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炁功歷史沿革

(第三屆天人實學研討會)

天人炁功歷史沿革

 

 

發表人:劉至善(緒資)

天人研究總院天人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天人炁功的發明於何時?其發展情況如何?其未來的發展方向又為何?本文從天人炁功歷史發展的過程,探討天人炁功的療效;天人炁功名稱變更之意義;天人炁功研究發展方向;天人炁功義診活動之型態;天人炁功義診活動趨勢;天人炁功之定位等等,就個人所知發表淺見,各位大德不吝指教。

 

 

 

 

 

 

 

 

 

 

 

 

 

 

 

 

 

 

 

 

 

 

 

 

 

 

 

 

 

 

 

 

 

 

 

 

 

 

 

 

 

 

 

 

 

 

天人炁功歷史沿革

 

劉緒資

 

 

天人炁功乃帝教宇宙獨有十五項法寶之一,亦是渡人之利器,宏教之先鋒。但是一般同奮對其發明演變過程,及應驗事跡等,可能不是很清楚。主要是因為精神治療相關資料,散佈各處,尚未做系統的整理,也由於帝教目前尚無專書紀錄天人炁功應驗事蹟。因此將現有相關資料做一整理,希望藉由歷史文獻,讓同奮對天人炁功有更深入的體會與認識,並激發同奮起而效法,追隨師尊師母的大慈悲願力,解救眾生免於病痛之折磨,能離苦得樂,進而共同為天下蒼生祈禱化延核戰毀滅浩劫。

 

 

一、    精神治療起源

天人炁功最早之名稱為「精神治療」,坤元輔教在天人炁功淺談指出:「帝教道統第五十四代天德教主我師  蕭公昌明大宗師,成五十三代雲龍教主法技以濟世,創廿字真言來糾正人心,渡化原人,同時發明『精神治療法』,運用廿字真言救人疾苦,並勸人虔誦解冤往生經咒。陰超陽薦。[1]因此「精神治療」乃宗主與雲龍教主共同研究發明。根據師尊的回憶:「雲龍至聖奉天命至四川渡蕭教主,兩人在湘西深山修煉十年,研究改善人心的方法,創廿字真言與精神治療,蒙 上帝特准通令三界十方,一體遵行。有一天,雲龍至聖告訴蕭教主:你的道快修成了,你的天命比我大,要下山救世渡人,我也要去西北,辦我自己該辦的事,將來後會有期。過了幾天,雲龍至聖突然走了,蕭教主也就跟著下山,開始在湖南長沙一帶傳道,他們兩人以後就未見面,但是在靜坐中精神上卻經常往來溝通,雲龍至聖告訴蕭教主,他現在是在陝西省太白山中。[2]

雲龍至聖是在民國三年用盡方法,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才使宗主脫離軍旅生活,返回故鄉,再渡其赴湘西山中修真。[3]師尊回憶:「我是在民國十九年(時年三十歲),在南京碰到蕭教主,蕭教主當時由漢口到南京市,住在二郎神芙蓉照相館,我那時在南京財政部任秘書,星期六下午下班要回上海,因為好道,只要聽到有道之士,就去訪道。……我與蕭師尊談了五天,他說自湘西下山,先到鄱陽湖後去長沙-武昌-漢口-南京,發願以廿字普化全國。五、六年來尚未公開活動,我遇他時,南京宗教哲學社正在籌備,尚未核准(直到上海批准後才成立),我說『上海宗教哲學社由我負責開辦,上海是關鍵,因為上海是全國文化、經濟中心,只要上海宗教哲學社成立,必會帶動全國宗教哲學社的成立』。」[4]如果以民國十九年往回推算六年是民國十三年,再往回推算十年是民國三年,這在時間上看來大致吻合。因此,精神治療發明的時間,大約在民國十三年左右。

 

二、德教時期精神治療應驗事跡

要想瞭解天人炁功,就必須追溯到天德教時期的精神治療情形,才能更加清楚天人炁功的來龍去脈。

(一)早期天德教精神治療之發展

當年精神治療在大陸上的療效異常靈驗,宗主曾說:「近年來所有求助者,不下十餘萬人,雖不能個個痊癒,所癒者亦在半數以外。[5]《王迪卿夫子寫真全集》亦有類似記錄:「民國二十年,吾在江西萍鄉時,曾命胡孟蒙、柳錦輝二人,至湖南醴陵縣,在城隍廟內為人醫病,每日有一二百人求診,昭明感應,奇效奇靈,非人力所能及也。又民國二十一年,師尊在長沙修建彌羅法會四十九天時,有同道李希白,保定畢業,任湖南省府副官長,伊發大願力,衣和尚服,在小吳門打坐,為人醫病,每日男女老小,躋躋圍立求醫,著手成春,癒人不少,可見神力之偉大也。[6]當時之盛況可想而知。在上方恩深紀白雲亦有記載,師尊創設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於英租界白克路,「日與夫人過婉芬及蔡禹民、應雲從、孫佩兮諸道長,苦心擘劃,積極籌備,始具端倪,恭迎 教主蒞滬,成立光殿。上海市商會王理事長曉籟、全國大慈善家王老先生一亭,均惠然參加,分擔籌備主任,努力精神治療,普診貧病、疑難大症,不假刀刲,以誠相感,咸奏奇效,由是獲痊者、慕道者,爭先來皈。[7]又得一明證。

師尊精神治療之經驗談:「天德教的精神治療真有不可思議的功效,治好了很多人的病。以我自己的親身經驗,當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第一天,即由隔壁德國寶隆醫院轉介紹一位病人,是一位婦人動手術,割去左乳,過了一個多月,一直無法生肌肉,這位病人由我自己親自治療,我先以毛筆沾廿字真言水,將傷口洗乾淨,再以黃表紙求無形丹藥煉製表灰,再以麻油調敷在傷口上,病人當場即感到很舒服,過了三天,一大早就趕來求藥,我仍舊用同樣方法為他治療,一星期後,就完全好了。第二個病人也是一位不到四十歲的婦道人家,天癸不通,我用貫氣方法為他治療,沒有幾次經也通了。尤其到了西北後,西北地區很貧窮,醫藥設備很落後,精神治療真正幫助了很多苦難同胞。[8]

(二)西北宏教精神治療事蹟

坤元輔教回憶:記起民國十九年首席使者在南京皈依天德教主,於民國二十一年冬即在上海創辦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暨東方精神療養院,開始傳道、診病,及至民國二十三年首席使者參與全國開導師訓練班,百日期滿,奉蕭教主命,到大陸西北各省傳道創教,同時亦將掌光、超拔陰靈、精靈以及精神治療所用一切神光交付給智忠,輔佐首席使者行道。智忠當時十分惶恐,不敢接受此一重任,跪下叩請蕭教主收回成命,蕭教主表示:我不能去西北傳道,要你們夫婦去創教濟世救人,汝快快接受,日後自然知道各種神光有非常奇特的功效,有助於將來創教救世救人。[9]於是師尊和師母展開西北的宏教活動。

坤元輔教說:「師尊剛剛到西北時,因西北地方落後,人一生出來後五、六歲就開始吸鴉片把鴉片當藥引,什麼病吃鴉片病就好了。活到七、八十歲的人也都在吸鴉片。第一件事即開始著手進行戒煙,經與省主席邵力子先生商量合作把百姓吸鴉片的習性戒掉?省主席非常贊成,決定由政府來實施禁煙,我們用精神治療來幫助戒毒禁煙,把百姓的壞習性戒掉。以貫炁和用廿字真言來幫助他們,大概一個禮拜到兩個禮拜的時間,病就好了。吸鴉片的習性戒掉了。師尊師母他們平常白天工作很忙,常常利用晚上的時間到患者的家裡為人看病,尤其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家不讓他們倒下利用背對背的方法來為他們貫炁,也可以把鴉片戒掉。[10]

應驗事蹟

民國廿四年一月元旦,開始精神治療,爾時社會上知者雖少,而踵門求治者,日已不下百餘人。導師與蔡禹民、林梅鶴諸道長,暨新進諸同道,由朝至暮,悉心施診,日不暇給,見者、聞者,輒為動容。[11]

四川杜澂之,幼隨宦來陜,染阿芙蓉癖,時年六十有九,以好道心切,決擬戒除,俾易修持,虔請導師慈悲,以精神治療,灌輸正氣,調護經旬,戒绝淨盡,毫無痛苦,堪資證驗。[12]

社員戴震山忽患腦充血,症勢甚危,經李師及林、盛兩道長施以精神治療,不三日,竟能言語行動,恢復常態,更是令人感佩。[13]

民國廿五年春,紹興李一民,經朱將軍慶澜介紹皈依,努力修持,一日,忽奉師命化裝苦行,師曰:「汝能七晝七夜,不寢不食,而為人精神治療?」答曰:「師能法力加庇,當願行之。」師曰:「汝果慈悲發願救世,自有神妙感應。」對曰:「善。」爰於古曆二月十五日,化裝老僧,趺坐于孔廟外苦柏之下,傍懸「奉命下山,普濟疾苦,精神療治,著手成春,有病速試,分文不取」布幅一條,于是往來行人,駐足圍觀。入晚,疑難雜症治癒漸眾,深夜,途為之塞,黎明,該管警察分駐所勸僧遷移孔廟施診,並派警維持秩序,惟病者蜂擁,廟門擠倒,實屬無法應付。晚間,警察分局增派大隊,挾僧衝出孔廟,到所休息,群眾仍緊隨包圍,不肯捨去,警所彈壓無方,乃請示總局,轉奉邵主席諭,令僧還社,乃連夜佈置診室,並請加派憲警維持,詰朝,始由警察護送反社,而群眾依然來社求診,勢如潮湧,旋由導師及路理事長,率領熱心諸子百餘人,分別應診,竟將濟生會五畝餘之寬闊廠所,內外擠滿。遠濟傳聞,哄動四鄉外縣,扶病趕來,呻吟求診。經竭誠應付,兩日,始由路理事長當眾宣佈真相,說明診病診心、救世就民之意義。李子始脫卸僧帽僧衣,精神如常,仍還本來面目。[14]

師母則回憶當時有:「兩位同道西北宏教時代教徒互稱『同道』在孔廟和蓮湖公園內用掌光治病,師尊在光殿靜坐,效果非常好,後來人數越來越多,無法完全照顧,最後引渡他們到教院來診治。」[15]

民國廿五年師遵奉師命上太白山,尋訪師伯雲龍至聖,蒙雲龍至聖轉達天命「國難將興,浩劫臨頭。」尊於廿六年農曆六月一日前,全家上華山。在華山時期,師尊徜徉于山水之間,亟思探訪有道高人,聞有懶道人王信明,瀟灑自如,道學超群,隱于小上方;九十老人李登雲,養生有術,道高德劭,棲真大上方二十餘年,導師心嚮往之。北峰馬主持法易,一日忽語師曰:「李、王兩道人現均攖疾,願請同遊大上方,施以精神治療。」師允所請,于臘月初踏雪偕往,悉心診治。越三日,病皆告愈,相與欣慰。師喜上方寂靜,深處岩阿,山外桃源,妙趣橫生,決于白雲峰下,玉皇洞前,結廬移隱,乃商諸王主持清箴,代為經營,並題「遊大上方朝玉皇洞凌霄殿」詩一首:「峭壁出幽谷,桃源世外逢,仙山多隱士,古窟尋高蹤,洞府朝金闕,凌霄覲玉容,潛龍藏聖境,紫氣繞雲峰。」

民國廿八年,軍事委員會戰時幹部第四團高級政治教官黃震遐、朱威、臧渤鯨、劉育五及第七十一軍政治部主任趙海屏、第一師旅長陳鞠旅等先後上山訪師皈依。陳旅長以前方作戰操勞失眠,醫藥罔效,特來求診,施以精神治療,授以靜坐拳術,並囑清心修養,百日可效。[16]

○月○日敵軍空襲西安,天水行營防空洞被炸,窒息死傷慘重,行營運輸處處長兼軍委會運輸司令部參謀長陳廣忠氏頭部震動,神經錯亂,醫藥罔效,經隴海鐵路錢局長宗澤商請導師施以精神治療,未及兼旬,神志漸清,遂見痊愈。[17]

又非常時期難民救濟會陜西分會秘書鎮江黃子雲潭,因受○年十月二十八日敵彈轟炸,震盪兩耳失聰,三月不愈,遂遣人入山懇導師醫治。時近古臘二十三日巡天節,導師依例禁食靜參七日,不與世接。惟以誠意所感,乃煉丹藥七包並書朱符一通,囑藏枕下,每日服藥一包,七日而愈。黃子重視師命,如法服食至六日,未見效驗,但黃子信心頗堅,迨食至最後一包,酣臥達旦,其妻敕問今晨聽覺如何,黃子聞聲銳厲,有若鳴金,振盪耳膜欲聾,急掩耳,禁勿高聲。適值友人視疾,話聲亦覺高銳,私幸復聰,惟以聽覺太敏亦非正常,越三日,睡醒,竟復常態。[18]

(三)精神治療之中挫

各省市縣,精神治療施診,異常奏效,曾以不取分文,為他人所忌,以取締迷信為詞,紛向中央控訴,請飭取締無端,遂有江山縣事件之發生,道脈幾乎中斷。根據師尊記述,時間當在民國二十五年春天左右,涵老時在陝西省主持宗教哲學研究社,有一日陝西省主席邵力子約他見面,出示一封行政院的公文,內容如下:「據江蘇省、浙江省、上海、南京兩特別市等中西醫公會等,呈報各該省市縣之宗教哲學研究社,以精神治療為人治病,違醫師法,不合科學原理,申請全國停止活動等情,應予照准,合應通知各省宗教哲學研究社暨東方精神療養院一律停止活動。[19]

邵力子旋即表示,相信師尊是來幫助他精神開發西北,因此在公文上批示「存」,師尊回社後立即與南京開導師茅祖權、上海開導師章文通聯絡,兩人均表示尚不知此事,過了三天,才來電告知已收到警察局轉來停止活動的通知。後來甘肅省主席谷正倫電詢邵力子的處理方式,也一樣批存不發,當時全中國各地的宗教哲學研究社及東方精神療養院遭此重大挫折,除陝甘二省外,均被政府勒令停止活動,道脈幾乎中斷,打擊實是十分嚴重。

後來師尊去查詢原因,原來是因為「精神治療為人治病不收錢,而且治好很多病人,影響到中醫與西醫的營業收入,所以浙江省江山縣西醫公會發起,聯合浙江、江蘇上海各地西醫公會召集會議,以精神治療影響全民健康為由,應請取締,停止活動,經南京西醫公會理事長,同時也是先總統蔣公的主治醫師,直接面呈請求,蔣公當即批示:『照辦!』」[20]這一段道脈史上的慘痛教訓,稱之為「江山事件」。

 

三、天人教時期

天人教的期間,根據師尊回憶:「談到我奉天命道繼無形一案(註:指無形古佛),乃是民國三十一年冬,道統第五十四代天德教教主蕭師上昌下明在黃山歸空證道,道統始祖  天帝以道統教不可一日中斷,爰即詔命我李極初為道統第五十五代天人教教主,我在華山白雲深處感到悲戚惶恐。公元一九七九年冬,天人教主為拯救天下蒼生,化延世界核子戰爭毀滅浩劫,在台灣不斷懇切哀求 天帝返本還原,特准天帝教重來人間,旋奉道統始祖聖詔:念茲末劫,應准天帝教重來地球,在台灣寶島復興。所以天帝教教徒同奮對於天德教、天人教、天帝教三教一脈相傳的歷史,應該要有認識。[21]也就是說天人教期間是從民國三十一年東起,師遵奉召命為道統第五十五代天人教主,至民國六十八年冬止,天帝教重來人間,經歷三十餘載。師尊說:「天人教到了台灣以後,正當國民政府剛從大陸撤退來台,迫切希望能夠確保台灣復興基地,一切的一切都要從頭做起,環境不許可天人教展開傳教活動,所以經無形中安排,我接辦了自立晚報,希望以自立晚報作為公開研究「新宗教哲學思想體系」(「新境界」原名)的園地,把握時機開創傳教的有利條件。但是,整個國際情勢的發展愈來愈不利,中國大陸淪陷,亞洲共產主義國家有北韓、北越,歐洲共產主義佔領了整個東歐,蘇聯擴充軍備征服世界的野心越來越大,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認為美國不足為敵,想要赤化全世界、征服全世界,人類的命運危在旦夕,幾千年來宗教的努力都無法阻止此一國際共產唯物勢力的擴張,新興的天人教有什麼力量與共產主義抗爭?在這樣的環境下,天人教已沒有必要公開[22]這段期間,師尊未對外展開宏教活動,因此精神治療並無用武之地,活動甚少,可說是精神治療的休眠期。

 

四、天帝教時期

民國六十八年師尊開始傳習帝教法華上乘正宗靜坐第一期,當時並未傳授精神治療法,後來恐精神治療法失傳,所以在民國六十九年法華上乘正宗靜坐開始傳授精神治療,做為同奮救世度人,宏揚天帝真道之媒介。

七十七年三月一日「精神治療」改名為「精神療理」,「精神療理」名稱,原由蕭教主命名為「精神治療」,但由於「治療」一詞在人間已習慣為一般中、西醫之專業用語,在大陸沿用時即頗受干擾爭議,後唯恐易生混淆,乃奉無形古佛、一炁宗主無形降示核定,順應時代環境,配合人間需要改名為「精神療理」。[23]師尊在第一期精神療理訓練班開訓致詞表示:「首先要將『精神治療』這一個名稱改為『精神療理』作一說明,由於一談到『治療』,大家好像以為有醫療的行為,當然醫師法並沒有規定精神治療為法所不許,國外基督教也有一種靈療,試用祈禱的方法,也不違反醫療規定,剛好前年從洛杉磯回來,台東初院正在籌備階段,對外舉行幾次擴大精神治療活動,台東縣衛生局派人來觀察治療過程,認為沒有與醫師法衝突,但很善意的建議我們,將『治療』改為『調理』,於是與一炁宗主商量,最後決定改為『精神療理』」。[24]

九月二十六日、十月二十二日,台南市初院在執行長光城同奮帶領下前往屏東縣萬丹鄉,台南縣七股香味當地民眾提供精神療理服務,獲得熱烈迴響,服務同奮計有光周、光萬、光曠、光層、光阿、光衛、敏央、敏盛、敏所、敏掘、敏陀等同奮熱心參與。[25]

民國七十八三月七日在天極行宮大同堂,舉辦第一期精神療理訓練班,開訓典禮中師尊特別指出:「天上的精神治療一般醫療業務尤清虛上宮醫院主管,由於天醫院業務繁忙,並不重視精神治療,所以在去年十一月間報告三期主宰,強調為了配合帝教在人間救劫、宏教實際需要起見,建議將精神療理獨立組織,聘請超然先天大老主持,經過金闕會議決定成立精神療理院,與金闕醫院並立,而由無形古佛主持。[26]

三月份,為了擴大引渡原人,中華民國主院、台灣省掌院精神療理部,成立精神療理外勤隊,將外勤療理範圍擴大,目前已設立常態性療理的據點,除龍井外、沙鹿保生宮與霧峰都相繼成立。龍井的精神療理由紀光主、敏后提供場所,兩個多月來,已造福數百位民眾,成員除光南、光結外,維律開導師、光耐光態、光鍵;敏掌、敏振、光眾、光湘、光享、敏音等多位同奮全力支援,光幸同奮亦多次配合活動,這項活動自三月三十日展開,首次接受療理者即逾五十人。[27]

七月三日至六日在天極行宮大同堂,舉辦第二期精神療理訓練班。師尊訓勉同奮要:「信、願、行,力行三要,培養正氣,運用精神療理法技貫徹診病診心宗旨。信心不惑,兩誠相感,再教育、再鍛鍊,勤作五門功課,平心氣,辨分際,發揮團隊精神。」[28]

九月二十五日台北始院凝聚親和小組及三中心力量,在教務中心光司執事及親和小組敏釋、敏齊同奮努力下,展開一連串台北縣市宏教計畫,以精神療理作先鋒,以綿延不斷密集式的策略深入鄉鎮人心。首站從三重市仁化街林里長家開啟,第二次前往即順利引渡數十人。另外台北縣天土堂亦與始院相互配合,天土堂主事、副主事光塑、光衣同奮在土城、三峽、鶯歌、樹林佈點,基隆部分也在籌畫進行中。[29]

七十八年度第一次全國精神療理會議,十月二十五日於天極行宮大同堂舉行,由師尊及精神療理室指導長詩母親臨主持。宏教先鋒組織正式定位,今後精神療理組織架構為:「精神療理指導隸屬首席使者辦公室,設指導長一人,下設秘書及助理秘書若干人輔佐指導長,始院以下各級教院內增設精神療理中心,主持同奮為執事及副執事,與原有教務、管理及道務三中心齊頭並行,至於各教堂則有精神療理站,以組長來統籌諸事。[30]

七十九年元月一日起「精神療理」更名為「天人炁功」,「精神療理」一名將成為歷史名詞,全教恪遵  天帝意旨,人間一律更名為「天人炁功」法,所有各級教院之精神療理中心,亦從即日起正名為「天人炁功」中心,而金闕因為並無適應人間顧慮的需要,於無形的配合部門仍為「金闕精神療理院」。[31]

六月二十四日彰化縣初院,由敏寬、普感、光盤、敏獲及初皈同奮楊武陽等精心策劃,商借溪湖鎮中山堂發表天人炁功,由王光競負責發表、光昇作見證,參加人數約兩百人,接受天人炁功療理者達一百多人。靜心靜坐迴響熱烈,報名人數百餘人,成績斐然,震撼溪湖鎮。[32]

八月十二日,台北市掌院支援新竹天公壇天人炁功活動,求診者近百人,皈師十人。八月二十六日第二次天人炁功義診再度展開,皈師二十人。[33]

八十年二月一日為期統一教外實施「天人炁功」之天人親和儀式,首席使者辦公室道務組,根據中部教區開導師辦公室所提建議辦理,訂定「天帝教教外實施天人炁功之天人親和儀式」。[34]

三月九日晚上八點及三月十日下午三點,台灣省掌院在龍井鄉老人會館發表天人炁功暨靜心靜坐說明會,參與人數三百多人,接受天人炁功服務一百二十人,報名靜心靜坐五十人。[35]

六月二十三日、三十日兩天,台南市初院由光層、光周、光曠、光繪等同奮精心企畫,在三股活動中心實施天人炁功。兩天下來,接受天人炁功療理者近一百五十位,二十人報名靜心靜坐研習。[36]

八十一年三月七日,台北縣初院在蘆洲民眾服務站,舉辦靜心靜坐及天人炁功發表會,由光南同奮主講,場面熱烈而溫馨,三、四十人接受天人炁功療理,十幾人報名靜心靜坐,此次活動光欣、光克出力最多。[37]

桃園初院舉辦天人炁功研習系列講座,從八十一年三月一日至三月十三日止。由敏翔同奮精心策劃,光鍥同奮全程錄影,講師有光中開導師、光贊、光我、光南同奮等。[38]

九月二十七日,桃園初院在虎頭山公園舉辦天人炁功義診,敏翔同奮在舉辦天人炁功研習系列講座之後,再接再厲舉辦義診活動。由於同奮的熱誠參與,加上民眾的良好反應,奠定了每週日續辦的信念。[39]

十月十八日新竹市初院與台灣省洪心字會等單位舉辦中西醫聯合義診,假新竹市西門國小大禮堂舉行。尤光贊醫師,光震開導師和光源主任委員共同主持。地方人士有新竹市長童勝男,國民黨主委李伯元,省議員張蔡美,市議員李黃錦燕和市議員李增盈等,新竹市紅蜻蜓社會慈善義工隊,在光靄參教長領軍下,穿梭現場熱心幫忙,計求診者破三百人大關,要求參加靜心靜坐的共七十四名,成果豐碩。[40]

十一月十五日高雄市掌院支援澎湖天人炁功義診活動,由光龍、敏苗同奮發起,掌院督教長光弼協調,決定由天人炁功中心光焱、光穎、光菩及教務中心光劫等同奮共同協助,當地同奮有緒瑞、緒密、鄭中和、曾慶雄等多位同奮幫忙,計有六十五位民眾接受炁功服務。[41]

十一月二十九日台南市初院與省紅心字會聯合舉辦中西醫及天人炁功療理義診活動,計有三百四十位接受中西醫義診,四百八十六位接受炁功療理,當場報名靜心靜坐者有六十六位,場面熱烈。[42]

八十二年元月十日省紅心自會與南投縣初院聯合舉辦中西醫及天人炁功義診活動,台灣省紅心字會主辦,聯合中國醫藥學院、光田醫院、台中洪耳鼻喉內兒科及聯合中醫診所二十餘名醫師,和天帝教南投縣初院及台灣省掌院、彰化初院三十名氣功師,為民眾診療,會場擠滿人潮,報名參加靜心靜坐研習者百餘人。[43]

三月二十一日,天人炁功研究所向日本光電公司訂購整套腦波生理儀,運抵鐳力阿道場,正式啟用。[44]

三月份,省紅心字會在清水鰲峰里的辦事處舉辦義診,由光南教長與海線地區的負責人蔡光舒同奮,以及一批清水、沙鹿地區、台中縣海線地區同奮共同主持此次中西醫及天人炁功義診活動。求診人數超過一千人,要求參加靜心靜坐者達九十多人,盛況空前。[45]

彰化初院開導師呂光典與三教長,全體教職同奮在教職會議提出八十二年度宏教企畫,預定在彰化市中山堂舉辦六場「天人炁功暨靜心靜坐服務說明會」時間是在二月二十一日、四月十八日、七月二十五日、九月十二日、十一月七日,每場分下午三點及晚間八點二場次。二月二十一日首場天人炁功暨靜心靜坐服務說明會,下午場次計有服務一百七十多人,晚間八點場次有一百三十人,參加民眾總計三百多人,報名靜心靜坐研習班人數有七八十位,成效頗佳。[46]

第三期北區天人炁功訓練班四月十七日起至五月九日止,每週六、日在台北市掌院大同堂舉辦為期八天的研習課程,共有來自北市掌院、基隆市、宜蘭縣、桃園縣、台北縣、新竹市初院一百一十位同奮參加。五月九日結訓當天,以母親節名義,舉辦「天人炁功、針灸暨靜心靜坐發表會」,吸引一百零五位民眾訪道求診,讓這期訓練班學員得以發揮學以致用的精神,十分可貴。[47]

六月二十八日高雄市掌院舉辦天人炁功療理追蹤-炁功說明,關懷求診者近況,加以親和,使其真正認識日常生活中養生之道及了解天人炁功之由來,進而認知本教的時代使命。[48]

九月六日彰化縣初院在員林公園舉辦天人炁功服務,吸引不少民眾嘗試。[49]

九月十四日,台東縣初院在關山鎮舉辦一場「天人炁功愛心義診」,由維律開導師指示,教務中心策劃,天然堂光殊同奮協助。共計三十七位民眾求診,療效良好,奠定今後宏教基礎。[50]

九月十九日上午九時三十分至十二時,天帝教台灣省紅心字會與水里國際獅子會、水里鄉公所、湘昌醫院、水里鄉村長聯誼會、水里鄉婦人會、水里鄉婦聯會、天帝教南投縣初院、埔里天南堂、新永全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等單位,在水里鄉公所前廣場舉行中西醫義診和天人炁功服務,是南投地區第四次義診,也是最轟動的一次。共有一千多人接受服務,一百一十八位報名靜心靜坐研習班。[51]

十月二十三日,台東縣埤南鄉舉辦天人炁功義診,三十九位民眾接受服務。

十月二十五日,台東縣知本村舉辦天人炁功義診,三十七位村民接受炁功服務。台東縣這兩次義診活動,天帝教的天人炁功獲得東部民眾肯定。[52]

十一月二十一日,台中港區第十一次天人炁功暨靜心靜坐說明會,在大肚鄉舉辦,吸引近百人接受炁功服務,五十人報名靜心靜坐,成果非凡。[53]

十二月五日,苗栗縣初院與台灣省紅心字會聯合主辦中西醫、針灸、推拿暨天人炁功聯合義診活動,由光正開導師任總召集人、光愫同奮策劃執行,光雕、靜謮負責總務,緒催同奮負責文宣,黃運金和靜霞商借場地,共二百餘人接受診療,報名靜心靜坐一百七十多位,聯合義診十分成功,也是苗栗地區最轟動的一次義診。[54]

八十三年元月一日,奉首席師尊手諭,成立極院天人炁功指導院。[55]

元月三日南區天人炁功聯誼會,在潮州天然堂舉辦「天人炁功愛心義診」活動,來自嘉義市、台南市、台南縣、高雄市與屏東縣等地。計有一一二位會員共襄盛舉,報名參加靜心靜坐者有十九人,辦理皈師則高達十人,可謂功德圓滿。[56]

元月九日,沙鹿鎮首次義診活動,約有四百人與會,報名靜心靜坐研習達一百二十五人之多,成果不凡。[57]

元月十六日,天帝教台灣省掌院,中華民國紅心字會、省紅心字會,在台中伯奇大飯店舉辦天人炁功在宅服務講習會。[58]

四月十日,在天人研究總院大同堂,舉辦天人炁功指導院第一期幹部研習班。[59]

四月三十日,台中地檢署帶領七十餘名受保護管束之男女,到台灣省掌院接受輔導,接受本教靜心靜坐、天人炁功、心理治療「三合一」解毒效果奇好。協助戒毒工作,天帝教已有成功案例,讓我們更具信心。[60]

五月二十一日,第三期天人炁功東部教區負訓班,在花蓮初院開課,一共四週利用週六夜晚及週日白天上課。東部教區,包括花蓮、台東、宜蘭合計七十位同奮上課。[61]

六月十二日,台灣省紅心字會第五次在南投縣舉辦中西醫義診,這次南投縣初院與台灣省紅心字會聯合舉辦義診活動,在南投縣立文化中心,吸引了一千餘人潮,當場報名靜心靜坐者高達二百零四人。[62]

八月十四日,彰化縣初院假彰化市中山堂舉行擴大天人炁功服務,計服務鄉親百餘人,報名靜心靜坐三十餘人。[63]

九月份花蓮縣初院,每個星期假日下鄉做天人炁功巡迴服務,活動地點涵蓋南華、花蓮市東洋廣場、七星潭、志學、太昌等地。每次參與工作人員,包括光培開導師、光堯餐教長、緒森、敏暉、光慧、光采、敏渡,還有靜森、靜基、敏豐、敏憬、敏壽、敏遊、竟告、光息、光匡、光煒及邱垂傳同奮,都是基本成員。[64]

十月九日,苗栗初院在雕刻之鄉三義建中國小舉辦中西醫及活動中心,舉辦聯合義診活動,一百八十多位就診,接受炁功服務的有一百三十多位,報名靜心靜坐研習的有五十人。義診後立即甲建中國小會議室開班靜心靜坐,結業人數高達四十人且有二十二人皈師,成果斐然。[65]

八十四年三月十九日,天安堂與台灣省紅心字會聯合舉辦中西醫及天人炁功義診活動,省紅心字會理事長楊光贊同奮率領五十五位中西醫醫師團參與盛會。台灣省掌院光湘副掌教、光隸參教長、南投初院光垂參教長、彰化初院緒鐸參教長、台中縣初院光撫參教長、天甲堂光介主事等均組團支援,各教院近三百名同奮參與義診,鄉民五百人求診。[66]

八十五年四月二十日,中華民國紅心字會及台灣省紅心字會名義舉辦,各教院、教堂支援,配合一年一度的民俗信仰-大甲媽祖繞境進香團,於各定點實施天人炁功服務,八天七夜共服務二千人次以上的社會人士。[67]

五月二十六日,澎湖縣初院籌備處在望安鄉東安社區民眾活動中心,舉辦天人炁功暨中一意診活動。此次義診由鄭主是緒澎親自率領教院全體同奮,另邀中醫師黃林煌醫護人員共二十人前往服務,約五十餘名鄉親接受義診。[68]

六月九日天然堂在潮州三和里進行義診活動,吸引二百多位民眾求診,三十一位報名靜心靜坐研習班。[69]

六月十六日,台灣省掌院在台中通豪大飯店的廣場,舉辦一場大台中愛心園遊會炁功服務,二十九名民眾接受炁功服務,報名靜心靜坐六名。[70]

七月一日,由弘化院策劃,各教院執行「為考生做炁功服務」活動,陸續在台灣省掌院、花蓮初院、高雄縣出院及台南縣出院展開,引起新聞界注目,大大打響了天帝教名聲。[71]

八月十一日,天帝教八十五年度全國天人炁功暨靜心靜坐實務研討會於天極行宮召開。[72]

十月十九日奉代首席核准成立「金門天人炁功服務所」,十一月中旬定點定時服務。[73]

十一月十二日至十二月一日止,天帝教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辦天人炁功義診,地點在季靈國際美容院,舉辦十七次天人炁功義診活動,接受炁功服務有三百三十六人次,舉辦靜心靜坐華語班三場次,英語班兩場次,參加人數計六十五人,皈師者六人。團員計有江光符開導師、王光我、梅緒媒、沈敏卹、廖靜鸞、張敏蕊、敏熱、敏驚、敏貼等同奮。[74]

十一月二十四日,行政院衛生署、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假東園國小舉辦八十六年度健康、體能北區觀摩會,台北市掌院加入天人炁功義診活動。由光中掌教領隊,成員有敏繫、緒撥、靜奐、靜兢、緒泳、緒吸、光昆、靜元、光犧、緒證等參與。總共求診者一一七人,報名靜心靜坐者十一人,成果不凡。[75]

台北市掌院從八十五年一月十日以來,透過警專人哲社接洽規劃,陸續於五月八日、十一月二十七日及十二月二十七日在警察專科學校舉辦天人炁功義診,每次都有四、五十人前來求治。[76]

八十六年四月十三日至二十日,百年歷史的大甲鎮瀾宮天上聖母進香朝聖活動。本教以中華民國紅心字會天人炁功服務對名義,動員台中縣初院以南,台南縣初院以北百餘名同奮及五輛專車,於妻處設置定點義診服務,總共服務了一千三百位虔誠信徒。[77]

六月八日苗栗縣初院於公館五穀宮舉辦天人炁功義診,服務五十八名求診者。[78]

七月一日,大學聯考第一天,高雄地區及台南縣初院,設立「免費天人炁功服務中心」,服務考生及家長,陪學子們平心靜氣地度過『烤』季。[79]

十一月九日,天人炁功小組召開首次研討會,確定七項研究計畫方向。[80]

八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三天,洛杉磯掌院在華商博覽會參加展出天人炁功服務,三天共療理三百四十五人次,成果豐碩。[81]

十月十四日、十五日兩天,鹿寮成衣文化節一二三換心衫系列活動,天極行宮分配到兩個攤位安排天人炁功義診服務,兩天義診服務一百零二人,造成轟動,天人炁功再現風潮。[82]

 

五、結論-天人炁功未來發展探討

(一)天人炁功療效探討

從德教時期精神治療(天人炁功)在當時的應驗事蹟,可知精神治療之神奇功效,其療效可說是轟動全中國大陸,甚至因為療效太好,又不收取任何費用,影響中西醫之收入,造成江山事件,實令人料想不到。首席師尊與坤元輔教在西北宏教時,成功的幫助當地百姓去除長年吸食的鴉片毒癮,並且兩位道友假扮和尚,為人精神治療,其療效之靈驗,竟將濟生會五畝餘之寬闊場地,擠滿人潮,讓求診民眾有如潮水般湧入,甚至需勞動警察才能維持秩序,精神治療效果令人刮目相看。同奮們如果能了解天人炁功(精神治療)過去輝煌的成果,神奇的療效,相信對天人炁功會更具信心。

當然,同奮們的信心,是天人炁功療效最基本的要求,除了信心之外,更要有專業之素養,這也是首席師尊舉辦了兩期精神療理訓練班,一期天人炁功指導院幹部研習班的原因,炁療人員需要不斷的自我充實,自我提升。

(二)天人炁功名稱變更之意義

 「精神治療」為何更名「精神療理」,又為何改為「天人炁功」,當然首席師尊說得很清楚,是為了不與醫療法相抵觸,因為治療與療理,好像都有醫療行為,為了避免重蹈江山事件之覆轍,因此順應時代潮流,正式命名為「天人炁功」。氣功目前已成為大眾所能接受的健身方法,並且朝科學、學術方面發展,已有逐漸脫離傳統民俗的範疇,而成為獨樹一格的新學問。因此,天人炁功在未來的研究發展上,更具有前瞻性與開拓創新的空間。

(三)天人炁功研究發展方向

 天人炁功雖有很好的神奇療效,但是如果無法確立其理論基礎,走入理性的學術殿堂,終究會變成為一般民俗療法或一般靈療,難登大雅之堂。聖訓明白指出天人炁功乃「靈體醫學」中極具重要性之一門科學[83],靈體醫學也是未來醫學的顯學。研究天人炁功也就是在研究靈體醫學,因此在這方面之研究,天帝教具有很大之優勢,只要是傳授過天人炁功法技同奮,按時鍛鍊法技圓滿之後,即可出手為人調理,不斷累積經驗、心得,就可以慢慢進入研究領域。無形方面有天人交通的管道,可以請示上聖高真獲得訊息。

(四)天人炁功義診活動之型態

 天人炁功義診活動型態,除了最陽春式的單獨「天人炁功發表」義診活動,最常見的是「靜心靜坐暨天人炁功發表」義診活動,當然中西醫暨天人炁功義診活動也是非常普遍運用的型態。與其他活動聯合舉辦義診,例如:園遊會、義賣活動、各式展覽會、健康觀摩會等等,都是主辦單位經常運用之方法。能跳脫出固定模式的活動,有配合民俗信仰「大甲媽祖繞境進香團」之義診活動,及「陪考生平心靜氣炁功義診活動」,都能達到異想不到之成果。天人炁功義診的多元化,更能吸引不同層次之人士,擴大廣渡原人之目的。

(五)天人炁功義診活動趨勢

文字方塊: 義診次數天人炁功義診活動,從天帝教復興以來,首席師尊自民國六十九年開始傳授後,個別的炁功療理行為慢慢盛行,但以組織型態辦理炁功義診活動,大約在民國七十七年之後,各教院陸陸續續舉辦各種義診活動,民國八十二年達到最高潮,之後,天人炁功義診活動慢慢走下坡,尤其民國八十六年之後,炁功義診活動更趨沈靜,以圖表顯示如圖表一。

 

 

 

 

 

 

 

 

探究其原因,與首席師尊證道後,天帝教同奮面臨信心危機有關,同奮對天帝教失去信心,當然連帶對天人炁功失去信心,天人炁功義診活動當然無法順利推展。以目前帝教之發展看來,同奮對帝教之信心有逐漸恢復之勢。天帝教有三寶,帝寶、道寶、師寶,同奮認識天帝教都是經由師尊的教誨,同奮只知有師尊,但並無提升到對道的體悟、對帝的體悟,近年來帝教全力發展天人實學,也就是對道的認識與探討,同奮已逐漸提升對道寶的體悟,相信這是同奮對天帝教越來越有信心的原因。同奮越具信心,未來天人炁功義診活動將更加蓬勃發展。

(六)天人炁功之定位

天人炁功究竟應予何種定位,才能將其精神內涵適切表達。相信每位同奮在炁療上,都有自己的體會與感應,對於天人炁功的定位,也許有各自的詮釋與看法。從氣功的角度,天人炁功有靈療的性質、心理諮商、暗示療法、催眠療法、先天炁功療法、、、等等。

從聖訓的角度認為,「天人炁功」的定位,可以是多元化的,為因應時代環境潮流,為了深入各階層以方便宏教度人所需,「天人炁功」之定位,也必須是多元化的,但唯一不變的特質,即是建立在「兩誠相感」的基礎上。因此,天帝教「天人炁功」最具代表性的定位,目前應該是以「兩誠相感的炁療技術」,較能夠顯現出其中的精神內涵。[84]

天人炁功也是身、心、靈整體的療法,因此,「天人炁功」應可稱之為「身、心、靈整體療法及兩誠相感之炁療技術」。未來人類文明科技愈是發展,內在身、心、靈所承受的壓力也相對提高,一旦無法適當的舒解,自然身、心、靈不易獲得淨化,甚至導致種種不明心理因素疾病、精神性疾病、免疫系統疾病、、、等等,以及各種文明病也將層出不窮。屆時,可能連人類現有之醫學都將窮於應付,唯有配合本教「天人炁功」之炁療,才可望收到事半功倍之效果。

 

 

 

 

 

 

 

 

 

 

 



[1] 天人炁功淺談2

[2] 我的天命(三)

[3]蕭大宗師論文集天德教教主蕭昌明大宗師行年簡考

[4] 師尊憶述當年受天命上華山之因緣》天帝教教訊第五十七期第廿版。

[5] 天德律藏律部一,卷二「修持指南」頁十七。

[6] 天德行品行部一,卷一,頁六十三。

[7] 《上方恩深紀白雲》頁二。

[8] 我的天命(五)

[9] 同註一。

[10] 本師世尊坤元輔教傳道授法實錄》頁十七。

[11] 上方恩深紀白雲》頁五

[12] 同上頁六

[13] 同上

[14] 同上頁十一、十二

[15] 同註十。頁十八。

[16] 同註十一,頁二十九。

[17] 同上。頁三十。

[18] 同上。

[19] 天人炁功師訓與聖訓》天帝教出版,

[20] 天帝教教訊雜誌社第一一七期,頁十八。

[21] 我的天命(五)

[22] 同上。

[23] 天帝教教訊第七十二期十八版。

[24] 同註19,頁2

[25]天帝教教訊第五十九期八版。

[26]天帝教教訊第六十三期十八版。

[27]天帝教教訊第六十五期三十版。

[28]天帝教教訊第六十六期二十四版。

[29]天帝教教訊第六十九期三十七版。

[30]天帝教教訊第六十九期十九版。

[31] 同註23

[32]天帝教教訊第七十九期二十版。

[33]天帝教教訊第八十期二十一版。

[34]天帝教教訊第八十六期六版。

[35]天帝教教訊第八十七期十六版。

[36]天帝教教訊第九十一期三十三版。

[37]天帝教教訊第九十八期二十六版。

[38]天帝教教訊第九十九期十五版。

[39]天帝教教訊第一0五期三十一版。

[40]天帝教教訊第一0五期期三十版。

[41]天帝教教訊第一0六期三十九版。

[42]天帝教教訊第一0七期三十八版。

[43]天帝教教訊第一0九期三十三版。

[44]天帝教教訊第一一0期二十版。

[45]天帝教教訊第一一0期三十二版。

[46]天帝教教訊第一一0期三十五版。

[47]天帝教教訊第一一四期四十七版。

[48]天帝教教訊第一一四期五十五版。

[49]天帝教教訊第一一六期四十三版。

[50]天帝教教訊第一一七期五十版。

[51]天帝教教訊第一一七期四十六版。

[52]天帝教教訊第一一八期四十三版。

[53]天帝教教訊第一二一期三十一版。

[54]天帝教教訊第一一九期四十版。

[55]天帝教教訊第一二0期十三版。

[56]天帝教教訊第一二一期三十三版。

[57]天帝教教訊第一二一期五十二版。

[58]天帝教教訊第一二一期三十九版。

[59]天帝教教訊第一二三期八版。

[60]天帝教教訊第一二四期三十六版。

[61]天帝教教訊第一二六期三十九版。

[62]天帝教教訊第一二六期四十三版。

[63]天帝教教訊第一二八期四十一版。

[64]天帝教教訊第一三0期三十九版。

[65]天帝教教訊第一三0期三十八版。

[66]天帝教教訊第一三四期二三版。

[67]天帝教教訊第一四八期三十版。

[68]天帝教教訊第一四九期七十一版。

[69]天帝教教訊第一四九期七十版。

[70]天帝教教訊第一五0期六十版。

[71]天帝教教訊第一五0期五十四版。

[72]天帝教教訊第一五二期二十六版。

[73]天帝教教訊第一五五期六十版。

[74]天帝教教訊第一五五期五十九版。

[75]天帝教教訊第一五五期六十二版。

[76]天帝教教訊第一五五期六十四版。

[77]天帝教教訊第一六0期三十版。

[78]天帝教教訊第一六三期四十一版。

[79]天帝教教訊第一六二期五十八版。

[80]天帝教教訊第一六六期三十一版。

[81]天帝教教訊第一九二期五十四版。

[82]天帝教教訊第二0一期四十二版。

[83] 天人炁功師訓與聖訓》天帝教出版,頁35。

[84] 第二期傳道傳教使者聖訓,頁210-1