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 天 帝 印 心

(第三屆天人實學研討會)

與 天 帝 印 心

 

 

 

發表人:李顯光(光光)

天帝教修道學院副院長

 

 

 

 

摘 要

天帝的信仰在中國由來已久,在歷史的長河中,天帝不斷被改造,以致被佛教認為是欲界的「帝釋天」,道教將其置於三清之下四御之首,天帝教信仰的主神上帝,視為宇宙主宰,本文一方面釐清天帝信仰的真貌,另藉此對天帝的心傳《玉皇心印妙經》作介紹。

 

 

 

 

 

 

 

 

 

 

 

 

 

 

與 天 帝 印 心

 

李光光

 

 

天帝的信仰在中國由來已久,在歷史的長河中,天帝不斷被改造,以致被佛教認為是欲界的「帝釋天」,道教將其置於三清之下四御之首,天帝教信仰的主神上帝,視為宇宙主宰,本文一方面釐清天帝信仰的真貌,另藉此對天帝的心傳《玉皇心印妙經》作介紹。

 

 

一、中國信仰天帝由來已久

佛教有二十位諸天,諸天是管領一方的天神,尚未成佛,不屬菩薩、羅漢系統,是佛法的護持者,古老神話傳說中地位崇高,出現時代比釋迦牟尼要早。帝釋天為諸天之一,梵文Indra的意譯,音譯「因陀羅」,本是南亞次大陸的古老神話傳說中的最高天神,有關祂的頌詩佔《梨俱吠陀》全書四分之一。據說祂統治一切,被尊為「世界大王」。祂有著戰鬥神的特性,手持金剛杵,力能劈山引水,掌握雷雨,四大天王原為祂的部下。

佛教產生後利用祂造新神話,說釋尊下生時,祂化現七寶金階,讓佛從天上一級一級地下來;他在左前方手執華蓋(幢)引路,和右前方的大梵天是一組;曾多次請佛在自己宮中講經,加入「諸天」行列後,雖居榜首,地位比「世界大王」時代衰微許多,與四大天王等老部下平起平坐;佛教替祂新造了履歷,稱其為忉利天(即三十三天)之主,居須彌山頂之善見城,須彌山頂即欲界第二天,梵語「忉利」,欲界、色界、無色界中,欲界是最低的天。他管人間善惡,依因果之報應以及維護天地,使幽冥類不犯人間。

佛教傳入中國後,必須依附於中國原有思想文化,而有所流傳,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裏,數天帝、上帝最大,當中國的天帝變成了帝釋天,道教對外來的佛教自然發生矛盾。襄楷在上漢桓帝書中說:「或言老子入夷狄為浮屠」,已有「老子化胡」的傳說。後來《老子化胡經》借用老子的話說:我令尹喜,乘彼月精,降中天竺國,入乎白淨夫人口生,托陰而生,號爲悉達,舍太子位,入山修道,成無上道,號爲佛陀……”這樣一來,釋迦牟尼就成了尹喜的後身,又是老子的徒弟,佛道之爭在歷史上持續了許久,不是本文所要討論的。

中國自殷周以來已有上帝的觀念,在先秦文獻中,或稱天、皇天,或稱帝、上帝、天帝、昊天上帝,以「天帝」為萬物主作為宇宙的至上神尊奉。隨社會分工越來越細,社會組織、社會意識日趨複雜,神鬼世界也逐漸等級森嚴分工明細,上帝的形象、功能也趨向社會化、人格化。

古人用上皇、天皇來代表天帝,《楚辭‧九歌‧東皇太一》:「吉日兮辰良,穆將愉兮上皇。」古人最初以「太一」指天地未分的原始混沌狀態,至秦漢時被神化,指的是居於紫微宮北辰,在天中央主宰四方的最高神。如《淮南子‧天文訓》說:「太微者,太一之庭也;紫宮也,太一之居也。」《史記‧天官書》云:「中宮、天極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封禪書》載亳人謬忌奏云:「天神貴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由於太一也被視為最高神,一些儒家學者將其與「天帝」等同起來。

東漢馬融注《尚書‧舜典》「類於上帝」說:「上帝,太一神,在紫微宮。」《后漢書‧張衡傳》:「叫帝閽使闢扉兮,覲天皇於瓊宮。」李賢注謂:「天皇,天帝也。」東漢末以北極星為天皇大帝,總領天地五帝群神。唐張守義《史記正義》說「泰(太)一,天第之別名也。」南宋羅泌《路史‧餘論‧上帝》說:「漢既曰上帝,又曰太一,曰天皇大帝……隋、唐又曰昊天上帝。」

《詩‧大雅‧蕩》:「蕩蕩上帝,下民之辟。」《書‧盤庚》:「上帝將復我高祖之德。」“昊”元氣博大貌,古人用以形容天之博大。上帝支配日月風雨等自然現象和人間吉凶福禍、生死壽夭,故《書‧堯典》云:「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事。」所以後來產生昊天上帝。自新莽以迄於唐,國家祭祀皆以昊天上帝為主。

天帝崇拜來自自然崇拜,它的泛化,一方面是指山川稼穡、風雨雷電的主宰者,一方面指天命天運天志天道以及天時地理,所以中國人十分重視“天人之學”,古有“天人感應”的神學政治,今有“天人合一”的特異功能,由此形成天帝信仰。

天帝信仰產生了與“天”帝溝通、與鬼神溝通的需要,從而也就有了從事這種溝通的仲介者巫覡,「巫」字代表溝通天人之間的人,最大的巫覡就是皇帝。皇帝是天帝之子,所以號稱“天子”,所發出的詔書自謙為“奉天承運”。但“天命靡常”,所以草莽英雄,或者要“替天行道”,或者要“取而代之”,“天”是會更換另外的兒子做他在地上的代表的。懂得“天命靡常”並預知“天命”所在的人,是另一種有高文化的巫覡,那就是儒生和方士。大約儒生偏重于祭天祭祖等禮樂,後來發展成儒家學派;而方士多半熟悉種種溝通上帝鬼神的技能和法術,儼然是“天道”在人世間的使者,可以說是道教的先驅。

東漢末期太平道、五斗米道出現以前,有「一個宗教色彩較濃、道人四處遊走、小團體叢生的醞釀階段。」當時的社會存在一批以“天帝代表”自居的方士,他們稱尚神仙,如同後世道士般施法行術、畫符作章、署印通神,為人驅鬼怯病、解咎除殃。依據解除文、道印、碑刻等東漢考古資料[1],可知這些人的名號稱作天帝使者、天帝神師、天皇使者(見後面附圖),天師道的鼻祖張道陵可能就是這類道人的縮影或化身[2]。道教約成立於東漢後期,這些道人以宇宙至上神的代表自居,說明了道教前史除黃老學說與神仙方術外,是以天帝為信仰對象。

晉‧干寶《搜神記》卷十九云:「丹陽道士謝非往石城,買冶釜還,日暮不及至家。山中廟舍于溪水上,入中宿,大聲語曰:吾是天帝使者,停此宿。猶畏人劫奪其釜,意苦惱不安。二更中,有來至廟門者,呼曰:何銅?銅應諾。曰:廟中有人氣,是誰?銅云:有人,言是天帝使者。」明確標出“天帝使者”的宗教屬性為道教。

道教文獻《太上三五正一盟威籙》卷三“太上正一九州社令籙品第八”,錄有“天帝使者印”的使用法:「上皇諸君符,朱書桃刺一尺六寸,刺頭當中,封天帝使者印。板玉吏兵,芒繩大張,繒綵封題隨以意。所言召問,勿傳泄。吾真寶符專有所治,勿召。自帶符籙,百鬼即自知之……夫欲召萬物,神符丹書桃刺,長一尺六寸,封以天帝使者印,約以左索召鬼,其神立至。佩帶符,百鬼皆畏。人知大鬼姓名,則悉不為害也。」

太平道信仰“中黃太乙”,史書曾記載太平道的尚黃思想和意識,稱:“黃巾為賊久,數乘勝……賊乃移書太祖曰:昔在濟南,毀壞神壇,其道乃與中黃太乙同,似若知道,今更迷惑。漢行已盡,黃家當立。天之大運,非君才力所能存也”。道教古文獻,有資料明確指說太平道或五斗米道都曾使用“黃神越章”之印施法。如《抱朴子.登涉》:「古之入山者皆佩黃神越章之印。」《後漢書.皇甫嵩傳》云:「初,鉅鹿張角自稱大賢良師,奉事黃老道,畜養弟子,跪拜首過,符水咒說以療病,病者頗癒,百姓信向之。角因遣弟子八人使於四方,以善道教化天下,轉相誑惑。十餘年間,眾徒數十萬,連結郡國,自青、徐、幽、冀、荊、楊、兗、豫八州之人,莫不畢應。遂置三十六方,方猶將軍號也。大方萬餘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師,訛言:‘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宣告,代表天帝信仰的變革。此中的“黃”即指黃帝,也就是道統五十三代的天源教主,當時謂之“黃神”。

 

 

二、仿效天帝創造元始天尊

道教的至上神元始天尊,仿效天帝,如:「天地憑之而處尊大者,故號元始天尊。[3]」「元始天尊者……生萬物而不宰,又元始者,言其最先,天尊者,語其高妙,故曰元始天尊。[4]」「元始天尊者……生萬物而不宰,化萬類而不言,至尊至極曰天尊,居玉清聖境清微天宮焉。[5]

元始天尊與天帝形象差別不大。從語意上看,「元始天尊」的天尊一詞,可說是從「天帝」之義轉化。例如儒家學者稱「上帝,天之最尊者。[6]」「皇天,至尊之號[7]」,「天尊於人也[8]」,這些說法,正可作為道教「天尊」的語源。事實上從道典上也可看出「元始天尊」確與「天帝」有關聯。如《元始無量度人上品妙經四注》引李少微曰:「元始、上帝,天尊之別號也。」以上帝作元始天尊的別號,表明對傳統「天帝信仰」的繼承。

道教有「一氣化三清」之說,三清是老子一氣所化,《老子想爾注》云:「一散形為氣,聚形為太上老君。」《三天內解經》說:「幽冥之終生乎空洞,空洞之中,生乎太無,太無變化玄氣、元氣、始氣,三氣渾沌,相因而化,生玄妙玉女,玉女生後,混氣凝結,化生老子。從玄妙玉女左腋而生,生而白首,故號為老子。老子者,老君也。」從此本為哲人的老子,被神化為道教的教祖。

疑撰於六朝的《太始經》[9]描述宇宙本體在開創宇宙、衍化萬靈萬物的過程如下:「兩儀未分之時,溟滓濛鴻,如雞子狀,名曰混沌玄黃。無光無象,無宗無祖,幽幽冥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彌綸無外,湛湛空虛,於幽原之中而生一氣焉。」《靈寶經》云:「一氣分為玄、元、始三氣,而理三寶,三寶皆三氣之尊神。」此三寶尊神即道教的最高神靈---元始天尊、太上道君、太上老君,他們是由玄元始氣化生而成的。

元始天尊援引上古神化的盤古演變而成,葛洪《枕中書》:「昔二儀未分,未有成形,天地日月未具,狀如雞子,混沌玄黃,已有盤古真人,天地之精,自號元始天王,遊乎其中。」盤瓠亦作盤古,據香港饒宗頤考證:漢獻帝興平元年(194),成都玉堂石室壁畫已有“上古盤古、李老等神及歷代帝王之像”[10]。其後吳徐整《三五歷記》、《五運歷年紀》(《繹史》卷一引)、梁任昉《述異記》以及《路史》羅萍注等,均載有盤古開天的神話,及南方各地崇拜盤古神之習俗和遺跡。

盤古(盤瓠)是古代南方許多少數民族崇奉的神靈,是傳說開天闢地,生日月山川萬物及人類的始祖。此一傳說自漢末魏晉以來,已為漢族學者所知,並逐漸與漢族原有的宇宙生成論及古史傳說融合,形成了中國人“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的觀念。《枕中書》偽托天神下降,講述天地開闢,三皇五帝治世,及道書《三皇文》傳世的神話,這是最早關於“元始天王盤古真人”的記述。葛洪生長於南方,是盤古崇拜習俗盛行的地區,所處的時代,正當此一觀念開始形成之時,故有此說。

《抱朴子》《龍蹻經》卷四云:「(元始天尊)相應生十號,「一號自然,是物根本。二號無極,莫知所窮。三號大道,普包滋育。四號至真,真是至純。五號太上,極大窮高。六號老君,歷代應接。七號高皇,光明極大。八號天尊,天中宗尊。九號玉帝,玉美尊主。十號陛下,諸天上帝,高上莫過。」不僅以元始天尊為玉帝,且以太上老君為「元始」之應化身,此時期道門將玉帝(東王公)、太上老君、元始天尊成為同一人之異稱[11]

唐朝以老子姓李,尊為聖祖,自稱為聖裔,製造皇權神授輿論以神化唐宗室,封老子為玄元皇帝。唐‧史崇等編《一切道經音義妙門由起》,其《明天尊第二》引《天師請問經》云:「道為最尊,常在三清,出諸天上,以是義故,故號天尊,或號玉帝,或號高皇,隨順一切也。」謝守灝云:「老子一號通玄天師,一號金闕帝君,一號盤古先生。[12]

 

 

三、天帝與玉皇

先秦文獻中未見將玉與皇或帝連用,也沒有以玉皇或玉帝來指天帝、天神的用法。南北朝陶弘景所著《真靈位業圖》首次出現“玉皇”之神號,初步奠定道教三清四御的格局,杜光庭刪定的《道門科範大全》及南宋金允中的《上清靈寶大法》都沿襲此說。據此道教舉行齋教科儀時,玉皇大帝在三清之之下,四御之首,予人有至高無上的天界大神被道教貶低之印象,因此受到非議。認為元始天尊否定了傳統的中國最高神,是恣意虛構的。

例如南宋朱熹就曾詰問:「道家之徒欲仿其(指佛教)所為,遂尊老子為三清,元始天尊、太上道君、太上老君,而昊天上帝反坐其下,悖戾僭逆,莫此為甚!……況莊子明言老聃之死,則聃亦人鬼,豈可僭居昊天上帝之上哉?[13]

唐代法琳(572-640)也從佛教立場非難:「若言以老子為教主者,老子非是帝王。若言別有天尊為教主者,案五經正典,三皇已來周公孔子等,不云別有天尊住在天上,垂教布化,為道家主,并是三張以下偽經,妄說天尊,上為道主。」「孝經云,周公有至孝之心,乃宗祀后稷以配天,天謂五方天帝,為昊天上帝,以祖父配,祭于明堂及圜丘南郊等,本非道家之神,亦非道家所行之法。」「寶玄經云,自然運化,有十種號。一號自然,二號無極,三號大道,四號至真,五號太上,六號老君,七號高皇,八號天尊,九號玉帝,十號陛下。」「天尊之號,出自佛經;陛下之名,肇于秦始。[14]

面對此類攻訐,徽宗時道士寧全真從理論上做調整:「蓋玉清為教門之尊,昊天為三界之尊,各居一列,各全其尊故。[15]」並解釋說:「昊天上帝,諸天之帝,先真之王,聖尊之主,掌萬天升降之權,司群品生成之機,三洞四輔,禁經之標格,大梵至妙無為之神威,乃三界、萬神、三洞僊真之上帝君也。自三氣之天胤,三寶之黃冑,高出乾坤之表,生萬物而不宰也。三才肇立,氣清高澄,基陽成天,萬彙之源,啟應無主,故以形象言之,謂之天;以主宰言之,謂之帝。故曰玉真天帝玄穹至聖玉皇大帝。[16]」由此,道教神系形成以玉皇大帝為三界之尊。

《太上洞神天公消魔護國經》亦云:「天地萬物既備,元始大道退居無為,遂命玉皇統馭三界,覆育蒼生,公平無私也。命地母為地后,敕天官,司天曹;敕地官,斯地府;敕水官,司水府。[17]」明全真道士周玄真撰《皇經集注‧玉帝尊次考》進一步闡述:「玉帝在道教即三清之化,道家三清者,先虛而後妙有,無極太故,非有尊卑之殊。」

 

 

四、《玉皇本行集經》與心印妙經

唐初的《玉皇本行集經》象徵玉皇神格的確定[18],宋代皇室的造神與顯靈多托「玉皇」,為此宋真宗於大中祥符(1015)尊玉皇聖號為「太上開天執符御歷含真體道玉皇大天帝」,作為國家祭祀對象,次於昊天上帝;宋徽宗於政和六年(1116)上玉皇聖號為「太上開天執符御歷含真體道昊天玉皇上帝」,《宋史‧禮志》解釋說:「蓋以論者析玉皇大天帝、昊天上帝言之,不能致一故也。」前後尊號的關鍵處,在將歷代帝王祭祀的昊天上帝與玉皇結合為一,故「昊天玉皇上帝」為宋代稱號。

「玉皇心印妙經」與「高上玉皇本行集經」有密切關係,《道藏》中玉皇心印妙經依附於玉皇本行集經之後,爲道士齋醮和道門功課必誦經典[19]。爲道教內修五經之一,是重要的內丹修煉理論,不僅爲道士早壇必誦功課,民間也有許多人持誦不綴。《道藏》收有「高上玉皇本行集經」本文二種,《續道藏》有注本一種。如果皇誥爲上帝名諱簡稱,上帝聖誥爲上帝之簡史,玉皇經是 上帝的新傳,心印經則是 上帝所述參玄入妙心法。

《敕建烏石觀碑記》[20]記許遜、萬太元、許上期、張開先遞相傳道,活動於洪州之事。其中云:「張開先唪誦《皇經》。」《皇經》或《玉皇經》為《玉皇本行集經》簡稱。《高上玉皇本行集經》、《高上玉皇胎息經》等「均有脫胎於《佛本行集經》之跡像可循。」《佛本行集經》流行於隋至唐初,張開先為貞觀年間人,這說明《皇經》作於隋至唐初[21]。佛道在東晉以後互動發展,《皇經》或許與佛教在南北朝至隋唐間盛行的淨土信仰不無瓜葛,因為經中強調讚嘆吟詠、鑄寫圖飾、想念名號的功德,《皇經》就在這樣的背景產生。

《皇經集注》大量引用玉皇心印妙經,如:「天有帝,即身有天君耳;無幻身,則性無所附,而妙不彰,非天君,則身無主,而形爲虛身,心不可無。」這段話跟「神依形生」有關。「人能默朝上帝,效法於天,身中神集…」[22]顯示玉皇心印妙經的精神源於「皇經」,很可能先有心印妙經再有玉皇本行集經。

《皇經集注》卷尾有「至誠脫悟,全得經功,真得之基,存乎一心,因附心印。」將「高上玉皇本行集經」與「玉皇心印妙經」的關連確立。[23]回向懺悔文前,有玉皇心印妙經及簡短註疏,稱此經爲「玉帝傳心,聖聖相承,以心印心,明悟了證,皆宗此旨,三教莫違,故云心印。」

 

 

五、經文的演變

玉皇心印妙經是內丹修煉的重要理論著作之一,許多丹經都曾引來作註釋,此經問世於唐宋時,未署名作者,推斷有二個可能:其一為古之得道高人,把修道經驗總結留傳後世。未署名是一種崇高遺風;其二是透過天人親和直接由天上傳示下來,故李簡易註曰:「玉皇大帝金口所宣妙典」。

筆者偶獲古本《高上玉皇本行集經》乙函,係林少華受蒼汝嘉付張良校(案:扶乩),蘇州善士費道正捐資鏤梓,四十四代天師張宇清序於明永樂二十二年(1424)。內附李簡易「無上玉皇心印經注」,與《藏外道書》中所載宜春李簡易之注一致;唯所獲古本心印經與一般經文略有不同。這部「高上玉皇本行集經」較現藏武當紫霄宮的皇經尚早問世十六年[24],可能是現存最古的經本,因此內載經文的不同處,就特別引人注意。

不同之處為:精合其神(精極成神)、神合其(神各有)、骨散寒瓊(骨化寒瓊)。《道藏輯要》箕集九「十七慈光燈儀」所附無上玉皇心印經亦用「精極成神」、「神各有」、「骨化寒瓊」。這部最古的《玉皇經》上說:「玉皇本行集經流傳下世,彌劫歷年,茲已久矣,其間對駁訛謬已不爲少。」故由武信蓬邑真一壇主傅德普請示上帝,乃由張良參校此經,爲求慎重特於文後說明曾校正過的部份,以免被人僞冒竄改,並由對秘錄悉究無遺的四十四代天師張宇清作序。校閱經典是件大事,苟末通讀經典,洞徹於心,誰敢冒諱刪改上天所傳經文。如此慎重的校正,似不應發生明顯錯誤。

蘇轍(宋1039-11l2)<養生金丹訣>中說:「養生有內外,精、氣內也,非金石所能堅凝;四肢百骸外也,非精氣所能變化。欲事內,必調養精、氣。極而後內丹成,內丹成則不能死矣。[25]由此可證,「精極成神」其來有自並非筆誤,在當時確有如此說法,可能後人爲讀誦有韻而稍改。

元朝甲午年(1294?1354?)雷霆散史王惟一著《道法心傳》[26],曾大量引用心印經,如「人各有精,精合其神。」「人各有,合體真,不能持其真,皆是強名。」「神能入石,神能飛行。」說明至少宋元時心印經已廣泛流傳,當時「精極成神」已改爲「精合其神」。

早期經文用「誦之萬遍」而非「誦持萬遍」,可能怕後人誤會只要一心誦經,不必切實做功夫,故改爲「持」,有「行持」之意。也有些經文用「神合其」、「精依盈」,可能前人認爲在這裏用先天氣的「」較能與後天「氣」有所區別。子虛道人注的玉皇心印經,不用「白日功靈」而是「百日通靈」,言「不待遲延日久,方能靈通而莫測也。」

彭覺源(覺真子)所著《玉皇心印經真解》中“履踐天光呼吸育青”之句,特別使用“青”,有別於道教傳統“呼吸育清”,其解釋爲「育養浩然之青氣」。彭覺源為青蓮教的教首,青蓮教有反清復明的傳統,不願「育清」而改為青蓮教的「青」是可理解的[27]。如果在此用「青」,容易誤會,與「松柏青青」、「非白非青」,的青混淆。筆者認爲「清」較妥當,“八祖合注”中三仙笛史曰:「自得天之氣混之,地之氣混之,人之氣混之,清明呼吸,及時而育,育既皆清,而渣滓悉去…」已將「清」字闡釋得很透徹。

玉皇心印妙經長期傳世過程中,經文略有演變。有因口誤、筆誤,有因個別人對經文體會不同,而稍作更改,有因中文同音通假的現象,而二字互用。基本上目前的經文已定型,誦持者無須深究,虔心稱誦自有感應。

 

 

六、各家註疏

「經以載道,有經而道始顯;注以闡經,有注而經始明。道固賴有經,而經亦賴有注,欲道顯而經明,舍注無由也。」[28]文義艱深才需要闡釋,化高深爲淺顯,使一般人都能得到好處。注經的人負有爲人講解的責任。歷來解注心印經者衆,可謂衆說紛紜,有借題發揮別有所指,有遮遮掩掩不肯訣妙,有滿紙陰陽五行,令人如履迷陣;注愈多而解愈歧,使人無所適從。

每個人對道的體會不一,各家對批註亦各有其見。「千江有水千江月」在知行合一的修持中,要漸從水中月超越,看清真理,進而與道契合。《皇經集注‧再續前序》中藉邱處機云:「此經己作文具,又何用批註哉…渡河無筏,焉得到岸,嗟嗟舍經求道非也,執經爲道亦非也,以心觀經,以經驗心,心融神會,此天寶靈章,固在我性,分中真明,不致泥文矣。」[29]

研究心印經最好先熟讀經文,培功立德,勤作五門功課,性命雙修,奮鬥達到熱準,自然貫通了悟。此時再讀注解,則可擷取精義,深參博會而折衷,乃不爲注家所誤,自有獨到見識;「以經證己,以已證經」即是此理。歷來注釋心印妙經的前輩甚多,簡介如下:

1、玉皇心印經八祖合注

載於《道藏輯要》箕集九。八祖爲秕秕道人(鍾離全)、鐵杖老人(李鐵拐)、蓬萊道人(?)、無上宮主(呂洞賓)、醒眼道人(曹國舅)、釀花墨客(藍養素)、三山笛史(韓湘子)、盍縷道人(何仙估),這篇偽托八仙的注本,對內丹修持的功理功法有詳盡的闡述。

2、玉皇心印經御注

玄谷帝君撰高時明參閱,輯於《一元宗》第四冊。玄谷帝君是誰?「道經言玄谷山頂有帝君,上禮玉皇大天尊。玄谷山即禪家須彌山,日月天主管理,此天之神即今帝都京兆尹也。」[30]玄谷帝君認爲「心印經乃無上玄穹主金闕大道君之所述也。其辭恢奧,其旨淵微,闡敷至道之玄機,剖露性命之根蒂,實登真之徑路,爲度世之梯航…嘗誦此言,回味其理,實有得乎中,因取以注釋。」這篇作於明成化十九年的注,可能是位隱修者,藉帝君之名,闡敷個人心得。

3、無上玉皇心印經測疏

明嘉靖道士陸西星注,輯於《方壺外史》幹字集卷一,《藏外道書》收錄。陸西星認爲心印妙經乃「上帝之心印,諸經之鼻祖,玉京之尊典,有志斯道者當信受而奉行之。」[31]陸西星是丹鼎東派鼻祖,得呂祖心傳,對心印妙經體會深刻。

4、高上玉皇心印經

蜀抱真子注,載于《道藏輯要》箕集九。抱真子運用許多丹經抽象名詞,讓現代人看起來非常辛苦,慢慢的用心讀,自有體會。

5、終南八祖說心印妙經解

載於《道藏輯要‧箕集九》,終南八祖爲:東華帝君、正陽仙祖、道極天尊、孚佑上帝、普煉祖師、光垣尊仙、妙法元君、瑤藥仙於。這篇經解屬乩作,八祖於「道禪境下,寶覺壇中,降蓮台而說心印經。」認爲「人生天地,萬物之靈,惟心印道,惟道印心…心印於事,厥體必紛,心印於物,厥體必搖…斂情斂意,忘見忘聞…敬爲靜根,主敬守一,自然印心。」主張修道要從心上下功夫。

6、無上玉皇心印經

李簡易注,明邵以正輯於《玄宗內典‧諸經注》。李簡易爲南宋年間袁州人,幼習儒術,對佛道經典、醫蔔星算靡不精研,尤愛金丹大道。道藏有李簡易著於景定五年(1264)的《玉谿子丹經指要》,闡述南宗丹法,卷首載<混元仙派圖>,為研究兩宋內丹傳承的學者所重視。所注無上玉皇心印經有獨到見解,為傳世心印經中最古註本,極俱參考價值。

7、心印經

子虛道人注之玉皇心印經可見於兩處,一爲清‧西蜀紅葉道人鮑祖祥所輯《鮑紅葉叢書》;另外溪橋道人編著,輯道家主要經典的《道書一貫》收有該注。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文獻委員會,選《道書一貫》爲中國氣功古籍叢書之四,供研究者探討高層功法用。刻本和校對都很精細,較其他版本很少有錯。

8、玉皇心印妙經真解

醒夢道人覺真子注,醒夢道人覺真子于清道光六年(1826)注的「玉皇心印妙經真解」可能是最早傳入臺灣的版本;中央圖書館臺北分館典藏乙冊弘一堂藏版線裝善本書,係由臺灣總督府圖書館接收,臺灣民間廣爲流傳的玉皇心印妙經批註,均以此爲本。

9、心印妙經通俗注解

近代仙學大師陳櫻甯弟子汪伯英注,錄於《道家養生秘庫》。以經解經,爲近代批註最明白的注本。

10、高上玉皇心印妙經注解

中國道協會長閔智亭發表於《中國道教雜誌》三十、三十一期。閔智亭為華山高道,道學兼養,文章融會抱真子與汪伯英注本,對心印妙經有切實領悟。言「誦持不退,不但能開通妙理,漸悟真詮,且能感格高真上聖,資助道力。」

11、玉皇經今註今譯

2001年行天宮委託台中技術學院教授蕭登福撰寫的《玉皇經今註今譯》,他引用諸家註釋,校註玉皇心印妙經,是近代研究玉皇心印妙經最詳盡的著作。文章中述先秦兩漢經籍所見精氣神,所論甚為精闢。《玉皇經今註今譯》為非賣品,有意一睹者可向財團法人行天宮文教基金會索閱。

12、玉皇心印妙經研究系列

李顯光曾陸續於中華宗教哲學研究社所舉辦之學術研討會,發表一系列有關玉皇心印妙經研究,有《玉皇心印妙經研究》、《昊天心法<玉皇心印妙經>經文新探》、《青蓮教佈道書之研究》、《淺論玉皇心印妙經》、《上帝的無言之教》等。

 

 

七、結論

玉皇心印妙經可說是昊天心法的道源,多年揣摩心印之妙,往往以爲能明其理,過陣子有了新的領悟,又推翻成見。「從見山是山,到見山不是山,再到見山是山。」嘗有今是昨非之感,迄今仍在探索,卻也頗能自得其樂。

《王鳳儀言行錄》有段王鳳儀與民初神童江希張的對話,常惕勵我真履實踐,錄下與同奮共勉。江希張問:「老先生認爲,注金剛經的能成佛呢?還是講金剛經的能成佛?」王鳳儀答:「注的講的都未必能成佛,行金剛經的才能成佛。」

上帝創造宇宙萬物,安排萬性萬靈依一定的規則生活與修行,期望有形、無形都能獲得永久的和諧。心印妙經乃上帝真道,經文所述,不僅是內修持法,虔誦不退,可感格上聖高真,透過與歷代祖師的脈相承,最後與宇宙的主宰  上帝契合;事實上誦經本身,就是與上帝親和的一個過程。

 

                      

 

 

 

 

 

 

 

 

 

 

 

 

 

 

 



[1] 天帝與使者結合使用,見於東漢道教解除文中,且非常普遍。例如:西安建和元年(公元147年)解除文云:天帝使者謹為加氏之家別解地下;西安永壽二年二月(公元 156年)解除文云:天帝使者告丘丞墓伯地下二千石;河南永壽二年五月(公元156年)解除文云:天帝使者旦□□□□之家填寒暑;山西熹平二年(公元173年)解除文云:天帝使者告張氏之家三丘五墓;河南靈寶張灣漢墓出土的朱書解除文云:“天地(帝)使者謹為楊氏之家鎮安冢墓”等等。

[2] 王育成《東漢天帝使者類道人與道教起源》,道家文化研究十六輯181頁。三聯書店19994

[3] 《元始無量度人上品妙經注》卷上,《道藏》6251

[4] 《太上洞玄靈寶三元玉京玄都大獻經》,《道藏》6267268

[5] 《洞淵集》卷一,《道藏》23835836

[6] 馬融注《舜典》。

[7] 《爾雅‧釋天》疏。

[8] 《春秋繁露》

[9] 《太始經》《雲笈七籤》卷二。蕭登福《漢魏六朝佛道兩教之天堂地獄說》第八章,疑《太始經》撰於六朝。

[10] 據何新《諸神的起源》轉引。

[11]蕭登福《漢魏六朝佛道兩教之天堂地獄說》第二章249頁,台灣學生書局民國七十八年。

[12]宋‧謝守灝《混元聖紀》卷一引《三五歷紀》。

[13] 《朱子語錄》八冊3005頁。

[14] 《辨正論》卷二。

[15] 《靈寶領教瀏度全書》卷一《三界醮壇圖》。

[16] 《道藏》30730

[17] 《太上洞神天公消魔護國經》卷下,《道藏》11425426

[18] 丁培仁《道教典籍百問》今日中國出版社1996年版。

[19]雷宏安《麗江洞經會調查,四川大學《宗教學研究》,1990年第一期。大型法會要念玉皇心印妙經,如雲南麗江洞經會在農曆二月初三文昌會科儀要念「無上玉皇天尊心印妙經」

[20] 陳宗裕<敕建烏石觀碑記>全唐文卷一六二。載於《道家金石略》48頁。

[21] 丁培仁《道教典籍百問》今日中國出版社1996年版。

[22]《道藏輯要》箕集五,《本行集經批註》,皇經集注前四序及神通品四章。

[23]《道藏》第三十四冊128頁。

[24]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中國道教大辭典》聲稱武當山紫霄宮所珍藏的明正統五年(1440)翰林院手抄金字青泥簡《高上本行集經》,為中國現存最古皇經。

[25]《龍川略志》第一。

[26] 景陽王惟一著《道法心傳》,《道藏輯要》昂集五。

[27] 李顯光《青蓮教佈道書之研究》,1999.12第二屆紀念涵靜老人學術研討會論文。

[28]《玉皇本行集經序》道藏輯要箕集一。

[29]道藏輯要箕集五《本行集經批註》,皇經集注再序前序。

[30]道藏輯要箕集五,《皇經集注諸義考目》,玉帝清微天界考。

[31]藏外道書第五冊,頁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