幽、冀、荊、揚、兗、豫(昔豫章屬洪州),八州之人莫不畢應,遂置三十六方。

  《國語、吳語》萬人以方陣。証明方乃軍事組織,如同軍營,教徒舉家遷往其中,參加軍事組織,依教主號令行事。《仙鑑》卷二十六《許真君傳》載:許遜為蜀旌陽令,民慕其德惠,來依附者甚眾,遂至戶口增衍…,棄官東歸蜀民感其德化…,有隨至其宅,願服役而不返者,乃於宅東隙地,結茭以居,居狀營壘,多改氏族,以從真君之姓。從上述可知許遜教團實與天師道有密切關係。

 

明 辨!

 

  多年前曾見學者鄭志明先生所著”台灣民間宗教論集”談到:”從歷史淵源上看,天德聖教尊奉「無形古佛」及「無生聖母」,強調「虛空境界」皆源自羅祖信仰。該教之「金光明真經」內云:「原人遺失歧路,莫知歸路。」「明澈無量,是曰藕池,吾乃居之,吾願九十六億種子,共來伴吾。」根本是羅教思想。故可謂蕭昌明為羅教信仰之改革者,與一般羅教信仰不太相同”

  對於鄭先生的武斷推論不敢苟同,蕭教主於上海辦師資訓練班後,十五弟子各自領命宏教而去,「跪拜首過,符水咒說以療疾病」,拔渡陰靈,何嘗不是道教的傳統作法。余作道教研究,非欲証明天德、天帝源於道教或民間宗教與淨明道有關。我們不能因為涵靜老人得鍾呂心傳就說是道教丹鼎派,實在是天帝教本來就是發源於中國本土,道教與諸多民間傳統文化信仰,同在中國這個空間上,彼此滲溶吸收是很正常的。涵靜老人曾謂:道教是中國的國教,沒有道教就沒有中國。要研究天帝教的教義,不能不從根本上著手。

 

註釋:

 

註一:《歷世真仙體道通鑑》卷廿六.許真君傳。真君之神方即<七寶如意丹>。

註二:淨明忠孝全書,卷六第五。

註三:師語26頁《放下小我,自然登真》。

註四:《中國近世道教之形成》秋月觀朠著,昭和五十三年發行217頁。

註五:道藏洞真部、戒律類、太微仙君功過格序。

註六:民國78年11月天帝教首席使者辦公室印〈答精神療理求診人間〉。

註七:太上靈寶淨明宗教錄道藏輯要危集四。藏外道書7-826

註八:大宗師傳33頁。

註九:同前註146頁。

註十:天帝教初皈同奮必讀 第30頁。

註十一:正統道藏41冊451頁《太上靈寶淨明洞神上品經》。

註十二:同十一註452頁《上品經》卷上。

註十三:宇宙應元妙法至寶 第七頁。

註十四:正統道藏41冊520頁《淨明忠孝全書》卷五第五。

註十五:《首席師尊精神講話選輯》129頁。

註十六:靜坐要義第一講<中國靜坐的根源>。

註十七:新境界<親和力之關係>。

註十八:道藏.太平部.奉《太上靈寶首入淨明四規明鑑經》。

註十九:《發大願、立大志、為國家、為蒼生》師語127頁。

註二十:《鍾呂傳道集》論天地第三。

註二十一:《新境界》精神之鍜煉

註二十二:《淨明忠孝全書》卷三第九.正統道藏41冊.507頁。

註二十三:《淨明忠孝全書》卷六第十一。

註二十四:《師語》42頁 破除信行人道。

註二十五:《師語》36頁 如何做好人。

註二十六:天帝教教綱《天人禮儀》146頁。

註二十七:陳國符《道藏源流考》268頁。

註二十八:《天師道二十四治考》從宗教地理學看二十四治,王純五著四大學1996年9月出版。

註二十九:《仙鑑》卷二十六《許真君傳》

註三十:參考陳國符《道藏源流考》337頁及《仙鑑》卷二十六、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