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枯木竟逢春—「靜參訣」一得

枯木竟逢春—–「靜參訣」一得

吳光呼

記得天人修道學院二年級時,本師世尊召見我等同學六人,就坐後,劈頭即問:「你們對『靜參訣』有什麼心得,說來聽聽!」一時眾皆沈默,本師世尊久不聞回應,臉色一沉:「你們修什麼道!」個人聞聲心中一凜,更是噤若寒蟬,當時只覺得師尊好嚴厲,但如今想重溫此情此景,鞭策惕勵,已不可得了。

經此一考,打坐時就特別加強「靜參訣」的參悟,默誦由一遍增為三遍,然而實修實證是講功夫,時間不到,火侯不足,想悟透,無異緣木求魚,異想天開。

日復一日,一年後,對「形兮枯木」,有了一點體證,在靜坐中,確實自覺像塊枯木。又二年,枯木依然是枯木,但是,可以感覺兩腿有如縱錯盤踞的老樹根,如如不動,穩坐似鐘,坐墊也由高調低才能配合。四年後,修道學院結業的今天,「形兮枯木」的這截老古董,竟然能坐出「生機流露」,「枯木逢春」而「生意盎然」。

然而何謂「生機流露」?如何又是「生意盎然」呢?實無法明言,況且也空無具相可以細說分明,只能略述心靈上的些微變化。當再讀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兩句,心中有一份以前所沒有的感動,寂靜中,忽然想起「拈花微笑」—釋佛祖與弟子迦葉尊者之間以花印心之典故,心中比以往多一分明白,而「無一物中無盡藏,有花有月有樓台」再次出現眼前時,心裡則有些許相應,而墾植勞動之際,「眾生皆具佛性」這句佛祖名言不知不覺由自己口中吐露時,卻一反常態的打從內心深處昇起一股欲哭還笑的法喜充滿!

「本教以生生不息,體天心之仁,親親仁民,仁民愛物為中心思想。」再重讀教綱》第一章第二條—教旨,並記錄這段原文時,竟然悲心熾盛的擲筆哭倒在師尊聖像前,在這天人交感,靈覺悸動的當下,本師世尊救世救人,犧牲奉獻,不計毀譽得失的大慈大愛的精神,深深印入靈魂深處,追思、感恩、孺慕之情決堤而出,聲聲悲切,清清明明的許下諾言:師尊!弟子一定不會讓您老人家失望,一定會帶著滿意的奮鬥成績,無愧地回到您的身傍,長侍左右……。

是的,「體天心之仁」的道之體已深植我心,而今而後,站在一己之工作崗位上,當時時不忘效法本師世尊的精神,力求實踐「親親仁民,仁民愛物」的道之用,惟有體用合一,庶幾,個人內在的「一點靈犀」才能圓融無礙地「高達太空」,而生生不息的遨遊宇宙大空之中。

舜何人也!禹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願與同奮們共勉之!

 

餘響:(因秘書處之邀,作者就「教旨」作了以下的回應。)

人道即天道,天道不離人道,人生守則是人道,但力行實踐至極致,即是天道矣!

修道學院六年,每年只能有三天年假,表面上看似乎沒有盡到人道,而專修天道,個人也一直如此認為。但從誦誥、反省懺悔、靜參等五門功課的學習鍛煉下,豁然發現天道,人道是一體兩面,盡人道即修天道,修天道也在盡人道,以誦皇誥為例,如能誦到無心、無念,道心流露時,對親情的思念、感恩,自然而然充塞心中……。所差者,乃是缺了晨昏定省,但是透過個人的奮鬥,能為父母家人奮鬥出一個未來的「勝境」不也是盡人道乎!

(作者:現任職於極院內職本部道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