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教法華上乘昊天心法與急頓法門靜參修煉體系」之研究

  「帝教法華上乘昊天心法與急頓法門靜參修煉體系」之研究

呂光證

論文摘要

 
 

    師尊手上完成的體系有兩個,一個是大經教義《新境界》,原名「新宗教哲學思想體系」,一個是大寶《宇宙應元妙法至寶》,輯錄有「帝教法華上乘昊天心法與急頓法門靜參修煉體系」。前者為思想體系,後者為修煉體系,相互輔助,為窮究天人實學的兩大支柱。

    修煉體系的內涵有四個表,即維生首席所謂的「真傳一張紙」。本文試圖以思想體系及實務心得來交叉詮釋這四個表的精神,希能有助於本教天人合一的理論研究,以及釐清同奮在修持上所遇到的盲點。最後,在修煉體系與靜坐的名稱上也提出一些相關看法。

 
 

 

 

 

 

 

 

 

 

 


 

研究範圍

   

    師尊一生窮究天人之學的心血結晶中,粲然完備,格局宏偉,足以影響後代百世而尊之為「體系」者有二:一為闡揚  上帝宇宙真道的《新宗教哲學思想體系》,又名《新境界》,即現今本教教義,以下簡稱「教義體系」;另一為源自  上帝真傳的「帝教法華上乘昊天心法與急頓法門靜參修煉體系」,書名《宇宙應元妙法至寶》,為修道煉法之根本,以下簡稱「修煉體系」。

    按照維生首席的說法,「教義體系」完成於民國三十年代,以「物質之自然觀」、「精神之人生觀」闡明宇宙人生的真相;二十年後師尊復經紅塵洗鍊,境界更開,以「無所謂心,無所謂物」、「生命是充滿自然的生命,自然是充滿生命的自然」揭櫫天人合一的圓融內涵;再二十年後,天帝教復興,師尊誓願「奠人間教基,作宇宙先鋒」,修煉系星地球空前未有之鐳真身,而有宇宙三定律之體認,在天人合一的境界上大幅突破,見證宇宙永無止境的真理。[1]

    另一方面根據師尊的回憶,他在民國二十六年隱居華山,一直暗中摸索,潛修法華上乘昊天心法,民國六十八年開辦第一期正宗靜坐班,先從傳授道家丹鼎大法入手,民國七十二年金闕正式確定「昊天心法」後,師尊才於七十三年將此心法公諸於世,但是直到民國七十七年第二期高教班期間,法緣方得成熟,才完成整個「修煉體系」的骨架,期間已過五十年矣!民國八十年第三期高教班於鐳力阿道場開辦,全教資深教長雲集,天時地利人和俱足,師尊靈機煥發,針對「修煉體系」盡洩修煉天機,而有十二講問世,遂重新輯錄再版《宇宙應元妙法至寶》,民國八十四年第五期高教班期間,師尊已歸證太空,從無形中反覆審閱《宇宙應元妙法至寶》,特別申明從此定案,不再增修[2],至此「修煉體系」可說粲然大備,永在地球上流傳。

    不論從歷史考據的角度,或實質內涵的研究與體會,可以確定師尊手上這兩個體系是彼此滲透,互為支持的。師尊曾說過:「教義與靜坐是搶救三期末劫過程中的兩大擎天支柱。」[3]又說:「天帝教第三天命完成以後,將來天帝教就是兩件大事:『教義』與『靜坐』,所以我希望這兩個小組交叉研究,相互鼓勵,相互切磋,先後天互相配合,可以立地成就封靈。」[4]並指出這是天帝教講究「天人之學」的根本道理。

    本文的研究範圍是以「修煉體系」為對象,內容取自《宇宙應元妙法至寶》22〜27頁的四個表,由於這個體系是修道煉法的實踐綱領,許多論點須顧及理論與實務的立場,方不失其本意,因此本文在研究方法上,是以「教義體系」的理論詮釋加上筆者個人的心得體悟為準,然而本文仍不免有以下缺點留待後續努力:第一,因筆者實踐與體會的心得非常有限,許多論點難免失之偏頗與膚淺,沒能力求周延;第二,師尊「修煉體系」的完成歷經五十年以上的摸索,其中心路歷程的記載是我們瞭解體系精神的重要資料,這需要從史料中去整理,也是本文未盡完整之處。

 

體系之表一:總綱

 

 

 

 


 

    筆者認為表一是整個體系的總綱,因為後續的表二、三、四均是針對此表做詳細說明。表一中「法華上乘昊天心法」標示出整個體系的來源、根源、源頭是直接傳承自  上帝,而貫穿這個體系的修煉原則為「性命雙修」,實際修煉的步驟分兩階段:初階段重在參悟「心法」,名稱是「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進階段則在修煉「法門」,學習「運念力以修急頓法門」。

    這條總綱對本教同奮顯然極為重要,它清清楚楚告訴我們:我們修煉有哪些階段?每階段的重點在哪裡?而自始至終不變的原則是什麼?最後,指出這個修煉法的根源來自何處?也即是吾輩同奮返本還原的歸處為何?總綱的精神表現最為透徹的是在《宇宙應元妙法至寶》的附錄一,筆者節錄如下:

 

 
 
 

 

 

 

 

 

 

 


 

   

 

 

    一、是關於名稱的問題。

    師尊曾有兩種較完整的說法:

    天帝教的「法華上乘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這是我們天帝教靜坐的名稱,人家要問:「你們天帝教靜坐的名稱是什麼?」就是「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5]
    我們對外講「中國正宗靜坐」,事實上這「正宗」即是昊天金闕傳下來的,為我們是生長在中國,因而稱為
——中國正宗靜坐。[6]

    但根據筆者的查證,師尊常用的名詞有「法華上乘」「正宗靜坐」「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昊天心法」,然後做不同配對形成各種常見的名稱:「法華上乘正宗靜坐」「法華上乘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法華上乘昊天心法」「法華靜坐」,甚者有時會在前頭加上「天帝教」、「帝教」的字樣,所以一般同奮很容易混淆,如果再把「急頓法門」牽扯進來,更是讓人摸不著門路。

    其實上述眾多名詞仍有脈絡可尋。首先確定「昊天心法」即是「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的簡稱,然後考慮對教外與對教內用語的不同,以及將「天帝教」字樣作為輔助說明,不列入專有名詞中。則筆者可將師尊用語分成以下兩系列:

    正宗靜坐系列—正宗靜坐、中國正宗靜坐、法華上乘正宗靜坐、法華靜坐

    昊天心法系列—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法華上乘直修昊天虛無
                  大道自然無為心法、法華上乘昊天心法

    其中「法華上乘」、「正宗」兩詞都意在強調源自  上帝的真傳,這是法脈統的根源所在,極為重要,但是理論上既然兩詞意旨相同,可以不必重疊,是以「正宗」對外,「法華上乘」對內最為恰當;另外「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與「自然無為心法」內涵所指頗有不同,但筆者認為統歸於「昊天心法」四字最為簡潔,故到目前為止較好的名稱組合是

    對外—「中國正宗靜坐」

    對內—「法華上乘昊天心法」

    查教史沿革,「中國正宗靜坐」一詞使用已久,已確立本教在社會上的形象,似無變更的需要,但是師尊在《宇宙應元妙法至寶》中大量使用「法華上乘正宗靜坐」也是事實,甚至靜坐班的基礎教材也公開使用此名稱作為書名,不過到了整個體系表的撰寫時,師尊顯然回到教內、外區別的原則,未再使用「正宗靜坐」四字,僅在前頭留下一說明:「法華上乘為天帝教正宗靜坐一脈相傳之專有名詞」。

    但是「法華上乘昊天心法」的名稱也並非沒有困擾,因為「急頓法門」與「昊天心法」在內涵上並不全然相等,固然急頓法門是在昊天心法的基礎上進一步的修煉,以基礎修煉的名詞涵蓋整體體系,仍是頗有遺憾之處,筆者發現師尊在體系表的初稿顯然也注意到此點,因此最早訂的體系名稱叫「法華上乘修持工夫總綱」,後又加註「靜參」二字及「程序說明」字樣,相信師尊考慮再三後乾脆就把心法及法門的程序寫進來,這個體系表才變成目前的名稱:「帝教法華上乘昊天心法與急頓法門靜參修煉體系」。

    總結以上論證,筆者試圖從文獻資料上去揣摩師尊當時遣詞用字的心路歷程,確有許多實質內涵上的考量,但筆者從研究立場而論,這個心法、修法既然是師尊一再強調的簡而易行,名稱也當簡而易記才貼切,筆者回憶在靜坐英譯的研討會上,師尊也曾詢問有沒有像「超覺靜坐」一樣響亮的名稱,可見仍有討論的餘地。筆者認為,簡而易記的名稱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同時考慮底下三點原因:

1、  未來此法脈欲傳佈全世界,強調「中國」、「正宗」並非上上之策,在字面上前者仍予人以國界之分,後者易引起正宗、旁支的口舌之爭,相較之下,「法華」既同「正宗」一樣,直指  上帝真傳[7],那麼用「法華」代替「正宗」應是上策。

2、  人問靜坐的名稱,所回答者一般是××靜坐,如「超覺靜坐」、「因是子靜坐」、「中國全程靜坐」,人問此靜坐的心法,才是回答××心法,「靜坐」與「心法」不宜混淆,應予釐清。

3、  「靜坐」與此「修煉體系」也宜釐清,從「修煉體系」的四個表的內涵觀之,「靜坐」固然是主要部份,但並非全然相等,更恰當地說,「修煉體系」內涵較廣,除「靜坐」外還包含四門基本功課及日常行住坐臥的煉心、甩手等方法。

    綜合上述分析,體會師尊的原意及考量現實的要求,筆者建議教內、外的區別可以取消,筆者試以問答方式提出個人看法:

    問:天帝教修煉體系的

    答:法華上乘修煉體系。
    問:在這個體系中的靜坐名稱是何?

    答:法華上乘靜坐(簡稱:法華靜坐)。
    問:這個靜坐的參悟心法為何?
    答: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簡稱:昊天心法)。
    問:這個靜坐的運用法門為何?
    答:運念力以修急頓法門(簡稱:急頓法門)。

 

    二、討論「昊天心法」與「急頓法門」的差異

    研究師尊的文獻往往會發現,師尊常會因時因地為了凸顯不同特質而有不同的說法,師尊的確講過:「本教法華上乘昊天心法,亦即救劫急頓法門。」[8]其實意思是說:「在這個三期末劫的時代,我們直修昊天心法的目的,就是為了救世救人然後自己也能得救,一句話講,就是救劫急頓法門。」急頓「法」門可以說是昊天心「法」這個「法」的運用,是昊天心法到了一定程度才晉修的,因此切不可認為昊天心法全等於急頓法門。筆者有底下兩項論證:

    1、從修法上來講,昊天心法強調「直修」,急頓法門強調「運念力而修」。昊天心法的修法要則師尊明列在體系之表三,計有三要則:講「心」,講「氣」,講「身心如何處理」,主要是針對靜坐時扣手印之後的狀況而發;急頓法門的修法師尊明列在體系之表四,計有二大要則:先修元神,再煉封靈。元神修煉之法不侷限於靜坐之時,比如深呼吸的功法是在扣手印之前,與昊天心法無關,亦不衝突,比如「正心誠意,…完成上天所交付的使命」亦然。封靈之修法師尊列出五條件,包括「犧牲奉獻功德」、「天命」等等,都看得出與昊天心法的內涵有別。師尊在靜坐的英譯會議上曾講:「心法較先天,法門較後天。」的確,觀諸心法的入手確與法門的入手不同,後者遠較具體分明,有世俗經驗的脈絡可尋。

    2、從歷史淵源來講,昊天心法之直修煉神還虛並非全無古人遺跡可尋,道家文始派本也主張「直修虛無大道,先修一己真陽之氣,以接天地真陽之」,《僊學真詮》更云:「今只須逕做煉神還虛功夫,直至虛極靜篤處,精自化氣,氣自化神,把柄在手,命由我造。」[9],但是急頓法門之修煉封靈,在各宗派的修法上全無記載,此所以師尊說:「宇宙間氣運到了適當時候,就會有經  上帝或無形特別安排的人,創立適應當時時代環境需要的教門、法門。」[10]筆者一向認為心法貴在生命全然體悟的境界,千萬年以前千萬年以後,只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都會有淵源相近的心法出現;然而法門卻貴在因世制宜,重點在順應不同時代特性而變化,因此急頓法門之修煉封靈只會在三期末劫時代出現,劫運一過,天命將會收回,不再賜予封靈原種,屆時可能另有法門降世,相比之下,昊天心法可長可久矣。故聖訓曾言:「急頓法門乃昊天心法領域中最為殊勝的法門之一。」[11]可見心法寬廣不變,好比壤土,法門具體可得,好比果實,同一壤土依四季種植不同果實,乃常道也。

 

體系之表二:總原則  性命雙修

 

文字方塊: 性命雙修文字方塊: 道自然無為心法
直修昊天虛無大
 

 

 

 

 

 

 

 

 

 

 


 

    師尊在此表中列出性功、命功與神功三項[12],其中的關係略述如下:性功之精要在於煉心,以四門基本功課為實踐依據,是修持昊天心法的核心;命功之精要貴在自自然然通過,不假絲毫人為的力量,而以法華靜坐為根本,以甩手、煉元神分別作為生命外在形體與內在精氣神鍛煉的輔助功法;神功之精要在於靈覺頓發,封靈現證,是以性功、命功為煉養基礎,以念念行道救世為證道法門,是為「運念力以修急頓法門」。

 

    一、首論性功。

    由於急頓法門是奠立在昊天心法的基礎上,因此如何契入昊天心法的核心便是我們同奮在修持上的第一把鑰匙,這把鑰匙師尊明言:不過煉心二字。師尊對煉心的內涵有三個重點

1、  不動心。非指槁木死灰,了無生機,而是指喜、怒、哀、樂過即不留。是一切放下、放下一切的境界。

2、  空空洞洞,一無所有。簡單來說即是無私心作祟,無私欲牽絆,廓然大公,物來順應。是一切不想、不想一切的境界。

3、  天命意識。上述境界在師尊言仍屬一般心性修養,師尊最後強調:「天帝教講煉心功夫,不是只限於一般的心性修養,還要積極向上、樂觀奮鬥,同奮們參與第三期保台護國法會誦誥運動,發揮不為自己打算、不求個人福報的精神,當然也是煉心。」[13]

    尤要特別注意的是,整個修煉體系既然是以昊天心法為根本,因此任何想要一窺門徑的同奮當然要從心法下手,這就是煉心,師尊對此點有非常多的警語。民國八十二年師尊有感雖然整個修持法門已公諸於世,《宇宙應元妙法至寶》人人在讀,但大家仍不易契入其中,因此在對研究學院、修道學院及教義英譯會上又補充四講,前兩講專講昊天心法,後兩講著重在急頓法門。有關昊天心法的警語節錄如下:

    帝教教化首先要同奮問自己的心「煉」到什麼程度?是不還有財心、色心、世俗上的名利心?是不是能夠與人和睦相處?如果不能,表示自己的道心還有問題,還不能夠做「不動心」,這樣子修道有什麼用?雖然穿上道袍上光殿有什麼用?
    今天也要求同奮們在光殿集體誦誥,採用華山模式誦誥,考驗同奮誦誥的「心」,希望唸到「一條心」、「一心不亂」、「不動心」,這就是帝教的「昊天心法」。[14]
    我特別強調無論吃飯、睡覺、做人、做事,所謂行、住、坐、臥都要注意,不離這個「煉」字,帝教同奮日常以煉心功夫做基礎,可以修封靈,立地成就仙佛,這就是「昊天心法」。
    如果不肯做「煉心」功夫,凡心不死,道心不生,眾生永久是眾生,凡夫永久是凡夫,大家要仔細思考,用心體會才是![15]

 

    二、次論命功

    師尊在此表中將命功分為兩項,一為生命外在形體的鍛煉(外功),所指包括達摩祖師傳的易筋經、張三丰祖師創的太極拳等武術,在本教以甩手功為代表;另一為生命內在精氣神的鍛煉(內功),所指包括一般的氣功、有為法靜坐,在本教是以法華靜坐為代表,煉元神為輔助。但是這兩類的分法只是應時需要,並非截然二分,以甩手而論,初雖以手臂的甩動來牽引臟腑的蠕動,形成良好的按摩效果,但功行漸深時,自然內力旺盛,變為內氣來帶動手臂,故不論內功外功,最後都總結於表中的「煉精化氣、煉氣化神」。

    依筆者經驗,有些人煉元神時困難很多,無法氣沈丹田,這是勉強不得,但也不必灰心,可以先從加強甩手做起,內力漸增,煉元神自然可以順利。唯筆者要特別指出,在師尊的修煉體系中,顯然甩手與煉元神都是輔助的命功功法,真正的本源仍在於法華靜坐,法華靜坐的命功鍛煉過程一反其他宗派的各種技巧,絕不講「爐鼎之用,風火之法」,也不須明「產藥、採藥、封固、沐浴、烹煉、周天等甚多關節」,師尊專講:「無形中自然而然經過」、「只要照我講的坐下去,什麼都不用管,最後一定會豁然貫通,現在不必管它通了什麼脈、什麼經,這都是著相。」[16]

    然則何以本教法華靜坐的命功鍛煉如此簡易,簡易到一切都不必人為來做呢?主要關鍵即在「默運祖」,這祖有提煉的作用,有運化的功能,祖之「祖」是指道統始祖,表明是來自  上帝的力量,祖又名靈陽真,「靈陽」二字即代表活活潑潑,充滿先天訊息與能力的特性,是  上帝統御全宇宙的法源所在。是故星球能循一定軌道自然運轉,不假外力的推動,乃  上帝靈陽真之運化也,因此本教同奮精氣鍛煉亦復如此,一迎祖,聽其自然運化,毋需自作主張,欲速則不達。

 

    三、其次論神功。

    表二中師尊明列神功為「煉神還虛、煉虛合道」,一句話講即是從「虛」字下手:虛極靜篤,一靈常照,萬念皆空,這是煉神還虛的境界;空中妙有,虛中有實,一點靈犀,高達太空,得以運真念御封靈,進入急頓法門,這是煉虛合道的境界。

    從教義角度可以略窺師尊的用心。教義云:「性者,先天也,神也,和子也;命者,後天也,精氣也,電子也。」其實性功即神功,都在精神層面下功夫,與命功從物質層面下功夫不同,教義對物質的遞變現象主張順應自然法則,所以教義體系的第一綱領叫「物質之自然觀」,因之師尊在命功方面除強調兩種輔助鍛煉的功法外,於法華靜坐之時則嚴守自然無為分際,實有一貫淵源;教義對精神靈界的幻化現象主張應落腳在人道上,所以教義體系第二綱領叫「精神之人生觀」,因之師尊從性功到神功從不講怪力亂神,是以希聖希賢為開始,歸結於急頓救劫的使命為圓滿。

    可以總結如下:同奮日常生活中是以性功之煉心、命功之甩手、煉元神為基礎,而於法華靜參之時,則頓超直入,直修煉神還虛,逕從神功下手,自自然然命功成就,性功圓熟,可至豁然貫通矣。

 

    四、再論煉心與性命關係

    師尊說:「性功的煉心功夫,是入門的必要方法,只要煉心的功夫做好,修道、修仙可以說成功了一半。」[17]《唱道真言》也說:「煉心為成仙一半功夫。」有人因此錯認煉心只是入門的粗淺功夫,只是前半段的功夫,後半段就不需要了。須知《唱道真言》原名為《煉心》,但恐一般人將此二字看得太容易,因此仍以《唱道真言》之名傳世,該書雖強調「煉丹先煉心」,卻也說的明白:「煉心者,仙家徹始徹終之要道也。」

    換言之,不但初學者須先從煉心開始、學習聖賢之道,即便陽神沖舉之後,仍不離「煉心」二字,只是一般以「煉虛」稱之。《唱道真言》有一段對答講的最清楚:[18]

問曰:陽神出胎以後,尚在人腹中,何能與太虛合體?
答曰:虛其心可以忘形,人而至忘形,則陽神在腹中與在太虛無異。總而言之,煉虛只完得煉心末後一段工夫,但幻身有形故曰「煉心」,陽神無形故曰「煉虛」。

    可見煉虛是煉心的末段功夫,在陽神沖舉之後,煉心與煉虛仍為一體之兩面。煉虛,包括煉神還虛、煉虛合道,即師尊此表中之神功階段。根據前面引述教義的論證,神功本源於性功,兩者一家,與《唱道真言》的煉虛即煉心有異曲同工之妙,師尊曾言道藏萬卷丹經道籍,他老人家就推薦《唱道真言》一書可以參讀,實有因緣。是故從文獻的追溯上來看,師尊談煉心也是整個性功、命功、神功徹始徹終之道,非僅止於入門之基礎而已,此所以師尊千言萬語、苦口婆心,甚至祭出:「如果不肯做『煉心』功夫,凡心不死,道心不生,眾生永久是眾生,凡夫永久是凡夫」的棒喝警語。

    即使從吾輩同奮修持的實際進路來看,性功固是煉心,命功、神功亦不離煉心,蓋命功之始起自於一己真陽之氣從尾閭骨發動,才有後續萬般造化,但陽氣何時發動?必要在心靜到極點處,陽氣才發動,此為煉心大要,殆無疑義。神功之先修元神,既要發大願引來先天一,煉封靈亦重救劫天命之賜封,率皆不離煉心二字。

    再者,教義講性講命,本就認為如玉連環之解不開。教義很少談心,只談性(和子)與命(電子),其實從教義剖析「性與欲的關鍵」一節中可得見,教義認為性與命的互動即心之所現,所以煉心之道在於性與命的和諧相處,師尊言:「一定要和子與電子達到適切配合的熱準,靈覺之心才能發生作用,成為該人的主宰。」[19]此中「和子與電子達到適切配合的熱準」意為性與命雙修,也就是煉心之道。

    總而言之,煉心之道在實質上乃貫穿體系表二之性功、命功與神功,徹始徹終,首尾一貫。故筆者認為體系表二之總原則雖名為性命雙修,內含性功、命功、神功三項,然實質精髓可以用煉心二字點出,不但符合師尊千叮萬囑的教誨,也符合同奮修持的實際經驗,表二之真義應落腳在此。

 

體系之表三:初階修煉  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

 

文字方塊: 道自然無為心法
直修昊天虛無大
 

 

 

 

 

 

 

 

 

 


 

    前面表一、表二分別是總綱與總原則的說明,基本上是著重在觀念的敘述,從表三開始到表四,則完全是實際修持的方法輯要,是我們同奮晉修昊天心法與急頓法門的最高指導手冊。

    筆者將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分成「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三部份來討論。

    一、首論「直修」

    「直修」的意義固然可以推廣到生活的意境體悟,不過基本上仍是針對靜坐之時來講的,前面論命功與神功時已略有提到,本教在靜坐扣手印之後,不做任何心性上的處理,雜念一任自由來去,也不做任何命功上的導引,精氣聽其自然運化,同奮所要做的便是契入「虛」的境界,所謂「虛極靜篤」,這個叫「在形式上超越性功與命功」。為什麼說是形式上呢?有兩個原因:

1、扣手印之後默運祖的運化,使得實質上煉精化氣、煉氣化神仍自自然然通過。

2、性功與命功實質上在扣手印之前、在日常生活中須同時並進,厚植性命基礎,簡單講就是在日行五門功課當中,於不知不覺間自然性命雙修,無須特別著意性功如何?命功如何?師尊強調這五門功課「是何等自然、何等輕鬆的修煉方法」,又說:「每天在做五門基本功課,就是在修煉性功、命功的功夫,反之,如果已經皈宗帝教參與正宗靜坐班同奮而不做五門功課,就是自暴自棄。」[20]

 

    二、次論「昊天虛無大道」

    在靜坐之時,直修昊天虛無大道究竟是怎樣作法呢?師尊在表三之明列「心無所住,一切放下,放下一切;心無所注,一切不想,不想一切。」這並非紙上談兵的理論,而是師尊「六十多年修持的心得」,師尊選用這六句話作為心法傳給同奮自己去體會,師尊也明白一般人剛開始會覺得很困難,但是筆者認為師尊在提醒同奮,靜坐時只要不要讓心念落在固定的地方去挖掘、發展、越抓越緊,這就是不追、不回、不細究,也就是不執著於某一處,妄想雜念就會如同失根的浮萍飄盪在大空中,一任來去,日久「自然」減少,師尊以「從狂風大浪中、海闊天空中、無邊無際中紮基礎」來形容,好像太空船從大海怒濤中發射,穿越雲層上空,只見一片天清氣寧,再上去出了大氣層外,是一片虛無的太空。這一切都是從不要自己去攀附牽絆開始。

 

    三、其次論「自然無為」

    自然無為法一般同奮都知道,是指不守竅、不調息運氣、不抵上顎(輕舔)、不執著於某一處,可用一句話來形容,即表三之‚的「不用絲毫人為的力量」,但是這一句話另有一個很重要的涵意,就是要「放鬆」。我們在打坐用功夫的時候,常會不自覺的身心用力、緊張,這也是人為力量的一種,師尊講要放鬆!身體要放鬆,頭部自然正直,肩膀放鬆、胸部放鬆、腰背挺而不僵也要放鬆、手印不要扣太用力、兩腳要鬆軟;此外心理更要放鬆,不要一意想這一坐要如何,那一坐要成功,不要有目的而做,要心胸豁達,要輕輕鬆鬆,猶如吃飯洗澡沒有壓力、沒有企圖心,融入日常生活的一環,才能真正自自然然,以合天體。師尊強調這是他的經驗之談,是他吃了許多苦頭摸索來的心得,真實不虛。

    身心同時放鬆才能定靜下來,陰氣、濁氣才能排除出去,陰氣、濁氣排除一分,自身陽氣才能上昇一分,才能與接引下來的祖產生大親和力,這是極為重要的關鍵。所以表三之‚講:「修一己之陽氣,以接上帝靈陽真」,因為在現實的情況中,如果同奮疏於奮鬥,熱準接不上先天,雖然口念默運祖,祖也不一定下得來,即使下來也不見得都進的去,即使進去了也不見得都能運化,有時就凍結在體內,「直修」的功夫就落空了,即使靜坐多年沒有進步也並不意外。何以默運祖會有這些難處呢?主要原因不離「一己之陽氣是否發動」,即是不離性命雙修的基礎,身心並煉、放鬆的功夫,外加昊天心法的體悟。

    表三之‚又云:「一經調和,聽其自然運化」,一己真陽之與祖怎樣調和?在那裡調和?師尊認為都不要去管他,不要去注意他,一注意就是著相,教義說:「若稍加著相,或強用潛意的導引,便生障礙,即違自然。」因為每一個人陽氣的生發程度不同,體質、靈質亦有差別,所以祖調和運化的過程、重點也是順應該人而化,這個「聽其自然運化」是聽任該人體質、靈質的特性而化之意,所以同奮們在靜坐方面的體悟有時差異很大,並不足為奇。

 

    四、其次論「將睡未睡、似覺不覺」

    總結前述兩個要則「心無所住,心無所注」、‚「修一己之陽氣,以接  上帝靈陽真」盡皆是實際功夫做將去的方法,前者著重在「心」的處理,後者著重在「氣」的運化,師尊苦心孤詣,深知此法雖簡而易行,但對一般人總是不易捉摸,師尊一再鼓勵「看來下手很難,似無邊際,又沒落腳點,實則只要把功夫做將去,自然體會到虛中有實,無中有真。」但另一方面,師尊針對「下手」的困難實際上提出了一個非常寶貴的經驗,他強調這是六十年的心得,是問也問不到的,師尊將之列在表三之ƒ:「經常保持將睡未睡、似覺不覺身心放鬆的心理狀態」。

    畢竟昊天心法一開始要「心無所住,心無所注」對根器銳利、秉性純厚之人也許不難做到,但對大多數忙於人道的現代人來講,恐只能當作一個目標、一個理想,因此更遑論後續的「修一己之陽氣,以接  上帝靈陽真」了,所以師尊留了一條後路給我們,就是要我們在扣手印、默運祖之後,將自己身心擺在「好像快睡著又沒睡著,好像醒覺又無所覺」的狀態中,這就不像「心無所住,心無所注」那樣難以體會了,因為一個人一生中也許從沒有「心無所住,心無所注」的經驗,但是每天在入睡的過程中,必然會經過一段將睡未睡的時刻,這是普遍的生活經驗,師尊就是要我們去體會自己日常的那個經驗,打坐時保持那個狀態就對了。

    人在正常入睡的時候,身心自然是放鬆的,如果沒放鬆,這次睡眠的品質必然不好,不是惡夢連連,就是越睡越累,但一個人一輩子中總有舒舒服服睡一次好覺的經驗,若去回想那時的身心狀態,必然是放鬆的,所以師尊用將睡未睡來涵蓋前面「心」「氣」兩個實務方法,是有其長久經驗的累積;再則,「似覺不覺」是指在「將睡未睡」時的知覺狀態,如果沒有「似覺」,那是從將睡變到已睡,是在睡覺而不是靜坐了,如果沒有「不覺」,那是從將睡變到冥思,是在看戲演戲也不是靜坐了,這中間的分際師尊給它一句形容:「渾沌的狀態中立根基」,師尊稱之:「這是最高的  上帝昊天心法。」

    民國八十年第三期高教班期間,師尊又鄭重宣佈,如果同奮在靜坐時這顆心真不曉得如何處理,也可以默唸「將睡未睡、似覺不覺」這八個字,唸到後來什麼都不曉得了,就能保持在這狀態,能經常保持,就是昊天心法的功夫到了。[21]

    還須注意,此條要則的最後又強調「身心放鬆的『心理狀態』」,既然是講身、心同時放鬆,為何又強調是一種「心理狀態」呢?筆者在參與《宇宙應元妙法至寶》的英譯會議上有幸得聞師尊開示,才知這是相對「坐化」而言,「坐化」是定靜忘我的方便說法,非得等一己陽氣上昇與靈陽真調和,這個軀殼、假我才會豁然無存,這是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的層次,相對來講是生理狀態的變化,此時只覺「一靈常照、萬念皆空」這是進入到靈的層次,而達「超神入化、形神俱妙」的境界,也就是靈的初步成就——先修元神,最後促成「救劫急頓法門」,也就是靈的二我——封靈成形,本教法華上乘靜參修煉至此可說道果初成了。這一連串由心理狀態→生理狀態→靈的狀態→元神、封靈成就,均是循著宇宙自然法則的運行來修持,沒有絲毫勉強,此亦為表三之„這一段文字的內涵。

 

體系之表四:進階修煉  運念力而修急頓法門

 

 

(一)先修「凡靈元神」「煉魂制魄」就是以正氣力量,修煉人身本有之元精、元氣、

      元神,以助煉神還虛之功,而奠修煉封靈之基。

             發大願力,引來先天一,配合自然無為心法,勤參法華靜坐。

其方法       ‚信心不惑,奉行四門基本功課,以期自我突破。

             ƒ正心誠意,持之有恆,不懼任何困難,堅持到底,完成上天所
              交付的使命。

    急頓法門的「急」是指「劫運急迫」,「頓」是指「豁然貫通、封靈現證」的意思,師尊解釋:

    由於天上的氣運已經進入行劫的階段,時間急迫,將要應劫的人以及其他生靈不計其數,…同時上天對這次三期末劫『行、清、平、春、康、同』六個階段所需投入的應元救劫、行劫的仙佛原種太多,而天上原來領有天命之應元仙佛確實不敷分配,因此,天曹會議上,三期主宰為了適應天上人間環境需要,提議修煉封靈,可以立地成就仙佛之急頓法門直降於人間,經奉  無生聖母懿定、  玄穹高上帝頒定,通令三界十方一體遵行。[22]

    由這段敘述可知,急頓法門是為應付已經來臨的劫運(急)所降的立地成就仙佛(頓)的法門,筆者認為我們首先要清楚認識這個意義,才不致盲修瞎煉,誤入歧途。

 

    一、首論「先修元神」。

    現在很多人聽到煉元神馬上想到就是「深呼吸」的吐納方法,基本上這是倒果為因的錯解,筆者分別從史料文獻及修煉理論來論證之。從史料的角度觀之,煉元神的方法最早是民國七十七年師尊手訂修煉體系的時候公佈,修煉的方法如上表所示,是真正上乘之法,但是到了民國七十九年,天上人間發現同奮普遍疏於命功鍛煉,有礙煉靈的效果,因此一方面天上降傳廿字氣功,一方面師尊公佈加強命功的吐納方法。

    師尊說:

    我在靜坐班傳授給大家「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就是希望大家人人能夠自救救人,但是大家要先盡人道,為生活奔忙,心定不下來,所以沒有辦法煉元神,進一步修煉封靈—身外之身,立地成就仙佛。因此必須加強命功鍛煉,在靜坐時,雙手尚未扣手印,先做深呼吸,愈慢愈好,用意將氣引入丹田,稍停一會,再呼氣,用意將氣送至兩足心湧泉穴,如此五至九次,可以加強命功鍛煉。[23]

    很明顯這一套深呼吸的吐納方法是在煉氣,是屬於命功鍛煉,它可以幫助同奮煉元神,但不宜將兩者劃上等號,而忽略了表四所列煉元神的三個基本方法。

    元神是什麼?師尊說元神就是經過鍛煉的凡靈,教義認為人在剛出娘胎時,和子從頂旋之處旋入大腦中,主要藏在松果體,然後會以小和子的型態分佈到全身,形成人形的靈魂,筆者認為小和子之間是通過來聯繫,但隨著肉體的成長,這個逐漸落入後天,陷入陰濁壅塞之中,由無數小和子構成的靈體變的稀稀鬆鬆,一般稱之為陰神,因此透過某種鍛煉的方式,將松果體的大和子與全身的小和子聯繫貫穿起來,形成緊密堅固的靈體,這就是元神。

    從修煉的理論上來看,師尊傳授的深呼吸吐納方式表面上是一種煉氣脈的功法,與坊間許多功法比較,並無特異之處,比如現在很流行的站樁功,其吐納方式中有一種叫「三方向逆式腹式呼吸」,是以丹田為中心,分別從頭頂、手掌、雙腳引氣入丹田,然後再吐氣由原處排出,但是這種功法都是用來強身健體,並無煉靈(元神)的效果,究其實,所煉者為後天氣也。

    然而師尊卻點明他所傳的方法雖是在加強命功鍛煉,目的卻在輔助煉元神,何以故?真正要訣其實是在「氣相融」四個字上,重點在引來先天的運化,聯繫全身小和子凝成堅強的靈體,師尊指出:「最重要的是須得助於先天之(靈陽真、祖)加以溫養,還有原靈來相助,可使凡靈元神逐漸堅強,一旦修煉成形,且能有與肉體相像的形態與面目,出現身外之身,在無形發揮應化力量,加速封靈修煉的成長。」[24]

    正因先天的運化才使得一個煉氣的功法進入煉靈的層次,所以如何引來先天便是煉元神的重要關鍵,表四一開始講是「以正氣力量,修煉人身本有之元精、元氣、元神」,這「正氣力量」由何而來?是人秉天地正氣而來,是存在吾人身中一點先天正「」,具體的修煉方法是以「信、願、行」三要為主軸,表四之‚「信心不惑,奉行四門基本功課,以期自我突破。」講究的是「信」;表四之「發大願力,引來先天一,配合自然無為心法,勤參法華靜坐。」講究的是「願」;表四之ƒ「正心誠意,持之有恆,不懼任何困難,堅持到底,完成上天所交付的使命。」講究的是「行」。

「信、願、行」是一種「發心」,聖訓說的很明白:「必得心平氣和,引先天之,精煉後天之軀,化氣為,久而久之,凝成形,成就身外之身,這是本心所化。」[25]「本心所化」一語道盡了修煉元神的上乘正宗方法,「本心」緣於天命意識之發仞,形成專注精純的念力,最直接的表現是在誦誥之時,與  上帝心心相印,氣相融,元神不斷茁壯,且能開始發揮無形應化的救劫使命;而最具體的行為,是堅持到底完成上天交付自己的使命。此種念念根源於天命意識的心靈力量,而非口頭或表面的下手功夫,正是急頓法門何以是「運念力」而修之故。

 

 

 

 

 

 

 


 

(二)結無形金丹,修煉封靈

1、同奮的元神修煉有成,在持續勤修苦煉奮鬥過程中,昊天就有一股正氣加持於您的元神,一旦您得到天帝召見、賜封、加錫紫金光,無形中就有一位封靈形成,與您元神配合,使這股正氣得以運轉,漸能發育成形,只要人間努力奮發,就可產生靈覺,不過這位封靈的成長是要依賴您個人在人間犧牲奉獻的熱準而決定,由於帝教的修煉急頓法門不以肉身結丹為目的,而是修煉無形金丹,所謂無形金丹,就是無形這股昊天正氣,加持您的封靈,而您仍在奮鬥不懈,您的封靈就成為您的身外之身,來往天上人間,替您負起無形應化有形的任務!

2、依此說明修煉封靈,必須具有下列條件:

 修元神有成     ‚勤修法華靜坐       ƒ犧牲奉獻功德

 „天命(賜封)   …賜紫金光與無形金丹(就是昊天正氣凝結而成之原種)

    由此可知,修元神是為修封靈而準備,急頓法門是為救劫而準備,在此三期劫運,此宇宙應元妙法至寶,能得之修之,即可立地成就救劫仙佛,是為有德同奮而準備,願共勉之!

 

 

    二、再論「修煉封靈」。

    封靈顧名思義是  上帝賜封的靈,與凡靈元神不同,後者是我們剛出生時由和子旋入大腦繼而分佈到全身所形成,所以說凡靈元神的種子是我們出生時入胎的和子,同樣的上帝賜給我們的不是一個成形的封靈,而是封靈的種子,也是一種和子,但是祂與我們本身無關,祂是昊天正氣凝結而成的先天和子,是無形靈域的至寶,與構成凡靈元神的和子已歷經累世塵沾完全不同,師尊將此封靈的種子稱為「無形金丹」、「原種」。

    傳統道家修煉,元神成形後,下一步就是要煉陽神,是把自身無形元神的精氣再加以精煉,心物合一,結成金丹一粒,丹熟之後即可蛻化成陽神,是一種出入有無,變化萬千,可以物質化的新生體,這已是地仙的層次,唯要修到陽神沖舉非常不易,陽神修出後仍非究竟,還要行三千功八百果才能得  上帝詔命,真火自焚,瓦解肉體,回到太虛大空世界,得證永生不死的精神生命。急頓法門在元神修煉有成之後,即與道家分道揚鑣,轉而修煉封靈,以元神的力量、原靈的調教共同來栽培  上帝賜的和子——封靈原種,等於媽媽、爸爸犧牲自己一部份的精神照顧娃娃一樣,這個娃娃依照媽媽的形容長大,繼而產生靈覺,可以做無形應化的工作,一旦得證天爵,永不退轉,精神生命可以與宇宙共始終矣。故表四中說:「修煉急頓法門不以肉身結丹為目的,而是修煉無形金丹。」

    何以要改修無形金丹呢?主要有兩個因素:

    1、時間、環境上已不許可在肉身上用功夫。由於丹鼎大法的目的仍不離精神生命的永生長存,只是中間須經過陽神的階段。在三期末劫的時代,崑崙地仙們都在等待功果圓滿,得詔飛昇,以逃脫這場全球毀滅的浩劫,此時再提倡修地仙法門顯不合時宜,不明氣運的轉變,師尊曾講:「丹鼎大法天上已收回去了。」道出這個時代直修精神生命的重要性。再者,陽神的修煉是把一身的精氣神內斂,凝結精煉而成,修法之人要斷除一切人事紛擾,不勞神、不耗氣、不傷精,眼觀方寸之地,神不外馳,在現代工商社會裡,人人要為人道奔波,要應付塵俗,為救劫宏教更要積極入世,佈施靈肉,丹鼎之法不可能成為適應時代的主流,必須另有方便法門降世。

    2、陽神御物之術不足以救劫。陽神之御物顯化固然可以吸收信徒,造成轟動,但是僅限於一時一地一人而已,無法扭轉全面性的浩劫,試想在1980年代美蘇核戰危機一觸即發之際,有什麼樣的神通可以改變美蘇領導人的想法?改變兩強對峙的衝突局面?制止數以千計潛伏在高山海底威力強大的長程核子飛彈?光靠一些超能力的顯化是不可能的,因為人類的行為都起自於心念,因此唯一的方法是從無形中來影響人的心念,化戾徵祥,封靈的修煉就是加強無形應化的力量,也就是教義講的「媒壓」「媒挾」兩個方法。

    因此急頓法門是煉靈的法門,所成就者有元神與封靈,一個是真我,一個是二我,先修真我以養二我,初則透過誦誥念力發揮靈能,功夫慢慢成熟後,可在辦道宏教之時,依個人任務使命以念力發揮無形應化有形的壓挾力量,這不但是應世的法門,也是救劫的法門。

    在表四修煉封靈的五個條件中,‚「勤參法華靜坐」是指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也就是初階修煉的基礎,「修元神有成」是進階修煉的起步,兩者都是所謂的內功,所謂的真修實煉;ƒ「犧牲奉獻功德」則是外果,包括出心、出力、出錢。內功與外果操之在同奮手中,都是我們可以努力去奮鬥達成的,但是後兩項條件„「天命(賜封)」、…「賜紫金光與無形金丹」則是操之在天命,前者是指賜予封號,後者是指賜予封靈原種,至於紫金光是加速封靈原種成長的重要資糧,必須功德與修煉到了,才有天命賜予。

    由上述分析可以理解,真正的修煉是人事配合天命,不是自修自了,不是自己成仙成佛自己逍遙而不管他人生死,師尊在第三期高教班曾怒斥:「一定要為天下蒼生啊!那些只為自己的人以後通通要下地獄去,絕對上不去哪!」如此警語,應能打破我們在修煉上的迷思,師尊在表四最後總結整個法門,談到此宇宙應元妙法至寶,能得之修之時,下一句結論:「是為有德同奮而準備。」師尊對「德」的解釋,認為凡事能儘量為他人著想就是「德」。每一位晉修昊天心法急頓法門的同奮,如果遇到瓶頸障礙之時,不妨多思量師尊這一句話,筆者深受其中棒喝,慚愧無已,獲益良多,最後特別提出來與大家共勉。

 

結論

 

    綜觀整個法華上乘修煉體系表,表一總綱著重在體系架構上的說明,表二總原則著重在貫穿體系的觀念說明,兩者皆屬於理論部份,表三與表四則是實務修煉的訣竅,也可說是整個體系表入手修煉的兩大綱領,筆者形容整個體系表就像一本實務操作手冊,只要按表操課自自然然能夠成就,這裡面每一句話都是師尊一生苦修的精煉心血,都是同奮們遇到障礙時的良藥解方,切勿等閒視之,辜負師尊老人家苦心孤詣傳法於世的用心,我們如能一邊研讀此體系,一邊以自身生命來實踐,這般自修自證,樂何如之?

 

參考書目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帝教出版社,81年5月新版。
《新境界》,帝教出版社,86年10月3版一刷。
《天帝教教訊》,天帝教教訊雜誌社。
《第四期師資暨高教班聖訓錄》,帝教出版社、教訊雜誌社。
《天聲人語
靜坐要義》錄音帶文字稿,天人訓練團編製。
《道家養生學概要》,自由出版社。
《道海玄微》,自由出版社。
《仙道上乘丹法明指》,武陵出版社。

 

                  (發表人呂賢龍:天人研究學院副教授)

 

 
 
 

 

 


 

同奮:

    光證在論文集四十三頁講到直修有一段話說:「同奮所要做的就是契入虛的境界。」,師尊對此有一段描述:「從狂風大浪中、海闊天空中、無邊無際中紮基礎」,我想「虛」的境界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要心無所注,一切放下、一切不想談何容易。以前我與同奮在研究《靜坐要義》這本書,裡面提到靜心靜坐,當時我覺得靜心靜坐不值得談嘛,為什麼呢?因為靜心靜坐前面是有為法,後面又要無為法,相互矛盾。但最近我的看法不太相同了,我想提出來可以補充光證在這裡不足的地方。師尊在《靜坐要義》中提到:「一般人學正宗靜坐,必需具有正氣,經過初步面試,而且必需經過百日的訓練,不是一般人可以放下俗務來參加。」因此師尊介紹了靜心靜坐。早期的正宗靜坐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參加的,需經師尊面試、淘汰,後來各地教院拼命要把人塞進來,師尊不得不收了,只好廣開一扇門了,但這些人來學正宗靜坐卻沒辦法放下俗務,沒有辦法體悟虛無之道,基礎不足。我回頭看師尊曾提到學靜心靜坐的幾點益處,這幾點益處其實就是你要先經過這些條件,才有辦法契入虛的境界,才能談直修,沒有這些條件就沒有資格談直修,在大風大浪中立不了根基的。靜心靜坐的幾個益處:第一、卻病延年,身體健康,第二、頭腦清楚,情緒穩定,將生活壓力排解掉,培養正氣。這都是一些條件,因此早期還沒有靜心靜坐時,同奮在正宗靜坐是有守竅的,為什麼要守竅呢?因為一般人必須將注意力集中在一點,心才不會起妄念,才能將注意力轉移,後來有靜心靜坐取代,這些都是從有為法進入無為法。

 

光證:

    謝謝同奮的指點,我同意您的這種看法。各位如果翻開論文集第四十三頁,我在這裡有提出來:直修為什麼在形式超越性功與命功?有兩個原因,其中第二個原因提到,事實上直修真正的基礎應該從日常生活中打造起的,因為就天理來講,就人情來講,沒有人在日常生活中一切計較,一切都不放,一打起坐來,扣手印後就能一切放下,放下一切,這不合乎天理、不合乎人情也不乎實際經驗。換句話說,打坐時能不能直接契入虛的境界,有一個很重要的重點:就是日常生活中,對於人生意境的體會已經進入到另一種層次,他能夠豁達、能夠灑脫、能夠不執著,但是有所為也有所不為,最具體的例證就是師尊一生走過的這條路,師尊所表現出來的人生態度,所以剛剛同奮提出正宗靜坐應有的基礎條件,這一點我完全認同。我簡單做個歸納:從實務的經驗而論,在日常生活中,直修就是剛剛所講的,需要有煉心的基礎、性命雙修的基礎;至於在靜坐時,直修可以扣住「將睡未睡、似覺不覺」八字,因為這句話本來就是源自早期的同奮向師尊請教:「我打坐時都靜不下來,很多雜念,可不可像靜心靜坐一樣,唸廿字真言?」師尊說可以。這個問題師尊在好幾個場合曾經回答,到第三期高教班的時候,師尊就更明白講:「與其唸廿字真言,不如就乾脆唸『將睡未睡,似覺不覺』這八字。」師尊提供了一個適合一般根器的人的方便方法,因為我們每天睡覺時都會經過將睡未睡這一過程,這是普遍的經驗,只要我們慢慢去揣模、體會自己在那個過程的身心狀態,慢慢坐下去,慢慢的就能保持在那個狀態的境界,慢慢的就能達到虛的境界。所以「直修」當然是一個過程,當然不是一般人一叩手印便能馬上進入到虛,這絕對需要日常生活的基礎與扣手印之後長久的經驗。

 

同奮:

    在我還沒進入昊天心法之前,我對我們天帝教的性命雙修,覺得滿頭霧水,什麼叫性?什麼叫命?簡直不知所云,後來慢慢接觸到《天人文化新探討》的資料之後,發現我們帝教裡很多東西,譬如說:心性系統、氣化系統還有生化系統,在這邊我想請教光證,你是不是能夠把昊天心法應用氣化系統、生化系統還有心性系統解釋出來,這樣比較能夠讓人接受。

 

光證:

    謝謝!我以為我被遺忘了,終於又有人問我問題了,謝謝這位同奮。

    有關性命雙修,實在說來話長,您提的氣化系統、生化系統在這一期學會發行的研究資料有提到,可能很多同奮還沒有去研讀,所以對這個名詞不太熟悉。我們可以簡單來講,氣化系統是代表和子的那一面,生化系統是代表電子體的這一面,當然,這不是絕對二分。因為,雖然生化系統是代表電子體的這一面,但是它需要有和子的參與,氣化系統雖然代表和子的那一面,但是它必需要有電子體的支持,不過,相對來看,將氣化系統歸於靈、和子,生化系統歸於肉體、電子體,應無太大疑義。所以性命雙修簡單來講,可以說是靈體與肉體同時修煉的意思,也就是教義講的和子與電子同時並修的意思,這點在教義「精神的鍛煉」這一節講得很清楚。

    第二點,我要補充說明性命雙修與煉心的關係,我在這篇文章裡特別提出來,因為有一陣子我覺得很困惑。在這個體系表裡面,師尊把煉心擺在性功的底下,因此,曾經有同奮在討論的時候提出來,他認為煉心就是性功的開始,是成仙的一半,不過,也只是一半而已,我直覺不太對,因為師尊平常的演講、平常的教導給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師尊對煉心的看法是自始至終、首尾一貫的,剛開始入道要煉心,即使成道了,也要煉心,我們換另外一句話來講,師尊即使到了晚年又何嘗不在煉心呢?即使成就了四十位封靈一樣要煉心。所以,師尊曾經在兩院上課的時候,曾推薦一本道藏的書,叫《唱道真言》,它的原名叫《煉心》,這本書很特別,它特別提出來說:一般人都以為煉心是修道的第一步而已,其實不然,以道家的丹鼎大法來講,即使修到陽神沖舉,一樣要煉心,只不過傳統把煉心改成煉虛,換句話說,煉心跟煉虛是一貫的,它說「幻身有形曰煉心,陽神無形曰煉虛」,所以我們天帝教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我們直修契入這個「虛」字實乃「心」字。本教雖然不講陽神,但是我們並列的,是叫做封靈,也就是說,即使一個同奮修到封靈現證,但是他一樣要去煉這個虛,也就是所謂煉心。根據以上的論述,我提出來,其實煉心是首尾一貫,不是只有性功而已,換句話它是貫穿性命雙修的那個總軸,煉心就是性命雙修,性命雙修就是煉心,這是從理論來談。

    然後我們從實務來談。剛剛同奮問,性命雙修功夫到底是什麼?其實師尊在這個體系表講得很清楚,請翻開論文集三十八頁:性功首先要立志希聖希賢,也就是發願立志,接著就是要規戒身心,最終是要煉到一無所有,這就是師尊對性功的界定;師尊對命功的界定就分兩個:1、生命外在形體的鍛煉,師尊在宇宙應元妙寶裡面就舉例了,譬如說:張三豐的太極拳、達摩祖師的易筋經,師尊說在本教呢?就是甩手功。2、生命內在精、氣、神的鍛煉,主要是以我們的法華靜坐為主,當然這種精、氣、神的鍛神是自然而然的運化,並不導引運氣,但是在民國七十九年開始,師尊與天上都警覺到,同奮們命功鍛煉普遍不足,因此又傳下一個輔助鍛煉精、氣、神的功法,那就是煉元神,但那是輔助的。所以從實務上來講,師尊對性功、命功的界定其實已經非常清楚了。我們來看,即使在這樣命功的一個鍛煉當中,煉心不重要嗎?我們天天在甩手的人,都知道甩手的時候,邊甩邊想事情跟邊甩邊入定那是不一樣的,我們在煉元神的時候,能夠精神集中來做吐吶的功夫跟我們隨便呼幾口氣吸幾口氣是不一樣的,我們更清楚,在法華靜坐的過程當中,命功的開始是一己的陽氣從尾閭骨發動,什麼時候才發動?必須心一切靜下來、放下來。因此我們可以發現,命功的開始是來自於煉心,所以命功怎麼會和煉心沒關係?另一方面再看教義,教義很少談到「心」字,其實教義的心物一元二用論,與性命雙修是並列的,只不過心物一元二用的「心」事實上講的是所謂的「性」,所謂的和子,「物」講的是所謂的「命」,所謂的電子。真正在講我們這一顆會思索的心、有很多繁雜念頭的心、充滿各種貪、瞋、兇暴、怒惡、或慈悲、和善、寬容的心,教義是用和子與電子的互動來描述,師尊有一句話非常的重要,師尊說:「一定要和子跟電子達到適切配合的熱準,靈覺之心才能發生作用,成為該人的主宰。」和子跟電子達到適切配合的熱準就是性命雙修,一句話來講,應該就是煉心。

 

同奮:

    雖然主席說是最後一個問題了,但我問得很快,而且也很快可以解決,我想別人還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光證為我們區別了心法與法門的差別,讓我澄清了很多自己心裡的問題,我想請問他昊天心法是一個永恆的心法嗎?有沒有其他的宗教,比方說道教的文始派,他們也是直接從煉神還虛開始修煉,也是直接契入虛,他們可不可以也算是永恆的昊天心法?還有禪宗裡面有一個說法「只管打坐」,應該也是直接契入虛,這是不是也屬於昊天心法?

 

光證:

你簡單的問,我就簡單的答,所以還可以有其他的問題。

昊天心法是簡稱,全名是「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如果你願意把「直修」加上去,那又多兩個字。原則上,這個心法從名稱上很明顯看出來,它是來自於上帝的心法。至於文始派的心法,根據維生首席的研究,文始派並沒有傳人,雖然在台灣有人打著文始派的名義,但是實際上已經不一樣了,我從道藏的專家蕭天石先生的書中發現,蕭天石在描述文始派的心法所用的言語與師尊非常類似,比如「修一己真陽之,以接天地真陽之」、「直修煉神還虛」等等,蕭天石的書也有,因為他與師尊認識,彼此交換過意見。

總之對於同奮的問題,我個人只能很謹慎的回答說:昊天心法是來自上帝的心法,但在中國歷史上淵遠流傳的過程當中,它的確不是現在才出現,這就是師尊為什麼在《靜坐要義》這本書裡講中國正宗靜坐的根源,師尊從黃帝講起。換句話說,黃帝當時的心法應該也有傳承自上帝的心法,但是師尊為什麼不直接講上帝?因為那是對外的,各位您可以發現師尊對於靜坐,有對外和對內的區別,他講正宗靜坐的根源,對外從黃帝講起,因為再講就是天上了,那不能講了,一般人怎麼能接受呢?但是黃帝大家可以接受,可是對教內師尊就明白講,這個根源其實往上追溯,黃帝並不是初創起源,他之前還有,那就是上帝,是法華妙天。這就不得不回歸道統衍流的傳承,因為黃帝是道統衍流第五十二代的天命使者,雖然上帝的道統第五十一代即來到本地球,可是五十一代湮滅了,五十二代開始才比較有史實可載,所以師尊這個心法其實是源自整個道統衍流裡面的第一代上帝,可是師尊為了對世人去說,他只好從世人可以了解的、有歷史可查的五十二代黃帝開始說起。因此,自黃帝以降乃至文始真人、華山學術圈等等這些在中華文化淵遠流傳的先聖先賢,以及五十三代道教、佛教、雲龍至聖,五十四代一宗主、天樞呂祖、南屏濟祖這些在教史可查的祖師爺,當然與今日本教直承教主上帝的心法有甚深淵源,這是一條主脈傳下來的關係。總之,我認為回歸道統衍流來思索,可不離真傳了。

 

同奮:

    光證在論文集第三十七頁提到運念力以修急頓法門,我的問題是:急頓法門是不是仍屬於自然無為心法?因為又要「運」又要「急」,到底還是不是在「無為」?「自然」兩字在《明心哲學精華》裡就講:這個劫,成、住、壞、空是自然的,要救這個劫就違反自然。那麼我們運念力以修急頓法門,以運念力行道救世為證道法門,但你現在是違反自然,還能夠叫做自然無為心法嗎?我想請教一下光證。

 

光證:

主席說是半個問題,那我只好半個回答。

我記得當時在翻譯《宇宙應元妙法至寶》的時候,維生首席有一天就特別來電指示說:你們小組要注意,這個「急頓」千萬不要翻譯成是「速成班」的意思。所以「急頓」這個「急」到底是什麼?是什麼在急?誰在急?怎麼急?結果我們發現師尊已經有很明白、清楚的闡釋,在《宇宙應元妙法至寶》六十七頁,師尊講「急」,就是「劫運急迫」,而不是我們要不要急,是指大自然氣運已經到了一個關鍵點,這個關鍵點已經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了,已經是迫在眉睫了,「急」是形容是整個氣運變化的劇烈,並不是只講人急著去如何如何。

我們對於「自然無為」也許有個錯認,以為緩、輕、淡才是自然無為,可是你細觀大自然的遷移,固然有雲淡風清、舒緩安適的時候,難道沒有疾雷暴雨、山崩地裂的變化,前者是自然的展現,後者難道不是自然的默化?今日之時代,師尊講得很清楚,並非雲淡風清的時代,而是全球毀滅浩劫的時代,「自然無為」的現代意義應在深體今日自然氣運之局勢,深體危機一觸即發、瞬息萬變的造化,然後止所當止,為所當為,此師尊一再告誡我們去私欲(止)、存天理(為)的用心。

剩下的我想在待會兒五分鐘的結論裡,再提出補充,謝謝。

 
 
 

 

 


 

光證:

我的總結是很大膽的。我們常說天帝教是救劫的宗教,在座每一位我相信都認同,但不可否認,曾經就有同奮提到,師尊為什麼主張兩岸和平統一?啊!因為師尊是外省人,師尊不忘故土;同奮也問我們天帝教為什麼反對台獨?我們天帝教歡不歡迎民進黨員?這是存在許多教院的現實問題。另外一方面有許多同奮上光殿為天下蒼生奮鬥,但是下了光殿之後,他不見得願意為你我著想一下。

我在教內時間並不長,比在座很多人要短,但是我發現「架空」是我們天帝教目前必須面對的問題,很多同奮身、心、靈是架空的,同奮認同師尊救劫的理想,但是身、心、靈其實並沒有到達那個程度,於是理想變成了口號,我們大腦裡面充滿著一種自認是對的意識,但是午夜夢迴你身心很困頓的時候,你有時候會想打退堂鼓的,對不對?有的人堅持下去,不打退堂鼓,有的人不堅持了,他隔天就必須為自己找一個下台階了,因此就會有各種突然間變化的言語出現了。

我覺得我們天帝教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要認識、要認清師尊他老人家講救劫不是突然講的,是有他九十幾年的艱苦歲月的磨練講出來的,各位你有空到史料中心一0二的展示場看看,它展示師尊真傳一張紙的手稿,你看師尊在日曆的背面,寫寫畫畫,我相信你仔細看下去,你可以感受到師尊一生修持的心路歷程的辛酸。師尊對於救劫的體認,絕對不是天生出現的,而是經過那麼長久的蘊釀、折磨、困苦形成一種生命全然的體會,我覺得我們應當要認清師尊這一條路,我們當然認同救劫,但是我們更重要的是如何把救劫的這一種觀念落實在我們的身、心、靈上面,而不是架空自己,否則的話,我們有可能在十年之後,我們受不了的時候,我會說天帝教幹嘛救劫!不須要救劫!

我寫這一篇論文是一種很大膽的嚐試,我希望鼓勵起一種風氣,鼓勵全教同奮能夠把師尊的文獻好好的恭讀,體會師尊的精神,一方面在我們自己功課上面好好去實踐。我們慢慢的從大腦層面對救劫的認識,深入到心靈層面。在這三期末劫的時代,這種心靈深處對劫運的感悟,就是昊天心法之所以「直修」的真義,它當然是自然無為的心境,並非刻意而為。我以一個例子做說明:「曾經有一個法師他在散步的時候,只要遇到枯葉,他就跨過去,他從不踏枯葉的,徒弟認為很矯情,問師父枯葉你為什麼不踏呢?你不是還要吃果菜嗎?法師回答:我視這枯葉如同自己,如何無端踐踏自己呢?」法師他的心靈意境,他的生命體會,可以與這些枯葉有一種生命感受的交流,也就是感同身受的交流,他踩枯葉如同踩他自己,他很自然就不願意去踩了,這跟我們用表面意識要求不要去踩枯葉,是截然不同的生命觀,前者是自然的體會,無為的舉止,後者是大腦意識的要求,刻意的逼迫。我們天帝教對於救劫如何從大腦意識的一種要求滲入到全然生命的體會,我覺得就是「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的「直修」修持,在這樣的人生歷練上,才可以有所為有所不為,才談得上「運念力以修急頓法門」,於是心法之無所為到法門之有所為,不但沒有扞格不入的地方,反而能湧現出絕大的勇氣與智慧來面對這艱苦的人世,這是我個人的看法,謝謝。



[1] 後兩階段師尊的代表性文獻,現已收入在教義86年版的附錄二、三。

[2] 民國八十四年第五期高教班期間,人間將「煉元神」的補充說明呈無形鑒核,師尊於無形細細斟酌,於8月1日批覆,並同時指示:「《宇宙應元妙法至寶》從此定案,不再增修。」

[3]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83頁。

[4] 出自師尊講授「法華上乘正宗靜坐之修證」,教訊120期。

[5] 「天聲人語靜坐要義」錄音帶文字稿,1頁。

[6]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2頁。

[7] 默運祖口訣:「浩然元,自法華妙天而降」,師尊在第二期高教班說:「上帝是在法華妙天得道的。」由此可見「法華」二字有來自上帝真傳之意。參考維生首席《天人合一研究》(上)100頁。

[8]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61頁。

[9] 《道家養生學概要》102頁,「文始派修真要旨」。

[10]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50頁。

[11] 《第四期師資班高教班聖訓錄》255頁。

[12] 此表在師尊的初稿中看得出與蕭天石的《道海玄微》49頁之表及79頁的五大綱宗、六大訣法有其淵源,蕭天石亦提出性功、命功、神功之說,然其內涵與師尊在此表中所表達者仍有差異,尤其神功部份大不相同。

[13]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42頁。

[14] 「道在人心」,教訊115期。

[15] 「修道先要煉心」,教訊115期。

[16]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20頁。

[17]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頁38。

[18] 《唱道真言》原在道藏內有輯錄,市面上有武陵出版社的譯註出版,書名《仙道上乘丹法明指》,本段出自該書65頁。

[19] 同註14。

[20] 以上兩段話皆出自《宇宙應元妙法至寶》54頁。

[21] 「將睡未睡、似覺不覺」的重要觀點,見諸《宇宙應元妙法至寶》18頁、58頁、63頁。

[22]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67頁。

[23] 見教訊81期。

[24]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69頁。

[25]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8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