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運論

 

本論之五  劫運論

/呂賢龍

 

緣 起

   

天帝教是一個什麼樣的宗教?在本師歸證後第一屆天帝教天人之學研討會上,設計了這個「大哉問」的主題,與會者熱烈討論,最後一句「天帝教是救劫的宗教」平息所有紛爭。本師在建教憲章〈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花了4954個字說明原因,最後指出:「惟我天帝教再來人間,可以調和天地之氣化,挽救世運的危機。」「…世界末劫,由此可望延緩而消化於無形,從茲天清地寧,萬象同春。」因此,天帝教是為了「救劫」重來人間,若說沒有劫運就沒有天帝教,亦不為過。

    於是瞭解劫運從何而來?什麼是三期末劫?延康末劫?為何又有救劫、行劫之分?「行清平春康同」是怎麼回事?便成為本教信仰基石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各宗教關於 三期末劫延康末劫 之說法

   

從無形氣運來看「劫」、「末世」之信仰,各家各派不同,到底誰是誰非,在學術上無從深究,然而有關「劫」之名詞起源、用法、假借,倒是可以研究探討的。根據筆者查證,以「三期末劫」、「延康末劫」為例,此二名詞並非本教獨創,在人間最早應是由一貫道而來,而一貫道的說法與佛教、道教部分經典有關,但以其獨特解釋,形成三期末劫的信仰。

    佛典記載,過去阿僧祇劫時,有一位王子名曾光,出家後成菩薩,道號燃燈,即燃燈佛,當時有一位仙人名善慧,買五莖青華,供養燃燈佛,得其授記曰:「待過阿僧祇劫,汝當成佛,號釋迦牟尼佛。」又依據《彌勒下生經》說法,釋迦牟尼佛預言:「當四大海水減少到三千由旬,大地平坦如鏡,樹高三十里,人身高十六丈,人壽高達八萬四千歲,彌勒便會下生人間,出家學佛,在龍華樹下成正等正覺開龍華三會說法。」因此佛教有所謂過去佛(燃燈)、現在佛(釋迦)、未來佛(彌勒)的說法。

道教本有五劫之說,亦稱五祖劫,描述宇宙未分、已分、化生萬物之過程,《靈寶度人上經大法》:「元始祖劫,化生諸天,為天地之根。祖劫者:龍漢、赤明、開皇、上皇、延康,五祖劫也。」《雙華歲鈔》:「天地之數有五劫。東方起自子,曰龍漢,為始劫。南方起自寅,曰赤明,為成劫。中央起自卯,曰上皇,北方起自午,曰開皇,俱為住劫。西方起自酉終於戌,曰延康,為壞劫。」顯然此五劫指的是龍漢、赤明、開皇、上皇、延康,並與佛教之成住壞空有一類比。

    一貫道則將三期末劫分成三個時期,其中細節處亦有許多不同版本,此處筆者僅舉常見者為例:

    一、青陽期:燃燈古佛掌天盤,人間時代是由伏羲氏開始,直到周王季,共歷九代凡1886年,上帝以世人之罪惡輕重,定下九劫,為「龍漢水劫」,當時地球有九次大會戰,均以洪水為害,故名水劫。渡回原人二億。

    二、紅陽期:釋迦牟尼佛掌天盤,人間時代是由周王季開始,歷經十八朝代,直到中華民國止,共3114年,上帝以世人之罪惡輕重,定下十八劫,為「赤明火劫」,當時地球有十八次大會戰,均以烈火為害,故名火劫。渡回原人二億。

    三、白陽期:彌勒古佛掌天盤,人間時代是由中華民國開始,直到未來一萬零八百年為止,上帝以世人之罪惡輕重,定下八十一劫,為「延康風劫」,期間地球有八十一次大會戰,包括已發生的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等等,均以罡風為害,所以叫風劫。所謂罡風,就像鈾、鈽之類的原子彈,氫之類的熱核彈,以及彗星撞擊等等。渡回原人九十二億。

   

由上可知,三期末劫之說雖與佛典有關,卻是一貫道的獨創解釋,正統佛教徒並不承認三期末劫的信仰,而延康末劫之說,雖與道教有關,其解釋也不相同。照一貫道說法,之所以叫「三期」,是因分青陽、紅陽、白陽三個階段,之所以叫「末劫」,是因龍漢、赤明、延康三劫累積演變而來。現在人類正處於白陽期、延康風劫的階段,預計還要經歷一萬零七百零七年才結束。(註一)

    那麼本教對於三期末劫、延康末劫的說法究竟與一貫道相同嗎?本師在〈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一文中,根據宋儒邵康節之推論,以「午未交替、氣運有極大之變數、人類文明之創造盡在其中矣」的說法,肯定「正是中國近貳百年來天道上所謂三期末劫的時候」,可見基本上本師對人類已屆三期末劫的認知,與一貫道是一致的。然而本師對於三期末劫的解釋,及與延康末劫的關係,卻迥異於一貫道說法,尤其有三項獨特之主張只見於本教,一是「行清平春康同」六階段對治過程,二是行劫、救劫兩手策略,三是應元、非應元、反應元之宏觀視野。

 

 

行劫 救劫之迷思:兩手策略?

 

    救劫是本教之目的,但在救劫的手段上卻又區分為救劫與行劫。依一般理解,救劫是救人,是消災解厄,行劫是殺人,是天災人禍,那麼行劫怎麼可能成為本教的手段呢?於是不明就裡者,有的亟欲將行劫之說排斥在信仰之外,有的則選擇性接受以求心安,這固是以人道精神為重,在現實社會不失為一保守但踏實的態度,然而面對「行劫主宰」、「行劫副主宰」、「御使十方清平皇君大總監」等誥文之祈禱,面對有形配合無形運化之需要,此一態度並不能使我們對教主天帝、對本師世尊、對天命信仰有較好、較完整的認識。因此,釐清行劫救劫兩手策略,建立一個成熟宏觀的態度,使得吾人在弘教時知所取捨,是為成全信仰之必要課題。

    有關行劫、救劫兩手策略闡述得最清楚,也是這方面最重要、最權威的文獻,是本師於民國81年7月2日在鐳力阿道場舉辦三教長研習班時,宣講〈我的天命〉所洩漏的天機:(註二)

    我們這一個太陽系的地球首先輪到發動三期末劫,在無形組織中針對那一個星球要啟動三期劫運,在劫運啟動之前,無形就有許多規劃,那就是一面規劃到這個星球上去行劫,同時也要規劃那一位上聖高真願意下來救劫,一面行劫一面救劫同時起步。

    先天的『我』因為知道本太陽系的地球要遭逢第三次的末劫『三期末劫』,就是核子毀滅戰爭,如果這個戰爭爆發,我們這一個地球上五十億的人類能夠保存多少?誰也不敢講,三期主宰已經主持五十九餘次三期末劫了,每一次三期末劫要發生,祂在天上早將行劫方案都準備好了,比方說:地球上這次要發生核子戰爭,那幾個國家要站在民主世界美國的立場,那幾個國家要站在極權世界蘇聯的立場,無形中都安排好了。」

「清虛真人三期主宰是三期末劫的總主宰,下面還有行劫主宰、行劫副主宰,分層負責。但是,我們的教主上帝每當逢宇宙間有智慧生物的星球上,要發生重大劫難時,一定會先派上聖高真投入這個星球上,教化這個星球上的生靈,儘量收渡原人。天上要行劫的目的、也是為了救人,希望用行劫的方法,使得一般人明白,大家可以改變行為、思想。唉呀!看看死人死得實在可怕,我們沒有死的人,應該要好好留在世界上,要發善心做人,所以行劫的方法是『以殺止殺』、『殺一儆百』的意思,希望減少一個壞人,救一百個好人,大家都學好,不要再去做壞事,因此行劫的目的,倒過來看還是救劫。三期主宰秉承上帝意旨設計整套的辦法,一面在天上佈置行劫;一面自己還要到地球上來安排救劫,同時衪也找幾個得力的從屬:無始古佛、崇道真人等等一起下來,救天下蒼生。」

    上述引文第一段很清楚指出,當一個星球到了三期末劫的時候,無形會先規劃如何「收拾善後」,其方法有二:一是行劫,一是救劫,而且是同時起步。至於行劫的方式,本師在第二、三段舉例說明,例如安排人間哪些國家站在美國這邊,哪些站在蘇聯這邊,形成「對抗之勢」,這便是行劫的安排,而救劫方式不然,著重在「教化生靈,收渡原人」。本師強調行劫的功用在「以殺止殺」、「殺一儆百」,其目的倒過來看還是為了救劫,不過重點是,行劫是天上組織負責,人間帝教只負責救劫,換言之,人有人道,天有天道,不能混淆。

    上述文獻固然使得行劫、救劫之說有了紮實的信仰依據,但研讀之際不免疑惑:若照本師說法,那麼人世一切作為均是無形在控制安排,人不過是木偶而已,天上又何必辛苦救劫?規劃行劫呢?故,仍須進一步深入本師的思想核心,也就是教義的第三神論,方不致倒果為因,錯亂天道。

    第三神論的重點是闡明「神權非創造,亦非支配,而為媒介」,以災禍福報為例,「非創造」意指人世間的災禍福報並不是神創造出來的,而是人類自己創造的;「非支配」意指人類在選擇製造災禍還是福報的過程中,憑的是自由意志,而非由神來控制;那麼神的角色究竟是什麼呢?教義答:「媒介」,所謂「媒介」,就是在聯繫人類與天理之間的關係,此處之天理在教義講即是「自然律」、「自然界的平衡」,教義《新境界》:(註三)

在自然界中,火山、洪水、彗星、地震等災難之迭起,亦何嘗不是人類破壞自然律所引起之反應,所以人類違反自然界平衡的行為,自然會感召可以預料的天災人禍。

在本師闡述中,亦可以用氣運作代表:(註四)

整個大宇宙、大空間的主導力量就是氣運,大自然是大自然本身的力量所造成功的,氣運就是代表大自然,…」

人類破壞自然律(氣運、天理)的方式歸納成二種,一是物質的直接破壞,譬如濫墾山林造成土石流威脅、大量的石化燃料導致溫室效應、氟氯碳化合物普遍運用破壞臭氧層…,另一種是精神的潛藏破壞,教義指出人類的思想是一種電力放射,而且能「沖突蕩擊於大空之際」,凡貪嗔兇暴怒惡喜癡怨的思想屬於陰電,在大空中形成「劫氣」,慈悲寬容仁德和善的思想屬於陽電,在大空中形成「正氣」,劫氣與正氣的大量累積足以影響氣運發展,此亦屬宇宙第二定律中「有形配合無形」之範疇。

反過來講,氣運對人類的影響也可歸納為二種,一是物質的直接反撲,例如天災等,已如前述,另一則是精神的壓挾干擾,壓指媒壓,挾指媒挾,均為氣運在無形中影響人類心智的二種管道,例如人禍等。這些都屬於宇宙第二定律中「無形運化有形」之範疇。

氣運與人類之關係如上述明矣,用本師常講的二句話來概括,即是「劫由人造,劫由心造」,但本師強調這當中還需要有一種力量來安排、運作:(註五)

「所以大宇宙間有無量計的太陽系結合成的銀河系,再結合很多很多的銀河系成為一個銀河星群,在這麼多的銀河星群、銀河系、太陽系的氣運變化,一定要有一個力量來安排它,運作它,我們的教主天帝順應大自然的力量,運用宇宙的自然法則來管理宇宙。」

根據《無形宇宙組織總成》記載,這種力量是以上帝為首,下轄諸天神祇,協助上帝管理宇宙,所謂管理宇宙便是在氣運與人心之間維持適當聯繫,唯要特別注意,神的力量既不能違反氣運(自然律),亦無法強制改變人心,它是在二者之間做協調、安排的工作,教義之術語稱為「媒介」,故有「媒介之神」、「神媒」之稱謂。筆者以一例比喻,氣運與人心像似通信的兩方,神媒則是郵差,寫信的當然不是郵差,但郵差送信的時間、方式、態度確實能影響兩方關係至大。

綜合論之,神媒媒介的方式分救劫與行劫二種,共同的特徵是「澄清」二字,救劫神媒一方面以教化的方式澄清人心,從根消弭劫氣之產生,一方面運作兩誥的力量澄清氣運,獲致救急之應變效果;行劫神媒一方面因應氣運安排天災人禍,順勢將氣運中的劫氣耗散,達到澄清氣運之目的,一方面以天災人禍示警人心,而有本師所謂「以殺止殺」、「殺一儆百」之效果。如下圖一:

 

       
 
   

根源:氣運與人心相互影響,釀成末劫。

救劫:以兩誥力量澄清氣運

      以教化方式澄清人心

行劫:引導劫氣順勢發作為災禍,一方面耗散劫氣,達澄清目的,一方面警惕人心,亦達澄清目的。

 
 
 

 

 

 

 

 

 

 

 

 

 

 


 

應元 反應元 非應元組織

   

無形宇宙浩瀚無涯,各種性靈和子生存其間,無以計數。前述救劫、行劫神媒屬於「應元組織」,然宇宙中尚有「反應元組織」、「非應元組織」,本師曾在數個場合流露天機,略述一二,以擴大吾人視野。本師解釋何謂「應元組織」:(註六)

「所謂應元組織,(是)來應運這一個世運、氣運、天運、這一個元會應該發生的劫運,…」

「『應元』就是『當令』,等於我們拿台灣講,…,應元就是執政、當令。」

    接著解釋何謂「反應元組織」,以及從何而來:

「宇宙的浩瀚、無量無邊的空間,不是上帝所能全部控制,上帝的教化也不是任何一星球、凡是有智慧生物的星球上都能接受,凡是不能(沒有)受到上帝的教化的地方,這個就是反應元組織,就是天魔,就是外太空這許多精靈所控制的區域。凡是無生聖母同上帝的法統這個範圍,就叫應元組織,傳佈上帝的宇宙大道。」(註七)

「根據《新境界》講:兩個旋和系中間有一個空隙,這一個空隙也就是黑洞。當年無生聖母創造萬性萬靈的時間,有一部分遺留下來沒有成形的種子,淪落到黑洞裡面去修煉,等到它們修煉成功了,它們要有機會就出來了,出來,它們也要見光啊,見熱光、熱力啊,它們另外創造一個組織對抗上帝,這是『反應元組織』了,就是這許多在黑洞裡存在的精靈啊。」(註八)

    應元組織是指「接受上帝教化,弘揚上帝真道的性靈團體」,反應元組織是指「沒有接受或偏離上帝教化的性靈團體」,前者以「當令」為特徵,著重「應運開元」,類似人間政府的執政黨,後者以「反當令」為特徵,著重「對抗破壞」,類似人間之叛亂組織,在這比喻中尚有在野黨及一般人民,則歸類為「非應元組織」,其特徵雖屬上帝教化範圍,但不負責弘揚之任務,故有以稱之。

    根據聖訓(註九)之補充,每當宇宙某一星球進入「劫」、「壞」、「空」的階段時,因氣運變化激烈,會引來宇宙中三種力量參與,各有其特徵,且相互影響:

1、應元:應運開元之意。特徵是「澄清」。

    2、反應元:反制應元之意。特徵是「破壞」。

    3、非應元:非屬應元之意。特徵是「阻礙」。

    由此觀之,天帝教當然屬於應元組織,代表應元力量,且不論是救劫方式或行劫方式,其目的都是為了「澄清氣運」,以恢復宇宙和諧生機。故「澄清」二字在教內文獻處處可見,比如師尊在鐳力阿救劫亭二根柱子上刻:「為澄清宇宙,須搶救三期」,太虛子聖誥:「澄清宇宙,分靈貫通今古」,三期主宰誥文:「至明兮宇宙澄清,至德兮太空高證」。

根據圖一,就人間帝教所配合的救劫組織而言,救劫力量與行劫力量是互補而非對抗。「行劫主宰」、「行劫副主宰」、「御使十方清平皇君大總監」固為行劫神媒,然與人間帝教及救劫神媒同屬應元組織,相互配合,使得氣運不走偏失控。倘若救劫力量增大,行劫方案甚至轉為救劫方案,這種轉化效果,即為午課祈禱時須與三位行劫神媒親和之原因,部分同奮以為此種親和乃支援天上行劫,純屬誤解。御使十方清平皇君大總監誥文不是說:「東執戈擾亂大千為吾,西帥將澄清宇宙亦我。」又說:「非願殺伐。本上蒼之詔旨。豈云無情。哀下民之沈淪。」嗎?

人間常稱行劫神媒為「應元魔王」,其與吾人之關係已如上述,至於反應元組織之精靈、天魔,統稱之為「反應元魔王」,應元組織不管是救劫、行劫均需與之對抗,這也是人間帝教最直接面對的挑戰。筆者在此欲釐清的是,同奮們身為帝教的人間救劫組織一員,奮鬥之目標乃是「支援救劫、轉化行劫、對抗反應元」,若三者混淆,信仰將亂。

至於非應元組織之「阻礙」對象,不分應元組織、反應元組織,它可視之為一種鬆散、消極、不拘的氣運趨勢,對應元組織積極、有效、開創的氣運趨勢自然產生拖延效果,對反應元組織蓄意、爆烈、破壞的氣運趨勢亦有緩和作用。一般認知,無形宇宙當中許多福報天都屬非應元組織範圍。

 

 

三期末劫之起因:氣運逆流人心墮落

 

    瞭解了應元組織行劫、救劫兩手策略,以及反應元組織、非應元組織之宏觀定位,有助於進一步分析三期末劫的起因。誠然,根據圖一所示,三期末劫的起因不離人性迷失、冤孽循環報復,使得人心製造的劫氣充塞天地之間,形成三期末劫,然而全部的原因就只是人心問題嗎?為何人心影響有這麼大?會不會還有其他因素?

    筆者詳細檢閱相關文獻後,發現本師確實有提出另一影響因素,即為「逆流」說:(註十)

    「從大宇宙整個的氣運來講,宇宙不斷地會產生『逆流』,這是一種自然現象的變化。自有宇宙以來,一直是在演變過程中,有的旋和系裡面,經過這許多逆流的沖盪,整個的氣運就發生極大的變化,這些旋和系裡面的生物、更高智慧的生物,也跟著遭遇到極大的變化。處在這個太陽系地球上的人類,根本沒有辦法了解大空間這種自然的變化,現在因為影響到了我們這個地球,同我們這個太陽系直接發生關係,才能了解啊!

    因此,筆者的結論是,造成三期末劫有遠因(基本面)與近因(導火線)之分別。

就遠因而言,的確與自然氣運有關,這個自然氣運本師以二種方式來描述,第一種便是上述的「氣運逆流」之說,本師指出主導宇宙旋和系運轉的力量是氣運,有時這氣運會產生逆流,逆流波及到旋和系裡面,旋和系上的智慧生物就會「遭遇極大的變化」;第二種描述是邵康節「元會」之說,本師在〈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一文中引用邵康節皇極經世的觀點,認為「地球開天闢地迄今,不過七、八萬年,人類之存在,自寅會迄今,不過五萬餘年。」目前人類正處於午會、未會交替之中,而「午會是一元中極大的關鍵,亦是氣數極大的變化,地球文明的創始盡在午會之中。」

    從這二種描述看來,師尊所強調的大自然氣運到了人類時代,最顯著的結果是「極大變化」這四個字,也就是說不論是宇宙逆流或是午會、未會交替,所導致的現象並不直接是人心敗壞,而是「氣運極不穩定」的意思。筆者以為「氣運極不穩定」意味著無形的變數太多,有形的影響力大增,換言之,有形生物中最高智慧的人類主導力量變得非常重要,人類往善的方向走與往惡的方向發展,在這氣運極不穩定的時代將有決定性因素。奈何,最終人類是選擇往惡的方面發展,致有三期末劫產生。

    因此三期末劫的近因、導火線,便是人類自有歷史以來的道德敗壞,人性迷失,造成冤孽循環報復,以致無法清算,必須三曹總清。《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中上帝之旨序:「自天開地闢,人慾日熾,始結下六萬餘載之孽。」玄靈高上帝序:「自子運判開鴻濛,寅會生人迄今,歷五萬餘年。孽案累積,不計春秋,殺盜淫妄,戾塞天地,昊天震怒,故有三期之總清…」描述的就是這一段近因,最後還有一句「亦氣運之所致也」,則是補充了遠因。

    一般談三期末劫之起因若只注重人心敗壞,不能完全解釋三期歷劫演變之定數,若全推給氣運逆流,顯然又與身歷其境洞悉人心罪惡的吾人感受有極大差異,比較公允的觀點應是:遭遇宇宙這股氣運逆流席捲下的系星地球,氣運極不穩定,人類心性因此佔有決定性因素,結果是,人類選擇了罪惡循環報復的路。

 

 

三期末劫之內涵

 

    有關三期末劫,本師一向主張不必講得太神秘,而直接說就是第三次世界核子大戰,但本師仍然同意劫運是分期辦理的觀念,曾道:「…戾氣充塞天地,上帝震怒,爰降浩劫,分期清理,歷劫演變,互為因果,造成三期末劫,…」(註十一)指出上帝是以「分期清理」來處理人心罪惡的問題。至於「三期末劫就是第三次世界核子大戰」的說法演變到後來,有一期末劫為第一次世界大戰,二期末劫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傳言,後來寶誥研究小組針對此問題深入探討,並經天人交通請示,才確定三期末劫的內涵。茲節錄如下:(註十二)

第一期:指天曹中諸多上聖高真因思戀名相而受貶謫至人曹的一大劇變。亦可謂天曹中諸多之上聖高真,因貪戀分靈幻化的名相,而被貶至人曹之清理時期。此一時期可說是天曹的第一階段大變動。主宰一期者為鴻鈞老祖。

第二期:指天曹、人曹極度動盪而產生之一大總清。亦可謂:天曹、人曹之諸多上聖高真與高等性靈處於極度思變與動盪時期。此一時期可說是天曹與人曹共同發生的第二階段大變動。主宰二期者為玄德少祖。

第三期:指天、地、人三曹歸一之總掃蕩。亦可謂天滿、人滿、地滿之一大總清時期。以人曹而言,實是指核子大戰爆發。

本師在《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之小引中曾說:「蓋三期者,乃每一盤古自寅會開物生人以來,宇宙一大總清平之過程。」對照上述無形批答之內容,顯見自寅會開物生人以來,已有五萬餘年,這當中歷經了第一期末劫、第二期末劫,如今到了第三期末劫,當然,有關這三期的具體時間並無透露,雖然師尊也曾說「封神榜」乃上一次行劫之記錄,看來似與第二期內容有些雷同,但並無確實證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第三期劫運雖源於歷劫演變,但在人間時代來算,劫運的發動起自距今一百多年前金闕會議上無形古佛、三期主宰請命下凡,然後經過天上人間一番波折,終於以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為首,展開第三期末劫之六階段中的第一階段,也就是本教同奮所熟知的獨有說法:「行、清、平、春、康、同」之「行劫」階段。

因此,三期末劫應有兩種涵義,一是指稱天、地、人三曹皆滿,一次總清的意思,一是相對於第一期、第二期,而今為第三期末劫的意思。

 

 

延康末劫之內涵

   

本教一般常說的是三期末劫,延康末劫這個名稱很少聽到,然而翻開《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來看,卻會發現有些地方反而談到延康多,談到三期少。比如上帝旨序:「然人有千算,何如天之一算?故有延康末劫耳。」三期主宰清虛天王序:「人沕民康,日漸進化,迷失先天之真性,造孽多端,孽海本無波而人自興。冤冤循環,輪迴顛倒,是以造成延康之末劫,又名小混沌,亦宇宙之間空前絕後之末劫耳。」

    照這二篇序言看,所謂延康末劫實質就是三期末劫,這個說法乍看與一貫道的解釋一樣,然而三期末劫在本教來講,其實質內容包括「「行、清、平、春、康、同」六個階段,卻又是一貫道沒有談到的,因此延康末劫在本教有其獨特的意義。

    師尊曾在民國八十年特別針對三期末劫與延康末劫的關係做一解釋:(註十三)

「三期末劫天上人間最大的困擾:行劫也不能行,救劫也是救的不徹底,所以是非常的困擾,因此天上面才有『延康浩劫』。我方才查三期主宰的寶誥,祂是延康副帥,上帝是延康主宰,三期主宰是延康的副帥。」

    「每一次三期末劫那一個星球上要行劫了,上帝一定先要派一位特別的使者下去,要去救這個劫;如果能夠得救,那這個劫運就要延長下來。像我們地球這一次本來核子戰爭一起來,就要同歸於盡了,欸!就有我不得不下來啊,專心要化延這個核子毀滅浩劫啊。所以現在我們這個地球是不是進入延康末劫了,我都不敢講,儘管還是在三期末劫六個階段-行清平、春康同,但是是不是轉為延康末劫了?這個事情真是一個天機,也不敢洩漏。」

    「過去有很多的星球上,上帝派了特使下去,也渡了很多的原人回去,使得這一個星球也能夠像我們現在這個地球一樣化延、拖下去,但是拖了一個時間最後還是毀滅,還是落得一場空。我現在不敢講我們這個地球最後究竟怎麼樣,哎!假定能夠真正進入延康末劫那就好了。」

「所謂延康,一面把這個劫運拖延下去,一面慢慢要進入小康的世界。」

    「延康是不是每一個三期末劫必經的過程我也不敢講,因為三期主宰-清虛真人,主宰了五十幾次三期末劫,是不是每一次三期末劫都有延康末劫,都像這一次這個過程?還是這一次的過程是特別,因為天帝教重來地球?這一點我相信過去是沒有的,在過去五十幾次三期末劫過程中,天帝教特別降到某一個應該要遭遇到毀滅的星球上去,沒有,這個可能是第一次,空前的一次。」

    這五段本師口述的天機中,雖然用了許多假設語氣,但吾人還是可得到許多珍貴的訊息,筆者整理如下:

    1、三期末劫天上人間最大的困擾是,行劫不能行,救劫也救不徹底,因此才有延康末劫。

    2、上帝是延康主帥,三期主宰是副帥,可見三期末劫最主要的關鍵就是延康末劫。

    3、本地球現在還在三期末劫「行清平春康同」六個階段,是不是轉為延康末劫了,還不敢講。

    4、過去有許多星球是由上帝派遣使者來挽救劫運,雖然暫時化延,最後還是毀滅,可能是沒有轉為延康末劫的關係。本地球這次不同,天帝教重來人間,上帝親任教主,且任延康主帥,表示應可轉為延康末劫。

5、「延康」就是把劫運一面拖「延」下去,一面慢慢進入小「康」世界。

    以上五點陳述似乎仍然模糊不清,但筆者發現,只要暫時拋開三期末劫與延康末劫的「末劫」二字,單純就「行清平春康同」六個階段來看,事情就非常明朗:所謂「延康」就是要把「行、清、平」行劫也行不得、救劫也救不徹底所造成的可能性毀滅,一直拖「延」下去,直到進入「康」劫階段,最後進入「同」劫,也就是達到天人大同的最高理想。

    換句話說,三期末劫這六階段在其他星球上也不是每次都必然經過,可能有些星球在還沒進入「康」、「同」階段時就毀滅了,本師曾舉例《天堂新認識》裡面兩個星球互相毀滅的經過,即為一例。如果三期末劫能轉為延康末劫,就意味著氣運能拖延至「康、同」,意味著三期末劫的總清總算最後能以小康、大同的美景來收場,因此上帝為延康主帥,正顯示上帝之慈悲心,希望地球人類在經歷這麼長的冤孽循環報復後,經由總清過程,能夠恢復良知與智慧,發展文明,朝宇宙太空進軍,達到廿字真經說的:「康同邁進,日月永新」。

 

 

對治三期末劫的方法:「撥亂返和」六階段

 

    因此要進一步瞭解延康末劫,就必須先明白「行清平春康同」六個階段。筆者認為這六個階段是無形針對宇宙中一些冤孽積重難返的星球,所對治的一種有效方法,本師曾以公司倒閉、破產的例子作比喻:比方說一家商店、一家公司,倒下了、破產了,會計師去清算、算帳了,行劫、清劫就是去算帳去、清算去、清點去,…到平劫應該太平了…」(註十四)。若把本師這個比喻推廣完整,本地球比喻作行將倒閉之公司,行劫、清劫則類似算帳、清算、清點,平劫理應類似公司整頓完畢,春劫、康劫、同劫則是重新開張、鴻圖大展了。但是問題並沒有如此單純,因為世運到了平劫階段並無天下太平,到了春劫階段更非毫無兇機,當年本師也表示留給後人繼續去研究,此問題容後再論。在此先將六階段一般說法整理如下:

    行劫:主宰為定危子,副主宰清期子。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開始發動,擴大為中日戰爭、二次世界大戰,以清算殺伐為主。

    清劫:主宰為御使十方清平皇君大總監。一說在民國二十八年發動,一說在民國三十四年到三十八年間發動(註十五),主要是自由民主與共產集權的對抗,乃至美蘇兩強導發的核戰毀滅危機,以總清共業為主,尤其核子武器具有在一時一地、靈肉俱毀的總清威力。

    平劫:主宰為都帥。於民國八十一年啟運,源於蘇聯與東歐共黨政權垮台、世界核戰毀滅浩劫暫時化延,重心轉到兩岸問題上,主要是確保台灣復興基地,完成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並徹底消滅核戰危機。理想中,平劫應當是總結行劫、清劫的未了方案,撫平、消平之。

    春劫:主宰為本師,輔弼副主宰為二位文武首席,副主宰為無極無上至聖法源道德大天尊、繼成開泰永春大帝。於民國九十年提早啟運,源於前一年天赦年降顯人間,大地春回,以應變局。主要是生機復甦,百花齊放、百毒齊發、各種不可思議的事都會發生,包括外星人干擾地球、崑崙地仙大舉下山…,理想中,春劫應當是從行清平走向康同的轉捩點。

    康劫:何時啟運尚未得知,應該是人類戰爭、宗教與種族仇恨皆消弭的小康世界。

    同劫:何時啟運尚未得知,應該是道德恢復、世界大同之後,人類集中智慧與資源,以中華文化心物一元二用為基礎,朝有形宇宙發展星際文明,與無形宇宙溝通天人文化的階段。

 

 

表一

六階段

主宰

啟動時間、源起事件

重要內容

類比

行劫

定危子

民國20年

918事變)

中日戰爭、二次世界大戰

行將倒閉之公司遭清算、清點。

清劫

御使十方清平皇君大總監

民國34年~38年

(共黨鐵幕形成)

美蘇兩大陣營核武對抗

平劫

都帥

民國81年

(東歐、蘇聯共黨垮台)

兩岸問題

清算完畢,天下太平。(理想)

春劫

本師

民國90年

(天赦年降顯期間)

百花齊放、百毒齊發、各種不可思議事件發生

公司重新開張,東山再起,開創新運。(理想)

康劫

 

種族仇恨、宗教仇恨、戰爭,一切消弭

同劫

 

宗教大同、世界大同、天人大同

 

    從以上對六個階段的簡述,筆者提出幾項討論:

第一,「行清平春康同」顯然是一種處理疑難雜症的方法,非常合乎科學、理性、更合乎自然法則,其實它本質上就是一種「撥亂返和」的過程,將一團亂糟糟、糾纏不清的亂局,透過清理、教化之手段,尋求對話,恢復元氣,展現生機,開創未來。因此,維生首席認為中國歷史上亦有這六階段蹤影,實為當然,不僅如此,人與人、國與國、科學與宗教、心與物、乃至旋和系之間,都存在著這種規律,因此筆者認為這六階段本身就是「撥亂返和」的有效方法。

 

第二,從這六階段來看「延康」二字,就非常清楚了。將毀滅氣運透過行清平「延」、「延」、「延」直至進入「康」劫,便是「延康」之意義,至於加上「末劫」二字,甚至《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時而以「延康末劫」字眼代替「三期末劫」,應透露著上帝希望這個末劫能以延康收場的旨意,而不是如同《天堂新認識》裡面刊載的星球毀滅的結局,因此三期主宰雖是三期末劫的主導者,但是上帝親任延康主帥、三期主宰為延康副帥,其意在此。

 

第三,對照九一八事變之於行劫啟運、民主共產兩大陣營核武對抗之於清劫啟運、蘇聯東歐共黨垮台之於平劫啟運,顯然兩岸和平統一才是春劫啟運之徵兆,本師曾明白道:「平劫就是完成第三天命啊。」(註十六),再看平劫主宰誥文:「雙手重雪漢族之恥。一棍打成華夏之基。」均清楚顯示出原先的理想中,平劫之任務是達成兩岸和平統一,然後啟動春劫,面對另一波氣運。然自民國八十年、八十一年本師兩度致函鄧小平先生後,本師已認知平劫任務無法在二、三年內完成,因而自請回天運化,氣運又是一變。至民國八十九年天赦年降顯,大地春回,遂有春劫提前啟運,行劫主宰聖訓:「天赦教化加被萬靈,澤及眾生,導發春劫提前啟運。」(註十七),玄天真武大帝聖訓:天赦普降,仍是依大自然法則而行,以合同生共生之氣機,這是春劫來臨前先降傳人間的先兆,整體的氣運因應天赦年而有了調整。(註十八)可為證明,維生首席在辛巳年春節團拜致詞中亦說明:「…天赦年的啟動提早帶來春劫的行運,通過天赦提前啟動春劫,形成了春回大地的氣機,。(註十九)

但是,在行清平三劫尚未收圓結案的情況下,春劫啟運一方面雖主導了前三劫的發展,一方面也仍埋有隱憂,本師亦有聖訓指示:(註二十)

「三期末劫分『行、清、平、春、康、同』六劫期,氣運之推移依序而行,春劫為一轉折點,千變萬化,盡在其中。本席深知三期末劫如由春劫逆轉回『行劫』,劫難將更為猛烈,那時人間應劫之傷亡將是千百倍於前一階段之『行劫』,生命的死傷難以計數,生靈慘遭荼毒,慘不忍睹,必須確實無誤,不容一絲一毫差錯地,把握住春劫教化的關鍵,這是上帝御命本席為『春劫主宰』的重大使命,

   

第四、聖訓所講的「春劫逆轉回行劫,劫難將更為猛烈」之語,證明春劫雖降顯,然是否已轉成延康末劫尚未定案,換言之,是否已確定能「延」至「小康」,尚未可知。可見「延康」與「春劫」實為一體兩面,春劫階段氣運轉得過來,延康可期,春劫階段氣運逆轉回去,延康落空。而此又與兩岸是否能和平統一,中華文化是否能復興息息相關,本師明言:「行清平階段,主角是美國人、蘇聯人,春康同階段,主角是中國人,由中國人收場。」「兩岸問題就是牽涉到延康末劫。」(註二十一),蓋兩岸不能和平統一,戰爭一起來,導致兩敗俱傷玉石俱焚,勢將無法達成收場任務,關係影響至大。

 

第五、前項所謂「『延康』與『春劫』實為一體兩面」應更進一步釐清為「『延康』與『春劫總清』實為一體兩面」,「春劫總清」指的是「春劫中帶著行劫、清劫、平劫之未了案」,這種四劫化合的變因使得「春劫」的面貌不像「單純的春劫」,同理「平劫總清」乃「行清平三劫並發」也意味著與「單純的平劫」不同。故查證本師原先對平劫、春劫的看法:「…到平劫應該要太平了,平—太平了、平復了」(註二十二)、「春劫就是萬花怒放,到了春天了,所有各種的花通通開放了,怒—發怒了,放—放開了,萬教齊發。」(註二十三)實與吾人所經歷的平劫、春劫有著相當變化。蓋這六階段氣運並非單線發展,往往是並行而進,甚至相互演化。而且前述六階段的啟運時間點之前,亦不能排斥有其醞釀、潛伏的時期。因此較嚴謹的看法是:時在西元2004年的今日,吾人所面對的氣運是「春劫總清」,「春劫」代表著「春天面貌」,「總清」則指涉「行、清、平三劫未了案」,四字合起來,就有了人世間極複雜、多變、快速的發展,而這一切現象,通通源自於「延康」之「延」—把行、清、平劫運「延」至小「康」。是故,從延康的角度觀察現階段氣運,得到「春劫總清」的概念是很自然的結果。

 

    第六、以上是就六階段氣運的時間重疊性來談,另就其空間區隔性來分析,亦頗為重要。觀察人類這一百年歷史發展,六階段氣運之推移在本地球不同地區似有不同進度,比如歐洲在經歷兩次世界大戰的仇恨後,如今之歐盟組織是否意味著「春」之進展凌駕「行清平」之上?但就台灣來講可能剛好相反,本師當年曾提出一個問題(註二十四):對照全球行劫、清劫之殺戮,台灣七十年來只「受點虛驚、驚嚇、威脅、危機」,並無真正經歷過行劫、清劫,那麼有可能直接進入平劫嗎?答案似乎很明顯,只要看看台灣現在的許多亂象,不都是行劫、清劫的跡象嗎?但是,仰賴教主上帝恩德及本教奮鬥力量,相信破壞程度不致到動搖根本的地步,未來局勢發展究竟如何,仍操之在同奮手中。

 

 

註 釋

註一:一萬零八百年扣掉中華民國開國至今九十三年,尚有一萬零七百零七年。

註二:本篇文獻最早刊登在天帝教教訊第106期p10~p15,為民國八十一年七月二日本師在鐳力阿道場為各級教院三教長研習班所講的內容,以上節錄部分出自p12。

註三:摘錄自教義《新境界》p101。

註四:同註二。

註五:同註二。

註六: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8講p100~p101。

註七: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7講p93。

註八: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19講p227。

註九:摘錄自《第一期傳道傳教使者訓練班聖訓錄》p102~p109。

註十: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4講p32。

註十一:摘錄自〈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天帝教教綱》p272~p273。

註十二:《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研究報告修正稿》p93~p94,天人研究總院寶誥小組編著。

註十三: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10講p132~p133。

註十四: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18講p219。

註十五:本師在《清虛集》有一首詩題為:「己卯重九清劫開始有感」,另一首題為:「頌承德至尊主宰清劫」,時間是在己卯年即民國二十八年。然天帝教復興後,公布的清劫主宰為清平皇君大總監,而且師尊在兩院上課時,亦指出共產黨佔領大陸才開始清劫,此部分詳見《天人學本》上冊217頁。

註十六: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18講p220。

註十七:請閱(90)帝極(參)天字第0二0號,行劫主宰定危子聖訓。

註十八:請閱(90)帝極(參)天字第0二0號,玄天真武大帝聖訓。

註十九:維生首席於民國九十年一月二十七日春節團拜之致詞。

註二十:請閱(91)帝極(參)天字第一六八號,首任首席使者傳示之聖訓。

註二十一:這二段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10講p135~p137。

註二十二: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18講p219。

註二十三: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18講p109。

註二十四:摘錄自《天人學本》上冊第18講p219。

(作者:呂賢龍(光證) 天帝教天人研究中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