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保台護國

論保台護國

/呂光證

 

 

保台護國是本教當今最迫切的時代使命,也是師尊未竟的第三天命,如果說師尊是為了保台護國而證道回天,一點也不為過,在師尊最後的一年半時間,筆者有幸追隨師尊,親眼見到師尊為保台護國如何犧牲奉獻而至油盡燈枯的經過,師尊對保台護國之操切,可以從〈囑咐全教同奮書〉裡看到:「復興基地不保,遑論弘揚天帝真道。」然而隨著時代變化,政治局勢瞬息萬變,一方面中共政權雖然有所謂的「一個中國的新三段論」,然而在國際上對台灣的打壓仍然未見舒緩,另一方面台灣本土意識高漲,呼籲以台灣為主體,去中國化,進一步要求台灣獨立,或是轉以正名運動為訴求等等,在在都顯示海峽兩岸人心的變化。

面對如此局勢,筆者深感不應把師尊的教誨當作教條式的信仰,因為教條必流於僵固,僵固必將被時代淘汰。目前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深入瞭解師尊主張保台護國的本意,這是不可變的部分,把握這本意,然後順應時代環境的需要,發展出合乎人心的詮釋,這是必須要變的部分。唯有如此方合乎教義《新境界》所講:「宗教要有常住不滅的革新精神,方能為人類之傳統信仰,而保持宗教本身的長存價值。」

換言之,也唯有如此,保台護國使命才能面對潮流時代環境,真正解決兩岸人心問題,而為天帝教同奮乃至世人所普遍接受,在歷史洪流中留下可長可久的一頁。

 

 

師尊在保台護國使命中做了什麼?

 

這個問題從大處來看,可以分成無形、有形兩方面,但筆者需強調,天帝教的精神一向是「無形應化有形,有形配合無形」二者不可須臾離,所分別者只是某些事情師尊從無形去努力,以期應化有形,另一些事情師尊直接從有形下手,以期配合無形。

無形方面有二:一是「以鐳炁真身運化世局」,一是「爭取保台方案提報至金闕、無生聖宮通過」。有形方面有三:一是「分別針對兩岸領導人致函二封公開信」,一是「舉辦四期保台護國法會」,一是追薦二二八亡靈化解台灣冤孽怨氣。

 

一、以鐳炁真身運化世局

    師尊曾言:「鐳炁真身之道法本來就不是為了自己」,《宇宙應元妙法至寶》說:「首席所煉的鐳炁真身是一種引導鐳能,而依念力佈施于全世界,進而影響到整個世局的妙法。」按照教義理論,這是一種媒壓、媒挾的作用,蓋教義認為今日人心日趨迷亂,戾氣充塞天地,反過來又控制住人心,因此師尊以鐳炁真身之力量澄清氣運,以喚醒人心向善。尤其政治領導人影響世局往往是一念之間,動一髮而牽全身,動一人而影響千百萬人,此等人均負有天命,背後均有神、魔護持,端視該人一念之轉,若一念向善則魔去神來,當有福至心靈的感受,而做出有益蒼生的決策,若一念向惡則神去魔來,當有賈禍偏差的情緒,最後做出錯誤的抉擇,終至無法自拔。是以傳統宗教家均有祝福、祈禱之說,並非全無根據。

    師尊以鐳炁真身佈施鐳能於大空中,一方面穩定整體氣運,引導氣運,使得客觀局勢逐漸改變,迫使相關決策者在時代潮流之巨輪下自然選擇趨於天理之方向,此之謂「媒挾」;另一方面對影響兩岸關係至大的雙方領導人亦有澄清氛圍、無形啟發靈感的積極目的,此之謂「媒壓」。教內有明文記載的,是師尊對鄧小平先生的支持,除了支持他陽壽超過八十五歲以利大陸政經改革外,也支持他認清潮流時代環境,放棄共黨一黨專政。然而無形應化尚須有形配合,因此師尊才會二度致函給鄧小平先生,並公開在全世界主要的華人報紙上。

至於李登輝先生,師尊則以刊登在報紙的文告方式來支持他,筆者雖然沒有文獻證據,但根據師尊一貫做法以及教義理論,筆者深信師尊在無形中以鐳炁真身力保,尤其師尊在文告中說道:(註一)

「當民國七十七年元月十三日李登輝副總統依照憲法繼任總統之職時,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副總統人選已奉  天帝御定,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為李登輝、副總統為蔣緯國…」

筆者深信這是師尊靜觀兩岸局勢及台灣未來發展,深思熟慮後向天帝薦舉力保,而有如斯御定。

 

二、爭取保台方案位列金闕、無生聖宮

師尊為何要爭取保台方案位列金闕、無生聖宮?最重要的原因便是要提高保台方案在無形天界的位階,用人間法律來比喻,就是提高它的法律效力。金闕是管理宇宙的最高中心,無生聖宮是孕育宇宙生命的源頭,當保台方案成為此二天界的「列管方案」時,諸天神媒都要一體護持台灣這塊地方,一般講的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在保台方案的位階之下另外處理,不能違反「保台」這個最高原則。筆者以為,師尊這個苦心反應在有形上的,便是台灣五十餘年來在中共威嚇下,卻能免於戰火蹂躪,從一資源貧乏的小島蛻變成亞洲四小龍之一,在全世界烽火戰亂不曾歇止的情況下,真不可不謂奇蹟。

根據首席看法,保台方案應源於民國七十二年師尊寫信給蔣經國先生之時(註二),但筆者認為同一時間天極行宮開光,天帝遴選中山真人、中正真人為玉靈殿正、副殿主並交付三大特定任務,更明顯是保台方案的具體措施。這三大特定任務如下:

1、結合無形有形力量,鞏固台灣復興基地。

2、策動大陸人心思變,導發反共革命。

3、迫使中共褫魂奪魄,放棄共產主義接受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很明顯,第一條特定任務就是「保台」,第二、三條特定任務是「護國」,後者師尊在早期常詮釋成「復國」,其中的順序頗有深意,為何要先「鞏固台灣復興基地」?因為台灣不保一切都是空談,為何先是「策動大陸人心思變」然後才是「迫使中共褫魂奪魄」呢?這就是「媒挾」作用,驅動時代潮流使得中共政權自然轉變,將原本可能的流血、戰爭轉化於無聲無息之中。

    值得注意的,這三大特定任務主要是玉靈殿殿主、副殿主在無形中去運作,並非天帝教同奮要組織特務人員潛入大陸策反,換言之,這三大任務是「無形任務」,不是「有形任務」,人間做的主要是以誦兩誥的念力來支持無形。因此,筆者認為「玉靈殿三大特定任務」與「保台方案」息息相關,應是保台方案最早之起源。

但「金闕保台方案」四字首次出現則在民國七十六年十二月師尊致函蔣緯國將軍之信,周靜描同奮的研究(註三)指出在目前可以找到的資料中,這是最早的證據,緊接著民國七十七年一月十三日蔣經國過世,隔日師尊發動「保台護國法會」,同年二月十二日巡天節開始,「保台護國方案會報」(後來改稱保台方案會報)首次列入天帝巡天的行程中,二月十七日(正月初一)師尊在始院春節團拜時再度提出「金闕保台方案」。因此周靜描同奮認為師尊正式將保台方案提報金闕通過,最有可能便是在民國七十七年二月的巡天節期間,至於何時提報無生聖宮通過尚無明確證據,最多只注意到同年十月二十五日師尊有提到玄玄上帝主持保台方案,同日中山真人一篇聖訓則補充是由兩位聖師祖(太虛子、玄玄上帝)主持,兩位聖師祖是無生聖宮左相、右相,這或可視為保台方案通過無生聖宮之間接證據吧。

無生聖宮、金闕既有「保台方案」,當然必有組織在運作,這方面的資料一直沒有完整公開,只有師尊歷年來在精神講話中多少透露一些,直到今年「第四期傳道傳教使者訓練班」期間,無形正式公布「保台方案組織」:(註四)

 

名稱

總主持

統帥或直轄單位

無生聖宮保台方案

太虛子

 

金闕保台方案

玄玄上帝

統帥:萬法教主

副統帥:九天玄女

帝教總殿保台方案

首任首席使者(師尊)

直轄:天帝教各級教院教壇、中華神州守備道、台灣守備道、崑崙山、清虛宮弘法院

 

原則上每月初三召開無生聖宮、金闕保台方案聯合會報,作為本方案最高決策中心,列席參與之組織及負責神媒有:帝教總殿(師尊)、清虛宮(三期主宰)、金闕保台方案正副統帥(萬法教主、九天玄女)、崑崙山(崑崙老祖)。

此外在帝教總殿保台方案所直轄的單位中,「天帝教各級教院教壇」指的就是各教院之光殿,因此各光殿之殿主、副殿主、總護法全都參與本方案,「中華神州守備道、台灣守備道」分別指台海兩岸各省無形中的境主,在台灣境主是延平郡王(鄭成功),新任副境主是護國都帥(蔣經國),「崑崙山」指的是地仙系統,他們以御物之術配合本教祈禱之御心之術,心物合一,直接投入在第一線上,「清虛宮弘法院」指的是清虛宮常設的弘法院教師群,這就暗示了兩岸之間的問題已經從以往的軍事直接對抗,轉移到人心、文化、制度的各種衝突對立。

保台方案之重要性由以上無形組織可略窺一二,簡言之,最大關鍵在於「提高決策位階,使諸天神媒一體護持」這二句話,因此除了無形運作外,人間不可能一無作為、一無所感,根據周靜描同奮的研究(註五),筆者稍加補充整理,將人間對應的作為列舉如下:

1、玉靈殿三大特定任務「刻」在天極行宮牆壁上,以昭天下,而正人心。

2、舉辦四期保台護國法會,無間斷祈禱,以兩誥之精誠配合無形。

3、師尊每年定期到各地做無形勞軍,感謝諸天神媒一體護持並在台島上空形成防護罩的美意。

4、每年巡天節專列「保台方案會報」,使行劫、救劫嚴密配合,不得失誤。

5、師尊分別致函兩岸領導人,並公開之,以期震破低霾氣運,扭轉乾坤。

 

三、分別致函兩岸領導人各二封公開信

    嚴格來說,師尊對李登輝先生是以「文告」的方式在報紙刊登,並非以信函方式傳達,其目的固有公開消弭國民黨在第八任總統候選人上之激烈政爭,其內容卻充滿對李登輝先生之建言與期望,故視之「致函」亦不為過;致鄧小平先生的兩封信則相反,是以函件的形式轉達,然後才在海內外報紙上公開,此間的差別與目的、兩岸政治情勢不同有關。

    師尊第一篇文告(註六)重點在破除當時國民黨政爭,支持李登輝先生為總統、蔣緯國為副總統,同時引述天帝確保台灣四十年的史實,期望國民黨及李登輝先生順應天命,貫徹天命。這篇文告發表在民國七十八年十月三十一日,並公開刊登於同年十一月六日之中央日報、十一月八日之聯合報、十一月十三日之中國時報、以及自立晚報、英文中國日報、中國郵報、美國國際日報、少年晨報等。並印單行本以廣流傳。

    第二篇文告(註七)重點在告訴李登輝先生如何畏天命、盡人事、安人心,提醒作為一國之領導者必須「懼以生慎,慎以生敬,敬以生儉,儉以生和,和以生文,文以生治。」方能承接自蔣中正、嚴家淦、蔣經國四十年來一貫之天命,否則「懼以生疑,疑以生忌,忌以生忿,忿以生變,變以生亂。」天命亦會轉移,台灣社會對立衝突升高,數十年奮鬥成果可能毀於旦夕。這篇文告發表於民國七十九年四月五日,也就是第八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結束之後,因李登輝先生並未謹遵天命提名蔣緯國為副總統,師尊在此文告中再三重申畏天命、盡人事、安人心之重要。其後並於四月五日、六日、八日分別在聯合報、中央日報、中國時報全文刊登。

    到了民國八十年一月十五日,師尊致函鄧小平先生第一封信,先從自己的立場談起,接著指出九十年代「和平統一是天心民意所歸」,然而如何和平統一呢?師尊強調台灣實驗三民主義,大陸實驗共產主義,兩地同時起步,四十年來事實勝於雄辯,結果是共產黨宣布改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其實不就是三民主義?兩岸殊途同歸,不宜以一國兩制威逼台灣,否則玉石俱焚釀為悲劇。最後師尊希望鄧小平能把握機會,開放黨禁,公平競爭,開誠布公舉行會談,先保障台灣人民安全福祉,繼由兩邊政府協商統一,重新制憲、重立國號,共建一個自由民主富裕的中國。

    民國八十一年六月五日第三期保台護國法會行將結束前,師尊再度致函鄧小平先生,將前函整理成五大重點,強調共產黨並非毫無建樹,三民主義也不是國民黨專利。依據維生首席的分析,師尊致鄧小平的第一函內容完整,說之以理,但本函師尊主要是動之以情,期望鄧小平能毅然乾坤一擲,放手一搏。(註八)

    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本教復興十二週年,師尊公布這兩函全文,並於隔年(八十三年)三月起,在中央日報、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立晚報、美國世界日報、巴黎歐洲日報等公開刊登。

 

四、舉辦四期保台護國法會

「法會」是一般宗教為了特定目的所舉辦的一種儀式,通常在數日左右,少有超過一個月以上,然而本教的保台護國法會至今持續了十六年,日日都在法會當中,當屬絕無僅有之例子,之所以如此,與本教時代使命以及師尊不貫徹天命絕不終止的奮鬥精神息息相關。

嚴格而論,本教保台護國法會舉辦了三期,第三期結束隔日開始,改為長期保台護國法會,直至兩岸真正和平統一,本教中華民國主院搬回大陸為止。筆者以表格方式將四期保台護國的起迄時間、迴向文、緣由註明如下,以供參考。讀者們由表中可以瞭解,保台護國法會分期舉辦,都與當時台灣的政經局勢緊密相關,當台灣一有風吹草動,可能釀成動亂或災難時,師尊都以常人難以想像的毅力振奮而起,呼籲同奮精誠團結,把兩誥的精誠念力奉獻給國家,化除暴戾兇鋒,而徵社會祥和。

 

名稱

起迄時間

迴向文

緣由

第一期保台護國法會

民國77114日~422

為悼念蔣總統經國為國盡瘁,奉召回天,暨擁護李總統登輝繼承志業,推展復國建國大業,在此國家面臨非常狀況,惟有哀求天帝慈悲護佑,避免台灣地區遭遇緊急事變,社會動亂流血,務使全國軍民同胞在李總統領導於現有民主憲政基礎下,加強團結,和諧奮鬥,確保復興基地安定繁榮,進而完成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天意人願。

蔣經國總統於民國77113日過世,為避免

第二期保台護國法會

民國7761日~922

保台護國法會開,百日精誠祥和來,避免動亂防流血,消弭暴戾化劫災,維護自由更安定,加強民主樂繁榮,全民團結共奮鬥,三民主義大一統。 惟願

台灣前途絕對樂觀,復興基地天人大同。

由於第一期法會結束後,爆發520農民抗議示威,演成流血衝突,因此師尊再發動第二期法會。

第三期保台護國法會

民國7811日~79630

80630

81630

貫徹保台方案 化除暴戾凶鋒

避免動亂流血 全民團結和衷

復國仰賴天命 兩岸人和政通

三民主義一統 帝教使命成功

為期78年底三項公職人員選舉、79年總統大選圓滿,師尊啟動第三期法會。

長期期保台護國法會

民國8171日~

中共認清潮流時代環境,毅然放手乾坤一擲;

中共承認現實中華民國,宣布對台不用武力;

中共放棄共黨一專政,決心接受三民主義;

形成一個中國一個主義,兩岸真正和平統一。

師尊致函鄧小平二封信,期以兩誥念力早日達到信函內之目的。

 

五、追薦民國三十六年台灣二二八事件死難同胞亡靈

師尊手諭:「本教各級教院堂為追薦民國三十六年台灣二二八事件死難同胞亡靈,定愚民國八十年二月二十八日誦念一永日皇寶誥,特頒迴向文,希即遵辦;並由宇宙監經大天尊會同地曹確實查明移往蓮花聖境好好修行,同慶兩岸,和平統一。」

迴向文為:「 人生自古苦沈淪,冤怨仇恨孽債深;

蓮花聖境常清靜,而今得渡心氣平;

無人無我見真性,蓬萊仙島是帝鄉;

保台復國願同了,和平統一慶雲程。」

 

 

當前保台護國最重要的關鍵:「止破增立」

 

    綜觀師尊對保台護國之所有講話、所有行為,再觀察自民國八十三年師尊回天後兩岸情勢的變化,尤其是大陸經濟突飛猛進、政權交接,正邁向「中國人終於站起來」的強國夢中,而台灣本土意識高漲、政黨輪替,正處於「台灣人出頭天」的反抗意識中,筆者認為,師尊致函鄧小平先生的兩封信中,有一段話反應出當前兩岸局勢的關鍵:(註九)

    「就當前急務而言,那就是終止人類流血戰爭的『破』,積極進行增進人類福祉的『立』。」

    就兩岸而言,什麼是「人類流血戰爭的破」?師尊說:

「中共希望以『一國兩制』模式構想對台灣『和平統一』,又一再表示不排除武力,威逼台灣和談。我以一個九十一歲橫跨兩個時代和四十年來與台灣共存亡的客觀公正立場,深感這一構想實非徹底解決兩岸和平統一之道。」(註十)

    「台灣既有良好的制度與成就,相信島上二千萬同胞絕對會反抗中共對台灣的和平兼併或武力侵犯,尤不願屈從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國兩制』下之特區。如果中共對台真要用武,全島人民必然寧為玉碎,縱然主張台灣獨立的同胞,也會合力迎戰自衛鄉土,與海島共存亡,最後勢必兩敗俱傷,由于手足自相殘殺,造成整個中華民族一場大劫數、大災難、大悲劇,迫使中國苦難同胞將無法立足于國際社會。」(註十一)

    這就是「人類流血戰爭的破」,師尊以在兩岸各自生活四十多年的立場指出,兩岸如果發生戰爭,將是一場大劫數、大災難、大悲劇。何以故?因為兩岸的現況一直是「經濟熱、政治冷」,事實上自政府開放大陸探親以來,兩岸人民不論在文化、經濟、旅遊、科技、郵電各方面的交流都是日趨頻繁,相互依存,並無利益的衝突,兩岸人民之間本來就是同文同種,也無像猶太民族、阿拉伯民族那樣的種族仇恨,至於國共戰爭期間的恩怨早已隨著時代而消散,因此兩岸實在找不出戰爭的客觀因素,也找不到要打仗的理由。

    然而兩岸戰爭的危機為何一直存在?以今日局勢來看十年前師尊致函李登輝、鄧小平兩位先生的信,筆者認為有二個層面的原因,一是「政治操弄」,一是「民粹對抗」。

師尊在民國七十八年十月正式公告「天命李登輝先生為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之後,到處呼籲同奮加強奮鬥,師尊指出由於東歐共產黨一連串倒台,包括蘇聯共黨在內備受考驗,中共領導階層人心惶惶,可能出兵攻打台灣,轉移內部目標,以求生存;另一方面師尊在恭賀李登輝先生當選總統的文告中,標題強調「緬懷先總統蔣公,恭賀李登輝先生繼承天命,膺選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持續中華民國法統。」副標題是「自蔣中正、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四任總統,天命始終一貫,必能承先啟後,達成全民團結和諧、台灣安定繁榮,兩岸和平統一之使命。」對照今日來看,師尊諄諄告誡的,不就是要堅持中華民國法統,不能挑釁兩岸關係作為一己之政治利益嗎?「政治操弄」的典型便是如此,雖然兩岸政治情勢不同、體制不同,所以操弄的手法不同,但不能真正為兩岸人民著想,只為一己、一黨之私的心態卻是一樣的。

「民粹對抗」簡單講便是「鼓動台灣民族主義v.s中國民族主義之對抗」,這種對抗有複雜的背景,其中影響最大的、最具有煽動性的,便是彼此對歷史解釋的巨大差異,有關此點筆者稍後再詳述。

    就兩岸而言,什麼是「什麼是人類福祉的立」?師尊對鄧小平先生建言:

    「放棄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開放黨禁,容許多政黨公開活動,和平競爭。」(註十二)

「針對考量現代中國國情與局勢,及為了促進中華民族在世界地位國際化之未來需要,以中庸之道適時參考台灣經驗,擷取三民主義重要之精神及精華,真正塑造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註十三)

「由雙方結合其他各黨派開誠會談,先使台灣兩千萬人民權益與安全獲得充分保障,再由兩邊政府代表協商統一時間程序,在合情合理的條件下,參考德國經驗,重新制訂新憲法,重立新國號,共建一個民主、法治、均富、和平、繁榮,合乎天意人願的現代化新中國。」(註十四)

師尊對李登輝先生的建言:

「承續蔣中正、嚴家淦、蔣經國三位前任總統四十年來一貫天命,發揚中國道統之精神。謹記取敬天畏天者,必須時時持之以『懼』,因為懼以生慎,慎以生敬,敬以生儉,儉以生和,和以生文,文以生治。」(註十五)

    試想,倘若當時鄧小平先生接受師尊建言,毅然放棄共黨專政,承認現實中華民國,李登輝先生亦能堅持法統,不走台獨路線,兩岸關係必然早已正常化,宗教家所悲憫的苦難,亦何嘗會有今日之沈重?

 

 

兩岸民族悲情的歷史根源

  

「一百多年來中國被一個強國夢所纏繞,為了這個夢,一個民族不惜變法、造反、革命、內戰,嘗試了一切幾乎可以嘗試的手段;為了這個夢,一代代中國人甘願毀家、赴難、流血、捐軀,付出一切可以付出的代價。」——錢其琛之子錢寧在著作《留學美國》寫道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始終沒有機會和權利,決定自己的命運,如此難免在本土的深層文化中,潛藏著一股悲情的意識。甚至到現在為止,試問我們今天共同奮鬥在這塊土地上的二千一百萬善良同胞,能不為我們目前的外在處境,感到遺憾嗎?許多深深影響我們共同權益的國際決策,是否過份向中共政權讓步呢?是否尊重過我們的意願呢?」——李登輝先生於國民黨年終檢討會上發言

   

一、台灣本有之天命

    晚清的中國是個百年屈辱的國家,從西元一八六零年鴉片戰爭結束起,中國發起一陣自強運動,以圖學習洋人的船尖砲利,救國圖存。一八八五年台灣建省,劉銘傳擔任首任巡撫,立志「以一隅之設施,為全國之範」、「以一島基國之富強」,這就是現代版「建設台灣為中國模範省」的首度表白。劉銘傳在台灣整頓財政、建設軍事、舉辦交通實業、興辦科學工藝學堂等。他的鐵路計畫北起基隆,南達台南。基隆、台北間於一八九一年完工,台北、新竹之間於二年後竣工,這是中國第一條官辦且客運的鐵路。不僅如此,當時台灣的郵局、電燈等建設都領先中國大陸。(註十六)在當時中國二十三省之中,台灣可以說是自強運動最具規模的一省。(註十七)

 

    二、甲午戰爭開啟兩岸悲情

    一八九四年中國、日本為了朝鮮問題爆發了甲午戰爭,清軍海戰、陸戰皆敗於幾乎是同時起步改革的日本之手,證明了自強運動全盤失敗,李鴻章簽下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澎湖予日本,開啟了兩岸百年分隔的悲情歷史。

自此而後,台灣歷經「台灣民主國」的悲壯抗日,歷經日本異族殖民的歧視與痛苦,歷經台灣光復後二二八事變被祖國再一次出賣的仇視,歷經長期白色恐怖的壓抑,這中間雖有台灣經濟建設突飛猛進、民生富裕的繁榮景象,然而政治思潮一直到蔣經國先生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李登輝先生主政之後,才真正解放,自清廷割台以來的壓抑,遂爆發出強烈台灣人要「出頭天」的意志與情緒。

另一方面,大陸甲午戰爭一敗,三十餘年自強運動等於宣告破產,列強看清中國虛弱本質,推動瓜分中國之議,洋人辱我中華,終於激起義和團民粹式的反抗,導致八國聯軍打入北京,亡國滅種之大禍迫在眉睫。此後,大陸又歷經了武昌革命、軍閥割據、對日抗戰、國共內戰,直到中共建政之後,毛澤東雖在天安門高喊:「中國人站起來了」,然而接著一連串政治運動以及十年文革,讓大陸同胞始終無法挺起腰桿立足於國際社會,到了今日仍充滿了「中國可以說不」、「中國有個強國夢」、「中國人終於站起來」的強烈民族意識。

 

三、出頭天與強國夢

從台灣歷史來看,台灣人民飽受祖國出賣之苦,因此台灣民間有所謂「養女命」之說,加以李鴻章那句評論台灣的話:「男無情、女無義、鳥不語、花不香。」至今都仍是台獨論者反對中國的依據之一。然而從整個中國歷史來看,台灣之被「出賣」,並非中國主觀意願的操控,反正是孱弱中國的悲情。

台獨論者只知引用李氏名言來窄化悲情,其實當時割讓台灣之議在中國也引起軒然大波,清廷原來主張:「兩地皆不可棄,即使撤使再戰,亦不惜也。」康有為、梁啟超聯合一千三百位考生上書抗議不可放棄台灣,後擴充到三千學生聯名上書光緒皇帝,要求「維新變法」,此外廣東、廣西、雲南、貴州的舉人紛紛上書朝廷,力薦台灣不可棄,否則「剝床之痛,即在日前。」,福建官吏上書朝廷認為台灣一割,中國被瓜分在即,直陳「英索滇蜀,法索桂粵,俄索伊喀,予則土地盡,不予則兵端開,欲抒一國之禍,反召各國之災,」(註十八)然而形勢比人強,雖有舉國憤概之悲,但無強國強兵之力,台澎仍是免不了被割讓的命運。

從今日二十一世紀來回顧十九世紀末這一段歷史,筆者相信任何一位理性的讀者當能同意以下論點:「台灣的悲情與中國的悲情是聯繫在一起的,台灣的希望與中國的希望也是聯繫在一起的。」沒有孱弱動亂的中國,就沒有養女命運的台灣,台灣的責任應如同百多年前劉銘傳的志願,「以一隅之設施,為全國之範」、「以一島基國之富強」,這不僅合乎現實兩岸相互依存的情況,也是歷史發展的一貫潮流,更是台灣的價值與天命所在。

顯然,今日兩岸領導者能否體認到台灣同胞的「出頭天」與大陸同胞的「強國夢」乃源自同一歷史根源,進而相互扶持,相互體諒,以我之「出頭天」幫助彼之「強國夢」,以彼之「強國夢」圓滿我之「出頭天」,便是師尊所謂「增進人類福祉之『立』」,誠為化解歷史悲情、走向健康富裕的金光大道。

如果反其道而行,以彼之「強國夢」打壓我之「出頭天」,以我之「出頭天」反彈彼之「強國夢」,把兩岸祖先出自同一歷史根源的悲情,窄化到今日子孫你死我活的鬥爭,形成兩岸民粹主義式的相爭與撕裂,那便是師尊所講的「人類流血戰爭的『破』」,誠為兩岸之間一場大劫數、大悲劇、大災難。

 

 

同奮貫徹保台護國之認知

   

宗教在人類歷史發展的長河裡,往往有兩種面貌,一種是像佛教一樣與世無爭,四大皆空,專講究精神層面的宗教,一種是像基督教、伊斯蘭教一樣政教合一,以教領政、以教治國的宗教。天帝教以保台護國為二大時代使命之一,所主張、所關懷的固然都是現實之極的政治問題,然而卻謹守「關心而不參與」的份際,以精神層面的祈禱、精神層面的運作來面對兩岸的糾葛,雖然師尊也有分別致函李登輝、鄧小平兩位先生的動作,也只是一秉良知善盡言責的做法。

    從師尊分別致函兩位先生的四封信裡面,筆者發現師尊首先一定是說明自己是以什麼立場發言,換言之,師尊要讓兩位先生瞭解他們所讀到的內容是來自什麼樣的背景,來自什麼樣的經歷?筆者認為,師尊此舉也為每位同奮提供了一個模範,讓我們都知道我們應該以怎樣的態度、什麼樣的立場來貫徹保台護國使命。

    「我雖然是虔誠的宗教徒,一生執著服膺於『天命、信心、奮鬥』三原則立身行道,但是,我卻是以中國文化傳統的儒家思想敬畏天命,謹事天帝。且以科學驗證的過程,不斷地發現事實勝於雄辯…」(註十九)

    在這段話裡,師尊清楚表明三種立場,一是宗教家的「天命意識」,一是中國知識份子的「傳統意識」,一是科學家的「實證意識」。筆者認為師尊是以「傳統意識」的仁愛思想為人格表徵,上承「天命意識」的敬畏奉行,下貫「實證意識」的理性思維。

    就像師尊一再強調的,當初雲龍至聖允諾他華山天命完成後,全家可上崑崙山修道,從此「等閒不管塵環事,隱顯崑崙道統傳」,未料天命轉移,局勢變化,雲龍至聖告訴師尊將有更大的戰爭起來,一切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交代師尊下山後前往蓬萊仙島,長期為國祈禱,斯時師尊並不知蓬萊仙島是哪裡…。(註二十)

筆者特別提醒,本教保台護國之任務追根溯源,是緣起於雲龍至聖轉達天命,雲龍至聖當時是近三百歲的地仙,與任何政黨、意識型態皆無關係,他老人家心目中的「台灣」既非「中國不可分割的一省」,也不是「獨立的台灣共和國」,更不是「洋腔洋調的福爾摩沙」,而是「蓬萊仙島」。「蓬萊仙島」這四字表示了「天命意識」的觀點,現在世人都在談「正名」,該叫中國?台灣?還是福爾摩沙?筆者以為從「天命意識」來看,就是叫做「蓬萊仙島」,保台護國就是從「蓬萊仙島」的定位發展出來的。

    這也提醒我們一點,今日處在泛政治化的台灣島上,本教同奮對保台護國的認知首先要謹記「天命意識」之立場,明白師尊第一天命、第二天命、第三天命交付的過程,從這史實去體會天帝教以宇宙為家的大同精神,切莫自我侷限,自小天地,以一己之政治觀去詮釋天命,使得保台護國淪為政治鬥爭的名詞。

    然而何謂「天命」?「天命」如何落實?師尊講天命雖是天道信仰,卻落實在人道上,最基本的核心便是仁愛思想。師尊告訴鄧小平先生:「人類最大的苦難根源,是出自於恨而沒有愛。」從師尊的字裡行間以及對同奮剴切教誨的演講,都充分讓人感受到師尊對人類的愛與關懷,這種感受是最大的力量,可以超越一切的政治鬥爭、意識型態,師尊以不忍之心期望兩岸最終能避免走向民粹式的對決,避免把彼此百年的屈辱強加到對方身上,玉石俱焚,這種感情毋寧是師尊之主張能有極強號召力的原因。

    這也提醒我們一點,在今日充滿猜忌、仇恨、對立的環境中,本教同奮不論是在祈禱或宣揚保台護國之使命中,所有會引發自己內在不滿、憤恨的想法都是不必要的,所有會造成對方屈辱、仇視的說詞也是錯誤的,我們所做的,是傳達保台護國的核心「愛鄉、愛土、愛人」,最好的傳達不是靠政治邏輯,而是從心裡自然流露的仁愛之心。維生首席提出「道勝」,而不以「力勝」、「威勝」,其意義就在啟發對方內心的道德良知,使其自然歸於正道,這與師尊的仁愛思想完全一致,所以古人說:「仁者無敵。」

    最後談談什麼叫「實證意識」?

    若仔細閱讀師尊致函兩位先生的四封信,當會發現師尊引用大量事實來說明「天帝如何確保台灣」、「台灣、大陸同時起步實驗三民主義與共產主義之結果」等等,師尊強調這不僅是他親身驗證的經歷,也是所有那個時代走過來的人所不能否認的。換言之,師尊雖然源自宗教中帶有神秘色彩的「天命意識」,流露中國知識份子仁愛之心的「傳統意識」,這不表示師尊是個迂腐、迷信,活在幻想世界中的老學究,相反的師尊極具科學實證精神,他更大量的引用現實證據驗證天命之可畏、仁愛之必然,他在不斷求知的過程中去實踐,也在不斷實踐中去求知。

    這也提醒我們一點,在今日多元開放的社會中,要能得到大多數人認同的,必然要合乎理性,切乎實際,本教同奮在宣揚保台護國使命中,固然以天命為宗,以仁愛為心,但是適當地引用現實資料以加強論證,仍是需要的。但要注意,不能本末倒置,以論證為主,流於口舌爭辯,甚至陷入意識、黨派之爭,反而喪失了天命感,失去了仁愛心,如此「台」如何能保?「國」如何能護?

 

 

 

    台灣與大陸雖源自同樣的歷史悲情,但在這一百年風雨飄搖之中,只有短暫四年是統一的,其餘是各走各的路,各自承擔各自的苦難,而且在那短短四年當中,又發生了令人遺憾的二二八事變,這樣的歷史背景使得兩岸人民必要,也是必須以更大的寬容來理解對方。

本教同奮與兩岸人民一樣,也都要去面對這一段真實的歷史,然而越是真實面對,越是感受到師尊高瞻遠矚的洞見,以及大慈悲心的胸懷,回過頭讀保台護國迴向文,當可深深感受台灣同胞「出頭天」與大陸同胞「強國夢」的情緒在那裡激盪,就等著吾人以精誠之心祈禱,調和天地之氣運,因勢利導,撥亂反和,匯聚成一股沛然莫之能御的力量,重建中華文化之尊嚴。

 

 

註釋:

註一:節錄自《團結和諧  安定台灣  統一中國  天命李登輝先生為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文告p12,天帝教始院印行。

註二:天人研究總院於民國九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舉行「保台護國專案討論」,會議上首席表示。

註三:〈無形保台方案之措施〉,周靜描同奮研究報告,民國九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保台護國專案討論」會議發表。

註四:民國九十二年八月四日聖訓公布,玄玄上帝降示。

註五:同註三。

註六:同註一書。

註七:《緬懷先總統蔣公  恭賀李登輝先生繼承天命,膺選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持續中華民國法統》文告,天帝教始院印行。

註八:《首席闡道》第四期傳道傳教使者訓練班印行。

註九:《九十四歲涵靜老人致中共鄧小平先生的兩封信》p7,天帝教敬印。

註十:同前揭書,p13

註十一:同前揭書,p13

註十二:同前揭書,p10

註十三:同前揭書,p22

註十四:同前揭書,p16

註十五:同註七書,p6

註十六:《兩岸關係變遷史》p22,張讚合著,周知文化出版。

註十七:《近代中國史綱》p259,郭廷以著,香港中文大學1980年出版。

註十八:《台灣意識的多面向》p67,虞義輝著,黎明文化出版。

註十九:同註一書,前言。

註二十:有關這方面的資料可查閱《天帝教復興簡史》,另外筆者撰寫〈追憶師尊對第二時代使命之苦心孤詣與艱苦奮戰〉、〈黃山天命之研究〉,分別從教史、教義、心法三角度論述保台護國之天命觀點,從宗主焚燬劫冊論述師尊天命轉移到蓬萊仙島之經過,讀者不妨參考。

 

(作者:呂賢龍 天帝教天人研究中心研究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