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親和初探

天人親和初探

 

呂光證

天帝教天人研究學院副教授

 

 


前 言

 

        上個月初宗哲社在美國洛杉磯掌院舉辦了一場名為「東西方宗教中的天人合一思想研討會」,與會學者有研究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的背景,當然也包括了儒家、道家以及天帝教的學者們參與。會中討論頗為熱烈,主要仍是圍繞著「天人合一」這個議題打轉,在各方智慧之流激起的火花下,我不禁沈思我們天帝教本身對「天人合一」的看法為何?

    這時有學者提到:「既言追求天人合一,就意味著我們現在是天人分立的狀態。」我猛然警醒到,天帝教在天人分立與天人合一當中還有個極為重要的進程,那就是「天人親和」,這恐怕是與會的一些只做研究,而無信仰修持的學者們,所無法深刻體會到的。

        不過就另一方面來說,在許多宗教徒的信仰生活中,「天人親和」常常被濫用、誤解,形成神秘鬼祟的靈通之說,像此種小道小術的誘惑,不知窄化了多少人的心胸,障蔽了多少人的智慧,誠為可歎可惜之事!例如日前我曾與一位同奮客觀討論「大地救劫收圓真經」,舉出內文處處可見威脅、清算、殃報等等怨厲之語,怎麼可能出自一向鼓勵同奮積極、奮鬥、向上的本師世尊之口?該同奮無言可答,半晌忽說:「可是我把這本經放在胸口默禱,的確感到熱熱的呢!」我不禁啞然而笑。

        要知經典與口訣、咒語、法技都可歸類在「天人親和」的運用中,但是經典之所以為經典,與其他最大的不同在哪裡?就在於經義本身!一個在經典誦持上真正下功夫的人,自然明白誦經的過程,乃是誦持者在對經義的心領神會中,本心隨著經義的共鳴發出自性之光,感動護持該經的仙佛加被,得以大放親和光,遂有陰超、陽薦之效,倘若漠視經義的了悟,或無視經義的問題,一味只求感應,在目前氣天以下充滿雜亂邪靈的情況下,肯定「感應」必然很多,而且越求越多,最後不知不覺走上偏狹之路去了!

        「經者,徑也。」(註一)即是人秉經文之義躬親實踐、身體力行,實際走過來的路徑。像上述捨經義之領悟與判斷,而迷信感應之追求,就是典型的誤用「天人親和」的例子,因此我願意在「天人親和」上貢獻個人微薄的一點力量,試圖釐清我們常見的一些盲點,我不敢期望這篇文章能有振聾發瞶的效果,我只希望透過客觀、理性、冷靜的探討,還給「天人親和」一個純淨的面貌。

        以下立論觀點,有源自一些材料的引證,有根據個人的經驗,初步粗談,還請高明指正。

 

釋 名

 

        「天人親和」與「天人交通」這兩個名詞常常被混淆,以教義而論,雖無出現「天人親和」這個專有名詞,但是在「親和力之關係」一節中(註二),分成人與人、人與和子、人與神三類,人與和子的親和關係,實質上即為人與鬼魂的親和,而人與神的親和當然歸屬於「天人親和」的範疇;至於「天人交通」一詞則出現在同一節中的「天人之接近」裡頭,教義並明確界定共有六種交通方法:侍準、侍光、侍筆、侍聽、天人功、靜觀。其中前五種屬於他力交通,最後一種屬自力交通。另一方面在教綱部分,第三章第十三條明白規定「天人親和」為本教之「教魂」,旨在拉近無形世界與有形世界的距離,並傳佈  上帝真道。其中規定具體的方法為:侍準、侍光、侍筆、侍聽四種,名之曰「天人交通」(註三)。

        平心而論,以教綱實務的立場來判斷,「天人親和」可以理解同等於「天人交通」,但若從教義「親和力之關係」的角度思考,「天人親和」的內涵無疑是較「天人交通」更廣泛,它甚至涵蓋了一般的祈禱、祝福、真言、咒語、感動等等之經驗,如果再參考「天人親和真經」的經文,則不但人可與天親和,十大天人(比如動、植、礦物)皆具天人親和之本能,如此一來,親和的意境是更加廣泛了!

    再者考慮目前教院的習慣用語,談到「天人交通」往往是專指聖訓、侍文之類,因此我認為「天人親和」一詞應採用教義與經典的看法,是指天與人之間親力、和力的往來互動,允許有多樣化的內涵;而「天人交通」的界定應採用教綱的原則,以侍準、侍光、侍筆、侍聽為限,是親力、和力往來互動的一種特殊方式,必須經總院訓練、考核過才能認定的。

        以下筆者即針對《天人文化新探討》中的天人親和之「引合動力公式」(註四),進行廣泛討論。

 

天人親和之
「引合動力公式」

 

        所謂「引合動力」指的是當人與天之間的親力、和力達到熱準平衡時,所形成的一種力量、能量。從教義的觀點,親力、和力都是由和子放射出來的一種「電力」,故「引合動力」的本質也應該是此種「電力」,當然此「電力」非全等於科學上目前已知的「電力」,它應該是屬於更精微、更精細的能量形式。

        「引合動力」的作用大致有二,一、會引入該人的身心靈中,進行淨化或改造的作用,一般人在天人親和時獲得的感應,包括氣感、靈感、加持、靈視、靈聽、信心勇氣的激發、心靈感動的經驗…等,都可歸類在這一類中;二、「引合熱準、迴向而定),以媒壓、媒挾動力」會在大空之際運作,影響整體或局部氣運的變化(端視該人的的方式,形成指定人事或自然環境的顯化,一般人敬畏稱頌的奇蹟、神蹟,比如世尊在華山請濃霧之事實,本教以皇誥力量化解天災、人禍之貢獻…等均屬之。

        上述公式表達的基本涵義在於探討:「當一個人的親力與無形的和力建立連線時,所產生的引合動力是『善引』還是『惡引』?動力是大還是小?」換言之,是在分析有哪些因素影響「引合動力」的性質與大小!這真是了不起的創舉!我記得第五期師資高教班期間,當天上傳下來這個公式時,我馬上聯想到教義原有的和子公式,據我所知,從沒有一個宗教,沒有一個鸞堂,沒有一個靈媒,在天人親和當中能接下來如此具體、清楚、科學化的東西,許地山教授在他的「扶乩之研究」一書中,斷言「像扶乩這樣的方式,不可能產生新的學問」的觀點,完全不適用在天帝教。

 
 
 

 

 

 

 

 

 


 

        現在筆者逐一來討論公式中的五項變數之涵義,請讀者參考前頁的公式。

 

內聚電荷量

 

        什麼是內聚電荷量?它可被視為是和子電力能量發射的來源,如果內聚電荷量越多,該和子所能發射的電力能量應該越大,反之則否。電「荷」量不同於教義在和子八大等級講的電「子」量,前者應等同於少陽、玄電、正陽、氣陽等等的描述,也就是說與和子的等級是成正比的;後者是物質的來源,使得和子濁重下降,無法輕清飛昇。

        「內聚」這個字眼很有意思,對人而言,由於我們一般人的思想妄念太多,剎那間千變萬化,游絲紛飛,很難定於一,因此和子的電荷量通常不能有效凝聚放射,往往「投向四方而歸於虛無」,所以教義講必須「專心集注凝向一點」,則和子的電荷量才能「內聚」,才足以形成強大的親力電射,引來神媒的和力回應。

        如果我們假設甲和子是同奮,乙和子是神媒的話,很顯然當兩個和子內聚電荷量的乘積越大時,引合動力越大〔假設其他四項變數固定〕,進一步分析又有下列三種可能:

        甲和子內聚電荷量大。意味著該同奮的性命雙修功夫不錯,且能在祈禱時專心集注於念力的放射。

        ‚乙和子內聚電荷量大。意味著同奮所祈禱親和的對象神格極高,若依和子八大等級而論,  上帝為純鐳質之和子,當居無形宇宙之首位,殆無疑問。

        ƒ兩者內聚電荷量皆大。

        因此我們不難理解,皇誥持續的跪拜動作中,因為隱含了性命雙修的實質功夫,當一念之誠油而生時,自然達到的標準;再者,光殿上的光幕直通金闕(寶殿頌云:金闕在望,如帝在上。),因此皇誥聲能達金闕,與宇宙最精純的鐳質  上帝共鳴,豈非如‚所言?一個同奮持誦皇誥的功夫深了,ƒ也就圓滿,故皇誥不同於一般的祈禱,由此可見,在本教之中遂有「通天至寶」之稱。

 

投射距離

 

        我們若仍假設甲和子是神媒,乙和子是同奮(本文均依此假設,後面不再重複說明),那麼公式中「甲、乙和子間的投射距離」依《
天人文化新探討》的解釋,是指同奮祈禱時的意識,投射在同奮與神媒之間,所形成的「幻化」距離。簡單地說,也就是指人與天的距離。但是這個距離並非像物質世界一樣是死的,比如說台北到台中的距離固定是二百五十公里,不管任何人、任何時間、任何心理狀態去測量,都是同一距離,事實上人與天的距離是活的,隨著人的意識狀態的不同而變化,因此聖訓稱之為「幻化距離」。

        我們在宗教中常常聽說,一念之間天堂即在眼前,一念之間地獄之門也立即打開,可見人天的距離真在一念之間;世尊在光殿上懸掛的墨寶「吸吸呼呼通帝心」說得更貼切,  上帝雖為純鐳質的主宰,但非遙不可及,甚至人在一呼一吸這麼平凡的動作當中,人心已與帝心、天心同在,「幻化距離」幾近於零。當然有人問如何才能夠達到這個境界?照公式的意思,「幻化距離」是由人的意識投射出來的,顯而易見,當人的意識能去私慾、存天理,認同  上帝慈悲無私的情懷,發為救世救劫的願力時,「幻化距離」必然縮小;反之一心只為自己祈求,雖有祈禱之誠,畢竟離帝心、天心太遠了!因之「聲聲願願達金闕」,才能「吸吸呼呼通帝心」。

    所以對於持誦「大地救劫收圓真經」的朋友們,我的建言是,如果無視於經文中怨忿、威嚇的涵義,以為能直通世尊之心,而達天人親和之效,除非承認世尊在世時,也是慣以這種方法來壓迫同奮修道,否則這些朋友們應有足夠的警覺與智慧,判斷這本經到底是貫通何方「神聖」的心了!

        言歸正傳,我們尤其注意到在公式中,當「幻化距離」越小時,相對的「引合動力」越大,親和的效果越直接明顯。舉例而言,即使一位性命雙修功夫不怎樣的同奮,在對  上帝或世尊祈禱時,若能善體帝心、師心之仁,雖然「內聚電荷量」不大,但因「幻化距離」極小,「引合動力」將急遽增大,感應或顯化所及,有剎那的天人合一、物我無礙之感。

        筆者印象中有一次在辦公室裡默讀世尊文獻,越讀越深,不禁大聲朗誦起來,氣勢昂揚,竟致猛然站起,一剎那突覺筆者與清虛妙境之間豁然貫通,四周空氣活活潑潑,彷彿處處生機,實難言喻,隔天世尊上課途中,隨意談起話題,正是我所讀的那篇文獻,世尊天真流露,惟當事人感觸尤深。又想起八十年初我還在成大做論文時,一日深夜突然發現當初實驗設計上的錯誤,可能造成論文的失敗,驚愕傷心之餘,我把實驗桌掃翻,一路哭著回教院,剛踏入大門,頓覺一種無言的貼心安慰環繞我四周,人與人的關懷不可能這樣深入、契合的,我只能笨拙地形容四周空氣真像是活了,吸吸呼呼間貼心的關懷是生命內在的真實感受,我直覺殿主的力量由內而生,把眼淚一擦,重回實驗室繼續奮鬥。

        筆者完全接受心心相印、氣氣交流的說法,我以為心是「幻化距離」的指標,氣是「引合動力」的媒介,人心若能體天心之廣、之深、之大、之不可測,感動的心靈饗宴將是最美好的宗教經驗。

 

意識總值

 

    意識總值在公式中的地位很特別,它並不像其他四項變數影響的是「引合動力」的大小,它決定的是「引合動力」的性質,諸如是正值的「善引」,還是負值的「惡引」。《天人文化新探討》對「意識總值」的解釋如下:「甲、乙和子於意識放射時,所產生善、惡念力的電力總值。如甲、乙和子分別放射出善念意識,其電力值各為正值,兩正值電力相引,其意識總值為正。如甲、乙和子分別放射出惡念意識,其電力值各為負值,兩負值電力相引,其意識總值為負。如甲和子放射善念意識(正值電力),乙和子所放射的意識已轉為惡念意識(負值電力),此時二者間若已達一定差距失去熱準,則會因正負值電力相斥,迫使甲、乙和子不再發生原先的意識相感,亦即甲、乙和子不結緣。」(註五)

        舉例來說,一個同奮原本與世尊持著良好的親和關係,是屬於兩正值電力相引的「善引」(「引合動力」是正值),該位同奮遂在這種親和中不斷提升修持熱準。未料一次人事上的打擊,使得他心生怨懟、憤恨,慢慢走上偏狹之路,於是與世尊的「善引」關係中斷,該位同奮不但沒有警覺,反而一心假世尊之名滿足個人企圖,本心有所偏頗,念力漸轉負值電力而不自知,最後與無形非應元及反應元組織搭上線,兩負質電力相引,成為「惡引」(「引合動力」是負值)。

        有人問難道該位同奮分別不出來嗎?我們要知道,親和之所見、所聞、所感是千變萬化的,端視親力與和力之所執而定,如果親力執著在世尊的形貌、音容,和力自然應親力之求而顯現,換句話說,魔不會笨到以魔之相來獲取人們的心,當然是披著佛的架裟來說法的,「惡引」關係中同奮的所見、所感、所聞一樣是世尊形貌、音容,原因是入迷已深不容易醒悟,除非該同奮有大智慧、大功德,能把握住偶而清醒的剎那,毅然斬斷內心意念,斷絕「惡引」關係,否則日益沈淪於感應當中,終至不能自拔。

        正因為「善引」、「惡引」都能有感應與顯化,所以絕不能以是否有感應或顯化來判斷正與邪,好與壞,或修持的高與低,猶如黑道大哥與警察都有槍,絕不能以為有槍的就是警察。須知神媒施行感應或顯化,是要遵循親和力的自然法則,猶如警察須有用槍時機的規定一樣,不能恣意而為;而魔則洞悉人性弱點,善以感應、顯化吸引信徒,猶如大哥用槍全憑利益、情緒一般。

    這個道理說來不難,但做來卻不易,去年宋七力事件中,法庭當場要驗證他的法力是真是假,請問法力是真就代表他無罪嗎?法力是假就代表有罪嗎?這是對宗教的無知,難怪當時報紙曾刊載宋七力的信眾們說,證嚴與星雲法師的修持比不上宋七力,因為他們沒有法力!流風所及,也無怪乎同奮會因「抱得熱熱的」、「當場氣灌下來」、「世尊有加持耶」,趨之若騖,全然不知經義的問題,嚴重誤解天人親和的崇高意義。

 

次元天界差

 

        《天人文化新探討》的解釋如下:「指甲、乙和子所處的次元空間數之差。如甲和子處六次元空間,乙和子處三次元空間,二者間的次元空間差即為三。如甲、乙和子共處於同一次元空間時,其次元天界差均以一為單位。」(註六)

        由公式看來,當「次元天界差」越大時,「引合動力」越大。若一方以三次元的人間同奮為例,可知當祈禱的對象天界越高的話,親和形成的力量必然更大,這個觀點又再一次詮釋了皇誥之所以能扭轉乾坤,化解浩劫於無形的原因,「通天至寶」之名其來有自。

        另一方面,名列本教獨有的宇宙法寶之一的聖訓,世尊再三強調都是先天大老傳侍下來的,遠非一般鸞堂能比,更不是一些不知「通」到哪裡去的通靈人士能比。依無形宇宙組織記載,一般正信的鸞堂受轄於南天普度府的鸞務院,而本教天人交通由光殿熱線直通金闕,而由清虛宮管理行政事宜,一個是近於人間三次元的南天,一個是幾近無量次元的無極理天,層次差距不可謂不大,因此侍文的品質就見高下。

        猶如維生首席回憶當年黃維道在西安玩扶乩引來幽魂親和,談到明天法場要槍斃幾人講的頭頭是道,因為他的層次就在那裡,但要問到抗戰局勢、國家前途,這個幽魂也就瞪目張舌,然後鬼扯一通了。又比如沒有人會以為隨便找個美國人,就指望他跟你大談太空梭的製造原理一樣,因為美國多的是教育水準低的老百姓,甚至連算術都不行,想問太空梭的技術到美國是沒錯,但也要看問的是什麼層次的美國人。

        一般鸞堂發行善書的確有教化群迷的貢獻,但是論到開拓新知,創造新的學術領域,啟發科學、哲學之思惟,這是不可能的,許地山教授已分析的很清楚。至於社會上常見替人解財、解色、解病的通靈人士,最好少碰為妙,因為通地曹、通小鬼、通精靈的居多,只有這些性靈和子才對人間糾葛不清的事情特別好奇,特別清楚,真正的先天大老不屑於此道,祂們指導人類自拔於罪孽之域的方法,都是教導人如何向自己奮鬥、向天奮鬥。

        筆者即使不以宗教立場來談,純以學術立場觀察,本教天人交通接下的這本《天人文化新探討》的確有許多學術上的創見,我長期研究以來,非常相信當人類科學越進步,越能發掘此書超越時代的尖端思想,時間必能證明這一點。

 

轉化效率

 

        「轉化效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由於不同次元空間(天界)的熱準不同,因此當「引合動力」貫穿其間時,會有一部份能量的損失,引起訊息或動力型態不同程度上的失真,此種因空間差異導致的誤差,與「轉化效率」成反比,也就是說誤差越大,意味著「轉化效率」越低,誤差越小,則「轉化效率」越好。

        事實上,不只「引合動力」有「轉化效率」的問題,凡是來往天上人間的性靈和子、或傳遞訊息的氣粒子、或各種型式的念力電射,都逃不出「轉化效率」的宰制,這是自然法則的規律。人間科學界在不同的物質介面,也發現了類似的自然法則,比如電磁波穿過不同介質時,其頻率不變,但是波長及波速會受介質影響而改變,因此訊息的傳播不可能百分之百正確,必然有一定的失真率。

        由公式觀之,當「轉化效率」的百分比越高時,「引合動力」越能保持天上欲傳的原貌。如果進一步問:到底在高次元空間的失真大,還是在低次元空間的失真大,由於資料不足,筆者無從論斷起,但是對於天人交通實務上發生的一些問題,筆者倒有一些看法。

        我們發現每當天上有些重大的訊息時,人間各宗教或某些人也會有不同程度的了解。有些彼此差異雖大,總還能找到共通點,有些則完全不同。姑且先排除「接通非應元或反應元組織」、「識神作用」這兩類因素(當然這是最常見的原因),筆者認為「轉化效率」也是主因之一。因為世尊曾說宗教的一切都是念力作用,意指精神世界的主體是念力,金闕的訊息透過念力散佈在大空之中,表面上看好像人人可知,問題是金闕的訊息念波熱準極高,沒有相應的熱準也是無法接收,這種自然法則的限制使得只有修持到那個境界的神媒才能知曉真正天機。

        就好比人類週遭充滿了各種無線電波,有各頻道的電台、電視,有各種大哥大的訊息,有無線電機的呼叫…等等,但是我們一點也感受不到,不覺它們是存在的,這是因為我們沒有天生的接收器,沒有對準頻率的關係。但是人類發明了各種儀器後,一樣能在虛空中抓訊息,端視接收器的頻率範圍而定,衛星電視就能看到比一般電視多一些的節目(不考慮有線電視),這也是自然法則的運用。其實世尊早就說過,天人交通所依循的自然法則與現代科學的法則是一樣的。

        如果金闕的訊息念波永保在同樣的熱準,我們就不用討論下去了,但是筆者相信它會進入較低的層層次元空間中,然後因各層「轉化效率」的影響,而不斷變化它的原貌,最後被各層天界相應熱準的性靈和子接收,不過訊息已經模糊或有不同程度的失真了。就好像人間的政府當局一有動靜,總會衍生許多小道消息、內幕消息,如同維生首席說的「水果是越帶越少,話是越帶越多」一樣。

 
 
 

 

 

 

 

 

 

 

 

 

 

 


 

        如上圖的A,代表訊息的自然散布、轉化,因此其他次元的性靈和子與三次元世間的人類,或多或少也會因剎那之接觸而獲得一些訊息,但若要說真正明白天機造化的,恐怕言過其實,失真、渲染、誤解的居多,再加上非應元與反應元的作弄,以及人間識神的主觀作祟,我們可以理解,現階段全世界各地的「通靈大師」何以越來越多了!本教天人交通由於透過光殿直通無極理天(金闕、清虛宮),是熱線傳真,如圖B。好像當初美、蘇冷戰時期,雙方為怕訊息傳遞的誤差釀致大禍,因此設一熱線電話,由美、蘇總統直接溝通一般,當時核戰毀滅危機一觸即發,所以在危疑震撼之際,本教奉命重來地球,扭轉浩劫,遂有直通金闕的管道,原因無他,要之皆為天命使然。

        當然,熱線傳真不表示沒有誤差,尤其侍生轉化訊息的影響也不可忽略,但整體說來,失真已減到最小。更重要的是,熱線傳真代表真正的一手消息,也是最直接、合法的消息,好比政府發言人一樣,充分代表政府的公開立場。所以同奮們不要惑於一般的靈通消息,汲汲於各種渲染的天外訊息,多把精力放在昊天心法以及聖訓的參悟上,尤其是巡天節聖訓,真正天機盡在其中,只歎有多少人用心去體會呢!

 

 

 

        本公式的內涵不只如筆者所言而已,尚待同奮來體會、研究、實踐之處甚多,另外「引合動力」如何形成同奮內在的感應,或外在的顯化,筆者也未詳論,容日後撰文再談。筆者深感三期末劫進入平劫階段至今,也已經快七年了,春劫的氣息隱約可聞,各種奇言怪論、神乩靈能勢將傾巢而出,妖將亂塵,神魔混淆,本教肩負時代使命,必然首當其衝,同奮們如何不惑於耳目,不迷於歧途,對於天人親和的理解是否正確,非常重要,筆者不揣淺陋,以初探之名,廣邀各方對天人親和有研究的同奮,借會訊專欄交流一番,請不吝賜教。

 

 

 

註一:廿字真經:「經者徑也。人生之必徑也。道者導也。人生之導師也。」

註二:教義第五章第二節頁70。

註三:教綱附件七頁142。

註四:本公式節錄自《天人文化新探討》第三章第五節頁27。

註五:同上。

註六:同上,頁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