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從歷史談紅心與旋和標誌

從歷史談紅心與旋和標誌

 

 

維生首席 講述

秘書處 整理

 


前 言

 

天人研究學會對教綱作完整的研究,從第一條-教源,第二條-教旨,第三條-教義,我們都完整地交換過意見,現在輪到第四條-教旗部分。表面上看來,教旗是一種符號、一種象徵、一種精神標誌、同奮的精神依歸,好像沒什麼可以討論的,其實大大不然,教旗有豐富的研究空間,同時教旗這部分也牽涉到教徽的問題,我想一併討論,提出我的看法給大家參考,尤其是彌補過去教史上被忽略的部分。

 

 

教旗的核心:紅心

 

教旗最重要的部分就是那顆象徵紅心的標誌,它是整個教旗的關鍵所在,其次是顏色問題。首先我想談談紅心標誌的起源,介紹當年這一顆紅心是怎樣來的。

最早宗主以天德教為核心,宗教哲學研究社為外圍發展組織,當時追隨在宗主身邊的同奮,大致區分起來有三類人,第一類是宗主剛剛從湘西深山出來時在湖南渡的一批老同奮,多數是農村農民比較多;第二類是屬於一些保守勢力的,例如軍閥、前清遺老,是宗主建立天德教早期的幹部;第三類是宗主到了南京、上海之後,大批接受過現代化教育的知識份子皈依了天德教,這一類與前兩類同奮不同的地方,一是年輕,像師尊當時不過是三十歲左右,二是接受過現代化教育,比如經過五四洗禮的知識份子,三是儘管對宗教仍存有傳統信仰,但大多數著重在哲學思考的層面。

當時的形勢,是把宗教—天德教退居幕後,哲學—宗教哲學研究社作為宏教第一線,因此師尊在上海成立宗教哲學研究社,可說是天德教在京滬地區建立的第一個外圍組織,這樣的發展之下,有許多的年輕同奮在組織制度方面提出了不少意見與創意。

以我們現在的廿字真言匾為例,字是直排的,上面寫著天地正氣,當時宗主最最原始的廿字匾就是這樣,但在宗教哲學研究社建立起來後,希望有一個專用的mark,於是把直著排列的廿字匾組排成一個圓形,排成圓形之後又想中間要加一個東西,當時有一位孫大成,一位年輕的大學生,他提出兩個想法,一個就是中間把它擺著佛教的“”字,但是產生很大爭議,於是乎就有孫大成的父親孫佩兮孫老先生的創意,畫出現在這個紅心圖形。這個圖形在孫老先生的觀念中,是篆體的“心”字,篆體的“心”字有很多種寫法,這個寫法是最原始的一種;同時這個圖形是孫佩兮孫先生以漢隸的渾厚筆觸加上國畫的柔和線條融合而成,它是赤子之心,也象徵著蓮花,因為孫老先生與他的夫人都是畫工筆畫的,國畫底子非常好,所以也賦予了紅心圖案一種蓮花的型態。(孫大成的外甥女是現在華梵大學校長馬遜,馬遜的媽媽孫淡寧,也就是孫大成的姊姊,筆名“農婦”,他們都深受孫老先生的影響。)

所以紅心圖案是孫老先生留下來的創意,加上環繞四周的二十個字,形成最早宗哲社到後來普及全國的mark。最早二十個字也是孫老先生親自以漢隸筆法寫的,與後來天帝教流傳的廿字匾不一樣,因為當時沒有留下孫老先生的底稿,等到師尊復興天帝教時,找不到孫老先生的原始版本,於是請天德教來台的一位老道長吳垂昆先生,仿效孫老先生的漢隸筆法重新寫一幅,為什麼找吳垂昆呢?因為他的筆法也好,更重要的,是他看過孫老先生用漢隸寫的廿字匾,印象非常深刻,師尊希望至少在精神傳承上能銜接孫老先生的字跡、字形,吳垂昆寫好以後拿給師尊看,師尊連說:「真像孫大哥寫的字!真像孫大哥寫的字!」從這裡可以看到師尊一貫地對天德教、對宗主的忠誠。

為什麼孫老先生會有這樣紅心的設計?

就像師尊常講:「劫由人造,劫由心造」,孫老先生也常引用宗主的兩句話:「人以心為本,心以道為本」,認為人道、天道一定是用心來貫通的。我對這兩句話記得不是很清楚,因此特別去查了一下,宗主在漢口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兩週年的演講,題目是「宗教說」,一共四講,裡面的確多次出現這兩句話。另外宗主還有四句話,更值得注意:「天本無天,以人為天;人本無人,以心為人」,宗主的意思是:「天?本來就沒有天,怎麼會有天呢?因為有了人才有天,沒有人就不會有天的存在;人?本來就沒有人,怎麼會有人呢?因為有了心才有人,沒有了心人就不成其為人」。根據這樣觀念的傳承,才有孫老先生畫出這個紅心。

最原始紅心的形狀與帝教現流傳稍微有些不同,在這心字的下面,不是圓形的,是尖的,看來很細很細,似乎沒有連接,像是一朵蓮花,我們看天德教的紅心就類似這樣,但他們雖維持了蓮花的形狀、蓮花的創意,但失去了原先設計的神韻與那種美,哪種美呢?孫老先生用漢隸的筆法、渾雄勁道寫下來,有他中國傳統文字的美,與意境上的美,而不單單只是蓮花的形式而已,所以師尊要維持的是這種精神上的傳承,而非外型的相似。

今天討論到教旗這一條文,我要把這些史實留存下來,作為將來教史考據上的重要線索,甚至是研究上的依據,沒有今天的討論,恐怕連我都不會回憶到這個紅心的由來與過程又是如何?

最後,我要用《清虛集》來印證剛剛講的,紅心的起源最早來自廿字圖形的聯想。在《清虛集》裡關於廿字真言一共有二十五首詩,因為德、正、忍、孝、真都各兩首,每首詩對二十個字有非常精闢的詮釋,現在我們要把它們作為教內聖詩來處理,例如飾終典禮時可以用該位同奮生前選的兩個字,我們以聖詩方式誦唸給他,助他回歸自然;又如當同奮生日時,也可以用他選的兩個字來吟唱祝福他。我為什麼會談到這裡來呢?因為在這二十五首詩的後面,緊跟著是一首「詠紅心」:一朵紅蓮不染塵,丹丹炯炯是初心,而今要復本來性,刻刻莫忘廿字箴。

「一朵紅蓮不染塵」說明了紅心最早的設計的確與蓮花有關,孫老先生的書畫是那麼好,他一則寫形,以篆體的形象點出「心」,一則寫意,勾勒出「蓮花」不染塵的精神,接著「丹丹炯炯是初心」非常清楚看到,師尊在寫《清虛集》時,就賦予了生生無息的初心,「而今要復本來性,刻刻莫忘廿字箴」這個初心最後仍回到廿字上。所以這份原始文件證明我的記憶沒有錯,紅心的原始精神是蓮花,而由師尊轉型,在教旗中賦予了更開闊雄偉的意義。

教旗用色

接著我想談談教旗用色的問題。

我記得這用色的構想最早來自魏光得樞機,後來師尊考慮光得樞機設計的藍底、白地、紅心,最後換成藍底、黃地、紅心,師尊認為把白圈改成黃圈更具有意義。

我的看法是,藍代表整個宇宙的天,黃代表系星地球的地,紅代表心,也就是剛講的「天本無天,以人為天;人本無人,以心為人」。三個顏色彼此間有關聯性的,象徵著天地人三曹定位與三才定位的觀念,而藍代表宇宙本體,落在黃這樣實體的地球上,建立起以心為中心的生命,達到天地人三位一體的精神。所以師尊不僅僅留下紅心的傳統,維繫紅心的精神,更重要的是師尊確立了以人心為本的基礎,所謂萬法在心,所有宇宙中一切轉化都是因為人心的轉化而形成,我們把握了這一觀念後,再來看教旗的文字就非常清楚了。

我們看教旗條文中師尊寫道:「紅心一點者,赤子之心,象徵天心之仁,生生無息,運行不已」,換句話說,人的赤子之心即代表天心,天心即在人心,這精神與宗主:「天本無天,以人為天;人本無人,以心為人」是一貫承襲下來的,但師尊還有他自己發展出來的重要觀點,那就是:「生生無息,運行不已」,這個觀點也表現在教綱前幾條文,例如教旨:「本教以生生不息,體天心之仁,親親仁民,仁民愛物為中心思想」,再看第三條-教義:「心物一元二用是宇宙的本體,說明宇宙整個生動現象…」,也就是說,師尊除了維持紅心的傳統精神外,還賦予了“生生無息”的新時代意義與哲學意境,使它不僅僅是一個符號的mark而已。

所以教旗用色之涵義可以從教綱條文中窺得,從「天心之仁」的紅,到「生生無息」的黃,到「維持宇宙和諧,光芒普射,朗照全球,普耀寰宇」的藍,整個精神透過顏色表達出來。

教徽:旋和標誌 

最後談教徽。

教徽的形狀頗像佛教的“卍”字,它的來源又是怎樣呢?師尊在復興天帝教時就在思考,畢竟紅心是代表道統第五十四代天德教的mark,因此師尊原本希望把紅心作為對內的精神傳承,對外仍要有一個mark,作為天帝教重來人間的象徵。最早師尊的設計是三道弧形,代表天、地、人,後來過緒遠同奮,早期是他在照顧師尊,他看了之後就畫了四道,大致是現在的雛形,但是沒有中間這一點紅心,他對師尊說這是不是比你老人家畫得更好?師尊一看,說:「嘿,這比我的好!」於是師尊接受了這個雛形,但在中間點了一點,說:「中間多一點紅的,維持紅心的精神。」所以才有現在的形式出現,大家還可以去問問過緒遠同奮,他應該記得當時情形。

然後師尊才提筆寫了教綱附件三的文字,這文字分成四點,第一點:「本教精神標誌,象徵天體旋和系,依宇宙無窮無盡之自然演化,在均衡、安定、和諧之狀態下運行不已」,「均衡、安定、和諧」這六個字是我加上去的,本來是「依宇宙無窮無盡之自然演化的狀態下運行不已」,至於後面:「充分啟示大自然法輪常轉,自強不息之奮鬥精神,並表達與宇宙同始終之意義。」應都是師尊自己留下來的。

有關教徽的文字我不想多討論,我倒想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現在不再使用教徽呢?原先紅心是對內的,教徽是對外的,為什麼調整了呢?包括奮鬥服原本都是縫上教徽,現在改全改成紅心標誌了,為什麼?為了國際宏教,我記得師尊第一次去美國回來之後,在美國就有一些問題出現,因為白色人種對於教徽非常敏感,認為是希特勒的標誌,當時有坤道同奮脖子上戴了師母送的項鍊,就是有教徽的那一種,結果在美國大賣場遭到歧視與憤怒的眼光,於是師尊才做了一次調整,把紅心對外,教徽對內作為精神標誌,所以今後我們教壇裡要設計教徽的旋和標誌,這大原則要堅持,如果說是師尊把紅心的精神傳承下來,那麼教徽的精神是我們要傳承下去,師尊從天德教到天人教到天帝教,從紅心標誌到旋和標誌,他老人家在制度面、設計面上的苦心,必要由我們堅持地發揚光大。

討 論

 

光光:

不管是紅心標誌,或旋和標誌的“卍”字形,在中國過去兩三千年前的陶瓷上就出現過,文字記載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唐朝武則天,她喜歡用“卍”字,因為“卍”是“萬福”的意思,這標誌也不是佛教的專利品,西方阿波羅神像的胸前就有這樣符號,顯示“卍”是東西方共有的,為什麼有這樣現象?依我體會,如果在夜晚的星空下,遙望遠處的星雲,看起來就像旋和系形狀,也就是“卍”字形,有“宇宙為家”的精神在裡面,因此天帝教採用這型符號作標誌,象徵宇宙最古老的宗教,很有道理的。

不過我記得過緒遠提出來後,師尊有找了一位懂美工的同奮來設計,後來還在靜坐班討論,這過程可能要找徐光陽問看看。另外在教綱附件三,為什麼除了有一個顯的旋和標誌外,還有一個隱的?這是什麼意思?

 

敏原:

附件三有寫:「象徵有形無形,隱顯圓融。」

 

光光:

但隱是指什麼?

 

敏原: 

指無形宇宙啊。

 

光證:

教義、經典都有提到旋和界、旋界的概念,有時代表無形宇宙,我們一般以為旋和系就是太陽系,其實只是一部份而已。

 

首席:

我記得這些文字可能還有光律參與,還有一位張世昌張顧問。

 

光光:

還有一個問題,這個旋和標誌左轉、右轉有什麼意義?我們的標誌是右轉,希特勒是左轉。

 

首席:

旋和標誌其實是反時鐘方向旋轉,所謂「道者反之動」、「天道左轉,地道右轉」,這是荀子、莊子都有的說法,你把這標誌彎曲的部分當作指標,就可以看出是反時鐘左轉了。

 

緒資:

可能要講清楚是從哪個角度來看的,比如是從人道來看,還是天道來看。

 

首席:

從人道往上看是反時鐘,從天道往下看是順時鐘。

 

光證:

在科學上來講,順時鐘、反時鐘轉只有相對意義,沒有絕對意義,因為我若以手順時鐘畫圈,在我來看是順時鐘,在對面的人來看卻是反時鐘了。又比如我們會聽科學家說地球是反時鐘自轉的,這是因為科學家約定成俗,從地球的天北極往地球上看所得到的方向,如果當初科學上訂是從天南極看地球自轉,那今日教科書上會記載地球是順時鐘轉了。

但有意思的是,以地球天北極的方位看下來,地球、太陽系都是反時鐘轉,但銀河系卻是順時鐘轉,顯示同樣的觀察角度,銀河系轉的方向的確不同。

光戒:

在舊版《初皈同奮必讀》裡面,關於旋和標誌轉動的方向,有比教綱附件三多一條解釋,我記得就是因為對教綱裡面的轉動方向爭議很多,所以在《初皈同奮必讀》中就加了這一條,說明旋和標誌是順時鐘轉的,與天體(地球)轉動的方向相反,象徵反璞歸真,生生不息的精神。

 

靜換:

請問首席,教徽以旋和系形狀為標誌,教義講宇宙的形成也以旋和系為單位,連上帝巡天節也是以旋和系為一體,您認為旋和系在整個宇宙中到底扮演什麼角色呢?

 

首席:

光證,你對旋和系的解釋呢?

 

光證:

固然教義講旋和系就是一個太陽系,但從很多資料可以看出來,無形靈界也可稱為旋和界、旋界,所以我認為旋和系可以有廣泛的意義,它可以是一個通稱,比如說太陽系固然是一個旋和系,銀河系不也是旋和系嗎?它的形狀更像。

 

首席:

大到銀河系小到太陽系,普遍的結構就是旋和系,所以我們說宇宙具有五種旋律,上帝可以超越五種旋律,所以上帝可以通行全宇宙。

 

光證:

再請教首席,紅心常被形容是赤子之心,是否從儒家而來?“赤”代表紅的意思,對不對?

 

首席:

不是來自儒家,而是來自道家。不是紅的意思,漢書賈誼說:嬰兒新生,未有眉髮,故稱赤子,赤子之心是嬰兒純潔之心,亦正是老子中所說能嬰兒乎?極言其返本歸樸。你把紅心倒過來看,它像不像一個在娘胎的小孩?向下卷曲在子宮裡?這也是中國最早“子”的寫法。

 

光證:

為什麼喜歡用嬰兒之心來代表天心?

 

首席:

因為嬰兒是純真的,不知不識,順天之則,一切是最自然的,沒有機心,當知識開展之後就有機心,落入後天了。

 

光光:

老子常用嬰兒作比喻,例如:「復歸於嬰」。

 

光證:

也包括講胎息,講內呼吸,都用嬰兒在母體內來代表。

 

首席:

不只老子,道家都常用嬰兒來說初心,最早的本心。講到這裡,我想起還可以找到最早版本的紅心標誌。

 

眾人:

在《人生指南》一翻開就有了。

 

首席:

不,那還不是最早的,在師尊師母的遺物裡有一個盾形的證章,那上面的紅心標誌才是最原始的,這證章後來取消了,因為抗戰期間,在黃山附近有許多人常突破封鎖線,往來於前方後方,被當成漢奸抓起來,結果這證章被說成是漢奸標誌,於是後來就取消了,大概在《上方恩深紀白雲》後半部有關社、教的裡面,應該還可找到相關紀錄。(按在該書頁48之十,列有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