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訊第0060期》以道德勇氣對抗暴力

以道德勇氣對抗暴力

 

吾乃行劫院武魁天尊:

  街頭又發生暴動,遊行的人群變成盲目叫囂的亂民,街頭觀看的人,無原無故參予憤怒的行列,他們參予遊行的目的何在?是為何憤怒?他們的妻女、兒子如果就住在此等暴亂地區,其恐佈之心如何釋懷?一些學生自以為是正義的前鋒,不明白事由,跟著起鬨?難道這是教育的成果?

  在大陸撤退的前幾個月,全國各地抗議示威,軍民衝突警民對抗,軍警武力鬥爭,一些政客利用時機,逃者逃,有錢財閥無不挾其巨資趁混亂之時與無恥政客,共謀國產,轉投國外,使得情況更加不可收拾,世道衰微,中國人不但缺乏同赴國難的決心,就連自古傳下來的「俠氣」亦蕩然無存「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卻演變為「路見遊行暴氣相投」看治安人員被圍毆而大樂,見車子被焚而大悅。古來民患有三,一饑者不得食。二寒者不得衣。三勞者不得息。各朝興亡,若非此三患為背景,政治之風暴,無法形成,現在台灣的街頭運動,顯然並非此三患而訴求,這是國人應深知的地方。任俠的行為,是不以私人的力量或群眾的暴力去爭取某種不公平的目的,而是以政治力量的號召,促使各有關單位,做大規模的改革,處今日的民主時代戰場應該是在議會中做君子口舌之爭,現在的俠士郭解墨翟,並不必軍人赴難,刀槍相見,而在於巧妙的透過政體的運化,揮民主劍闢民主大道,台灣就只是一點點大,雖然成就許多的奇蹟,人民安康富足,可是過度的福份,將是潰散劫亂的隱憂。

  中山真人,就是一位大仁、大義、大勇的俠士,他認為革命就是打抱不平,他不為個人做私心的冀求,他要為全中國謀福,經無數的抗爭與戰鬥,革命是成功了,魔王也跟著來了,他榮華富貴了嗎?反而積勞成疾得肝癌而亡,但是就因為如此,革命的淵源,乃造成今日台灣的福果,台灣的福氣,可以推溯到大陸時期混亂流血死亡……所換取的代價!沒有大陸的淪陷經驗,沒有民主革命的法統根據,早已成為第二個「殺戮戰場」。各位同奮,今天您們奮鬥的方向,是要「救劫」是不是!

  試問:(一)要不要效法民主政制的任俠精神?

     (二)救劫的真誠是根源於何處?

     (三)對現行「街頭運動」的觀點如何?

     (四)了解「郭解」「墨翟」的行誼?

     (五)古之「俠士」與今之俠士做法有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