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0期》汲一口天井的水 廿字「節儉」品

汲一口天井的水 廿字「節儉」品

廿字小組

每天夜裡,將零錢存入香爐盒時,

那叮咚的銅板聲,

彷若一只木桶落入井裏的聲音─

她覺得自己,彷彿在汲一口天井的水,

灌溉於人間帝門的良田。

天井的水,源源不絕;

正如,她那省約下來的微薄奉獻,

隨著天地去運化,功歸太空地綿綿不絕。

  帝教的仙佛們,是一群苦口婆心的導師;連談及人間財施的美與善,祂們也會垂示,譬如─

紫微大帝:

  「求財求祿之心乃是人同此心。唯能以修行之智慧明乎『德業隨身』之理,不為物役,自在御財,財施復還,功歸太空,祥光永照。」

  她最初親炙對物儉省的道理,是來自長年守寡的外婆。

  外公過世時,外婆才四十年歲。外公雖任公職,然而一生布衣的他,去世時唯遺留下一篋毛筆圈點過的古文線裝書而已。望著六個待撫育的稚子,外婆將外公的書捆束成冊,稱斤稱兩地賣予昔時收拾廢紙的商賈,卻只換得極微薄的金額……。

  當她年幼時,母親正忙碌於擔負外婆和自家的家計,遂將她託予外婆關照撫養。挽髻素顏、身形修長的外婆,長年僅有幾套換洗的衣物。日暮時分,她常見外婆用她做家事的素手平撫衣履的摺痕。夜晚,外婆教她將少許的銅板,分類存在小紙袋裡,袋上用注音符號分別標示「學費」、「香火錢」、「水費」等不同的名目……。

  自從為人妻、為人母,自從皈依帝門之後,昔時外婆惜物儉省的身影如在腦際。她利用空白的信封袋標示支出的名稱、日期,並如期存入;在支出簿上每日記帳,並在另一個信封袋上寫下當月欲奉獻於帝門的數字。在一一酌減損益之餘,她將每日買菜、購物的餘款存回香爐盒裡;然後,在每個月結束的時日,歡歡喜喜地捧著那信封獻給 上帝……。

  自從師尊為我們打開了天門,

  她也試著打開自己心底的窗。

  當她從窗口仰望時,天空是一片好深、好深的井喔──

  而天界的星子們是如是地美麗。

  每天夜裡,當她將零錢存入香爐盒時,那叮咚的銅板聲彷若一只木桶落入井裏的聲音─她覺得自己彷彿在向上、向天闕,汲一口天井的水。然後,灌溉於人間帝門的良田。天井的水,源源不絕;正如,她那省約下來的微薄奉獻,隨著人間去運作、隨著天地去運化,財施復歸、功歸於太空─一樣地綿綿不絕。

  而星子們都美麗──

  當她不加思索地御財布施時,「節字主宰」的星雲如臨左右,其香光莊嚴、星光祥瑞,引領著她冥悟:克己待人的心,使人回復到最本然的原初,安住在那個飽滿的靈性底。謙虛守約的德,正如星空與大地退在萬物的後面,生化、化育了萬物,予大化一片元氣。正如,一塊錢、一個銅板,當你謙退施捨時,銅板雖然不具名地跟著人群去流轉,去運化;然而,這一切生生之德,終會回復到你的身邊、你的眼前,生化出山河,湧現出大地來……,這也即是:「節字主宰 復靈化道顯元真君」的真義。

  那麼,「儉字主宰」呢?

  祂總是教人知崇禮卑,引領著人們具體地惜物、惜福。因著對物縷縷的喜捨與珍惜,我們學習到「恭敬」的美麗,以及,一種被陽光曬過的清簡與馨香─這就是「儉字主宰 化靈恭道顯陽真君」的化境。

  汲一口天井的水,灌溉於人間。天井的水依舊盈盈,無失亦無得。

  奉獻的功課亦若是。

  而星子們都美麗──

  夜裡,夢中傳來一脈天井的水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