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中的幽浮現象

《聖經》中的幽浮現象

 

    Thesis:《聖經》中有許多至今無法解釋的神秘現象,可以幽浮學的觀點詮釋,但在詮釋的過程中,卻有其必須遵守的分際,超過了這個分際,《聖經》的基本教義就被曲解,甚至將危及基督教的整個價值觀。

 

  第一部份 《聖經》中的幽浮現象

       A.〈創世紀〉中的人類起源

       B.對〈出埃及記〉中異象的解釋

       C.〈以西結書〉裡的飛碟

 

  第二部分 雷爾的證詞及其可疑之處

       A.對於神秘主義的態度

a.雷爾的說法

b.       對其矛盾的駁斥   

          B.關於所多瑪及蛾摩拉城被毀原因的解釋

a.        雷爾的看法

b.        傳統的說法

                   C.造物者對於人類的態度

a.        雷爾之見

b.        反駁

          D.對於耶穌死而復生的看法

a.        雷爾的解釋

b.        駁斥

          E.雷爾的陰謀 

  

    第三部份 結論-科學解釋不可扭曲《聖經》的基本精神


  基督教信仰向來事西方世界的精神支柱,特別是在黑暗時期,它發揮了安定人心、保留傳統文化的功能。文藝復興以來,隨著理性、科學、人文主義的躍動,基督教也受到了空前的挑戰。經過時間的證明,上述的先進思潮雖然篷勃發展,但基督教依然屹立不搖。這就說明了,基督教自有其長久存在的價值,並且,它和理性、科學與人文主義的精神也可並存不悖。

  近一兩百年來,科學有長足的進步,許多過去被認為是不可理解的神蹟,皆漸漸能以較為客觀、理性的方式詮釋。換言之,所謂神蹟的神秘面紗,就這樣揭開了。但是,以當今的科學知識來看,人類對於神秘現象的理解也並非可以全部掌握,像《聖經》中的許多神蹟就是很好的例子。

  一般而言,任何信仰都是以「信」為中心的,諸如:「信仰的人有福了」、「信我者得永生」,都是強調信乃宗教的基石。但所謂的信,不一定是指盲目的信仰,經過質疑與求證後的信,更是真信。換一個角度說,信仰若禁不起懷疑的話,就沒有資格成為真信仰,而一個宗教之所以能淵源流長,正是因為它的教義禁得住時代的檢驗。在科學昌明的今日,人們更有理由用科學的觀點探討宗教中神秘現象。假如現有的學科都無法合理解釋它們時,便有待於新知識系統建立後再來破譯。

  在《聖經》中,〈創世紀〉與〈出埃及記中〉的故事,可以說是家喻戶曉、傳誦千古的,但諸如人類如何起源、紅海為何分開等等問題,至今還是個謎。至於〈以西結書〉中所提及的種種異象,更是超出人類現有知識的範圍。不過,新興的幽浮學卻可將上述的異象作較合理的詮釋。1然而,必須一提的是,在詮釋的過程中,幽浮學仍有其必須遵守的分際,超過了這個分際,《聖經》的基本教義就會被曲解,甚至危及整個基督教的價值觀。

  全文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介紹《聖經》中所出現的幾個較為有名的幽浮現象,第二部分則質疑外星人代言人雷爾對《聖經》的扭曲,第三部分結論,探討科學與宗教間的相互關係。


第一部分  《聖經》中的幽浮現象

 

  本篇所要介紹的《聖經》中的幽浮現象,主要集中於《舊約》,並以〈創世紀〉、〈出埃及記〉及〈以西結書〉為主。當然,這並不是說《舊約》的其他部分,甚至在《新約》中的神秘現象,不能以幽浮學的觀點的詮釋。只是,大多數的神蹟用靈學或超心理學的觀念,也一樣可以說得通。最重要的是,那樣的話,就可以不必把外星人的因素考慮在內了。

 

A.〈創世紀〉中的人類起源

 

  〈創世紀〉中記載,上帝在創造天地、晝夜、海洋、星體與動物之後,就按著自己的形象造人,賦予他們治理地面的權柄,並使他們能以動植物為食。(1:26-30)關於人類起源的部分,〈創世紀〉載:

 

  耶和華上帝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理,他就成了有靈

    的活人,名叫亞當。耶和華上帝在東方的伊甸立了一個園子,把所造

    的人安置在那裡。(2:7-8) ……耶和華上帝說:「那人獨居不好,我

    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2:18)……耶和華上帝使他沉睡,他就睡

    了;於是取下他的一條肋骨,又把肉合起來。耶和華上帝就用那人身

    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他到那人跟前。(2:21-22)……因此,

    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當時夫妻二人赤身裸體,

    並不羞恥。(2:24-25)

 

  「上帝」一詞又稱為JehovahYehevah,是基督教對猶太教神雅赫維(在希伯來文《聖經》中寫為JHWH)的讀法。2雷爾(Rael)釋之為耶洛因人(Elohim),意指「來自天空的人們」。3假如他的話是真的,這就表示地球上的人是由外太空的高等生物們所創造出來的,而非由一個宇宙主宰神所創造。在創造人類的過程中,外星人先用生物科技造出男人,然後再造出女人。而所謂「耶和華上帝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似乎是指外星人用一種催眠的方式使亞當入睡,所以在手術的時候,亞當並不感到痛苦。此外,外星人也賦予所創造出的第一對男女雙性生殖的能力。當然,那時亞當與其妻子的知識還很淺陋,因此對於赤身裸露並不覺得羞恥。

  地球上的第一對男女就住在伊甸園了,但耶和華規定他們不准食用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實。但有一天,蛇卻誘惑女人吃那些禁果,並且,女人也叫亞當吃了。如此一來,他們才產生了羞恥感。耶和華得知後,唯恐他們又偷摘生命樹的果實吃,於是便將他們趕出伊甸園了。(3:1-24)這裡似乎是說,耶和華可能知道我們的「第一對父母」發現他們一直在被耶和華剝削利用後,就決定不再忍氣吞聲,這在外星人的眼中自然是「壞」的。並且,可以分辨好壞的人類,將來無可避免會了解到,生理上的不朽也是一件好事,故而上帝才將人類從伊甸園中驅逐出去。4

  亞當與其妻後來又繁衍了許多後代,他們的歲數多半很高,大約可以活到九百歲。並且,他們之中的一些女性,甚至還跟外星人們結婚。「耶和華說:『人既屬乎血氣,我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裡面,然而他的日子還可以到一百二十年。』」(6:1-3)換言之,外星人所創造出來的人類壽命原本很高,但經過與外星人交合後所生下的後代,就大大不如其先祖長命了。由此看來,這應該是外星人與地球人的後代基因變差的緣故。5

 

  B. 對〈出埃及記〉中異象的解釋

 

  〈出埃及記〉記載,當摩西率領族人準備橫渡紅海時,「日間,耶和華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日間雲柱、夜間火炷總不離開百姓的面前。」(13:21-22)文中所說的「雲柱」或「火炷」是什麼呢?巴利‧杜恩寧引用傑克‧華里的觀點,認為這「雲柱」或「火炷」指的是不明飛行物體。6

  〈出埃及記〉又說,「摩西向海申杖,耶和華使用大東風使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開,海就成了乾地。以色列人下海中走乾地,水在他們的左右做了牆垣。」(14:21-22)此處令人不解處在於,紅海之所以分開、泥濘不堪的溼地之所以被烘乾,以及「水在他們的左右作了牆垣」、「大水直立如壘」(15:8),只靠大東風的力量就可以辦得到嗎?因此,這一定還有別的原因。若從飛碟學的角度來看,這些現象或許都是「反重力束」造成的。試想,當以色列人要越過紅海時,若一艘飛碟盤旋於紅海上空,對著他們要通過的水域施以相當強的反重力束,海水就有可能往後退。這時會有兩個附帶的現象發生:第一、海水「直立如壘」;第二、海床迅速被烘乾。其理由是,如果風力真能使海水分開的話,也不可能有牆垣效果,而應該只是個弧形線。但《聖經》中提及的這道「水牆」,不只垂直,而且很平滑,風力絕對做不到這點。再者,許多經驗過飛碟的人都感到熱,這也是反重力束的另一種效果,因為電磁束會增加體內分子的活動性。若將此效應施於紅海海床,泥濘的溼地就會被同樣的方法烘乾,以色列人也就能安然通過了。7

  摩西率領族人離開埃及後,曾於西奈山會見耶和華。當時,他和百姓都站在山下,看見「西奈全山冒煙,因為耶和華在火中降於山上,山的煙氣上騰,如燒窯一般,遍山大大地震動。……耶和華降臨在西奈山頂上,耶和華召摩西上山頂,摩西就上去。……」(19:16-20)有些學者認為,這是希伯來人目擊了火山爆發,但火山爆發並不完全適合於這段描述。因為,如果真的是火山爆發的話,濃密的黑煙應會從山中向上空噴發才對,怎麼會是「在火中降於山下」、「降臨在西奈山頂上」呢?因此,這應當是飛碟降落時的反重力所造成。8

  此外,在〈出埃及記〉第廿五章一至七節中,曾記載著耶和華要求以色列人祭祀一事: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告訴以色列人,當為我送禮物來,凡甘心樂

    意的,你們就可以收下歸我,我所要收的禮物就是金、銀、銅、藍色

    紫色朱紅色線、細麻、山羊毛、染紅的公羊皮、海狗皮、皂莢木、點

    燈的油、並作膏油和香的香料、紅瑪瑙與別樣的寶石、可以鐲嵌再以

    弗得和胸牌上。……」

 

  巴利‧杜恩寧說,他不知道萬能的耶和華、無所不在的耶和華要這些東西作什麼?但若是飛碟中的高等生物要和古猶太人要一些修理機器裝置的必需品,那就可以解釋了:如金、銀、銅等金屬自屬必須;各色的線、細麻與山羊毛也許是用來纏繞電線的;動物的皮和木板顯然是用來絕緣的;油與香料大概即是機械的燃料;瑪瑙與寶石則可轉變成電晶體。所以,這個事件有可能是太空船遭遇到了部分機械損害的問題,故而船長(耶和華)才會透過與摩西的友好關係,取得所需的材料。9

 

  C.〈以西結書〉中的飛碟

 

  〈以西結書〉對飛碟的描述,相當詳細。以下就來討論一下先之以西結所看到的「上帝的太空船」:

 

  當三十年四月初五日,我在迦巴魯河邊,被擄的人中,天就開了,得

    見神的異象,正是約雅斤王被擄去的第五年四月初五日。在迦勒底人

    之地,迦巴魯河邊,耶和華的話特特臨到布希的兒子祭司以西結,耶

    和華的手降在他身上。

        我觀看,見狂風從北方颳來,隨著一朵包括閃爍火的大雲,周圍

    有光輝,從其中的火內發出好像光耀的精金。又從其中,顯出四個活

    物的形象來,他們的形狀是這樣的:有人的形象。又有四個臉面,四

    個翅膀。他們的腿是直的,腳掌好像牛犢之蹄,都燦爛如光明的銅。

    在四面的翅膀以下,有人的手,這四個活物的臉和翅膀,乃是這樣:

    翅膀彼此相接,行走並不轉身,俱各往前直行。至於臉的形象,各有

    人的臉,右面各有獅子的臉,左面各有人的臉,後面各有鷹的臉。各

  展開上邊的兩個翅膀相接,各以兩個遮體。他們俱各直往前行,靈往

    那裡去,他們就往那裡去,行走並不轉身。至於四個活物的形象,就

    如燒著火炭的形狀,又如火把的形狀,火在四活物中間上去下來,這

    火有光輝,從火中發出閃電。這活物往來奔走,好像電光一閃。

    我正觀看活物的時候,見活物的臉旁,各有一輪在地上。輪的形

    狀和作法,好像水蒼玉。四輪都是一個樣式,形狀和做法,好像輪中

    套輪。輪行走的時候,向四方都能直行,並不掉轉。至於輪網,高而

    可畏,四個輪網周圍滿有眼睛。活物行走,輪也在旁邊行走,活物從

    地上升,輪有都上升。靈往那裡去,活物就往那裡去,活物上升,輪

    也在活物旁邊上升,因為活物的靈在輪中。那些行走這些也行走;那

    些站住,這些也站住;那些從地上升起,輪也在旁邊上升,因為活物

  的靈在輪中。

    活物的頭以上,有穹蒼的形象,生著像可畏的水晶,鋪張在活物

    的頭以上。穹蒼以下,活物的翅膀直張,彼此相對,每活物有兩個翅

    膀遮體。活物行走的時候,我聽見翅膀的響聲,像大小的聲音,像全

    能者的聲音,也像軍隊鬧嚷的聲音。活物站住的時候,便將翅膀垂下。

    在他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有聲音,他們站住的時候,便將翅膀垂下。

    在他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有寶座的形象,彷彿藍寶石,在寶座

  形象以上,有彷彿人的形狀。我見他從腰以上,有彷彿光耀的精金,

  周圍有火的形狀,見從他腰以下,有彷彿火的形狀,周圍也有光輝。

  下雨的日子,雲中虹的形狀怎樣,周圍的光輝也是怎樣。

    這就是耶和華榮耀的形象,我一看見就俯在地,又聽見一位說話

  的聲音。(1:1-28)

 

  引文是說,火箭引擎的隆隆聲,使以西結抬頭去看。當時,他看到有火焰從白雲中噴出,伴隨著令人盲目的閃光與震耳的聲音,天空似乎被燒開了。其後,在雲中有四個伸長的形象顯現,從下往上觀察,可以看出直直的腿和圓如犢的蹄。接著,火雲向下停息,火箭引擎的火焰消失了。無疑地,這怪物具有會轉動的翅膀,在翅膀之下又有手臂垂下來。

  這艘太空船離開母船後,就準備著陸。當通過大氣層時,其速度因受到空氣阻力的影響而減低,飛到低高度時,一具引擎開始噴出反重力火焰,以降低太空船著陸的速度,並改用垂直翼緩緩降下。這艘太空船著陸的經過,都被以西結目擊並記錄下來了。不過,這太空船並未馬上著陸,而是在空中盤旋了一會兒,以便尋找適當的地點,那時控制火箭的主焰噴了出來,以西結認為這是天空中的精金。

  太空船終於著陸了。在垂直翼的下方,有些輪子伸出來了,直直的腿與牛犢狀的圓蹄不再碰觸地面。

  至於太空船的輪子呢?以西結描述說,它們的顏色好像是淡青色的,每個輪子各有所屬的輪子。一般而言,輪子是用來輔助物體移動的工具。當它要改變方向的時,整個輪子也必須轉到新的方向去。但以西結所看到那艘太空船,在移動位置的時候,卻不需要將輪子轉向,即可朝任何方向行進。

  現在,以西結抬起他的頭來,注視著活物的翅膀,看到其上一種圓弧狀的圓頂蓋。這時,他注意到當太空船的兩對翅膀(一對朝上、一對朝下)不再旋轉。

  起初,以西結聽到很大的聲響,但自從翅膀停止旋轉以後,響聲減弱了。也許,他認為圓弧與翅膀有某種關係。這是因為他不了解高效率引擎的結構,也不知道中間的小型發電機設備。

  現在,以西結在圓弧的邊緣閃耀著異樣的光芒,在最上方的寶座上,他看見一個人坐在那兒。這個人當然就是太空船的船長,但在以西結看來,這個坐在寶座上的人,自然是耶和華了。10

  除了經文的第一章明確描述了以西結所看到的飛碟外,第二、三、八、十等章,都可以見到相關的記載。不過,這些紀錄都還不如第一章來的精彩。

 

  由以上的討論可知,《聖經》中的某些不明現象,或許是外星人及幽浮的傑作。在〈創世紀〉裡,亞當與夏娃大概就是外星人科學家用基因科技造出來的,而當今的地球人不只是人類第一對父母的子孫,也是外星人的後裔。在〈出埃及記〉中,那為賦與摩西大智大能、協助以色列人渡過紅海、並在西奈山授與十誡的上帝,可能就是幽浮或外星人。至於〈以西結書〉理所記載的「光耀的精金」,似乎更明顯地是幽浮的象徵。總之,《聖經》中的許多神秘而難解的現象,都能以幽浮學的角度詮釋,吾人無法全盤否認《聖經》中的這些紀錄與外星人和幽浮間的關聯。


第二部分 雷爾的證詞及其可疑之處

 

  在與多接觸外星人的個案中,雷爾(Rael)算是最特殊的。他之所以特殊,是因為他自稱受到外星人的託付,傳達左右人類未來的重大訊息。所以,他以訊息傳道者的身分,被認為繼耶穌、穆罕默德之後,地球上的最後預言者。

  雷爾本名科羅德‧佛里蒙(Claude Vorlhom),曾經當過賽車手、記者。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十三日,他獨自一人開著車,登上法國中部的一座死火山,在火山口附近,看到了緩慢降落的飛碟。那時,飛碟裡出現了一個身高一百二十公分左右的生物,對著科羅德微微一笑,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科羅德後來又與外星人連續會面多次,記錄了外星人對於《聖經》神蹟的新詮釋。最後,他接受外星人的命令,改名為雷爾(即「合而為一」之意),並於世界各地廣泛成立相關機構,致力宣揚與外星人合作、天才政治與世界大同等理念。11

  儘管雷爾本人的論點似乎具有相當的說服力,但也有很多人批評這種公然自稱「最後且偉大的拯救者」之肆無忌憚的行徑。以下數點,即是本文用來質疑雷爾說詞的文字。其中,第一點是駁斥其對於神秘主義的態度,第五點則探討雷爾宣揚外星人理念的真正動機。至於二至四點,則是反駁其對於《聖經》中某些觀念的詮釋。

 

A.對於神秘主義的態度

 

  雷爾認為,很多和異次元接觸的人,往往都重視靈魂、鬼神,這種偏向古代神秘主義的做法,是不科學的。12

  所謂的神秘主義,簡言之,即直接或不經由任何中介就可經驗到神,此時人的靈魂暫時接近於與神合一的狀態。一般而言,要達到這個境界,必須經過嚴格的自律與修煉,才有可能進入寂滅(Eana)之中。13所以,神秘主義原本就沒有科學或不科學的問題,它純粹在於當事人的體會。換言之,若有人認為它可以科學的角度詮釋,它就是一門科學;反之,若認為它是迷信,那就沒有探討的必要了。諷刺的是,雷爾雖然排斥古代的神秘主義,但他卻致力於推廣官能冥想-使人類精神完全覺醒之法,14其所涉及的學理內容,恐怕有很大的部分還是與神秘主義有關的。

 

B. 關於世紀大洪水的問題

 

  再者,雷爾對於《聖經》某些經文的解釋,幾乎可以說是完全站在外星人的立場的。因此,人類行為的善惡,也應當是由外星人界定的。按耶洛因人(即對雷爾啟示的外星人)的原意,所謂「善」就是叫人類永遠停滯在原始狀態,「惡」便是在科學上積極進取,期盼有朝一日能超越造物主。而後者對於耶洛因人來說,當然是不能容忍的。

  正由於雷爾如此看待善惡問題,是以他在解釋世紀大洪水的發生時,也秉承此意加以衍伸。他認為,當耶洛因人行星政府得知地球人的科學具有驚人的進步潛力時,便決定自母國發射核子導彈,意圖毀滅地球上的一切生命。但在地球上從事實驗的耶洛因科學家們擔心研究成果毀於一旦,乃命令挪亞建造太空船,在大災禍期間繞行地球,並將欲留的物種各一對置於船艙內。等核子彈爆炸時,生命就再遠離地球幾千公里的上空被保留下來了。15

  雷爾的說法,近於科幻小說的情節。他把善惡觀念作了這麼重大的改造,實在徹底搖憾了《聖經》的基本信仰。照他所述,如果造物主真如其所說的那樣,不願人類在科技上求進步而毀滅地球生靈的話,則他將道德問題至於何地?這麼一來,豈不完全背離了《聖經》的宗旨了嗎?因為,〈創世紀〉說:

 

  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是惡,耶和華就後悔造

  人在地上,心中憂傷。耶和華說:「我要將我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

  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它們後悔了。」惟有

  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6:5-8)

 

    世界在上地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上帝觀看世界,見是敗壞

  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上帝就對挪亞說:「凡有血

  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它們的強暴,我要

  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6:11-13)

 

  由此觀之,人類之所以遭到洪水湮滅,是因為造了極大罪惡的緣故。如果僅是追求高科技的發展而觸怒了造物主的話,這樣的造物主未免心胸太過狹隘,太不講理,也太不仁慈了,根本不值得人類崇敬。並且,若耶洛因人真的害怕地球的科學進步有一天將會危害到其自身的話,一開始就應不惜任何代價,竭力阻止那些背叛祖國的科學家在地球上從事具有潛在威脅的實驗,何必要等到地球科技開始昌明之時才大規模毀滅人類?

 

C.      關於所多瑪與蛾摩拉城被毀原因的解釋

 

  雷爾認為,在人類因建造巴別塔被分散各處且語言變得不通以後,其中的一些秀異分子想要進行報復,變糾合了一群人聚集在所多瑪與蛾摩拉,將這兩處發展成為科技中心,計劃搶救一些科學秘密。同時,他們也組織了一支探險隊,目的在懲罰那些企圖毀滅他們的耶洛因人。不久,耶洛因母國派了二名間諜到所多瑪與蛾摩拉進行偵查,並警告羅得一家人早日離去,然後才以原子彈毀滅這兩地。16迨所多瑪與蛾摩拉被摧毀之後,地球又回到了原始狀態,忘了兩個科技重鎮,忘了創造自己的人,開始向傻瓜般地膜拜時頭與偶像。17

  在雷爾看來,巴別塔之無法建成(〈創世紀〉,11:1-9)與所多瑪、蛾摩拉之被毀,二者間具有因果關係,它們都反映出人類追求科技進步的雄心。但《聖經》對於這兩件事的記載,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首先,在相關的紀錄中,無法看出這兩件事的關聯性。其次,所多瑪與蛾摩拉之被毀滅,也還是這兩處居民惡貫滿盈之故。當時,亞伯拉罕為了這事,還特別犯顏直諫,請上帝饒恕所多瑪人的罪惡。上帝最後開出條件說:「假如尚有十個義人,我就不會毀滅所多瑪。」然而,當上帝派遣的使者住在羅得家時,他們卻顯遭所多瑪人的羞辱。結果,上帝還是用硫磺和火將這二城給滅了。(〈創世紀〉,18:23-33)換言之,就是因為幾乎沒有義人之故,上帝才會毀掉這兩個邪惡之城,並非上帝片面違反與亞伯拉罕的約定。

  根據如上的探討可知,亞伯拉罕與羅得一家人之所以在上帝面前蒙恩,正是因為他們例行主道的緣故。也就是說,因為他們一心向善、敬畏上帝,才能得到恩寵。但雷爾對於這點,並未做出說明。如依前述耶洛因人對善惡問題的看法,則可推知亞伯拉罕與羅得之所以蒙恩,是因為他們願意過著原始的生活,而不致力於科學發展的緣故。換言之,是否依循道德標準生活,並不是彼等獲得恩典的關鍵。既是如此,雷爾又何必在詮釋〈列王記下〉的經文時強調「可惜,以色列人道德淪喪,膜拜金屬偶像,甚至吃人肉,創造者對他們厭惡已極。」18按前面所言,造物主不是希望人類永遠不要進化嗎?所以,他們應當慶幸以色列人自甘墮落、不致力於科技才是,怎麼此處又厭惡起他們的邪惡行徑了?雷爾口中的上帝,從人類發展高度科學文明的扼殺者,一變而為道德問題的裁量者,態度轉變之大,教人匪夷所思。

 

D.      對於耶穌死而復生的看法

 

  耶穌死而復生的問題,是基督教神學的中心之一。所以,若欲改造基督教教義的話,對於此點應特別予以重視。可惜,雷爾在此處依舊語焉不詳。他只簡單地說道:「耶穌實在有必要一死,真理才得以揚遍天下,故而此後造物主回到地球才不致於被視為霸佔或侵略。」19真是不打自召,難道耶洛因人想假冒耶穌之名,對地球行霸佔或侵略之實?按傳統的說法,耶穌的復活,正是「『戰勝了死亡』,從此『死』對於信耶穌的人已無『權勢』,因而也不再可怕。並且,表明耶穌確是基督,是上帝的兒子,是世人的救主。」20基督教之所以能夠發揚光大,正與信徒受到耶穌捨生救世的感召大有關聯。雷爾不明此點,妄自曲解《聖經》的基本觀點,其心甚為可議。

  並且,按雷爾的說法,所謂的「復活」,就是運用遺傳基因的密碼,迅速複製成另一個體。他強調,耶洛因人有一種技術,可以把一個細胞放在某個提供生命物質的儀器裡,讓它自行還原成個體原來的形態。如此一來,死者又可復生了。21但令人質疑的是,此一復活的新個體,在靈性上是否與原先完全相同?如果說,其思維能力與原先有差異,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復活。因為,舊的個體已經死去,所製造出來的新個體不過模樣與前者相同罷了,並非在思考方面完全承襲前者。所以,這跟所謂的「雙胞胎」與「多包胎」沒什麼不同,哪能算是真正的復活呢?按基督教所說的「復活」,指的當是「靈性的復活」,而非「肉身的復活」。使徒保羅說:「所種的是血氣的身體,復活的是靈性的身體。」(〈歌林多前書〉,15:44)因此,復活的真義當是屬於精神的範疇,而非如雷爾所認為的那樣屬於物質的範疇。

 

E.       雷爾的陰謀

 

  身為耶洛因人代言人的雷爾,對於《聖經》的解釋,完全跳脫出傳統的框架。尤其,在對待人類的心態方面,有幾句話可以說將外星人的陰謀呼之欲出:

 

  當人類感恩於被創造的時候,造物主才會正式現身在你門面前;若確

  知人類不背叛我們,且敬我們如父,則我們極願與你們坦誠交往,授

  與你們相當精進的科技新知。

 

    造物者擔心人類不敬愛他們,也就放手任期在幾乎毫無任何援助

  的情況下,自行發展科技。22

 

  請特別注意!這裡出現了耶洛因人希望「確知人類不背叛我們,且敬我們如父」與「造物者擔心人類不敬愛他們」之類的字眼。這一方面突顯了耶洛因人想要宰制人類的企圖,再方面也流露了他們憂心地球人不願歸順的心情。正因為如此,耶洛因人才以雷爾為中介,傳達錯誤的理念,誘導世人去奉他們為無所不能的造物主。

  傑奎斯‧法利說:「幽浮是一種具體的顯現實體,它無法抽離於靈學與響爭性的真實之外被單獨理解。事實上,我們所見到的不是外星人入侵的景象,而是一種操控體系,一種會對人類發生作用、利用人類的操控體系。」23也就是說,「有『某種東西』,利用自我膨脹的井底之蛙,再加上有心人對於猶太基督教基本教義的扭曲及誤解,來控制社會大眾,試圖利用人類的協助,來加速人類自身的滅亡。」24大衛‧巴克萊也說:「一旦你同意拉爾(雷爾)的天啟內容,本質上和聖母瑪利亞或是摩西在山上告訴人們的事情沒有差別,……你馬上就可以發現到幽浮現象的問題,……基本上它是屬於宗教的神秘,而非世俗所認定的奧秘。人們對其『相信』或是『不相信』,都是訴諸感情的,顯示我們所面對的是迷信而非科學。它所採用的是一種詐欺的行為,……」25利用社會大眾對於神秘現象的誤解與迷信,進而控制人類的信仰,真是一招兵不血刃的高明騙術。26

 

  總之,在雷爾所傳達的訊息中,儘管內容極其新穎,充斥著尖端的科幻夢想,但他對於善惡觀念的解釋、對於耶穌復活的意義,並未提出令人滿意的解答。換言之,他僅就一些枝節的部分作美麗的包裝,一旦觸及核心問題,馬上又回到傳統見解,用幾句話簡單帶過。看來,就算耶洛因人智慧再高,也還是有思考上的盲點。之所以如此,乃是因為他們根本不是真正的造物主-上帝,27也根本未曾見證西亞、埃及的歷史發展,因此也並未在這個過程中施行任何神蹟。他們對於《聖經》的詮釋,實在是出於自身的需要,利用人們對於異象好奇與迷信的心理,以遂行其控制地球的野心罷了。

 

第三部份 結論-科學解釋不可扭曲《聖經》的基本精神

 

  讀者或許覺得奇怪,本文的第一部分以飛碟學的角度探討《聖經》中的神秘現象,第二部分確駁斥雷爾對於《聖經》的曲解,這二者間是否互相矛盾?其實,一點也不。為什麼呢?因為,在第一部分中,吾人只是以理性的態度去研究那些神蹟,從來沒有顛覆《聖經》基本教義的意圖。並且,一切的研究都還在假設性階段,討論的空間還很大。但在第二部分,雷爾對於《聖經》許多經文的詮釋,卻完全跳脫出傳統的框架,逕自以科學的前衛角度進行改造。殊不知,這麼一來,雖然別出心裁,足以眩惑人心,但若仔細對照與推敲其中所言,就能發現前後矛盾之處。倘使他不能將這些地方做出圓滿而合理的解釋,便足以證明其說之偽與其心之可議。

  因此,若以科學的觀點研究《聖經》的話,應當秉持堅信真理的原則。

在一切未有定論時,保持存疑而不妄斷。特別是,不當扭曲《聖經》的基本

精神,這才是研究《聖經》的人應有的健全心態。



1 幽浮即UFO,全稱為「不明飛行物體」(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這個詞最早出現於一九四七年的美國。那時,有一位叫做Kenneth Arnold 的商人,再華盛頓州駕駛一架私人飛機。他很驚訝目擊到九個新月狀的東西在Cascade Range的雷尼爾山邊飛馳而過,其行進的方式就如同「碟子」飄過水面。於是報紙便杜撰了UFO一詞,爭論也隨之而起,迄今未有定論。這個事件標誌了飛碟時代的開始。見賓德、弗林特合著,甄如如譯,《人類是外星人的子孫》(台北:巨人出版社,1975),p.224及方能訓譯,《UFO現象》(台北:時代公司,1996),pp.36-37

2參見任繼愈主編,《宗教辭典》上冊(台北:遠流出版公司,1991),p.578

3參見雷爾(Rael),《超地球經驗的宇宙訊息》(台北:日臻出版社,1996),p.27

4 參見David Barclay著,謝幸靜譯,《揭開幽浮之謎》(Aliens, the Final Answer)(台北:絲路出版社,1997),pp.280-81

5賓德與弗林特從生物學、心理學等觀點出發,推斷人類是外星人的後裔。他們的見解很有啟發性。見《人類是外星人的子孫》,pp.221-39

6傑克‧華里說,不明飛行物「像巨型圓柱狀出現,周圍有雲狀物包著,時常垂直。」巴利‧杜恩凝聚此推斷〈出埃及記〉中的「雲柱」或「火炷」為不明飛行物。見巴利‧杜恩寧著,呂應鐘譯,《上帝駕駛飛碟》(台北:希代出版有限公司,1975)p.36

7參見巴利‧杜恩寧,《上帝駕駛飛碟》,pp.39-43。不過,哈佛大學天文學家唐納德‧孟澤爾(Donald H. Menzel)卻抱持反對的看法。他認為,海水為摩西分開可能只是一次大的海市蜃樓,這是沙漠上空一層像鏡子般的熱空氣造成的。當有人穿過這樣的蜃景時,可能會產生一種分開又閉合的錯覺。見方能訓譯,《UFO現象》,p.14

8參見巴利‧杜恩寧,《上帝駕駛飛碟》,pp.47-49

9參見巴利‧杜恩寧,《上帝駕駛飛碟》,pp.133-34

 

10參見巴利‧杜恩寧,《上帝駕駛飛碟》,pp.79-82。此外,關於以西結所見的異象,瑞士作家艾利希‧馮‧丹尼肯( Erich von Däniken)與美國航空太空總署工程師約瑟夫‧布魯姆利希( Josef F. Blumrich)也都認為是外星太空船。有趣的是,後者本來認為前者所言存屬臆測之詞,但後來他卻修正了自己的看法,並認為經文中所述的四個「活物」,可能是四組起落架,每組都有一個輪子可供地上行進。至於「翅膀」可能是直昇機旋翼的槳葉,事著陸前做最後修正用的,主動力則由登陸艙的圓錐形艙體內的火箭引擎供應。不過,也有人反對上述的說法。如哈佛大學天文學家唐納德‧孟澤爾(Donald H. Menzel)就認為,以西結所看到的耶和華,實際上是一種罕見而複雜的幻日。所謂「幻日」,是日光穿越大氣層的冰晶粒發生折射形成的,一次全幻日可能是由兩個環繞太陽的同心圓組成,並會有輻條狀垂直與水平交叉的光帶。在真太陽的左或右側、上或下方,會有兩個或四個幻日出現。同時,在最外環的上方還會有一道倒弧形的光。孟澤爾說,只要略加想像就可以把幻日是為與太陽一同運行的巨大發光戰車。見方能訓譯,《UFO現象》,p.14

11 參見《神秘幽浮大探索》(台北:六統文化圖書公司,1997),pp.92-9397-98

12 參見《神秘幽浮大探索》,p.94

13 參見《宗教詞典》()p.664及《哲學字典》(台北:仰哲出版社,1993),p.345

14 參見《神秘幽浮大探索》,p.98

 

15 參見《超地球經驗的宇宙訊息》,pp.40-41

16 參見《超地球經驗的宇宙訊息》,pp.44-45

17 參見《超地球經驗的宇宙訊息》,p.48

18 參見《超地球經驗的宇宙訊息》,p.66

19 參見《超地球經驗的宇宙訊息》,p.104

20 參見《宗教詞典》()p.579

21 參見《神秘幽浮大探索》,p.98與《超地球經驗的宇宙訊息》,pp.74-75

22 參見《超地球經驗的宇宙訊息》,pp.87-88

23 原文出自《迷惑的使者》,今轉引自劉清彥譯,《外星人》(台北:林鬱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1)p.56

24 參見《揭開幽浮之謎》,p.181

25 參見《揭開幽浮之謎》,p.203

26 我懷疑,耶洛因人之所以冒稱自己是上帝,實在是因為他們懼怕真神的緣故。一九七八年三月十八日,一位叫做比爾‧霍曼的卡車司機,在南加州的某個城鎮遭遇了飛碟。經過催眠,他回想起被外星人綁架的經過。此後,只要一看到幽浮-事實上有好幾次類似的經驗,身為虔誠浸信會信徒的他,就會奉上帝之名將其驅逐,並且效果卓著。見《外星人》,p.54。或許正因為如此,耶洛因人才處心積慮地響竄改《聖經》的基本教義。

27在第一部份,我雖借用了雷爾的理念,說明亞當與夏娃可能是外星人所創造,但這並不表示我同意他所主張的人類為耶洛因人所造一事。換句話說,就算地球人真是外星人在實驗室裡製造出來的,我也不認為那些外星人就是耶洛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