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教印、院印之概況介紹

教印、院印之概況介紹

 

 

  《教綱》中,「教印」與「教旗」、「教歌」並列,為代表天帝教之主要信物之一,可見其重要性。除了《教綱》第一章「總則」規定以「天人大同」為「教印」外,《教綱》附件的鑄印須知中,更延伸規定教印、院印之材質、尺寸,以及印面字樣,清楚詳列,作為天帝教各級組織信物,代表組織法權。

  民國八十七年,除州統院未成立,始院、主院虛級化外,包括極院、三大道場、掌院、初院、堂、輔翼組織,天帝教各級組織皆已大備,因此由傳道使者團在開導師會議上正式提案「應統一製作掌院、初院印信」後,經過極院「教印規劃小組」一年多的籌備企劃執行,積極完成從教印、始院印、州統院印、三大道場印、掌院印、初院印、堂印之規劃工作。而於民國八十九年,天帝教復興二十週年慶祝大會上,先頒發給三掌院及各初院。民國九十年本師節,由開導師在各教院舉行「授啟印寶告疏儀科」之儀式,正式啟用掌院印、初院印。

  正式頒布之掌院印、初院印之材質及尺寸規格一切悉依《教綱》規定。在《教綱》中對各種印的規定如下:「某國主院至寶」院印,二寸七分見方。「某省掌院至寶」院印,二寸五分見方。兩者皆為銅質印,採用磷青銅;「某省某縣初院至寶」院印,二寸一分見方,木質印,採用紅豆杉;而因應現時天帝教之組織,特增加「某堂至寶」之堂印製作,比照初院至寶之木質印材及大小尺寸。此外,並增加鐳力阿天曹道場、天極行宮人曹道場、天安太和地曹道場三大道場之「道場至寶」院印製作,比照省掌院至寶之磷青銅印材及尺寸。另外尚未頒布的極院「天人大同」教印,三寸六分見方。「始院至寶」院印,三寸三分見方。兩者為玉質印,採用和闐羊脂新玉「某洲統院至寶」院印,三寸見方,石質印,採用壽山黃石。

  以「院印」之整體設計型製為例,考慮到希望能夠在印章上充份表現天帝教之宗教文化精神,決定比照光殿及黃庭的設計概念與意象,在「簡單、隆重、寓意深遠」的設計理念中,歷經四個月的規劃,決定造型一律為方型式樣,不用印鈕,不用任何設計裝飾,印上方刻紅心,印之背面刻「某年某月某日天帝教始院製頒給某院院名與製字第幾號」、印面刻「教院至寶」字樣。

至於字體及鑲邊設計,除「教印」之「天人大同」字體為特殊設計之雲篆外,其餘「院印」印面字樣皆為小篆。且「天人大同」以及「始院至寶」為白文(陰刻),「掌院至寶」、「初院至寶」字體為小篆朱文(陽刻),而紅心皆為為陰刻。除「初院至寶」印為增加厚實穩重感,而加鑲銅片外,為展現材質本身特性與美感,並配合整體設計精神理念,所有「教印」、「院印」皆不鑲金鑲銀。

  完成的三「掌院至寶」院印,雄渾方正、莊穆凝重,二十七個「初院院寶」院印,樸拙典雅、古色斑爛。而方寸之間的印面字體,筆筆刀法及章法佈局錯落有致,蒼勁有力,整體印面靈力透發、奇趣恆生,小小一方印章中,充分顯現出天帝教天人合一宗教精神之高明透發、渾樸雄健。

  所有「院印」皆外包黃巾,上繡正大光明法印(稱為「道符」),以錦盒盛放,旁置印泥,一併以木盤置於光殿神桌上。由各教院在「啟授印寶告疏儀科」儀式正式啟印後,無形並派鑑印童子一組三員就位典守。從製作到頒布,天上人間皆慎重以待,表現出代表組織法權之重要性。

  在陸光中樞機及謝光富開導師、楊緒誡同奮負責的「教印規劃小組」中,對於「教印」、「院印」製作的每一細節皆極為重視,一方面慎重設計印章之整體型製,一方面遠從大陸選用最適合的印材,最後請豪芒雕刻大師陳緒藝同奮精心雕刻完成。歷經一年多長時間的努力,「教印」、「院印」終於在凝聚眾人的心力中,從無到有,一一完成。而在掌院印、初院印及堂印完成製作頒發後,傳道使者團正在擬定「教印印信條例」,而「天人大同」教印、各洲「統院至寶」院印、三大道場「道場至寶」院印,皆陸續製作完成中,等待正式頒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