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0期》人生守則第八個字:「信」

人生守則第八個字:「信」

民以信為基 大綱小紀賴維持

上帝誠無欺 宇宙大道卜期頤

「信」字從人從言,即是為人者須言行一致,心口如一、言出必行。我們從甲地到乙地,要靠道路來溝通,人與人之間往來也需要溝通,其中最主要的「不外乎語言與文字,而有時為了加強文字的力量,往往也使用印章等來表彰,其實這些都是一種工具,它們都建立在一個基礎上,便是一個「信」字。所以對於書函我們稱做「書信」,用印作為憑證稱做「印信」;消息來源的傳達稱做「音信」,同時對於真誠的行為表現,就說是「信用」、「信義」。因此「信」一般解釋為誠實不疑。無論是訴之於言、行之於文、訂之於法,凡是與人所作的一切約訂或承諾,均須誠實不欺,始終不渝;一心遵守並篤行之美德,均是「信」德之表現也。

人類是群居的動物,在人群中,一方面固然要維持個性與尊嚴,另一方面也要與他人接觸往來,尤其在今日工商業社會,科學文明的發展使得人際關係更是頻繁,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做人處事的原則,尤其注重在於如何穩定人際關係,如何和諧群己關係,其中最基礎者,即為「信」德。因為守信可使人與人之間彼此產生信賴感,社會和諧的力量賴此而產生。師尊在清虛集中詠「信」為:「天賦五常信為基,大綱小紀賴維持,試看大學言平治,緊要關頭在勿欺」。可見「信」是人際關係最重要的美德,也是我國固有道德中重要德目之一;更是吾人處世立業的基本法則。

論語一書中關於「信」的記載相當多,例如:「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信則人任焉」、「民無信不立」。無不在闡明這一個道理,可見「信」對於人的重要。「信」是人立足於天地間之主要憑藉,如果失去了「信」則眾叛親離,人格尊嚴盡失。只有遁跡於人群中。「信」乃人的無形資產,信用猶如一個人的名譽,如果信譽破產了,就像一個人宣佈「破產」般,縱有再大的學問能力也無法在社會立足。人人若能凡事守信,做生意能「童叟無欺」,則社會將無虛妄欺騙,你欺我詐的事情發生,則社會風氣自然充滿祥和安寧之景。政府若能對人民,言出必行,則人民必能擁護政府,切實配合政府法令之推行,國家建設自能一日千里,國家更能日趨強盛。所以個人不但應守信,就是國際間也應如此,國與國間之往來彼此用誠信相對待;重信守諾,自然邦交敦陸;更沒有侵略戰爭,世界將呈和平親切之境。

不管古今中外社會歷經多大的變遷,然而「信」對於一個人立身於社會群體中的重要性卻是亙古不變的,同奮如能以「信」為處事之本;以「信」修身,則其行為必合乎道理,則做事就不會越禮犯法。但願大家能記取蕭師公在廿字心法守則中說:「將騙謊心、換個信心」做為修身之座右銘。養成守信不欺、誠實、負責的好習慣造福人群,以奠定大家將來道業之基礎。

所謂「修身」就是修養自己,而如何修養自己就是要培養正氣,這是有一定的道路可依循,就是 天帝的教化──宇宙大道、 天帝真道──世人只要能順理自然,便可以由人道返天道。尤其身為帝教同奮更要有「信心」要有對 上帝堅定不渝的「信」念,所謂「信以成之」,用百分之百的誠心,用絕對的信賴去信奉 上帝,依一定的規則生活與修行,才是培養正氣的正確途徑,我們在這兒有三個基本的要求(三要)──信、願、行,以信為起點,而其餘諸德盡在其中矣!

我國有關「信」之歷史故事甚多,今選一、二則以供同奮效法其精神。

實例一

不負友託

明末章杞,字弘奎,采石鎮(在今安徽省當塗縣)人,生卒年月無可考。

章杞為人正直,素重信義,與同鎮韓守直為莫逆交。韓病重時,妻已有孕,因恐己死妻嫁,遺腹子不得教養,乃祕交章杞黃金三十兩,諄囑勿令人知。將來妻幸生子,即用此金撫養成人。韓死後,其妻生子名嗣能。杞按時送給教養費用,終得成立。

一天,杞忽得重病,令家人急找嗣能前來,家人不知何故。及嗣能至,杞打開床頭小箱,把其中三百兩黃金鄭重交他,並說:「你爸臨終交我三十兩黃金,作為你的教養費用。這些年來,除零碎給你之外,其餘利上滾利,已積到三百之數,箱中有一本細帳,可供核對。現在我已將死,今全數交你,望你用來好好的過日子!」交代過後,不久過世。(參考太平府志。)

實例二

準時赴約

後漢范式,字巨卿,山陽金鄉(今山東省金鄉縣)人,光武、明帝年間(約當西元二十年至八十年)在世,生卒年月無可考。

范式年輕時在京師洛陽太學讀書,與同學汝南(今河南省汝南縣)張劭很要好。畢業時,他對張劭說:「二年之後,我必回來。屆時當繞道汝南,專誠到府拜見伯母。」說罷,約好期日而別。

約期將至,張劭把兩年前的約會,稟告母親;並請準備酒菜,招待范式。張母說:「二年之別,千里相隔,你為何這麼認真呢?」劭答:「范式是個守信君子,絕對不會違約不來。」張母聽後,便趕快釀酒,準備款待。

約期到了,范式果然準時到達。先登堂拜見張母,隨與劭細話離情。

「信」字宏濟佛,主宰欺誑反覆不信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