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毀滅的一些資料探討 兼論 天帝教觀點

文明毀滅的一些資料探討 兼論 天帝教觀點

 

/呂賢龍

 

前 言

    一般科學的認知,地球存在約45億年,人類可考究的歷史文明(文字發明)不過5千年,而現代人則出現在10萬年前左右,若把45億年濃縮成1天來計算,那麼現代人是在這一天的晚上11點48分20秒出現,人類歷史文明是在11點59分25秒開始,也就是說輝煌燦爛的五千年文明,與地球歲月相比,不過是一天中最後閃耀的35秒鐘而已!

    然而,在35秒之前的漫長時間裡,會不會有可能曾出現過上一代文明甚至是好幾代文明,因為不可知的原因毀滅了、湮滅了,而不為今日我們這一代文明所知?誠然,這是一個極富浪漫與遐想的說法,但冷靜思考本教的一些觀點後,筆者認為不排除這種可能性是比較理智的態度,尤其在參考一些考古資料與某些傳說後,筆者認為應該嚴肅看待這個議題,因為一個毀滅的文明對本教重來地球挽救三期末劫的使命有非常大的啟示,探討文明毀滅的原因將可讓人類警惕,並以更開闊的心胸處理現代世局的糾紛,而不致重蹈覆轍。可以說,這是有別於誦誥救劫的另一種途徑,也是轉化人心的重要途徑。

但是,筆者也不能因為相信這樣的價值就毫無保留的接受史前文明的存在,畢竟「真相」也是價值中極重要的一環,因此本文將儘量呈現各種正反面的證據或論點,讀者看完之後或許仍舊沒有得到答案,但起碼有了思考的方向,本文目的也就達到了。

 

 

被忽略的考古證據?

    最近流傳市面的一本書《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註一)很嚴謹的搜羅了史前文明的證據,這些證據的出處、照片都有交代,茲列舉幾項較具代表性而足以反證傳統考古學觀點的證據,供讀者參考:(以下照片均摘自該書)

1、億萬年前的金屬製品,見照片一、照片二。

2、遠古的足跡,見照片三。

3、巨人傳說,見照片四、照片五。

    試想,倘若以上證據被科學界證實為真,所顯示的意義將極為驚人,因為這代表了考古學家一百多年來所建構的地球生物演化史是錯誤的,人類也未必是猿猴進化而來。當然,讀者們會發出疑問,為什麼這麼重大的問題從來沒有看到教科書上討論過?為什麼主流科學界還是堅持達爾文的演化論是正確的,駁斥有所謂的上一代文明?《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這本書裡也討論到這點,它解釋說正是因為達爾文的演化論已經在科學界豎立權威一百餘年,凡是與它相抵觸的證據或觀點都不自覺或蓄意的被忽略,正是這個原因,造成普羅大眾在正式教育體制下只會接受到既定的觀點,任何不符合主流觀點的證據與學說,只能在周邊市場「流竄」。

    讀者們看了以上五張圖片,相信很難拒絕史前文明的誘惑吧,的確,筆者很謹慎地研究該書中的觀點,不得不承認有其說服力,但是也不能據此否定這些「驚人的證據」不是一場美麗的誤會的可能。就以書中舉的埃及基沙高原的獅身人面像為例,一些熱中史前文明的學者認為獅身人面像是在西元前1萬年所建,但在正統埃及學裡,西元前1萬年埃及並沒有如此高度發達的文明出現,人類還處於新石器時代,因此一種毀滅的史前文明說就這麼產生了,格雷姆‧漢科克在他的暢銷書《創世紀的守護神》(註二)中指出,獅身人面像地底下有一個「記錄大堂」,記載著陸沈的亞特蘭提斯文明所有一切知識,這個觀點乍聽之下像是天方夜譚一樣。

問題是西元1991年波士頓大學的地質學家羅伯特‧斯科克教授以專業角度研究獅身人面像的侵蝕痕跡,認為只有大雨的沈積作用才會導致這種現象,而埃及學家普遍公認獅身人面像建築完成的時間——西元前2500年埃及古王國第四王朝時代,這種大雨早已停止了。從地質學證據配合古氣候學資料,斯科克教授認為獅身人面像起碼在西元前7000年或更早就存在。(註三)

漢科克大膽的論點得到了學術上的支持,透過他的生花妙筆以及電視台轉播一下子轟動全世界,史前文明似乎真的是存在了,然而一般讀者不太可能注意到的是,其實學術界也有提出另一種能夠解釋侵蝕現象的原因,肯塔基路易斯維爾大學的高里博士是一位地質學及岩石侵蝕的專家,他在1995年發表的論文說明(註四):即使在今日乾燥的基沙高原,獅身人面像侵蝕的現象仍然看得到,每天花生片大小的銀灰色石灰岩從獅身人面像的側面掉下來,這是因為在涼爽的夜晚,露水凝聚在岩石表面,然後被吸收入石灰岩的細孔裡,形成含鹽溶液,當太陽升起濕氣蒸發時,含鹽溶液對岩石細孔壁產生壓力,導致裂縫跟脫落,這就是侵蝕現象的原因。

    作為一個客觀的讀者,從漢科克的書裡得到的訊息是「史前文明存在之論證有了科學背書」,但去查閱了學術界資料後發現,其實也有一般常理可以解釋的理論在那裡。以獅身人面像為例,認為漢科克的觀點是正確的人,大多忽略掉了高里的學說,批駁漢科克的人,則往往沒有正面去看待斯科克的研究。因此,到目前為止比較中肯而恰當的結論是:「有關獅身人面像的建造時間,現在仍有學術上的爭議」。獅身人面像的案例一方面教導我們應該要開放心胸,一方面卻要謹慎判斷,開放心胸有助於面對超越常理的最新發現,謹慎判斷往往可確保我們不被激情影響,這毋寧是較健康的態度。

 

 

先民的洞穴?

自從西元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印度之後,藏傳佛教隨之廣傳於西方世界,西方人對西藏的神秘充滿好奇心,許多描述西藏風光的書籍應運而生,其中有位喇嘛自稱羅桑倫巴,出版一系列以現代科學觀點解釋藏傳佛教、神通、靈魂、法術、玄學以及他從小在布達拉宮接受教育開啟天眼的書籍,最為轟動,因此當達賴喇嘛抵達英國時,有民眾迫不及待詢問他是否認識羅桑其人,達賴卻予以否認,但是對於藏傳佛教修持過程的一些神秘現象,達賴仍表示歡迎科學家來檢驗。

儘管達賴喇嘛不承認羅桑倫巴其人,但筆者讀過他的一本書《第五度時空》(註五)有一節〈先民的洞穴〉,記錄了他小時候跟隨導師進入西藏山中尋找史前文明的經過,許多描述倒跟漢科克的論點相似,饒富趣味。但由於資料有限,根本無法判定此書中所言是真是假,讀者不妨以平常心視之。

羅桑倫巴描述這個洞穴的入口是在西藏深山中的一條裂縫,僅容一人爬行,到了裡面豁然開朗,有拉薩大昭寺內殿的兩倍大,一種由惰性氣體發出光的光球懸掛空中,四周到處是不知名的機器…,在另一個房間裡置有立體光球所放映的史前文明影像,羅桑倫巴這樣敘述的:(註六)

很久很久以前,當地球尚值初期,高山聳立在現在是海洋的地方,而舒適的海邊避暑勝地現在則是高山地帶。當時的氣候較現在暖和,而且有許多奇異的野獸在野地上漫步。當時的世界科學進步,許多奇怪的機器在地面滾動,或者在距離地面數吋的高度飛行,或者在數哩高的天空中翱翔。大寺廟頂上的尖角向天伸展,好像是向天上的雲挑戰似的。獸與人以心電感應的方式交談著。可惜這些全都不能促成人類的幸福。政治家互相拚鬥,世界被分成兩個集團,互相侵佔對方的領土。一般平民生活在猜疑與恐懼的陰影之下。雙方面的祭師都宣稱只有他們那邊才是上帝所鍾愛的。在我們面前,口出狂言的祭師們出現了—就像現在一樣—他們宣講他們自己救世的那一套,而且兩邊的祭師都獎勵大家,說去殺敵人是「神聖的任務」,但是幾乎同時又祈禱說世界上全類是兄弟。他們沒想到,這樣子不合邏輯的造成了兄弟互相殘殺的局面。  
我們看到大戰爆發,非常殘酷野蠻。軍隊有武器保護比較安全,老年人、女人和孩子,這些不打仗的人,反是最受苦的。我們數度瞥見科學家在實驗室中製造更具摧毀力的武器,製造更大的炸彈去向敵人投送。然後一連串的圖片顯示有一群有思想的人,計劃設置他們所謂的「時艙」(就是我們所稱的「先民洞穴」),在裏面他們為後代儲存了他們的機器,並有一份完全而附有圖片的紀錄,說明他們的文化及其缺失。巨大的機器挖開了石頭,大群大群的人搬來了儀器和機器。我們看見了光球吊在恰當的地方,惰性的放射物質使光幾百萬年都不熄滅,這種物質因為是惰性的,所以不會傷害人類,但是放射的功效可以使光幾乎永恆的繼續照射。
    我們發現我們能懂他們的語言,有旁白的時候,我們也能以心電感應的方法聽懂他們的話。這些石室,或稱為「時艙」,埋藏在埃及的沙漠中、南美的金字塔下、以及西伯利亞某處,每一處都以時間的象徵:人面獸身像做記號。我們看到的人面獸身像並非源起於埃及,它的解釋如下:在久古以前,人與獸能交談,並且一起工作。貓是最完美的動物,最有能力也最聰明。人也是動物的一種。所以古代的人用大貓身做像,代表能力與耐力,在身子上他們安排了乳房與女人頭。頭是代表人的智慧與理性,而乳房則表示人與獸在精神、心理上互相溝通影響。這種象徵性的像在當時如同現在的佛像、大衛星及十字架一樣普遍。
    我們看到大海中有大城市飄浮著,由一處到另一處,在天空中也有相同大小的東西飄浮,而且移動時一點聲音也沒有,這些東西也可以飛翔,並且可以即時以高速飛過。在地面上,車子離地幾吋而駛,以我們不明白的方法支撐在空中。大橋穿過城市,帶著細長的鋼索,好像是道路似的。我們繼續看著,忽然空中一陣閃光,最大的橋倒塌了,橋樑及鋼索全都扭曲了;又來了一陣閃光,大部分城市化為白熾的瓦斯氣而消失了。在這些破壞的上空形成了邪惡的紅雲,狀似磨菇,有數哩之高。
    影像消失了,現在出現計劃「時艙」的那一群人,他們決定要封閉這些艙了。我們看到他們舉行了儀式,「儲存記憶」到機器裏面,然後我們聽到他們告別,並且告訴我們—「未來的人,如果有的話!」—人類就要毀滅自己了,或者看起來很可能要毀滅自己了,「在這些圓頂石室之中,儲藏了我們的成就及愚昧的紀錄,希望對有智慧發現而又能了解它的後代有所助益。」

 

羅桑倫巴的敘述中有二點比較特別,而與漢科克觀點類似。

第一、他提到遠古時代人與獸能夠交談,其中貓是完美且聰明的動物,因此史前人類用貓身作像,代表能力與耐力,以人首為頭,代表智慧與理性,這就是獅身人面像的來源,不過要把「獅身」改為「貓身」。貓身人面像並非埃及人所建造。

第二、這些史前文明的紀錄稱為「時艙」,與漢科克書裡所提到的「記錄大堂」是一樣的,唯羅桑倫巴只籠統講「時艙」埋藏在埃及金字塔下,而漢科克得自凱西基金會(註七)的訊息指出「記錄大堂」就在獅身人面像的獅爪地底下。

 

 

崑崙山傳奇?

根據本教教史記載,師尊在大陸弘教時期曾與丁德隆、汪近勇三人結拜兄弟(見照片六,天帝教教史委員會提供),汪近勇道號惸聾道人,於北伐龍潭之役中受崑崙山性空祖師所渡,上山修煉,有遁術與特技(師尊語),學成後奉命下山引渡丁德隆並保護師尊行道救世。崑崙山是中國最神秘的傳說之一,師尊常回憶說當年在華山時期,雲龍祖師、性空祖師來往崑崙、太白與華山之間,還有許多大羅金仙降壇親和,言談中提及崑崙山有許多百歲、千歲以上的高人仍然留形住世,甚至有來自上一盤古洪水淹沒前的祖師爺…,師尊在民國81年3月6日對研究學院、修道學院學生講課時說道:(註八)

「在人間的崑崙山有鴻鈞老祖,這是崑崙山最高的負責人,崑崙山是前一個盤古洪水淹天唯一在地球上留下來,一個遺跡。鴻鈞老祖把這個袈裟拿來一丟,罩住了崑崙山沒有受到洪水淹沒,這個大家都應該知道。」

師尊進一步指出《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內鴻鈞老祖誥文有一句:「一袈遍籠德統之國脈」,「袈」是指鴻鈞老祖的袈裟,「德統之國脈」依文解釋就是洪水淹沒大地時所遺留的上一代文明。換言之,崑崙山留有上一代文明的遺跡是對師尊之語的合理解讀,甚至猜測崑崙山正宗的修煉之術丹鼎大法,能御氣變化住世留形,都是上一代文明的智慧結晶,也不算是異想天開了。

崑崙山究竟在何處?丁德隆將軍的著作《大同大道修煉完全成功之過程》轉述惸聾道人的描述:(註九)

「崑崙山起自稱為地球屋脊即海拔最高的帕米爾高原,在中國新疆腹地,位於沙漠地帶之中,北有天山,南有喜馬拉雅山,世界最高山埃佛勒斯峰即在其南,遠遠相接。」

「其構成形勢,乃是山腳很窄,山頂很闊,成為同中國文人所用之摺扇形,根本在一切動物中,除有翅翼之鳥可以飛上去外,其他動物皆不能上去。在人只有仙家,能乘風乘雲的大技術功夫,才能騰上山頂。」

「崑崙雖很高,氣候四時皆春,這是因為山上住的全是仙家,修煉道法,調和鼎鼐,故氣候溫和。所謂鼎鼐,乃是指天地日月星辰而言,並非僅指香鼎丹鼐而說。山上又有很多仙禽仙靈,與眾仙相處,毫無彼此侵犯相互殘害之事。」

「崑崙山全是仙居,沒有煙火食,山上生長很多水果樹,因氣候溫和,四時水果都有,仙家門徒,肚子餓時,皆吃水果,都成為自然的習慣。」

「崑崙教始祖,為煉石補天的女媧,肉身盤坐在始祖殿中,二代祖師為福祿壽三星,三代祖師為鴻鈞老祖,四代祖師為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太上老君,五代祖師為三百六十五位祖師,係照日曆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周天曆數而成。」

    丁德隆本人未上過崑崙山,以上諸語皆是由惸聾道人轉述,惸聾到過崑崙應無問題,因此有關崑崙山的描述有相當之確定性。筆者注意到惸聾說鴻鈞老祖是崑崙山的第三代祖師,其上還有福祿壽三星、女媧二尊,若配合師尊所講洪水淹沒之事,可見上一代文明劫後餘生者應不止鴻鈞老祖一人。

另外還有一位人物值得一談,封號威鳴金仙的雲中子前輩,他曾向師尊自述已歷經人間歲月1萬3千多年,師尊在民國81年12月22日對兩院學生講話時提到:(註十)

「各位都知道,奉上帝的特別的慈悲,派了一位劍仙、地仙,一萬多年的地仙,叫威鳴金仙,幫助我在無形中救劫。威鳴金仙雲中子也是我的秘書啊,祂的軀殼現在還在,存在冰洞裡,像威鳴金仙這種特出人物,地球上也沒有幾位。」

若按照現在考古學家的意見,一萬多年前的人類仍然是使用石器、茹毛飲血的人種,怎麼可能存在有像雲中子、鴻鈞老祖這種通天澈地的「超人」呢?顯然,若從現代科學的角度看是荒謬的,但從本教角度看,考古學家的認知一定還存有許多失落的環節。

 

 

教內文獻中與史前文明可能有關的紀錄

師尊在民國69年8月23日發表了一篇〈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作為復興天帝教的宣告文獻,本篇文獻具有極重要的歷史意義,可稱之為本教的「建教宣言」,因為它十分清楚地表達師尊要復興天帝教的原因,而這原因跟上一代文明毀滅以及這一代文明也將要毀滅有直接關係。文獻中師尊提到聖經記載的挪亞方舟、亞特蘭提斯大陸沈沒等傳說,並引用報導證實這些傳說的可信,原文如下:(註十一)

  「難道這世界末劫真的又要降臨嗎?人類的悲慘命運真的是不能逃避嗎?」

「據基督教聖經創世紀上記載,到挪亞的日子『地上充滿了強暴』,猶之乎今天的世界情形一樣,上帝決定以一場洪水把當時那充滿強暴的人類世界一舉滅盡,因之而有突然而來全球洪水的大毀滅劫發生,上帝只預先通知挪亞建造一隻龐大方舟,以保存他一家和各種飛禽走獸的性命。根據一九七七年六月美國科學雜誌的報導說:美國邁阿密大學一群考古學家在墨西哥灣研究深海沈澱物之後,宣稱他們已發現確鑿證據,可以支持有關“挪亞”大洪水和一萬一千六百年前沈到海底的亞特蘭提斯大陸的神話記載。」

  「聖經創世紀大部份是在距今三千四百十年前,摩西受上帝感示而寫下來的,在今天太空時代的第一流科學家並沒有認為是神話,而且聖經的確已經流傳到地球上每一個國家和地區,它已被譯成一千三百多種文字,銷數達數十億之鉅;但是,惟一的未知數,就是洪水時代挪亞方舟中容納的人類和動物,繁衍發展到今天,究有若干年代?為什麼流傳下來人類累積的罪惡,又要遭逢上帝另一次的大懲罰?瞻望前途,我們這些生活在地球上的渺小人物,感到遺憾,到今天實在還沒有方法去了解這些事實真相!」

在這裡師尊肯定洪水淹沒文明的傳說是事實,他所稱「唯一的未知數」、所「感到遺憾」的是「挪亞方舟事件距離今日已有多久?人類的罪惡又已累積到要被毀滅嗎?人類還沒有方法去瞭解這些事實真相!」講到方法,除了科學方法外,師尊接著提出有一種推算方法在中國已被天上人間所公認,那就是邵康節的皇極經世:(註十二)

「天地屬于氣天、有陰陽、有變化、有始終。天地以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為始終,猶如佛經所言成住壞空之劫。天地這一終始謂之『一元』,一元分為十二會,以子、丑、寅、卯、辰、已、午、未 申、酉、戌、亥為名,每會計一萬零八百年,天開於子而沒於戌,地闢於丑而沒於酉,人生於寅而沒於申,亥會混沌,子會復又開天,如此循環不已!」

  「地球自開天闢地迄今,不過七、八萬年,人類之存在,自寅會迄今,不過五萬餘年,上述皇極經世的世界觀,早為宋朝道家陳希夷、宋儒朱熹等所肯定,且歷經宋、元、明、清以來天人親和的交通方法所得上天仙佛神聖啟示的證實。這種天人親和與聖經舊約神對摩西以及基督教主回教教主所得之靈感啟示,同樣真實可信;所以皇極經世之天地終始的推算方法,在中國今天已為天上人間所公認。」

皇極經世的推算方法師尊認為真實可信,而且不但人間接受,連天上也同意。皇極經世的世界觀有幾項特點值得探討:

1、它是一種成住壞空的循環觀,倘若套用在地球歷史45億年上,我們這個地球應該出現不止一次而是很多次的人類文明了,事實上師尊在文獻稍後就提到「地質學家證實,地殼曾經翻身過七次,就是我們生存的天地已混沌了七次之多。」在另外場合又透露「天上的紀錄是十三次」,且說「上帝一本好生之德,一成一毀,一開一闢,生人生物,毀人毀物,自有其整個之運會,生民何知造化巧妙的安排!」換言之,推敲師尊的原意,可以認為本地球曾經出現過十三次人類文明的大毀滅,而我們這一代文明是第十四次。

2、以我們這一代言,皇極經世推算人類出現不過五萬餘年,這個說法倒是與最新的考古學結論相去不遠。考古學家發掘人類遠古化石,發現現代人種約在距今十萬年左右出現,與皇極經世有五萬年的差距,但這在考古學動輒幾億年的計算中是微不足道的。不過考古學家不承認有史前歷代文明,他們認為現代人種是由更早距今三百二十萬年前的南方古猿阿法種、距今四百二十萬年前的南方古猿根基種演化而來,而無所謂被毀滅的高度文明存在過。

教內另一有關史前文明的文獻是道統衍流。道統衍流在本教而言,是一部記載宇宙各星球文明興衰的巨著,師尊曾說道統衍生至第五十一代時始降臨地球,查教名為「天極教」,教主盤古氏,傳五世代。盤古開天闢地是屬於中國歷史上的傳說時代,無法確認到底距今有多久,但是道統第五十二代「天源教」,教主是軒轅黃帝,傳十五世代,興昌五世(堯、舜、禹、周公、孔聖),軒轅黃帝距今大約五千餘年則是有根據的,所以問題的關鍵便在於第五十一代「天極教」盤古氏究竟距今多久?

若作合理分析,有以下幾種假設:

1、若距今一萬年左右,恰好符合亞特蘭提斯大陸、獅身人面像等傳說,而盤古開天闢地之說,等於是指大洪水淹沒之後倖存人類重新建立文明的經過。但這麼一來意味著大洪水之前的高度文明,可能是因為上帝道統尚未降臨地球,所以毀滅掉了。

2、若距今七、八萬年左右,可符合皇極經世元會推算,而盤古開天闢地之說,等於是子會開天、丑會闢地,到五萬餘年前寅會生人(現代人出現),卯會、辰會、巳會歷經大洪水摧殘文明,到午會時進入道統第五十二代軒轅黃帝重建文明,繁衍至今日。

3、若距今四十幾億年,那麼盤古開天闢地之說,等於是地球形成的過程,「傳五世代」可解釋為共出現五次人類高度文明。

當然,以上三項都是假設,並無具體證據,不過如此釐清有助於我們對道統衍流的認識,或許未來時機成熟時,可透過天人親和的方式揭破此一謎題。

 

 

從教義觀點看演化論是對的嗎?

    現代考古學家所依據的理論基礎是達爾文的演化論。演化論的核心思想是天擇與突變,它所描述的生命演化程序是:無脊椎動物時代→魚類時代→兩棲類時代→爬蟲類時代→哺乳類時代→人類時代,且根據地質學探測,每一時代都有相對應的年表(見表一,註十三),因此在這種演化順序裡,沒有史前文明存在的可能。那麼我們好奇的是,教義承認這樣的演化理論嗎?或者再更退一步問,教義承認「演化」這個觀念嗎?

 

代、紀

               

     

新生代

第四紀

現在~2百萬年

人類時代

第三紀

2百萬年~6千5百萬年

哺乳類時代

中生代

6千5百萬年~2億4千8百萬年

爬蟲類時代

古生代

二疊紀

石炭紀

2億4千8百萬年~3億4千5百萬年

兩棲類時代

泥盆紀

志留紀

3億4千5百萬年~4億3千萬年

魚類時代

奧陶紀

寒武紀

4億3千萬年~5億9千萬年

有殼無脊椎動物時代

         

 

 

    首先,筆者要指出「演化」這個觀念在教義裡處處可見,它至少表現在三個層次上:

    1、旋和系的形成:教義認為旋和系的形成,由「混沌之初象」、「電與炁之演變」、「稜形炁體之凝成」、「旋和力之發生」、「旋和律之運行」、「原始星雲之動態」、「恆星行星之形成」等,是依自然法則、逐步地演化而來;反之星球的毀滅、旋和系復歸於混沌,也是自然的、逐步的演化。整個宇宙的動態就是無數個旋和系生生滅滅地循環演化的過程。

    2、動植礦物的形成:教義說「故生機及生命之來源,首先必由下述電子組合之演進而奠其機械的基礎,然後配以和子,方能表現出各種有機物及無機物萬殊之狀態也。」(註十四)「組合之演進」是指教義p50插圖十所表達礦物、植物、動物、人類的物質體依原始時期陰電子、陽電子「堆積」、「配合」上的不同,導致在不同的熱準狀態形成原子。就此而言,至少同一熱準層次的生物會轉變型態,才有可能表現萬殊之狀,這就是演化的觀念。

    3、和子八大等級:從一般人的普通和子到高級的神,這種等級之劃分就富含演化的觀念,尤其是第三神論的五條論述更是明顯,其中第二至四條說:「大自然為大自然本身所創造……;物質為自然所凝成;神為物質進化之變相。」(註十四)換言之,教義認為人類的演化趨勢便是「成神」。

    綜合上述三個層面的演化內容,可以得到一個結論:教義同意演化的觀念,但是教義的演化觀並不等同於達爾文的演化觀,最主要的差別是,達爾文描述的是肉體(物質體)的演化,而肉體之所以會演化與地球的環境改變有直接關係,這便是「天擇學說」的精髓;教義描述的是和子體(靈魂)與電子體(肉體、物質體)的雙向演化,且電子體的演化除與環境有關外,和子體的參與更有其主導力量。

    須注意的是,演化並不代表一定是進化,也有可能是退化。在達爾文的學說裡有許多生物器官退化的案例,在教義裡也有類似觀點,教義說:「神聖不從天理,即生凡心,陽電子渣末即化熱而加重,遂即下降,復為現實,而成物質矣。」(註十五)也就是說,人經奮鬥能演化成神,但神若墮落也會退化為人或更低等之生命。

    最後,筆者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天帝教復興以前的教義版本曾有一段「動物之進化」的章節被刪去,確定是師尊所刪,但原因不清楚,這段原文區分地球動物之進化有九大階段,筆者抄錄於後,以供研究:(註十六)

1、生物之來源,係由於地球上水中之電子和子,經久後演配,而生一種小蟲,狀如濁水中之孑孓,再由此而成為蜉蝣之屬,朝生暮死,是為第一階段。

2、此種蜉蝣之屬,如經久而遇海洋之硝性,即可延長其生命而化成一種魚類,是為第二階段。

3、魚類經久後,即生出一小腳,如龜之屬,又成鱔魚帶魚之屬,是為第三階段。

4、龜屬之類上陸以後,即成爬行之物,鱔魚帶魚屬之類上陸之後,即成蛇類,此為第四階段。

5、龜與蛇配合之結果,產生一種龍類,體極龐大,並為兩棲,是為第五階段。

6、龍類日久又由大變小,成為一種蛙屬(有尾)之類,此種蛙類為謀生存,始捨水就陸,沿途生息而繁殖甚速,或入森林,或留平原,是為第六階段。

7、森林及平原中之蛙類,漸化為鼠狀之類。又分為二枝:飛鼠在森林中又分為—四足者化為貓類,二足者化為鵬類;行鼠在平原中化為虎豹之類。是為第七階段。

8、四足之貓類在樹上,久之,其翅無大作用,故即消失(即是人類背後之後脅),又由於攀樹之故,一足逐漸無用,遂成兔類、猱類。是為第八階段。

9、三足之猱類,逐漸進化,又成二類—猿類、熊類,皆能立行。是為第九階段。

 

    從教義的演化觀並無法推論史前文明是否存在,因為關鍵在於演化的時間是足夠反覆演化,還是一次演化而已,若是前者,那麼史前文明就可能存在過,若是後者,那麼自地球形成至今,只有一次漫長的演化結果(也就是今日人類)而已。不過雖然教義無法提供史前文明更積極性的訊息,但是在演化觀念上融會了靈體演化、肉體演化的雙重路線,卻是極具啟發性,似乎指出了達爾文演化論一些失落環節的另一種解答。

 

 

結 論

到目前為止,面對五花八門的證據、傳說、記載,我們看到了主流科學界、非主流科學界、宗教界三個角度的觀點,很難斷言誰是誰非,因為都有相互符合之處,也有極度矛盾之處。就筆者個人來講,基於對師尊貫通天人的信心,以及對科學證據的尊重,筆者認為目前主流科學界、非主流科學界、宗教界三方面都無法呈現出完整的真相,因此教義有一主張顯然極有前瞻性,教義說科學、哲學、宗教應「順應時潮各本已知之理,趨向心物交相組合的途徑,以求以求發明『一切未知』之理,建立一致正確的思想,眾所公認的答案。」(註十七)

的確,有關史前文明的探討也應該抱持著這種態度,才有可能找到真正的事實!

 

註 釋

註一:洞見文化出版,作者正見編輯小組,為法輪功成員所組成的團體,該書收錄的資料比一般坊間相關書籍要嚴謹及完整,值得一讀。

註二:世茂出版社出版,作者格雷姆‧漢科克(Graham Hancock)及羅伯特‧鮑威爾(Robert Bauval),前者原為一記者,周遊世界各地,著有《上帝的指紋》暢銷全球,後者為一建築工程師,長期居住在埃及、中東地區研究金字塔與天文學關係。

註三:《創世紀的守護神》p41~p49。

註四:《圖話古文明之謎》p241~243,世潮出版公司,作者彼得‧詹姆斯(Peter James)及尼克‧索普(Nick Thorpe),二人均為專業考古學家,以科學態度批駁「迷信考古學」,以客觀而嚴謹著稱。

註五:天華出版公司出版,作者羅桑倫巴,曾居英國,現居加拿大,他寫的「第三眼」轟動西方社會,1956年在英國出版,1964年在美國出版,1979年中文譯本在台灣出版。

註六:這部分摘錄自該書第五章〈先民的洞穴〉p91~p93。

註七:凱西基金會Casey Foundation是為艾德格‧凱西的通靈訊息而設立,凱西出生於1877年肯塔基州,20歲時發生語言障礙,過沒多久發現自己可以進入深度出神狀態而接到靈界訊息,其中最常提及的便是亞特蘭提斯大陸陸沈的事件,並明確指出埃及獅身人面像獅爪底下設有「記錄大堂」,裡面儲存亞特蘭提斯文明的知識。

註八:摘自《天人學本》p220~p221。

註九:摘自該書p64~65。

註十:摘自《天人學本》p392。

註十一:該文獻刊載在《天帝教教綱》附錄以及《首席師尊精神講話選輯》。

註十二:同上該文。

註十三:該表摘錄自《生而為人》,天下出版公司出版,約翰‧葛瑞賓著。

註十四:摘錄自教義《新境界》p102。

註十五:摘錄自教義《新境界》p119。

註十六:這段刪除的段落在師尊著《天聲人語》p64~p65收錄。

註十七:出自教義《新境界》<緒論>p3。

(作者:呂賢龍(光證) 天帝教天人研究中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