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8期》廿字言詮/明-養成天眼看人間

廿字言詮/明-養成天眼看人間

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王邦雄教授

「戒」是人生的難關,此一心知的執著,有如監牢般禁閉自己,所以要隨時做「心齋」的工夫,清除塵垢污染,心虛「明」照,讓自己從監牢中走出來。

少年用肉眼看世界,看得淺看得近,有如近視眼,只看眼前浮面表象,而不管未來遠大前景,說是「跟著感覺走」,又說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結果是我倆沒有明天,沒有責任感,也失落了理想性。

中年人用心眼看世界,看得深看得遠,堪稱深謀遠慮,卻把心事藏在心底,成了算計權謀,有如小心眼跟死心眼,小心眼把世界看小了,死心眼把人生看死了,二者交會轉成勢利眼,人生就此成了名利權勢奔競爭逐的舞台,道德品格與藝術美感被擠壓,而失去了存活伸展的空間。

老年人老眼昏花,看不清花花世界,也看不到花樣年華,青春亮麗不再,而名利權勢遠去,在老天爺的慈悲安排之下,老花眼竟神奇的蛻變為自然的天眼,用天眼看世界,也用天眼看人生,世界跟天一樣大,人生也跟天一樣真,天大地大,也天生天真。

「明」就是內心的清明,有如天眼看世界看人生。老子說致虛守靜,莊子說心齊坐忘,解消心知的執著,就不必背負情識的苦累,心虛靜空靈,有如一面明鏡,可以照現世界的真相,與人生的真情,觀世音又觀自在,把即將在人間失落的真相與真情,重新搶救回來。

老子說:「明白四達。」莊子說:「虛室生白。」心靈的巨眼,智慧的靈明,可以帶來光明,照破人性的幽暗與人間的陰影,讓朗朗乾坤與風和日麗,重返人間。

老子說:「自知者明。」又說:「知常田明。」莊子說:「照之於天。」又說:「莫若以明。」吾心清明,既可自知,又能知常,照現自身的天真,又照亮天下的遠景,前者是陶淵明的「明」,後者是諸葛孔明的「明」,既有山水田園的「美」,又有治國平天下的「善」,讓普天之下的每一個人,人人皆美,人人皆善,此之謂盡善盡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