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皇誥—從各教派的磕頭功談起

試論皇誥—從各教派的磕頭功談起

 

李光光

ㄧ、前言

任何一種宗教都包含信念(教義)和禮儀兩大部分,信徒通過外在的身體動作(跪拜等)和語言形式(祈禱、誦經)來表達其內在的宗教信念和宗教體驗,可以說宗教禮儀是教徒的宗教意識在行為上的表現;作為宗教,內心信仰和外在的禮儀密切結合,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透過兩者的結合,最後達到天人親和的目的。

天帝教奉宇宙主宰  上帝為教主,以救渡三期末劫為己任,同奮長期誦誥祈求天帝悲憫蒼生,化延毀滅浩劫。各宗教都有透過祈禱而與神交通,進而合一的神祕經驗。本文介紹各教“崇拜性祈禱”,希望透過了解,欣賞而體會各教一些修煉的特點與經驗,經過比較與反省,可以看見自己的不足、缺乏或優點,從而吸收豐富我們的天人合一觀。

二、藏傳佛教的磕大頭

兩岸開放旅遊後,電視上出現過許多介紹西藏風光的影片,對於藏胞趴在地上磕頭的景象,留下深刻印象。
    《西藏萬里行》中有一段描述磕頭的記載:

拉薩市中心的大昭寺,香火興旺。上萬盞酥油燈將佛殿映照成一個神祕的世界,佛鐘鐺鐺,香煙裊裊,寺內從清晨到晚上擠滿了頂禮膜拜的香客,晚上八點寺門關後,依然有許多人在門前磕頭。一千多年來,寺門前的石板地,被磕頭者的雙手磨出了一道道光滑的石槽。在環繞寺廟的八角街上,早晨、中午和傍晚,信徒們集結成人潮,轉經者一邊手搖經輪,一邊口中唸佛,首尾相接地繞行,就像一個大法輪套著大昭寺旋轉,很是壯觀。
    一天傍晚,我們看到了八個來自昌都的喇嘛,光著上身,身背佛龕,在圍繞大昭寺磕長頭,長頭也叫等身頭,就是先雙手合十,高舉過頭,雙膝跪地,然後手擦地向前伸,全身都趴倒在地,甚至連前額也磕到地面,真所謂〝五體投地〞,就這樣以身體量地皮,因此叫做〝等身頭〞人的身材不過一尺有餘,這樣趴著地皮,繞一圈大昭寺該花多少時間!

以上的記載只描述了千萬藏族磕長頭的一個側面,磕長頭的方法是沒有限制的,隨時隨地人人可做,大多數藏人喜歡在自己的住所磕頭,一方面可以自由安排時間,二來比較安靜,可以全部身心投入。多數藏人磕長頭,是出於宗教信仰,特別是那些體弱多病的人,採取磕長頭的途徑來祛病強身,在長期實踐中,體驗到磕長頭能醫治慢性胃病的奧祕。1

1997年中華宗哲社在鐳力阿舉辦〝海峽兩岸宗教學術研討會〞,對佛道氣功有研究的大陸學者陳兵,他觀察了天帝教誦唸皇誥後,告訴筆者〝皇誥〞與藏傳佛教無上瑜伽部的〝磕大頭〞,有異曲同工之妙,並蒙贈近作《佛教氣功百問》,在這本書裡面記載如下:

密宗諸部瑜伽修煉,雖以靜坐為主,但無上瑜伽部法中,不乏動功一類,該部瑜伽修煉氣脈明點時,非常重視練身,作為強健身體,打通脈結,排濁化精的必要輔助手段,其練身法,有大禮拜(磕大頭)、金剛立、拳法等。2

藏密中的〝磕大頭〞禮拜,要比普通的磕長頭嚴格和複雜,要先觀想金剛上師及諸佛在面前,雙手合十置頭頂,以表示成就無上覺悟,雙手合十表示〝合十地五道〞為一。觀想金剛上師諸佛額際放(唵)字白光,射入修煉者額際。再將手印置喉際,觀想放(阿)字紅光,射入修煉者喉際。再將手印置心際,觀想放(吽)字藍光,射入修煉者心際,然後俯身分開雙手,以手著地,雙手平伸,向前推出,表示推開六道,直趨菩提境界,五體以著地為準,又再合掌於頂,然後起身立正,如此循環進行節奏性的動作。

禮拜有克服怠慢的作用,觀想有利氣功修煉,依法修行全身血脈暢通,禮贊過程中,使人心境平靜,迅速進入虛靜狀態。藏密認為,人的兩手掌,兩膝間貫通全身督脈,每天禮拜時,兩手掌和兩膝蓋用力著地,使督脈鬆動,這樣會使全身血脈流通,對於所有由氣、膽、痰所引起的疾病,有非常好的防治作用,並且預防中風。一般人在臨終時會非常痛苦 ,據說修煉過磕十萬長頭,臨終不會痛苦,且死後身軟如棉,事實上大禮拜法也是一種表示修煉者的虔誠和虛心,防止貢高我慢的功法,故被認為是一種克己、苦身、柔體的法門。

陳兵曾對筆者說,他過去身體不好,就是磕大頭十萬遍磕好的,修密宗的得道高人告訴他:〝解放前磕十萬個頭可以消除業障,解放後的人業障深,則要四十萬個大磕頭〞。這句話使我想起師尊要求初學靜坐的同奮誦皇誥四十萬聲,與這位密宗高人所云之數不謀而合,我們埋怨規定之數太多,真苦,殊不知這個數目是有涵意的,唸不唸在你自己是否想要得到解脫。

三、耶穌祈禱

天主教希臘教會東方隱修士,有一種名為〝耶穌祈禱〞的方法,很像我們的〝華山式誦誥〞,「這種祈禱是按呼吸的節拍,在一呼一吸之間,發出一句禱詞,連續不斷地重複一句含義很深的禱詞,如:耶穌基督、天主子請您垂憐我。這句禱詞循著呼吸,由思想轉入內心,再通達全身」3,節奏式的呼吸有助入靜,看來西方雖沒有氣功,但已從長期實踐中摸索出類似的功法。

另外基督宗教的靈修中,有一種類似以意導引的方法,叫〝一口氣的祈禱〞就是一個短的、簡單的、誠懇的禱告,在一口氣中說出來。聖依納爵《神操》就用了這個方法,「每一呼吸間,口誦一句天主經或其他一句經文,而同時伴以心禱。」4十九世紀有一位農民這樣禱告,直至這禱文從他的思想進入心中,最後遍佈他整個身體,那麼深入他裡面,以致時常都與祂同在。5這就是把氣、靈與靈修結合在一起,使得  上帝的氣在我們身上,「我們以敬拜和禱告、歌唱和崇敬,以溫柔的容受力去接納上帝的吹氣。」6

在不斷的誦唸中,我們可以與上帝印心,所以耶穌對祂的門徒說:「你們要常在我裡面,我也常在你們裡面。」《約翰福音》(十五章四節)正如十七世紀一位荷蘭神父布雷克所體驗的:……我的思想被吸引向上到那麼一個地步,以致用我的靈眼看見上帝,我感到與祂合而為一,我覺得在上帝的本體裡,同時充滿喜樂、平安和甜蜜到不能言喻的地步,在靈裡面,我全然在天上有兩三天7這位神父與上帝親和而感應道交達三天之久,真不可思議。

基督徒在敬拜靈修中注重全人的投入,即拍手、舉手、甚至手足舞蹈,三司五官的參與。目的不只是讓全人鬆懈、歡樂、配合敬拜,更是讓人突破一切阻限,進入人心深處,以靈敬拜,以靈與上帝接觸,讓靈引導我們的敬拜、生活。所以真正的敬拜乃是靈(氣)的運動。8常誦誥的同奮在誦誥時都有靈氣佈滿身體的經驗,此與基督徒聖靈充滿的感覺是很相似的。

基督教認為罪性在人身體中,身體必須受到嚴格的節制和操練,才能克制裡面的罪行,使人更安定自由,《聖經》說:「在肉身受過苦的,就已經與罪斷絕了。」(彼前四章一節)。誦誥也是很辛苦的,每每一場法會下來汗流浹背,可見我們說誦誥可以消業障其道理與基督教相通。

四、道家功法

王德槐在《中國仙道之究竟》中,提到修煉過程中,會出現高低起伏,類似週期情形。他說:「昔覽西派第四代祖師海印山人復志真君函中有:『在興教觀見一呂祖像,容貌甚偉,購而祠之。昕夕禮拜,以求加被,迄今三年。現每日三時,每時禮拜八十一拜。明歲每日擬增至三百拜,日後或有因緣相值,則僕二十五年來之夙願遂矣!』一段話。心裡總覺得有些奇怪,呂祖為西派創派師祖,禮敬祖師事所當然。但每日增拜至三百拜,或疑有違常態。而且自云:『法財已具,侶地未得。然並不生問題。』那麼還有什麼難處,要這樣殷勤祈求祖師。後經返復瀏覽全書,發覺他書此函時,尚未達出陽神境界。依照作者經驗,在陽神出竅以前,確然須先打破天門,不然神不得出。而海印子在批評性命圭旨時,卻認此為第十二大錯。可見他實未曾經歷此境,而出陽神是少陽派功夫最後大成的要務。而這一段功夫依理應在真空煉形之先發生。但海印前輩在經歷真空煉形之後,久久不得出神,那就難怪他有求助祖師,每日禮拜三百拜之舉了。」9

磕頭功有助打破天門,趙避塵在《性命法訣》中說柳華陽未得性命雙修真訣之前,每夕二鼓,五體投地,誓盟虔叩。另外道教修士有所謂〝拜玉塔〞的功法,「拜光者懸掛上帝繪像圖,對諷天皇聖號……誦揚且禮拜,必三年願滿,始終無怠無荒愒……。」這種功法就近似皇誥,不知是否有迴向文為蒼生祈禱,還是專為修煉陽神。10

 

五、穆斯林的禮拜

伊斯蘭教有五項基本實踐的功課,念、禮、齋、課、朝,是穆斯林必須履行的宗教義務。劉智在《天方典禮》稱:「五功者,修道之方,盡合人天之法程也。一曰念真功,二曰禮真功,三曰齋戒功,四曰捐課功,五曰朝覲功。五者則主命,而聖人作則以示眾人也」

禮真又稱禮拜,是教徒向安拉表示感恩、讚美、懇求和稟告的一種宗教儀式,藉以祈福免災,保持心靈純淨,禮拜有幾種:

    1、每日〝五時拜〞,各有一定的拜數,最多達十拜。
    2、每星期五午後的集體禮拜〝主麻拜〞。
    3、〝會禮〞每年開齋節和宰牲節兩大節日在當地清真寺進行的集體禮拜。

伊斯蘭教的聖人說:「禮拜乃滌罪之泉,行教之柱,近主之階也」。對於穆斯林而言,無正當理由而未行禮拜,是一種罪行與羞愧。

禮拜時身體、衣服、場所必須潔淨,心中要有明確的禮拜意向。禮則有六:

    1、抬手,雙手舉至耳際,口誦〝安拉至大〞。
    2、端立,右手掌撫左手腕,口誦《古蘭經》首章。
    3、鞠躬,屈身90度,兩手按膝。
    4、直立,抬雙手至耳際(婦女至肩),口誦〝安拉至大〞等經文。
    5、叩頭,身體俯下,兩腳腳趾、兩膝、兩肘、兩手掌及前額觸地。
    6、跪坐。

完成一次端立、鞠躬、兩次叩頭為一拜,兩拜一坐為一單元。誦唸之聲音大小,因各派不同而異。

伊斯蘭教有許多教派與門宦,修持方法與禮儀有所不同。略述幾個與本文主題有關的門派如下:

1、〝大拱北門宦〞除遵行《古蘭經》和聖訓外,須靜修參悟。靜修功課為坐靜、念誦齊克爾和修道歌訣。誦唸時須調整呼吸節奏。
    2、拉赫曼教團(阿拉伯文  Rahmaniyyah)規定信徒在白天和夜晚要重覆贊唸〝阿      拉是唯一真主〞12,000至70,000遍,星期二下午至星期五下午,至少要向教沙玆里祈禱80次。
    3、中國四大門宦之一的虎非耶,因主張低聲唸贊詞,是〝低唸派〞,在唸誦時,把〝安拉呼〞分成三個音節,在自身上選定與之相應的三個穴位運氣施力。又稱〝閉氣齊克爾〞即暫停呼吸,連續不斷地誦唸,直至必須換氣為止。

〝齊克爾〞有紀念、贊頌之意,可以單獨舉行,也可以集體舉行,被認為達到蘇非們所求的那種狂喜醉迷狀態的一種重要手段,只有達到這種狀態,得以實現人主之間交通與合一。蘇非派的主要贊詞〝萬物非主,唯有真言〞!該贊詞的前半部為否定詞,後半部為肯定詞,否定詞實應將氣吐出,肯定詞時納入,聲調應有節奏。贊唸者可跪坐、盤坐、站立或搭肩圍坐,頭和身體輕微搖動,口中發出〝真主〞或〝喔,真主!〞等贊聲。11蘇非各教團規定贊唸的次數多寡不一,少者數十次、數百次,多時達數千次、萬次,如卡迪禮教團規定應唸七萬次。12蘇哈拉瓦迪教團則為十萬次。最後促使入神狀態的出現。通過靈魂的自我淨化,從而達到與主合一,最後人在真主的本體中消失、寂滅(指擺脫煩惱、欲念、無我)最終是從無我而進入真主的意志,與真主一起永存。13

這一個過程很像是煉神還虛到煉虛合道,也就是師尊所說得〝以宇宙為家,與上帝共始終。〞

 

六、民間宗教的磕頭功

黃天道認為「日月光為諸佛之根,離開它修煉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有爐而無葯。……需投聖接引太陽光中才得長生……。」太陽月亮在黃天道而言是非常崇拜的,每天要進行三次參拜。黃天道對太陽的崇拜,直接影響到八卦教。八卦教也崇拜太陽,每天三次磕頭禮敬,與黃天道如出一轍。八卦教的一支離卦教義和門,「每天在家三次,朝太陽磕頭誦唸無字真經歌訣,練習打坐運氣功夫。」從清乾嘉時代留下的大量史料中,也記載了八卦教各支派的祈禱儀式,教徒們不僅默祈天地,而且每天早、午、晚朝太陽磕頭三次,每次先朝太陽吸三口氣,把唾沫咽下……,默念咒語,這些儀式構成教徒的信仰。

清道光年間有如下記錄:……教以每日早晚三時,朝太陽磕頭吸氣,口唸真空家鄉,無生父母…等咒語,並令學習拳棒……教中有用陰陽針,為人治病祛邪,乘機誘人入教者。」14,陰陽針可能從太陽太陰而來,類似無形金針,天帝教修煉法技,亦有朝太陽月亮鍛煉之現象。

在理教是清初羊來如創立,創教是為了潛隱勸人戒煙(鴉片)酒,後來傳至尹來鳳,於乾隆三十年在天津成立在理教。在理教是八卦教之一支。信徒在入教後必須學會唯一儀節,是一種叫〝下參〞的特殊叩頭方式,即先立於壇前,略低頭,雙頭並齊,垂手(手貼兩腿)眼觀鼻準,靜默片刻,然後雙足不動迅速曲膝下伏,復原、起立、靜默(靜默時要唸一些經文,有如迴向文)、抬頭、參畢。這種下參的名稱叫〝斛斗報母參〞。是《理教答問憶錄》中對這種下參姿勢有如下解釋:

斛斗報母參微奧玄妙,可謂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其味無窮皆妙理也。以表面觀之,求佛慈悲,念母大恩,而求福祈壽;其實包括一部正心修身、抽坎填離,壯筋益氣,善運呼吸之大道也。…朝夕遵訓下參,初則一次十二參,參畢神水滿口,如法分嚥,如法運用,施運後,但覺遍體汗潤,筋骨靈活,百髓蒞澤,…自一功十二參益二十四參、三十六參、四十八參至五十三參,可謂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行之半年,身體健全,非斛斗報母參之奇功妙術乎?在理行斛斗報母參,求福得福,求壽得壽,求命得命,求聖成真,為身體健康而行之,勝似〝八段錦〞功多多。

從以上的記載,可見斛斗報母參非僅是一種禮拜的儀式,還是有氣功和體育鍛煉。有一位天津著名的在理教當家李琴庵,是一位老中醫及書法家,因腿跛行動不便,不能做一般運動,只靠每日三次行斛斗報母參,每次完了都是一身汗,自稱能維持健康很少生病端賴此功。15

天地門教創始人董計陞(1619-1690)創立於清初魯西北,清中葉以後,迅速傳遍華北諸省,並遠播東北、內蒙古、華中等地,是清代華北地區最大民間宗教之一。天地門的教義思想最崇拜天地,認為天地之恩無窮無盡,沒有天地人類就無法生存,信徒家中常年供奉〝天地君親師〞牌位。是個遵循白蓮教信仰而建立起來的教門,以無生老母為最高崇拜,〝坐功運氣〞是教徒的功課之一。

天地門規定教徒每日要燒香磕頭,名叫〝功夫〞,或稱〝四合功〞、〝長遠功〞。只有這樣,才能了三災(水、兵、火)除五魔(狐狸、黃鼬、刺蝟、長蟲、老鼠),〝幸赴龍華三會〞,否則就會死掉,墮入輪迴。

所謂功夫,即包括天地功360個頭、老師傅功660個頭(其中董計陞360個頭、董王氏300個頭)、八大聖師功810個頭、三代宗親功1,800個頭,農忙時可分別減為33、60、81、180個頭。磕頭一般在室內中堂供奉〝天地君親師〞或〝天地吾師〞牌位,上香後跪直雙手合十,點頭為磕,但虔誠的教徒要在地上磕。

曾有人目睹了他們燒香磕頭的情景。只見教徒點燃香柱後,便跪在地上,按照天地功360個頭、老師傅功660個頭、八大聖師功810個頭、三代宗親功1,800個頭的順序磕下去,總共磕了3,630個頭,以一秒鐘一個頭計算,一個小時才全部磕完。當時正值隆冬,且屋內沒有取暖設備,一場功夫下來,他們都已是大汗淋漓,滿面紅光,渾身充滿了活力,毫無疲倦之態。問他們感覺如何?均回答舒服極了。該教徒正是通過這種宗教活動,既使自己的心靈與天地溝通,又使自己的身體得到了鍛煉,收到精神昇華與強身健體的功效。

天地門教內有一個規矩,即有病不吃藥,燒香上供,唸經派功求〝天地君親師〞保佑,特別是求老師傅保佑。對於那些久病不瘉,尤其是涉及精神或心理方面的病人,更相信唸經派功的治療功效。

老師傅在替人看病前,首先問病人做了什麼錯事沒有?告訴病人,只要燒香服理,知錯改過,過後無錯;只要信受教理教規,就會災消病退。然後上供燒香,誦唸《根本經》或《心經》等經卷,求老師傅保佑。最後是派工夫,〝平安工夫〞,要磕3,300、6,000、8,100或33、60、81個頭。假若有大災大難如家裡死人,為免難殃及兒孫,這家便請天地門教派工夫,稱為360炷香功。這個功夫極大,每炷香要磕1,200個頭,360炷香要磕432,000個頭。16這種唸經派功其實就是一種精神療法,經過懺悔、紓解了內心的壓力,再透過叩頭禮拜活動筋骨,身體大概已經好了一半。

皈一道的創教年代約為清光緒年(1875),係由清初之先天道傳衍而成,始祖為趙萬秩,1927年12月北京政府內務部核准張承化等人呈請,皈一道在北京作為宗教團體立案。基本教義大致與一貫道相同,然因儀節方面較一貫道為嚴格,故一部份教義也隨之而異。皈一道提倡儒釋道三教歸一,無生老母為最高崇拜。道徒每日分四次對太陽、太陰、北斗、南斗、叩拜磕頭,總計要磕四千個響頭,算是外功,至於內功有練氣、調息、守祖竅、採取等功夫,皈一道的禮拜太陽,要誦神咒,一遍一吸,借光取氣,咒語共十二句,一句一叩,唸三遍畢再叩三十六。該教有《先天道祖解頓首拜太陽》之說,對叩法述之甚詳:

……對太陽手舉拱一心志誠,心不雜氣不亂渾身安寧。先叩齒叩三叩嚥津一遍,有咳痰吐淨了莫嚥胸中。叩九叩嚥三嚥咽喉潤澤,再默唸太陽咒切莫出聲。唸一遍念完了雙膝齊跪,雙手落齊著地左右勻停,學頓首有髮處方可著地,響一響挪一挪著地莫重。一連串十二叩聲聲要響……每三次共用了三十六遍,磕響頭除病氣免去頭疼,雙手落雙手起兩膀用力,磕完了晃雙膀哼哈皆通,雙膝齊跪一齊落一齊站起,叩完了搖雙腿也去腿疼,此功夫能鍊丹越用越好,不鍊丹用長了筋骨輕鬆。……17

皈一道道徒有刻苦耐勞,不慕榮利的精神,皈戒雖嚴卻能忍受,以每天四千個響頭而言,是叩頭時頭頂著地,並用力磕,使作出隆隆聲,且所著的地,還限於土地或磚地。所以每個道徒都帶有一個特殊的記號,就是前額上方有一個堅硬的隆起部份,甚至隆起部份的四周不長頭髮;如果沒有的,一定不是忠實信徒。(按筆者近年來前額頭髮漸疏,可能是皇誥之功。)天帝教的皇誥始於師母智忠夫人,她最初的宗教觀來自民間宗教,從黃天教、在理教、天地門、皈一道的叩頭功看來皇誥源於民間宗教是不容置疑的。

 

七、結論

祈禱無法從書本中學習,從經驗中歸納皇誥的特點如下:

1、不刻意憋氣觀想,在叩首時剛好吐氣,抬起時吸氣,唱誦過程中自然形成腹式呼吸,這種有規律的吐納,事實上就是一種氣功,在不知不覺中鍛鍊了自己。

2、皇誥從站立到跪下叩拜,全身參與禮敬上帝,吟唱時震盪了丹田,而跪拜時又帶動內臟的運動,強化了肺、肝、腎、心臟、胃腸功能。

3、不斷的叩頭可以鍛鍊頭骨與膝蓋,這兩部份隨著年齡而退化,叩首時前額接觸地面,額內松果體部位是刺激性腺發育的器官,隨人體性器官的逐漸發育成熟,松果體開始萎縮,不再有功能,而透過叩首,使松果體重新工作,促使性腺分泌,作為煉精化氣的基礎,也使人恢復青春。

4、脊椎是人體重要的部位,它向大腦供血輸送養分,內有大量神經,大腦透過中樞神經系統傳達指令,跪拜使不易活動到的脊椎,得以鍛鍊的機會。

5、週天的不暢通帶來疾病和衰老,督脈從尾閭骨發動,有三個關卡最難突破,即尾閭、夾脊、玉枕三關,不斷的叩拜有利於後三關的通過。

6、誦念皇誥可以直接與上帝交通,而不需透過他人轉達,這種與上帝交通的方法,也是我們與上帝親和的一個過程。

7、華山式集體誦誥,在固定時間,各地教徒同聲一氣地向上帝說話,這種集合眾人意志轉化為力量,有如放大鏡在陽光下聚焦成熱,確能驚天動鬼神,當跪在人群中為天下蒼生祈禱時,產生了彼此相屬的感受,有如同在一個屬靈的大家庭。

8、誦誥與一般祈禱最大的不同是:不為自己打算,不求個人福報。涵靜老人在鼓勵同奮誦誥時,從不誘之以利,說唸誥對個人的好處,而是要大家發心為天下蒼生祈禱,因為我們是眾生之一,眾生得度,個人也得救,由於無我才能虛,天帝教的修持法門即從虛處下手,誦唸皇誥有助煉心。

9、迴向文的祈禱把我們感覺、願望或痛苦,變成上帝的感覺、願望和痛苦,因而個人能得到上帝的愛,祈禱時我們發出慈悲心,一心一意稱上帝的名,把自己完全交付給上帝;上帝具有慈悲本質,當我們發出悲憫之心時,即與帝心相契。事實上當我們在為天下蒼生祈禱,暫時放下自己的焦慮煩惱,關心眾生苦痛時,我們的情緒在上帝的光照下,很自然的得以紓解。

10、當我們自覺渺小,而謙遜恭謹地匐匍於祂腳下,重覆地訴說對祂的愛與依賴時,我們全身的細胞也融入上帝的大愛中,而與上帝印心,這就是「聲聲願願達金闕  吸吸呼呼通帝心」。

個人對於教內唸誥的一些現象有點看法:「誦經即明心見性,經者徑也,誦經為知道「道徑」,誦經愈慢愈真,口誦而心印則過去之罪未來之災自可消化,倘不能虔誠口誦心印,非但不能得功德解脫罪孽,反遭神譴。」18當我們還有自己時(妄想雜念)上帝是聽不清楚我們的聲音。但不用著急,誦誥就是一種煉心的工夫,經過不斷的誦持,妄念會逐漸掃除,身心中的陰濁之氣,也會隨著汗水而消散,同奮往往匆匆趕來教院誦誥,沒注意到心中的千思萬念有多喧囂,我建議同奮來到教院後喝口水,喘口氣,洗把臉後再唸會好些。

有些退休、待業、單身、無家累者、或失意的人,期盼因誦誥而改變命運體質,用很多時間來唸誥,他們在大量的誦誥過程中,身心獲得了安定,精神上有所寄託,我們不能說唸誥數目多就是奮鬥楷模,畢竟每個人奮鬥的目標和條件都不一樣。

家庭事業都得兼顧的同奮,一星期難得幾回抽空來教院誦誥,我們不能說他不奮鬥,天帝教要我們先修人道再修天道,一個把自己立足的家庭棄而不顧,不處理好應盡的職責,而在教院拼命誦誥祈禱的人是不務實際的,我們不能說他是個奮鬥楷模。過去我曾反對表揚誦誥多的開導師即基於此,畢竟在誦誥上花愈多時間定然會減少在其他方面奮鬥的時間。

每年舉辦一兩次奮鬥月,動員全教同奮誦誥,對凝聚道氣救劫有所助益是毋庸置疑的,但如果過度的動員緊急誦誥,會使同奮的精神疲乏,並影響教會的正常運作。我們觀察一個教院的道氣,似乎應視參與誦誥人數的多寡而非誦誥總數,拼命趕數目於是加快唸誥速度或棄皇誥改誦寶誥。為什麼每次宇宙監經大天尊對法會收經都要打折,實在是心慌意亂下熱準太低了,發動更多同奮,心平氣和的虔誠祈誦,所產生的無形力量可能更大,同奮們自己的感受也可能更好些,這都值得大家思考。

(作者:高雄市掌院掌教)

 



1 朵藏加《西藏佛教神祕文化》頁155,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

2 陳兵《佛教氣功百問》頁175­-184,佛光出版社,1996年1月初版3刷。

3 馬蒂尼樞機著,宋之鈞神父譯《祈禱之旅》頁17,上智出版社,1991年9月再版。

4 房志榮譯《聖依納爵神操》頁100。

5 傅士德《禱告真諦》頁155。

6 同前註頁158。

7 傅士德著,周天和譯《禱告真諦》頁210,香港基道書樓。

8 楊信實《道教與基督宗教靈修》頁148,光啟出版社,民國86年1月。

9 王德槐《中國仙道究竟》頁105,民國77年10月初版。

10 道藏輯要《八祖合註金丹心法》卷下第十二〈養嬰〉。

11 以上綜合金宜久《伊斯蘭教辭典》部份內容,上海辭書出版社1997年10月。

          金宜久《伊斯蘭教》頁295-296,宗教文化出版社,1997年10月。

          勉維霖《寧夏伊斯蘭教派概要》頁47、48。

          金宜久《伊斯蘭教的蘇非神祕主義》頁84,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8月。

12 特里明漢《伊斯蘭教的蘇非教團》頁206,牛津1971年。

13金宜久《伊斯蘭教》頁287,〈神祕主義之派別─蘇非派〉,宗教文化出版社,1997年10月。

14馬西沙《中國民間宗教史》頁453、454、472、927、941、1005。

15 斛斗報母功參考《民間宗教》第二輯,李士瑜〈天津在理教調查研究〉頁192,1996年12月。

16 《民間宗教》第二輯,濮文起〈天地門教調查與研究〉頁245。

17 林漢章,《現在華北祕密宗教》李士瑜著於1948年12月14日,頁131─165。

18 《一宗主降諭》天德叢林頁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