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淵源三

文化淵源三

/維生首席

在還沒有開始之前,首先我想說明一下。因為我們探討的這個主題,是在探討  師尊他老人家的思想的源頭、淵源,也可以說我們是在探討天帝教教義的源頭。所以我所作的探討的原則,是  師尊一貫的。

為什麼我要作這個說明?因為像我今天在探討老子,我是以前期道家的原則來探討他的。上次探討是以原始道家來探討。從原始道家的第一代、道家的第一代―原始道家,到前期道家的第二代,到老子這一代。

所以我在探討時有一個基本的原則,我不作考據,我是拿現在我們手頭既有的資料來探討。所以我不作考據,例如說:對「老子」這個人、對《老子》這本書,簡直可以找出幾百本書、幾百篇論文來討論這些東西,我覺得這個很無聊,沒有這個必要。因為我們探討的是一個思想、探討的是一個源頭、探討的是一個系統、探討的是一個觀念,沒有必要捲入對這個人的爭議裡面去。

因為對《老子》的爭議,有人說《老子》這本書出自於戰國,這其中爭議非常多。有人說老子這個人不姓李,也不叫李耳,李耳的這個說法是,老子當地的人在淮河流域,把老虎叫做犛兒,犛毛的犛,因此就把老子的姓名轉成李耳。所以我覺得這是很無聊的考據,我們沒有必要糾纏在這裡面。這是我首先要說明的第一點。

第二點我必須要在這裡說明,我在找證據說明,以整個源頭來說,整個原始道家我認為是巫與史(歷史、史官)。我也曾經特別提到過,《周禮》的官制說:黃帝在上朝的時候,巫站在前面、史站在後面。我就把這兩個職務提出來。也因為這個關係,我對於老子的基本觀念,對於老子我絕對同意:老子是史官,他絕對不是一個高級的史官。他絕對不是太史,他擔任的是界於內史和外史之間的職位。

因為有人說:為什麼老子後來會離開東周的皇朝,因為東周末期禮樂崩潰的時候,在東周皇室裡有王孫,從藏史館裡帶走一批史料,這批史料就流落到了楚國去。而這正好就是老子所管理的單位,他因此而被罷官。後來他就離開,回到了家裡待了一段時間後,他又經過函谷關到了秦。從現在的資料來看,老子應該是到了陜西,應該是現在的陜西沒有錯。所以我從這一段來看,老子是史官這段資料,很多人都引用這個資料,「柱下史」本身這個名稱應該可以肯定。

柱下史應該是屬於外史和內史之間的一個官職,他不是高級史官,這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他不是一個主管主要歷史的人,換句話說我可以肯定,老子應該是屬於管理檔案資料的,應該是屬於徵藏史。這是在《莊子》裡邊提到的。《莊子》天下篇裡提到老子他稱為是徵藏史,我認為這應該沒有問題。

為什麼要探討老子呢?這是因為我參考道家的脈落,為什麼前期道家到了老子的時候,會被稱為一個集大成者的原因,因為老子是史官,他接觸了這麼多完整豐富的歷史資料。我舉一個例子,我們今天到大陸去,大陸有兩個歷史典藏館,一個是第一典藏館,一個是南京的第二典藏館。南京典藏的資料是什麼?都是我們中華民國開國時候的資料。因為我們離開大陸的時候,這些資料都沒帶出來,都留在那裡。

我就舉一個例子,幾乎所有蒙藏委員會的檔案都在那裡沒帶出來,不僅蒙藏委員會的整個資料沒帶來,連蒙藏委員會的大印都沒帶出來。現在蒙藏委員會用的大陸的資料,都是我在91年的時候到南京第二檔案館去,讓他們用縮影的資料,帶回來給他們。換句話說,典藏館就是歷史檔案館。徵藏史本身就是檔案館長,所以老子在管理下,他可以接觸到手邊很多典藏資料。所以我認為老子留下來,開啟了集其大成的原因,在他把自己管理的檔案整理出來。我是從這個角度來研究老子,而不是來討論老子的思想,也不是來討論他傳承的內容,不是討論《老子》這本書。這個觀念說清楚後大家就不會混淆,不然大家會有混淆。

因為國際間目前研究老子的書就有一千四百多個版本,研究老子的人,幾乎從漢唐以後有幾十萬人在研究老子這個人、研究《老子》這本書。所以我不願意跳入這個糾紛裡面,我願意在這裡首先說明,我所討論的老子,是從我的角度來看老子,是從道家的系統裡面,「老子所扮演的角色」,這個角度所提出來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研究,我們才能真正找到文化的源頭,不然我們還是永遠找不到文化的源頭,還是永遠看不清楚。這就是我在還沒有開始之前,先講的第一部分。

再講第二部分,我把原始道家定位在巫跟史兩個角色上。我想談一個故事給大家聽,就是印給大家的資料。這裡面有個名詞叫做「絕地天通」,我很願意把這個「絕地天通」拿來總結上次討論的「巫」跟「史」的概念。黃帝死了之後繼承他的,不是他的兒子而是孫子:顓頊。在歷史中紀錄的顓頊,簡直是個了不起的人,他的能力幾乎超過了黃帝,幾乎是通天徹地。在歷史的紀錄裡,我們可以看到:在《國語˙楚語》裡面,另外出現在《書經˙呂刑》,另外還有一個資料出現在《山海經》,除此之外還出現在《淮南子》裡。我們都說黃帝是乘龍而去,而顓頊是乘著龍行遍天下,幾乎是通天徹地的。大家可以在《淮南子》的〈天文訓〉裡面找到這段原始資料。

黃帝死後,共工氏跟顓頊爭領導權,打了一場小戰爭,共工戰敗了。大家都知道共工在我們中國神話裡面有個故事:共工怒觸不周山。根據《山海經》,不周山大概就是崑崙山的一部分。那他就撞山,把山撞斷了。因為不周山在神話裡,是頂著天地之間很重要的天柱,而且過去的人就可以從不周山上天。而不周山被撞斷了,就是天柱斷了,地維也絕了,所以那邊就出現了缺口,然後女媧就去補了天。我們所謂女媧補天的故事就是從這樣來的。

從這樣一段故事就可以了解:顓頊這個人是黃帝到帝堯間的重要的過渡,從顓頊過渡到堯,這個過渡是很重要的關鍵。當時顓頊掌握了整個權力後,他就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人神共治的問題。因為在黃帝的階段中間,在《山海經˙西荒經(大荒西經)》裡面,有兩段更重要的紀錄:黃帝在的時候是人神共治,人神生活在一起,所以人有了問題,就可以不向人的統治者申訴,他可以直接跑到上帝那裡申訴,所以統治的系統整個亂掉。於是顓頊就派了兩個人:重和黎,「重寔上天,黎寔下地」,在766頁第六行,「顓頊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屬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屬民,使復舊常,無相侵瀆,是謂絕地天通。」南正是一個官名,重是一個人,他去管天。火正是一個官名,黎是人名,要他管人間的事情,「重寔上天,黎寔下地」。這段故事大家可以看前面倒數第八行:「及少皞之衰也,九黎亂德,民神雜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為巫史,無有要質。」這是這段故事的背景。這段說明:在顓頊之前,是天人一起共同生活的,以「天人大同」的觀念來講,是天人大同的,而且是人神共治的,民間老百姓會直接上天去告狀。

另外一個就是《尚書˙呂刑》,在242頁的地方有段故事,請各位同奮注意一下:就是蚩尤作亂,因此對整個社會採用嚴刑峻法,「殺戮無辜,爰始淫為劓、刵、椓、黥」,弄得百姓民怨沸騰,於是就告到上帝那邊去。而「上帝監民」,發現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怨氣,為什麼現在感覺不到香的味道往天上飄過來,而且從地上飄來的只有腥氣。第五行這邊:「虐威庶戮,方告無辜于上」,而「上帝監民」,上帝就在巡天節前發現:人間沒有香氣只有腥氣,那就是戾氣、暴戾之氣。於是 上帝就下了命令:把蚩尤殺掉,杜絕了苗民蚩尤之亂,同時又命重黎二人絕地天通,這時開始就把天和地的關係斷絕了。換句話說在那之前,人可以透過天柱,通過各種地方直接上天。

在《山海經》裡面還有一個故事,叫做巫覡:有十個巫,他們是最早的中醫,他們可以到天上去採天上的藥。所以《山海經》裡還有一段就是寫巫覡如何到天上去採藥的故事。所以自從絕地天通之後、天和人的關係完全斷絕之後,這時就正式的出現了「巫」。巫這個角色主要就是作天人交通的,所以有了天人交通這個角色,就不再有人直接跟天往來了。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站在宗教的角度來看問題,天人交通這個角色,最早在天帝教的師尊基本的觀念是「天人合一」,不只是要天人合一,而是要通過天人合一達到「天人大同」。我一直在講,自從有人類開天闢地以來,人神是共治的,是人神共處的,所以天跟人之間的關係是非常緊密的。所以為什麼我要說這個故事,因為要總結我上次提到的一個觀念:巫跟史的觀念。主要是通過這些人、通過這些事,來看「天人關係」。

換句話說,在原始道家之前,天人關係是天人合一的,那個時代是天人合一的、那個時期是天人合一的,而且不只是天人合一,神跟人是同處在我們今天這個地球上的,所以前期是天人大同的世界。也就是說從那個時候起,就出現了原始道家這樣的一批,而原始道家就是用巫這樣一個角色,來貫穿天跟人之間的關係。而且通過了巫這個角色,形成天跟人之間的一條道路。所以應該從這個角度來看原始道家。這是我要提出來的第一個部分。

然後我要進一步進入我們今天要探討的主題,就是以老子為中心來看,總結原始道家、進入前期道家。那麼我們還是要用這兩個系統來看:一個是巫、一個是史。因為老子本人是史,所以老子在工作的階段中間,他接觸了歷史的經驗法則,他總結了歷史的經驗法則。這是我要提出的第一點。

這個觀念,我查了很多的書,沒有幾本書這樣提過,但是我要以總結的角度來提。我們讀《尚書》的上古,裡面從〈洪範〉以上的許多人類文物裡面看,尤其包括〈盤庚〉三篇,老子在做這個工作時,一定就知道這個東西,因為這些東西一定是在歷史檔案館裡面,這些檔案是最原始的。甚至我還提到建制丹書,太公望抱著丹書上朝給武王、唸給武王聽。這都說明:這些東西都在歷史檔案館裡面,都是老子管的東西。

所以老子一定接收過這些東西,而這中間最重要的經驗法則是什麼? 這就是我今天要在這邊提出來:《老子》的「道」的源頭,不是原始的道的概念。他從歷史檔案館裡接觸最多的是洪水、水。我們就拿手頭可以看到的最原始的資料,那就從〈堯典〉開始起,堯最苦惱的事情就是面對洪水氾濫。《尚書˙虞書˙堯典》:「帝曰:『咨!四岳,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乂?』」

堯問當時四位大臣:「現在到處都是洪水,把山都淹掉了,像這麼嚴重的問題,有誰可以去處理呢?」於是四岳就建議鯀,就是禹的父親。當時堯不用他,認為他太固執,不尊重別人意見。於是又有人建議別人,像共工,他就說那個人更糟糕、更不能用。結果討論到最後,還是叫鯀去試一試。這就是在原始資料裡面第一個,在堯的時期整個社會結構:洪水氾濫。這是他一定接觸到的第一個資料。

第二個資料在〈益稷〉,裡面是舜、禹、皋陶三個人的對話。《尚書˙虞書˙益稷》:「帝曰:『來,禹!汝亦昌言。』禹拜曰:『都!帝,予何言?予思日孜孜。』皋陶曰:『吁!如何?』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昏墊。』」舜把禹叫來,跟他說:「禹,講講你對問題的看法吧!」禹磕了一個頭,回答:「好!黃帝,我每天一天到晚在想的問題是什麼?」皋陶在旁邊問他:「你在想什麼?」禹就說:「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昏墊。」他們同樣面對的是洪水氾濫的問題。

接下來到〈禹貢〉,裡面完全是禹治水的過程,所有治水的過程在他最後一句話:東漸於海,西被於流沙,朔南暨聲教訖於四海。他幾乎走遍了整個中國,可見禹的功德之大。他花了那麼長的時間把洪水治好了。因此就拿《書經》開頭的這三篇,我們看當時的社會結構、當時的人所關心的問題是洪水問題。

接著下來大家再看〈洪範〉,〈洪範〉裡面到了周,這就是老子最接近的年代的資料了。堯和舜禹之間老子離得很久遠,要看歷史檔案資料,現在到了他最接近的部分:周朝。〈洪範〉這部是紀錄了武王去訪問箕子,問箕子過去的皇帝治國有什麼基本的法則和原則沒有。於是箕子就講了這麼一段話:「我聞在昔,鯀堙洪水,汩陳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範』九疇,彝倫攸斁。鯀則殛死,禹乃嗣興,天乃錫禹『洪範』九疇,彝倫攸敘」,箕子說:「我聽到過去的說法,鯀用圍堵的方式治洪水,違反了五行的基本原則,違反了自然的基本法則,上帝震怒,所以不讓鯀完成。鯀死後,他的兒子禹接過來做,根據自然法則來處理, 上帝就因為他完成這個功德,賜給他洪範的九疇,就是治國的九個基本原則。」

根據另一個紀錄裡面,武王當時找箕子問話時,原本是要問為何紂王如此糟糕,箕子不跟他談。於是他就回過頭來問:作為一個領導人,管理要有什麼原則,箕子就告訴他洪範,就留下這個紀錄。再看〈洪範〉的第一疇:初一曰五行,講的就是五行,他的排列是水火木金土。接下來他的第一句話就是「水曰潤下」,水性是往下走的。

講到這裡,我們就從現有的資料拿來講,假如我是老子,我在那個環境裡,從現有所接觸的資料來看,看那個時候所留下來的資料內容,我要選擇什麼?第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從水的問題來看,什麼東西呢?水德。因為〈洪範〉講了:「水曰潤下」。他從歷史經驗法則的檔案裡接觸最多的就是有關水的問題。然後水可以為禍,但是怎麼樣可以使水不為禍,使水成為水德,那就是掌握住水性。

我更願意在這裡提到〈禹貢〉,禹在治水的過程是很了不起的,絕對不是一個人完成的,他一定是把禹當時所有的資料歸納後寫完的,所以可見〈禹貢〉之完美,它是中國最早的地理的紀錄。而且他在治水的過程中間,我唸每一段最後一句話給大家聽:像第一段從冀州、在北方,「夾右碣石入於河」,他進入河裡,慢慢的把水引到大的河道裡面去。然後第二個是在濟河這個地方,他到這個地方,又把水引到河裡面去。

最後我們看,他一段一段的,都引於河,他在最後有一句話:「江漢朝宗於海」,讓小的河流歸到大的河流,大的河流歸到長江、黃河等河流,然後長江黃河這種大河流再「朝宗於海」,一起流到大海裡面去。我想大家讀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就會得到一個結論:你是老子,你也會注意到對水的問題;你是老子,你也會注意到如何掌握住水,於是老子在所有的紀錄裡面,最重要的一個紀錄,我們看《老子》裡面最讚美的是水,「上善若水」,他就把整個自然法則掌握住一個重要的脈絡:他把水的德行掌握住了,他認為這是自然規律裡面非常重要的一個規律。在大自然的環境中間,這是一種非常重要的德行,這種德行是代表了大自然中所有的法則,所以他開始進入到以「水」為他的中心。

所以我們讀《老子》如果掌握不住這個觀念時,你永遠看不清老子。對於《老子》這本書是什麼?源頭來自哪裡?來自於水。這是我多少年來一直在思考的問題,這個觀念真的是要我們好好的思考。所以換句話說,根據這個觀念,《老子》有句話說:「水幾於道」,他的最後的結論,就是水幾於道:水幾乎就是道。子對於自然的規律的道,他就拿水來代表道,水幾於道。我可以說我到現在為止,查了很多研究老子的資料,沒有人以這個角度來看。沒有人以「老子為什麼完成《老子》這本書」這個重要的觀點。

然後大家看水德是什麼?很簡單,這就是老子的重要的精神。老子的重要精神是柔、弱、下,取柔、取弱、取下,這是水的德行:第一、水是最弱,第二、水是最柔,第三、是水性朝下、潤下,這就是老子的基本精神。我們讀《老子》,《老子》的精神在哪裡?就是這三樣東西。這三樣東西哪裡來?他是從水德來。他最大最大的啟示是什麼?就是〈洪範〉篇裡面提到的「潤下」,他就掌握住這點。

因為他從這地方,就產生了老子所謂「不爭」,之外老子又主張所謂「不盈」。水性是什麼?盈就滿了,所以老子反對滿、反對盈。水一滿、水一多就溢出來了,那就不是水德,所以老子根據這個慢慢的走出來。走出來之後我們可以看,《老子》這本書我們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大家都說老子貴柔、貴下、貴弱、貴不爭、貴不盈,那麼我剛才講所謂取柔、取弱、取下,他主張不爭、不盈,他的源頭從哪來?從水來,從水德、水的德行,他掌握住這個觀念。

那麼我剛才這樣一講大家可以了解,《老子》這本書的源頭應該來自於《書經》,我們現在看到的《書經》。因為他是史官,《書經》是歷史紀錄,所以他在歷史紀錄裡面掌握住一個重要的自然法則,這個重要的法則是以水。以當時的時代背景來看,水造成了最嚴重的災難,老子掌握住這個。而且重要的還有一個觀點:老子在淮河流域成長,淮河流域一直是水患不斷的一個地區。老子最能了解水的情形、水的問題。

所以我從這個角度提出來,所以老子從歷史的角度裡面,掌握住一個重要的系統:水的系統,也就是水德的系統。然後發展出老子的整個思想,這個思想的觀念從這個系統發展出來的。這是第一個我從這個角度裡面提出來的。所以我在這裡講的都是我自己的心得,我自己一直在找這個方向,現在我可以肯定前期道家的第一個重要的觀念,是跟原始道家所發展的方向。原始道家面對自然最大的問題就是水,他就從這個系統裡面一直下來。所以這是老子的第一個重要的觀念,我要在這裡提出來他的思想脈絡,構成《老子》這本書。

第二個,「史」跟「巫」不可分。我上次在二號我就講了,巫跟史兩個之間的關係,兩個工作系統是一樣緊密的。過去可能是一個人領導,後來分成兩個系統,而且一個在黃帝前面,一個在黃帝後面,這兩個不可分。而我認為老子同樣有巫的色彩在裡面,老子本身就是一個巫。但是老子的巫,從原始的巫走出來,進入到老子的巫,我要後面再來提這個問題。

巫的紀錄是什麼?《易經》。我們今天來講,史的紀錄是《書經》,巫的紀錄:《易經》。那麼我們從《易經》裡面來看老子。《易經》裡面也留下了整個系統,從本身的《周易》也好,甚至我相信老子看過《連山》、《歸藏》,老子都看過,甚至老子都看過最原始的彖辭,所有的這些東西我相信老子都讀過,因為這些東西都跟歷史有關係,所以他在這些東西裡面吸收了很多東西。

我在這個地方要特別提出來,儒家的思想建立在《易經》的乾跟坤兩卦上。所以孔子主張:乾為天,坤為地,是乾坤定矣。乾坤定,天地定。天地位焉,萬物育焉。這個觀念是這樣來的。所以儒家的思想以乾坤為定位,因為乾坤定位,才開始有了倫理,建立倫理的理論體系,這是儒家。

但是老子不是這樣,老子掌握住另外兩個卦:一個卦是復卦、一個卦是謙卦。這兩卦應該是道家的源頭,為什麼我要在這裡用這樣來講,包括跟復卦、謙卦有關聯的另外有些卦,像損卦、另外還有像旅卦,這都有關聯。我們要曉得:八卦裡面的謙卦,是最奇怪的一個卦。拿到謙卦是上上大吉的卦,最好的。不像其他的卦,六十四卦中其他六十三卦都是吉凶互見,只有這個卦是永遠上上大吉的。所以復卦跟謙卦,還有損卦跟旅卦,應該是老子在《易經》中掌握的幾個重點,他跟孔子掌握的不一樣。

我很願意在這裡提出來,老子裡面出現的常與不常、善與不善、以及復與反的觀念。「反者道之動」,這都是從復卦裡面來的。那麼謙跟下、謙下的觀念、以及柔跟弱的觀念、甚至於有跟無的觀念、動跟變的觀念,這些東西都跟老子在掌握住這幾個卦以後,構成了老子的思想的變化。他跟儒家走的方向不一樣,他不從天地下手,他從天地的變遷下手。因為《易經》本身三個特性:就是不易、簡易、變易。他掌握住這三個中間最重要的部分,那就是不易的部分和變異的部分,他掌握住這個東西,所以構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老子》的精華部分,幾乎都在復卦跟益卦中來掌握住,都在這個關鍵裡面來掌握住,然後構成了常與不常的觀念。事實上他所謂復卦跟謙卦本身,還有所謂損卦跟旅卦本身,都跟水有關聯,我們等等再來探討這個問題。

我們這代有很多人有錯誤的方向,把老子倒誤了,都以陰陽家來看老子。今天你把整本《老子》翻完,老子只講到一次有關陰陽的觀念:「負陰抱陽」,只講了一次。在《老子》裡面沒有「陰陽」這個東西,更沒有「五行」,老子根本沒講到五行。這就是從道家走向道教之後,就這樣變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如果掌握不住這樣一個關鍵的話,那我今天講,老子在《易經》裡面為什麼不接受陰陽的觀念?但是他對整個陰陽的觀念,他不用陰陽這個名詞,他用雌的觀念來看,他用柔跟剛的觀念來看。用雌雄、黑白這種對比的方式來看,列舉很多對比的方式,他不用陰陽。我想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很值得我們思考的,因為他採用的卦不一樣。所謂乾坤一定說陰陽之謂道,他一定走這個方向。老子不講陰陽之謂道,我想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很多人沒有發覺到。

好了,我把老子的這兩個重點,一個是水德構成:柔、下、弱、不爭、不盈,這樣的一個系統;另外一個他是以《易經》的復、謙、損、旅這些卦,尤其是復、謙作為中心,我們就可以看到老子思想的整個轉變,他不從陰陽的變化,不從乾坤天地的對舉來看問題。從他的常,所謂不易走上變易,他用這樣兩個觀念。而孔子用簡易的觀念,用天地對舉之後就用簡易的觀念。他的兩個重要觀念,一個是頭的不易,一個是尾的變易,他掌握住這兩個東西。這兩個東西掌握住之後,構成了今天道家的所謂理論的基本架構。好了,我們現在看到的《老子》這本書,他是來自於兩個部分:一個是史、一個是巫。這兩個史跟巫,在我們今天可以接觸到的,一本就是《書經》,一本就是《易經》,他的源頭就是從這兩個地方來的。

然後我要在這裡提出一個重要的觀念,我們不把老子看成是「靜」,我恰恰相反把老子看作是「動」,老子的觀念是講動的觀念,因為他講變:「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我們從這兩話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老子的本質是動動不已的。因為有為其動,所以我要在這裡提出一個更重要的概念,從來沒有人提過的,我願意在這裡提,大家把《老子》的書拿出來數一數,老子在裡面用最多的一個字是「生」,先生的生。生的本身就是生生不已的過程,他本質就是動,就是變動。

今天很簡單,我們從這個角度裡面去看,從文字裡面來看,你翻完整個《老子》這本書五千言,裡面沒有這個「性」字,性命雙修的性,一個字都沒有。在論語裡面就有這個性字。為什麼呢?在《書經》裡面有這個性,《詩經》裡面也有這個性字。但是在老子跟孔子裡面,孔子用了兩次性字,老子一次都沒有。但是我們要看,原始道家講性的時候,是生,他原來的象形字是這樣的,這是生,第一個階段在象形字裡面是這樣寫,像一個草從泥巴裡面起來。

但是到後期我們看,到了鐘鼎的時候,這個生字又多了一劃,下面多了一劃,上面畫的是草,下面是土,這個草出了土了的觀念。所以他本身是生,在《詩經》裡面尤其討論的最多。在這篇〈卷阿〉,是彌爾生,不是彌爾性,之後儒家就把他稱為彌爾性,而事實上是彌爾生。事實上我同意老子所講到的生的觀念,他不單是有性的觀念之外,本身就是一個動的觀念,生生不已的生,生命的觀念。老子所講的,你可以看老子所留下來的所有文獻裡面,講到生的時候,他一定有三個意義在裡面:生命、生存、生活,他一定嵌著這三個意義在裡頭,他不單純像一般人所講的生這個字。

所以我要在這裡特別提出來,我用一個例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連鎖的四個生,它的意義在哪裡?他不是隨隨便便用的。這個生的觀念,是動動不已的一個觀念,這才是老子的真精神。我們常常把老子稱之為靜,他因為靜中才能夠動,這是很值得我們注意的。老子講的靜字一定跟虛字連在一起,所以我在這個地方要特別提出來,我數一數在整個《老子》裡面有二十二個生,這是老子講最多的一個字,而且這個生的涵義就包含了三個涵義:生命、生存、生活,更代表另一個涵義:變易跟不易的觀念。

很簡單,老子所講的是道的觀念,不管他怎麼轉換,他永遠不離開生的這三個系統,你去看老子的所有東西,他講的「常道」,那就是不易,不易或常道的上面或下面,他一定探討過生的意義在裡面。我認為從這個角度來看,我現在就把他作一個歸納:老子繼承了原始道家的兩部分,就是巫跟史,繼承這兩部分之後,老子就發展出他自己的系統,他第一個部分在史的系統建立了:取柔、取下、取弱,甚至於不爭、不盈,他是以水德為中心。然後他又在《易經》裡面、在巫的系統裡面,從變易的觀念裡面取得了四個部分:第一個是復、第二個是謙、第三個是損、第四個是旅,旅行的旅,我認為他是從這個角度切進去。

老子有一句話說:「道者,萬物之奧」,所以道是所有生命的依託,生命以道為中心。道是所有生命的安身立命之處,用這樣的觀念來解釋這句話。所有生命一定安身立命在道上,那是什麼?就是道的基本的意義,如果不從這個方面來解釋的話,永遠看不清楚道。為什麼老子單獨把道立一句:「道者,萬物之奧」,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值得我們注意的。而道者萬物之奧在哪裡?奧在哪裡?就在生命、生存、生活,依託在這個生的意義上。

所以我要在這裡作個總結,就用老子這句話,最起碼我今天這樣一個介紹,可以讓在座同奮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老子。照我今天講的這兩個系統,在我目前接觸過的所有資料裡面,沒有人這樣談過。我是從史跟巫的角度裡面,從《書經》跟《易經》的角度裡面跟各位同奮來介紹。

好了,那我要進一步跟各位來談,老子是以生為中心,所以他以復跟反形成一個循環。「反者道之動」這個動是什麼?一個循環。所以我很願意跟同奮來看一看,所有研究老子的部分。我先談復卦好了,從復卦談起。復卦《周易》本身的卦文說:「復:亨,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復其道,七日來復。」我們看這兩句話就非常清楚了,這就是老子的精神所在之處。他談到所謂彖傳:「亨﹔剛反,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天行也。」是天道,所以這個反復其道就是循環:去了、回來、去了、回來、去了、回來。他不是一個線的循環,他是一個圓的循環

反復其道是一個不斷循環的過程,所以我們把這個觀念帶到《老子》裡面去看的時候,我們就可以看清楚整個《老子》。我在這裡用老子自己的話來看:《老子》第十六章:「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他說:我們到了一個非常虛極的情況之下,就一定會慢慢的靜下來,在這個情況下,我們看到萬物不斷成長變化的過程,我要看他怎麼變化,這個復,他來了以後他怎麼變怎麼去,去了以後又怎麼來,觀其復。「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他說:所有的生命到最後,他一定回到他的根上去,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曰復命。」他說:回到根上去的時候他就是回復到生命的本體上去,稱之為復命。「復命曰常」凡是回到原始的點上去就是一種不變的情形,曰常。

我在這裡把這幾句話寫在這裡給各位同奮看。他說:「吾以觀其復」他說怎麼變,就是變易。他說:「夫物芸芸」所有芸芸的眾生、芸芸的生命,各復歸其根。他說所有的生命最後一定回到他的根回到他的源頭上去。「歸根曰靜」他說回到生命的本體的時候,他就靜止下來了,不動了,他說「歸根曰靜」。他說在這種狀態之下,回到生命的本體,回到原有狀態之下。那麼接下來說:「復命曰常」,很重要的一句話,當每一個生命回到他本體的時候,就進入到永恆了,這個常是永恆不易的情況下不變了,就進入到永恆,所以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他說我們如果真正了解這種情況,才真正了解生命所有發展的規律

大家可以看這是一個例子。這一段文字裡面大家看,他講復是這麼講的。我再舉一個例子,講到復的觀念,老子又有一句話,是他講的復的觀念。他說:「周行而不殆,循環不已,復的觀念就是一個循環不已的狀況,你回到根上以後又生,生了以後又回到根,之後又再生,這是周行不殆,不斷的轉不斷的變不斷的變。所以他說:「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這種狀態就是道

道是什麼?周行不殆。那就是反、復、反、復、反、復、反、復,反復其道。這是在第二十五章,老子講到的。老子講這個復的觀念太多了。我就用剛才那句話:「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他的下面還有兩句話:「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大家看這裡有兩個生,他說:「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在不斷的反復反復的運作之下循環之下,就產生了一種現象,就是有無相生的觀念:從無變有、有回無,有回無,復命回根。而復命的觀念就是從有回到無無又產生有,這個過程就是反復之道的過程。這是第四十章,大家可以再查證一下

我從這個角度裡面請各位同奮來看,老子第一個取之於《易經》的,來自於復卦,我們再從復卦的本身來看,復卦的初九,第一爻:「不復遠,無只悔,元吉。」接下來的第二爻、第三爻就是:「休復」、「頻復」、「中行獨復」、「敦復無悔」,最上的一爻:「迷復」,在基本上來講,他的復的觀念變化之大,他有那麼多的變化,這些變化形成了整個演變,這是第一個我要在這裡提出來的,從復的觀念來看

第二個部分我要在這裡提出來,事實上在這個復卦之外反復其道之外,我們可以看,在其他卦裡面跟他有呼應的就是復自道」:小畜、隨卦:「有孚在道,以明,何咎。」這都是跟復卦有關聯性的一些問題,我在這裡不再複述。第二個我在這裡願意提到的,就是老子除了復的觀念之外,他引用復的觀念,他第二個重要的觀念是常。常的觀念跟生有關係的是什麼?跟常有關聯,他用的最多的字就是長久的長長短的長。跟常有關係還有一個久,長久的久。這在《老子》所有的文字裡面是最多的。

所謂長,長短的長久,這許多講的是什麼?生命。他從不變到變,這是我要在這裡從這個角度提出來,這個生命的觀念,在這裡更多,我們更進一步可以看到。我隨便翻,就舉第二十三章吧,他說:「希言自然。故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大家都記得這兩句話。「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乎﹖」這句話就是所謂生命的觀念的看法,他從自然的變化中間、風雨的變化中間,他說怎麼樣會造成這種現象?天地。他說天地尚不能久,以天地的變化尚不能作到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這是一個例子

再翻,有太多了這一類的例子,大家看第十章:「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他生而不有,長而不宰,為而不恃,這三個基本原則,我們看他講的是常的觀念,這又是一個。第七章:「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他說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因為他不自生,他自己不生,他不以自己作為他長久的目的,故能長生,這又是另一個例子

講常最多的就是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這就是所謂常的觀念。老子這個常字用的之多,可以說貫穿了整個八十一章。而我認為常的觀念是老子在所謂生命的觀念裡面,一個很重要的觀點。再一個老子講的是善,善用的最多。他跟善對舉不是用惡來對舉,他用不善來對舉。老子在整個觀念上他是用善,善是生的主要基本原則,生就是為了善而生的,這一點我不在裡面再來翻

好了我從這些角度裡面給各位同奮提出來後,然後我要再舉一些東西再來看。我們剛才講到許多書,老子從哪裡取得,所以我還要回到我們研究討論過的問題。我們在上次就討論到《金人銘》。

《金人銘》從我本身到現在為止看到的各種資料,大家也都可以去看,金人銘一般的說法應該是黃帝銘,來自於黃帝,是黃帝留下來的文字。而在《金人銘》中間,請各位同奮把上次的資料拿出來看,看《金人銘》中間有些什麼跟老子有關的,我再做個解釋。看最前面:「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無多言,多言多敗;無多事,多事多患。」這就是老子講的最多的:「無多言」,多言必敗,這是老子在文件裡面引用的,可以看到老子受他的影響非常大

安樂以戒,無行所悔。」尤其這安樂以戒,不要去安樂,所以老子他本身復的觀念水的觀念,就是《易經》取復、《書經》取水的觀念,他都有憂患意識在裡面,他的本質都是憂患意識。他的本質都來自於《金人銘》的精神。你水用的不好,水德不能向下,那一定就會水變成患。所以老子講到禍福相倚的道理,就是這樣產生的。所以他不要安樂安樂以戒,無行所悔,你不要作讓自己後悔的事情。無行所悔就是不要去作你想要後悔的事情。

接下來這幾段:「勿謂何傷,其禍將長,不要說有什麼關係呀?這件事情做了有什麼傷害啊?後面就是因為你做了這件事情,其禍將長,你後面就來了,而且很長,不是今天馬上就到你的面前,過兩天就會到你面前來,而且很長遠的時間,這個念力都會爆發。「勿謂何害,其禍將大,你認為這有什麼害處嘛?這有什麼傷害嘛?你做了以後就有很大的禍,在後面大禍臨頭。「勿謂何殘,其禍將然,不要說把這東西去掉一點剪掉一點有什麼關係嘛?其禍將然,這禍馬上就要爆發

勿謂莫聞,天妖伺人,你不要以認為沒有人曉得,上面有天,下面有邪惡的份子在旁邊等著你、在看你。「熒熒不滅,炎炎奈何,熒熒是一點小火,你不把這個小火的火種滅掉的話,炎炎奈何,就馬上變成大火,炎炎是大火。這就是其禍將大。「涓涓不壅,將成江河,你看堤防決了,剛剛開始一點一滴的水流下來,你不把他堵住的話,馬上就決堤,決堤以後馬上就氾濫。「綿綿不絕,將成網羅,你看到蛛織網不去把他拿掉,他一條條的下來,早晚就變成一個大的蜘蛛網。「青青不伐,將尋斧柯,你看到一個小的草不去把他去掉的話,早晚會變成一棵大樹檔到你的路。所以「誠不能慎之,禍之根也。曰是何傷,禍之門也,你不慎,禍就會產生。不傷,你認為沒有關係,就把禍的門打開了

強梁者不得其死,好勝者必遇其敵,這兩段文字都見之於《老子》。「盜怨主人,民害其貴,主人說我給小偷偷了,小偷說你為什麼把這個東西擺在家裡面讓我去拿?是你自己擺在那裡的,誘惑我叫我去拿。「盜怨主人」這種觀念在《老子》裡面非常的多。「民害其貴」,老百姓生活上所面對的最大問題,都是因為有很多人把他壟斷造成非常貴的情況之下,而影響到老百姓的生活。所以「君子知天下之不可蓋也,天下不是人可以一手掌握住的,「故後之下之」,這些就是老子基本的,我剛才所講的「後之下之」,就從這個地方來的。「使人慕之」,這也是老子在很多地方所講的「慕之」,「後之下之」,讓別人來感受你,讓別人來追求你。「執雌持下」,這在老子裡更清楚了,執雌持下都是老子用的東西。

莫能與之爭者」,老子「不爭」。這幾段文字都影響老子。「人皆趨彼,我獨守此眾人惑惑,我獨不從內藏我知,不與人論技」,這在《老子》裡面,最多的都在這裡。所以「我雖尊高,人莫害我」,不跟人家去爭,我再尊高也沒人能夠害我。尤其「夫江河長百谷者,以其卑下也」,我剛才講到了老子的水德的觀念,在《老子》裡面用到的江河百谷的觀念,老子在兩段裡面都用到這個。「以其卑下」,就是我剛才講到的水的觀念。老子以水德作為中心,是要卑下。「天道無親,常與善人」,這是在《老子》裡面已經有的,是老子一字不改抄進去的。

我用這個觀念來跟各位介紹老子,大家看,老子是史官,老子的東西從檔案資料整理出來的,而整理出來的影響他思想的體系,大家再回想一下。我認為老子的思想體系,來自於史,以《書經》為中心,因為他本身是史官,他看到很多歷史檔案,尤其看到上古時期的歷史檔案。洪水的問題,然後他看到〈洪範〉,認清楚了水德:潤下,構成了老子的第一個重點發展的脈絡。

第二個重點在《易經》裡面,他是以巫的身分,以巫史這兩個系統來看。在巫的系統裡面,他從《易經》裡面掌握了四個重要的卦:從復卦、從旅卦、從損卦,一直到謙卦,尤其謙卦,老子所講到謙的觀念。老子沒有用謙,老子從來不用謙這個字,但是他用下,這是《老子》裡面「謙下」的觀念。所以我在這裡說,道家跟儒家不一樣,儒家是以乾坤兩卦為中心,道家是以復損兩卦為中心,這是他的演變方向。然後這兩個系統裡面,一個是水德的系統,一個是從卦的系統裡面來看。

回過頭來我給各位總結,老子是以動為中心,他不是以靜為中心。他因為復卦:反復,是動。他以水,水不能靜,水一定要動,潤下非動不可。所以老子的基本思想,整個道家的基本思想是以動為中心,而不是以靜為中心。靜是動的一種變化的過程而已。而根據這樣的一個系統來看,老子講的最多的是生,我查了整個《老子》、《道德經》,二十二個地方他談到生的觀念。講到生是三個系統,不外乎是:生命、生存、生活。然後我要在這裡說,我們舉一個例子,我們拿剛才的《金人銘》作一個例子,那是老子的源頭。《金人銘》應該是《黃帝銘》,而《金人銘》應該是老子在歷史檔案庫裡面讀到的一個東西。不僅歷史裡面讀到,而且到太廟裡面都看到,這是他應該看到的東西。

除此之外我要在這裡提出來,我用了徐復觀的資料,大家可以看。徐復觀說他做了一個統計,他的統計觀念跟我的不一樣,他統計的觀念用另外一種說法,但是很值得我在今天跟在座的各位提出來。「在《老子》裡用最多的字是聖人」,我們隨邊翻翻就一大堆。第二章:「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在第三章:「是以聖人之治,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第五章:「聖人不仁」;第七章:「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第十二章:「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第二十二章:「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這是在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二十七章:「是以聖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二十八章:「聖人用之,則為官長,故大制不割」;二十九章:「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四十七章:「是以聖人不行而知,不見而明,不為而成」;四十九章:「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聖人在,天下歙歙焉,為天下渾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聖人皆孩之」,是最多的這一章;接下來五十七章:「故聖人云﹕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然後六十章:「聖人亦不傷人」;然後六十三章:「是以聖人終不為大,故能成其大」;六十四章:「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是以聖人欲不欲,不貴難得之貨;學不學,復眾人之所過。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這是在第六十四章;六十六章,就是我剛才列舉的《金人銘》裡面的:「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他說:「是以聖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後之。是以聖人處上而民不重,處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樂推而不厭,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第七十章:「是以聖人被褐懷玉」;七十二章:「是以聖人自知不自見;自愛不自貴。故去彼取此」;第七十三章:「是以聖人猶難之。天之道,不爭而善勝,不言而善應,不召而自來」;七十七章:「是以聖人為而不恃,功成而不處,其不欲見賢」;然後七十八章:「是以聖人云﹕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為天下王。正言若反」;七十九章:「是以聖人執左契,而不責於人」;然後第八十一章,最後這一章:「聖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這一共有多少處,他大概舉了有二十六個地方。不只這二十六個地方,他還另外舉了有兵家言等等許多。

我們看老子用從前人所講的話留下來的資料裡面,大概老子用了三十多處檔案資料。換句話說他是從檔案館裡面抄下來。同時還有一個地方用「是謂」,大概有十六個地方。另外老子他自己的意見,大概有十六個地方,他常常用我吾兩個字。換句話說我們從老子留下來的這許多文獻來看,老子應該是文抄公,不會錯的。他絕對不是自己纂成的,他是把所有的資料累積起來之後,形成自己的觀念,建立起自己的觀念,而這些自己的觀念是建立在兩個基礎上:一個是《書經》、水德的觀念,來自於歷史的資料庫裡面所建立起來的。而另外一個是來自於《易經》,來自於這兩個卦,反復的卦為基礎,構成了《老子》,構成了前期道家。有了老子才會有前期道家後期的那些人,才開始根據老子整理出來的這個系統,才發展出莊子、列子、文子這個系統,這是前期道家的系統

我從列舉的這個角度裡面,我跟著前面的系統來,跟著我上次講的巫跟史的觀念,然後看老子他從哪裡取得。然後我特別提出:老子的觀念是以水德為中心,他從水的裡面形成不爭、取柔、取下、取弱甚至於不盈,不要自滿,這些觀念他是取水德而形成。他先看到歷史的悲劇的紀錄,洪水氾濫的歷史法則,然後從經驗法則裡面再看到江河朝宗於海這個觀念。如果老子從自然法則裡面取得道的觀念的話,水是最重要人類最能夠接觸到的。而尤其在老子以前的先民,少了水就不行,甚至於水都可以影響到整個國家的安全和國家的興亡。所以老子以水德為中心,構成了《老子》最重要的一個系統。我們看《老子》是以水德為中心。

第二個是以復卦為中心,復卦是反復其道,所以我特別強調復卦是老子的道家的基本中心。因為這兩個系統,一個是水的系統一個是復卦的系統,構成了《老子》的「生」的中心,他是以動為中心的。在動動不變、動動不已的情況下,造成了生。所以我說他在所有紀錄裡面有二十二個生,這是在《老子》裡面最多的。老子不談性,老子沒有五行,老子講陰陽只有一個地方講陰陽,他不是《易經》裡的陰陽。老子講靜一定跟動來對舉,而基本的觀念還是在生。所以我從這個角度裡面來看前期道家,對前期道家來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念。這些都是檔案資料對他的啟發,形成了《老子》、前期道家,所以我說老子是集其大成者的原因是這樣來的

我沒有時間再舉東西了,包括老子受十翼的影響。事實上老子受到前期《國語》裡面的資料,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很多的軌跡。到《左傳》老子引用的不多,但是《國語》裡面引用最多的。所以他在前期受到十翼的影響非常大,那是最早周代的老祖宗的史觀十翼。所以我從這些角度裡面提出來,所以我一上來我就講,我不是研究哲學的人,我不能從哲學的地方來談老子。我也反對用考據,尤其我最不能忍受對老子的出身、老子這個人、《老子》這本書分開來,然後再來考據這些時代,咬文嚼字我最不能忍受。那根本就是沒有《老子》這本書,把整個思想完全抹掉,我不作這個東西。我是從巫跟史的角度裡面,構成這個系統來看老子,把他歸納起來,從《書經》跟《易經》來看老子。我們今天可以拿到的資料《書經》裡面再加上《國語》、《易經》,但是《易經》裡面我們參考十翼的卦,我認為應該看小象,大象他不是道家的思想,小象的資料比較多。這是我今天所能夠提供給大家思考的。

今天我不作最後的結論,因為我們還是必須進入到下幾個人,從第三個階段,從黃老的地方來看。黃老要談到的是軒轅黃帝,談到這些人,然後再來作總結,來看我們天帝教 師尊的思想精神在哪裡。我這樣一講大家就可以看到 師尊的系統在哪裡了,非常清楚

師尊的這個系統我擺在前面給大家自己去想好了,我不必再談,一一舉出來,讓大家自己去想 師尊講了什麼東西,在這個系統裡面是什麼。所以我剛才一上來就提到絕地天通的資料,這個觀念儘管是一個神話,但是從這個觀念見之於《書經》、見之於《國語》、見之於《淮南子》,這些資料裡面都有,見之於《山海經》,這些都是現成的

絕地天通這個東西說明了什麼?天人大同。我常常講:行清平春康同,我從歷史的背景裡面來看,原始的最早的前期的天人大同。人神共處,天人合一。絕地天通以後開始人神斷絕,天地斷裂以後就出現了巫,巫代表了這個系統。在《國語》裡面就提到這個巫的觀念。所以巫跟史這個觀念就在這個地方產生。

然後我們再看我們終極的關懷,天帝教終極的關懷,所謂宗教大同天下大同,再來看天人大同,這不是一個理想,這是有歷史紀錄可以看,天人大同可以做得到的。人神共處將來會出現,這是我們的理想,這是 師尊提出來的觀念。所以這是我從這個角度來講,一上來就講的觀念,所以我再把他重覆一遍,請大家再來思考一下。好我就到此結束。

 

首席:來請趙院長發言。

趙玲玲院長:我後面聽到首席講的幾個有關老子的重點,老子的思想是從動的角度來談他的所有思想系統。記得是在民國六十年左右吧,我寫博士論文的時候。我的博士論文是寫:〈先秦儒道兩家形而上思想的研究〉,當時討論形上學大家都是用西方的形上學。西方的形上學通常是用靜的角度來討論實體最後的存在。當時在我的論文當中,我找了很多的資料來映證,中國儒道兩家的形而上思想,是跟西方的以探討實體存在最後的本身,這樣的一個靜態的形而上思想,是迥然不同的

在中國的形而上學裡頭,他真的是用動的角度來探討生命來探討生存,來探討整個生的狀態。這是我第一個要回應首席的。雖然首席很客氣的說他不從哲學的角度,但是我認為首席抓住了哲學的要點,因為哲學最重要的就是探討形上學,有什麼樣的形上學就有什麼樣的哲學結構。所有的實用哲學都是根據他的形上學來建構的,甚至於我們可以說知識論也是根據形而上學來建構的。所以應用哲學、實用哲學、本體哲學大概都是以行上學為第一要務。所以西方在希臘哲學的時候稱哲學為第一哲學The First Philosophy,這是最重要的

事實上中國思想最可貴處,就是從動的形上方面來看生命、看生存、看整個生生的系統。第二個我想提,剛剛首席說道老子的思想從水德跟復卦,剛好為了要回應首席,所以我回去拼命趕快唸書,我找到了一本一九九九年,也就是剛剛出土的郭店楚墓竹簡。在郭店楚墓竹簡裡面,他一共有十六篇的東西,

這十六篇的東西其中,包含道家的著作有兩種,其他的十四篇都是屬於儒家的。那麼在這兩個著作裡頭,有兩篇的東西,一個是《老子》《老子》有三個版本,因為他的竹簡有長短。他裡面就分成三套,叫甲。那這個丙組我們就叫他丙的《老子》,這一組表示跟他一樣大小的竹簡是一套書,因為同樣大小。那麼另外一本書就叫做《太一生水》,太一就是道,從《太一生水》跟丙本《老子》的對應之下,我們可以很確定的知道,老子的水德觀念,是來自於《太一生水》的道的觀念裡面出來的。

所以我想我要回應首席所提到說:老子的水德來自於《書經》。那麼水德的觀念確確實實是老子的核心思想。那這本丙部的《老子》出現的年代是什麼時候呢?根據考據,這個出現的年代應該是在戰國初期,戰國初期也就是紀元前五百多年,大約在那個年代,戰國中期是紀元前四百年三百年這個中間。所以在這個丙本的《老子》裡面,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因為他是兩套同樣大小的,所以他把他看成一套書。但是也有人把他拆看來看說:甲、乙、丙三本《老子》,其實是互補的。以最新的資料來說,把他分成三本書來看,似乎也有所不妥,還是應該把他看成一本。可是甲、乙這兩本比丙本更早出。換句話說應該還比戰國初年更早。

那麼在甲、乙本裡面,他最重要的思想是什麼呢?他最重要的思想是有兩個東西,一個就是剛剛首席提到的聖。這個聖雖然在《老子》現行本道德經裡面沒有提到五行,可是在這個竹簡裡面他卻有一篇叫做〈五行〉,這個五行不是我們講的金木水火土,而是仁義禮智聖,不是信,他是聖。他認為仁義理智是人道,到聖這個是天道。他把人道跟天道來區分善跟德的差別,人道用善,天道用德。所以在聖道裡面,他就產生出天人合一的歷程,這個在他的論五行裡面有很清楚的討論,談到這個五行的部分

所以我想在老子的思想裡面,他雖然不談五行兩個字,但處處談聖,目的就是為了談道跟德的關係。而他對善的部分其實講的也不是那麼的多,他反而對德的部分講的比較多。所以他說什麼是德呢?他說有德無德是源自於你的心中是否有憂,也就是您剛剛講的憂患意識。心中有憂則有中心之智,有了中心之智,那麼聖就有了身心的愉悅、安寧、和樂,和樂者,就謂之有德。所以你可以因為有憂之後,就可以有智,有智慧去對應他,有了智之後,天人之間可以合一之後,那就產生出德

所以德的基本解釋是:形於內者謂之德,不形於內者為之行。那麼由內心可以直接轉發出來的,這個叫做德。而一個心中有和樂的人就叫做有德。所以在老子的思想裡面,他把德擺前面道擺後面,這是帛書《老子》的次序,現行的則是把道擺前面德擺後面。不管怎麼講,他都認為德乃是天道,或者天命在人性中的涵養。那我們也可以很清楚的從管子所講的:德乃道之舍也。就是道的宿舍,住在那個地方就是德。那麼德就是人由道而回復生命本源的一個中介點,所以德是人要回到道裡面去的一個中介點。人如果不經過德的過程就回不了道裡面,所以他先要有德,有德的前提是仁義禮智,必須人道做完了以後,那麼在仁義禮智中要有所謂的憂患意識才可能產生出智,有了智以後你才能達到聖,有了聖以後你才真正有和樂有喜悅,這個和樂喜悅這時後才稱之為有德,就是回復到道裡頭去了

那也就是剛剛首席您所提到的復的觀念、回復。萬物莫不是出自於道又回到道裡頭去。那麼人是由道而來但是怎麼回去呢?必須經過德的過程,他才能回得過去。所以修德就叫做修道,那麼這個德讓他能夠實踐,就是修道的一個必要的智慧之所在。所以在帛書《老子》裡面就有許多地方談到天人之際,談到天命,談到天道,人怎麼去知命人怎麼去受命人怎麼樣把命加以實踐出來,這些都是在帛書《老子》裡面有一篇提出來,那篇就叫做〈性自命出〉,性是從命裡頭出來的。換句話說,性的本身就是天命在人身上所存留的,含藏在人性當中的那個東西,那個就是來自於天命。所以人跟天中間的關係是性跟命的關係,因此這篇文章裡面就很清楚的提到性自命出。原本對於心性論到底是怎麼樣?在這個郭店竹簡還沒有出來之前,有很多的說法,心跟性的關係性跟情的關係

我們可以很清楚看到荀子說:「情乃性之質也,欲乃情之應也」。那在這個竹簡裡面他也特別談到了所謂天人的關係,其實就是身跟心的關係。也就是為什麼在老子裡頭談到:「吾之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因為有這個身嘛。可是事實上如果沒有這個身的話,你的心跟性也無從依託。那麼這個身怎麼樣從大患變成心性能夠修道的根據地?這個轉換在他的〈性自命出〉裡面也有很清楚的說到。

所以在這個竹簡裡面所談到的篇章裡面,有一篇叫做〈尊德義〉,看起來這個〈尊德義〉他們把他列為儒家的思想,也特別的強調說在甲組的《老子》裡頭,其實跟丙組的《老子》是有很大差別的。在丙的《老子》是跟後來的莊子思想很接近,他是反我們一般人所講的德性的。但是在甲組的《老子》裡頭,他並不是這樣,所以他跟儒家的相似程度是非常高的,他是非常重視所謂仁義禮智

不像我們現在提到的大道廢然後才有仁義,對這個德好像相當的反感,他說那部份是跟丙冊的《老子》比較接近。所以他說丙冊的《老子》是戰國中期,然後後面的莊子受了這個影響,慢慢下去。所以莊子對於這個德的本身,也是有相當程度的反對的。但是在甲組的《老子》也就是在早期的《老子》裡頭,其實不是如此的。很清楚的,裡面對德的重要性,就是仁義禮智聖,沒有前面就沒有後面。人道是天道的基礎,我想這一點也跟 師尊提到的,就是我們本身天帝教的:「先行人道,後修天道這個觀念,也是滿接近的。那麼就是跟早期的甲組的這個《老子》思想是非常接近的。

那這個甲組的老子思想來自於什麼時候呢?在這個當中他雖然沒有很清楚的去揣摩出來,但是可以感受到他基本上面來講,跟早期的宗教觀是有密切關聯的。也就是說戰國之前的,那個早期的。換句話說,首席您所認為這個巫跟史的關係,跟原始道家有密切關聯的這一段,跟這個竹簡裡面所略為提到的部分,是有某些的默契存在,但是在這裡面他並沒有很清楚的明證出來,因為畢竟他在裡面談到的是天人之間的關係,和人怎麼通過自己的德來修道,偏到天道那邊去。所以從某些角度來講宗教的巫的觀念在甲組的《老子》裡頭還是有的,可以看得到。假設我們要把他強調的話,要找一些重要的證據的話,我想可以證明得到。所以從他〈尊德義〉的這一篇,從《老子》的三組跟〈太一生水〉跟他這裡所提到的五行,乃至於他這邊提到的「性自命出」,六德的觀念,這幾個篇章裡面都可以證明老子的思想是以動態的觀念為主,以水跟回復的觀念為他的生之所在

所以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在這個老子裡面很清楚的談到,這個反跟弱的兩個字。那事實上在老子的思想裡頭他最重要的一個用世的觀念,是卑字,就是謙卑的卑。因為卑,而後能下。所以這個卑字是我自己的一個體悟,在《老子》的現行版本裡面,這個卑字是他對應儒家的謙字。謙字像竹子一樣不斷的要上去、上去、上去,上去以後,你必須不斷表現出一副很虛的樣子,像竹子在風中的樣子,但是你已經養成一個習慣是往上。那麼老子就說乾脆你的位子不要居上而要居下,所以卑跟謙的態度是位子上的不同。那麼儒家是居上位而要謙,老子是乾脆我不上,我就居下居卑位。那居卑位的時候,他就無所謂謙不謙的問題,也無所謂下不下的問題,因為我比你還低嘛。那麼剩下來的就是什麼呢?剩下來就是他非常重視的「有容乃大」,整個就能包容進去。因為我比你卑下,所以我可以包涵你在我的裡面,他就沒有上對下的問題

所以在老子思想當中的這個卑字,也可以說是他針對人性裡面最大的特色。你不卑就不可能不爭,你在上位還要很低下很寬容的,這是很困難的事情,是跟人性挑戰的。但是在老子裡面,有非常符合人性的角度來談。他的這個觀念也在〈性自命出〉裡面有很清楚的說明。所以我想剛剛首席所提到的幾個觀點,剛好都可以在這個郭店的竹簡裡面,有很多的篇章可以映證得到。所以我想這樣的研究是非常有意義,可以把天帝教的源頭思想解說得更清楚,因為現在已經有證據出來。雖然您剛剛提到說您對這個考據之學不太注視,但是我想這個證據這麼好,我們用用又何妨(笑)。

首席:我認為考據之學最反對是去考人,把這個人擺在哪一個時間來看,我認為這個是再沒有意義的事。尤其最沒意義的是胡適。

趙玲玲院長:我非常贊成您這個話。(笑)

首席:對老子的評估裡面最沒意義的是胡適。我認為那實實在在是他大膽的假設,太大膽了

趙玲玲院長民國初年有很多這麼大膽假設的人,對不對?顧頡剛

首席對對對,顧頡剛也是一樣,那真的是後期還有一個屈萬里

趙玲玲院長:還不只他一個啊,還有好幾個,都是這麼恐怖的

首席真的很恐怖的真的很恐怖的

趙玲玲院長:事實上這個人出現在哪個年代,跟他的思想是不是就一定出現在這個年代沒有必然的關係他的思想是前面沉積下來的嘛。所以他到底是在哪個年代

首席:有一條長河他一定在這個長河裡面。

趙玲玲院長是啊,所以就像我們現在講先秦思想,你不能說先秦思想到我們這時候才出現嘛(笑)

首席:一定是這樣。

趙玲玲院長:對不對?我現在這樣講對不對。不能說到現在才出現這個思想啊。所以從哪個人出現在哪個年代來斷定那個思想出現在那個年代,我是以前就覺得很奇怪的一件事

首席是,實在很無聊,我認為不僅是奇怪是無聊我認為他真的是無聊

趙玲玲院長所以民國初年有很多無聊的人

首席所以我反對這種考據

趙玲玲院長所以現在我想這個證物喔,這種東西出來對我們探究思想的狀態,其實我覺得這是滿好的,他有證據。所以我想我就回應首席到這個地方。至於老子的其他想法,首席講的非常清楚了,我就不再多作贅述了

首席因為你剛提到那個太一的問題,太一生水的問題。事實上來講老子已經講了。我剛才特別提到,水德的這個觀念,水幾於道。老子自己講水幾於道。

趙玲玲院長:是他這邊也是講太一生水。

首席:這個太一生水的觀念尤其太一生水,這已經到了莊子了。跟莊子有關,跟莊子非常接近。但是有一個重要的觀念:老子講的是一最多,這個一本身,在莊子裡提出是太一。他說這個一的本質,在老子本身來講,現在大家都同意,所有我看到的資料一般都同意這個說法。那就是炁,先天炁,最高的天地原始本身。所以太一生水的本身,如果用我們東西方所謂宇宙生成的觀念來講,西方講就是爆炸,那就是以火為中心。東方的宇宙生成是以水為中心,就大概這一個系統。應該是從這個角度來看。那水的角度裡面就從炁的本身的另一個觀念來看所以我個人從這個觀點來看,這個觀念是跟 師尊的觀念是完全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